[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自由之虎/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3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春秋时期的百家争鸣以及唐诗宋词堪为中华文明的双峰。但是,长达几千年的暴虐的专制独裁,导致这片土地的贫困首先是哲学的贫困:焚书坑儒让读书人魂飞魄散,主流的思想学说都以服务于权力为根基和保障。
     (博讯 boxun.com)

    鲁迅先生所谓“想做奴隶而不得”和“暂时做稳了奴隶”,是对绝大多数奴颜婢膝、麻木、屈辱而不自知的国人的真切分类。
    
    中国读书人的历史就是一部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纪录:效忠皇帝竟然成了读书人最大的荣耀,权力成了民族的图腾,象征着正义、天道和真理。读书人可以为鲜卑、契丹、女真、蒙古、满清等各种族、各种形式的独裁暴政效犬马之劳,肝脑涂地亦在所不辞。近代曾国藩、李鸿章是为表率。
    
    草民推翻一个又一个的真命天子,不过是换了一副又一副的枷锁,周而复始地在毫无自由传统可言的历史里瞎折腾----
    
    说到对自由的认识与理解,在当下大陆仍然是令人难堪的话题。与自由相关的常识,且不说官方学者是糊涂还是装糊涂,就连不少以启蒙为己任的公共知识分子、专栏专家都在不断地闹笑话,谈何对大众观念与思维方式的启蒙和引领?
    
    在我看来,自由意味着生命的意义和最根本的价值,无论你是儒家弟子、穆斯林还是基督徒,身处何种文化背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富翁还是平民,喜欢孤独还是狂欢,乐于享受生命的灿烂、庄严或静穆,自由都是你最初与最终的意义和目的所在。没有自由,别说实现任何梦想和人生目标,连起码的人格尊严都会变得奢侈----
    
    自由也是潜伏在人们内心深处,随时都会呼啸而出的一只色彩斑斓的猛虎:
    
    “我不爱此瓦,此瓦不自由!”自由是本能,又高于本能:自由是爱、奉献和宽容,是一切正面价值的集合,是人类享受、追求生命的美好的原动力,是人类社会终极的神圣契约。
    
    “春风无限潇湘意,欲采苹花不自由。”自由社会,一个人越是遵纪守法、讲诚信、守公德,他获得的自由空间也就越大。最大限度地追求个人自由,才能紧密地团结起来制定规则,让自由得以充分地实现。在这样的社会里,只要有一个人没有获得自由,社会成员都有理由感到愤怒。自由一旦变得脆弱和虚伪就会对每一个人形成威胁。
    
    物质和精神财富最终唯有为自由服务才具备正当性。发明创造、浴血奋战、吟诗作赋、道义担当,以及法律意义、文化意义上的自由,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让人翱翔在自由的空间,更多更好地享受生命的精彩吗?
    
    挣脱锁链、反抗压迫是自由的精华。权力为自由而行使才具有正面价值,盲目服从是奴隶的道德。如罗素所言,我们唯一反对的自由是那种减少或妨害他人自由的自由,那么,一个人有没有拒绝自由的自由?
    
    没有。选择本身意味着自由,但拒绝自由的选择不是自由,而是反人类或是对自由的误解和滥用。拒绝自由等于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自由是上帝也无法剥夺的天赋人权,不存在有或没有,而只在于能否发现或意识到自由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阿克顿认为:“自由所追求的事业也就是正义和德行所追求的事业——反对自由也就是反对正义和德行,也就是在捍卫错误和罪行。”
    
    一个人出于自由意志,愿意接受事实上被奴役的处境,在法律领域或许存在灰色空间。但在道德意义上,社会的自由价值观受到冒犯,必然会对奴役他人的人或集团发出强烈的谴责。
    
    自由是人之为人最基本的特征,也是幸福、生命尊严和一切普世价值的基础和源头。正是由于自由天然正确和无可阻挡的魅力,人们不惜一切代价、想尽一切手段也要获得自由。自由无法保证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但却可以让每个人在不伤害他人自由的情况下,无所顾忌地按照个人的自由意志行动,向自己的梦想逼近。
    
    自由平等地播撒在每一个人身上的光辉,使它具有无可替代的凝聚力,成为人类文明能够发展到今天的关键所在。
    
    国家、社会、民主、法治、道德、市场、科学、责任、义务都应当是为了最终实现、保障、捍卫、扩大自由的权利而发展起来的体系或概念,以服务于自由为最终目的。随着对自由不断深入的了解,对国家、法律、道德所起作用的认识也在发生变化,只有不断更新观念和改革制度,才能使之更好地服务于自由本身。
    
    富可敌国的比尔•盖兹和居住在孟买贫民窟的一个失业者,奴隶主和一个奴隶,他们共同最可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自由。怎样保障他们的自由?法治和民主:如果没有公正的法律来保护财产的自由权利,盖兹的财富随时都会烟消云散;孟买的失业者如果没有一张选票保障自由的权利,耐以栖身的棚屋就可能会被权力拆毁。法治和民主则靠新闻自由、司法独立、公民社会来保障持之以恒地有效运行。
    
    奴隶主意识不到他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奴役他人的权力,而是自由本身。奴役他人,表明奴隶主已经自动失去了自由的权利,他在暗示所有奴隶:我和你们一样没有自由,我怎么对待你们,你们就可以怎样对待我。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已所欲,亦勿施于人----这,才是自由。
    
    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表明:无论国家还是法律或道德,一旦与人们对自由的认识不相适应,无法促进享有自由和满足自由的需要,就会危害和束缚自由,必须进行改良,否则就有引发暴力或革命的危险。
    
    “指心而誓,男儿不死何用”:在陈胜、吴广解放大泽乡的战斗中,在斯巴达克斯于维苏威火山喷发的愤怒面前,在盟军针对纳粹德国无区别轰炸的弹雨里,在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和世界各地风起云涌的人权斗争中,无数“不自由,毋宁死”的历史画卷都在证明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自由是如此平凡,和呼吸一样自然、不可或缺;自由又是如此高贵,它是人来到这个世界最根本最起码的权利,只受为了保障它的契约的约束,不容任何形式的玷污、威胁和剥夺,否则,为了捍卫自身的尊严与荣耀,自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化作一只可怕的凶暴的猛虎。
    
    陈独秀领袖的“五四”运动为中国万古长夜划出了第一道闪电,尽管值得检讨、总结的经验和教训颇多,但中国人终于开始用现代文明和“人”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鲁迅、胡适可谓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的代表。
    
    1930年,胡适在《人权论集》序言中说:“我们所要建立的是批评国民党的自由和批评孙中山的自由。上帝我们尚且可以批评,何况国民党与孙中山?”进而要求国民党反省“国民党中的反动思想”----
    
    胡适等人对国民党的当头棒喝,后来被鲁迅冷嘲热讽为“贾府的焦大”----台湾学者认为鲁迅对胡适的一系列批评都是在公报私仇,未免有失公允。这涉及到中国现代史上一段著名的人权公案:
    
    1933年初,“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全国执行委员会”以呼吁书的形式,揭露了国民党北平陆军反省院以骇人听闻的酷刑虐待政治犯。胡适1933年2月5日致信《燕京新闻》,说他曾同杨铨、成平访问过北平监狱:“他们当中没有人提到上述呼吁书所描绘的那些骇人听闻的酷刑-----民权保障同盟北平分会将尽一切努力来改善情况,然而我不愿依据假话来进行改善,我憎恨残暴,但我也憎恨虚妄。”
    
    胡适说民权保障同盟造假是非常严厉的指控-----蔡元培、林语堂当即致信胡适,认为并没造假。胡适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公然替政府当局遮掩罪行,为虐待政治犯、侵犯民权发言辩护”,显然在立场上和观察问题的角度上出现了重大偏差。胡适1933年2月22日答《字林西报》记者问,再次攻击民权保障同盟造假,对蔡元培等人的警告置之不理,民权保障同盟被迫开除其会员资格。
    
    鲁迅于1933年4月22日发表《言论自由的界限》:“焦大以奴才的身分,仗着酒醉,从主子骂起,直到别的一切奴才,结果给他塞了一嘴马粪。焦大的骂,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然而得到的报酬是马粪。所以这焦大,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
    
    个人以为,鲁迅是站在自由的立场上,对胡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脱离“贾府”,成为完全独立、自由的知识分子。鲁迅的批评是否到位和中肯,见仁见智,但总归属于自由的范畴。这也是鲁迅身后,胡适沉痛地说“鲁迅先生是我们的人”的原因之一。
    
    让自由免受权力的伤害,是知识分子义不容辞的责任。任何党派或政府取得人民支持的前提,都是因为它们以各种方式承诺保证人民拥有自由的权利。也就是说,权力唯一的合法性来自它保护和捍卫自由。因为权力容易伤害自由,必须对权力保持高度警惕、分权制衡、实行新闻自由,这是自由得以实现的最起码的需要。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五四”之后,经过反右、文革的肆虐,中国大陆本就薄弱的自由主义传统荡然无存。改革开放之后,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言论自由的空间在不断扩大,五花八门的自由主义学说也在陆续引进,但总体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大陆的左派和部分右派,以及官方学者,连自由与经济、民主、宪政的关系都没搞明白或假装搞不明白,就开始指点江山、误导苍生:
    
    左派针对改革出现的弊端,要求回到过去的集权和计划经济,以雷霆之势遏制腐败。他们看到了问题,但开出的药方完全错误。自由意味着平等,但不能以平等的名义扼杀自由的活力。绝对的结果平等意味着死水一潭,掩盖了更多实质上的不平等。
    
    一些下流学者以右派自居,似乎反左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认为损害平等的自由是通向自由之路必须付出的代价,从根本上就违背了自由的宗旨,把发展经济当成权贵掠夺资源的遮羞布,各种歪理邪说满天飞,以致于公然要“为富人说话”,富人已然是受损害的群体;更有甚者,呼吁“中国农民不要害怕成为中产阶级”----“何不食肉糜”源自皇帝的昏聩和无知,而假设农民在现阶段具备成为中产阶级的实力,只能说是学者太过无耻,丧尽天良。
    
    不让强者获胜的比赛是荒谬的,只照顾强者,或通过作弊成为强者的比赛,同样也是不公平的比赛。比赛的前提是起点平等、过程公正,在这个基础上,讨论比赛的结果才有意义,即通过税收和建立社保等手段,减小贫富差距,追求社会正义。
    
    中共17大前后,为获得大众的普遍呼应和支持,确立合法性,以应对毛派对改革的攻击,官方学者开始强调民主、民生的重要性,但留了一个长长的“中国特色”的尾巴。
    
    几千年来,除了愚民不息、专制不止,中国有何特色可言?刨开所谓的四大发明,在思想领域和科学领域,中国对人类文明的发展有过一样划时代的重大贡献没有?科学与民主来自哪里?马克思来自哪里?市场经济和普世价值又来自哪里?
    
    落后不可耻,可耻的是抱残守缺。
    
    每个国家的民主制度都有其各自的特色,但万变不离其宗,管你什么特色,最终都是为了保障和实现人的自由,而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具体到中国大陆,要清除腐败、解放思想、解决贫富分化、追求社会公正,当然离不开新闻自由的强力介入----
    
    中共《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1987年10月召开的中共13大,提出“必须抓紧制定新闻出版”等法律,“使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和自由得到保障”。20年过去了,《新闻法》、《出版法》千呼万唤不出来,算不算中国的特色?
    
    2007年12月,中共中央编译局副局长、研究员俞可平发表《民主是共和国的生命》,高谈阔论“民主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统一”、“中国的民主有自己的特色”,却避而不谈言论、出版、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64年过去了,官方学者对人民民主的认识和理解,非但没有进步,反倒还在退步,也算中国自己的特色?
    
    中国特色的民主不是一句敷衍的口号,要真正落到实处,只有脚踏实地从新闻自由开始。
    
    言论自由的必要性和正确性体现在:压制有利于自由的言论,无疑是在冒犯自由;压制“危害”自由的言论,无以彰显有利于自由的言论的可贵,而且,权力如果当了运动员又当裁判,定义言论的有害或无害,就从根本上违背了自由平等的原则。
    
    没有前卫谈不上普及,没有摩擦就没有进步,没有言论自由,也就扼杀了让思想自由地交流、撞击、拼杀,以获得提升的可能。
    
    民主制度、公民道德、言论自由、人人生而平等都是保障、实现自由的重要手段。在此基础上,司法公正、接受自由民主的义务教育、社会福利••••••只要不伤害他人的自由,自由的大门便应开启,与自由之虎订下契约:你为人人,人人为你。
    
    原载3月3日《自由圣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请卓别林向美国人民道歉/西风独自凉
  • 把悲伤留给自己的许霆/西风独自凉
  • 《老无所依》:那条充满暴力的影像河流/西风独自凉
  • 科索沃的星条旗和台北的那片雪/西风独自凉
  • 自由的荣耀:面对大众的天真和残忍/西风独自凉
  • 下跪的自由/西风独自凉
  • 且慢为30年改革评功摆好/西风独自凉
  • 艳照门:过犹不及的道德审判/西风独自凉
  • 正本清源:让民粹主义来得更猛烈一些/西风独自凉
  • 悲剧的发生和每个成年人的责任/西风独自凉
  • 铁流:再说中国三十年改革兼答西风独自凉先生
  • 严家伟:岂能把悲剧的责任推给每个成年人?-与西风独自凉先生商榷
  • 30年改革是个什么东西/西风独自凉
  •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 史学家的责任/西风独自凉
  • 用选票干掉他/西风独自凉
  • 为什么不看春晚/西风独自凉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也谈郭沫若的人格问题/西风独自凉
  • 牛博网又开张了!/西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