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举报控告新疆呼图壁县社会腐败,公职脱现反遭迫当地司法迫害/马兴龙(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3日 转载)
    
    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认为:“腐化是指国家官员为了谋取个人私利而违反公认准则的行为。”
    
    剧变社会期的中国腐败为什么这么严重?为什么会泛滥成灾?我们的社会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几任当权者都发出了不反腐败要亡党亡国的警告?
    
    我个人的经历与感受,腐败已经发展到了颠覆政权的程度,我们似乎生活在另一个没有公平正义制度的社会,过度的内耗与恐怖伴随着我们。
    
    一、调动工作遭遇陷阱
    
    本人于一九八三年毕业于新疆一所农机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呼图壁县农机修造厂工作,一九八八年呼图壁县农机局欲成立科技服务公司,因为需要技术人员,当时的机长卢治均同意我调入农机局,并通过人事局呼劳人字(88)122号通知文件办理了调动手续,因为科技服务公司一直正式能成立,农机局先让我承包电器修理部,等待时机再办理调入手续.本来承包期3-5年,后来缩短到了一年半,于1989年签定了格式合同。因农机局没有给电器修理部办理登记营业执照,而是局长指示汽车修理部给提供汽车修理发票,而且发票经常中断,业务很难正常开展。
    
    
举报控告新疆呼图壁县社会腐败,公职脱现反遭迫当地司法迫害/马兴龙

    
    六四事件的发生,国家规定行政事业单位不许开发企业,已经开办的必须停办,农机局于1989年7月就中止合同,派魏军收取三家修理部的营业款,且只收款不给底联,也不对帐,从我的修理部共收取了4380元至今还未对帐,直到1991年12月停止。这一问题向当地部门控告毫无结果。
    
    农机局等单位领导用这种无赖方式不给我安排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行贿等好处,这在当地已经成为一种风气。农机局的用人情况是各位局长、站长的子女先后通过不正当渠道安排在不同岗位,还有县里的一些干部家属也安插进来。而我的工资介绍信在档案馆里出奇的查不到了。
    
    二、遭遇司法腐败,深埋隐患。
    
    开办修理部期间的1991年7、8月份,我与大丰镇红柳塘4队林业专业户杜长杰因修理发生纠纷,并发生诉讼,由于魏军作为法人不肯出庭,10月份办案人员让我关门停业,从此电器修理部就关门了。
    
    我是给他帮忙修的启动箱,不让我动电动机,怎么电动机出现了冒烟情况,而技术鉴定恰恰说明这个征兆是事先电动机有接触不好的原因,这是典型的预谋。
    
    诬告者杜长杰交出的电路继电器,与事先交给我的控制线路有问题的继电器不一样。见到这种继电器必须检查主线路,我作为专业维修人员,这点常识是非常清楚的。罪犯事先给我的继电器,并保证他用电机多年,保证电机没有问题,让我上当。
    
    极为可悲的是,法院、检察机关不作为,包庇犯罪。昌吉中院当时要违法收取申诉费,州检察院拒绝抗诉,致使案件拖延至今,罪犯逍遥法外。
    
    就是这些所谓支援新疆的人,利用所谓正统的优势到头来成了坑害边疆人民,也使本地人贫困并失去工作。
    
    00年,他们趁我不在农机局住宿的时间,把我住的宿舍拆除了,直到现在,房间里的东西还没有领回。
    
    我一直多次向有关部门上访,许多部门不肯接待,直到现在,问题还没有解决,各级信访部门没有给我出具任何信访回执。00年我向昌吉州州长专线反映问题,州上比较重视我的情况,可是,农机局向州上出具诬陷我的材料,说我是私自出走的,还拿走了修设备。当我要求农机局理部的充电机的工具给我一份这个材料时,他们竟然胡乱搪塞。实际上,是农机局把我宿舍里的一部分个人东西变卖了。
    
    这起诉讼和腐败直接有关,检察院为我办的这起案件中,采取对我无耻地蒙蔽、欺骗的手段,置对方当是人对我诈骗动机与事实不顾,任由法院以民事程序结案,在这起案件中,对方当事人为了强迫我书写承担他们自己损坏四十千瓦机井电机的责任的凭据,将我私自拘禁起来,对我的控制长达一夜多。当是负责控审的林毅为其无赖地狡辩到,他不是国家工作人员,如果是,才可以进行行政拘留。这一做法和不抗诉行为直接导致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并加害与我,使我蒙受经济损失。并且由于当时的单位领导乘机向我索贿五千元,说是摆平此事及用于对我重新安排工作,由于我坚持原则,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而我由此被迫做了游民,
    
    三、举报控告无果,进一步遭受当地司法报复
    
    因为住在农村老家,村子里恶霸村长霸占自家林地,举报控告了村长倒卖农村荒滩、承包地、林地等土地问题及曹氏伙同村长倒卖宅基地以问题,他们出于报复,破门而入将当事人打成打成轻伤,对方可能被摔成左手骨折轻伤,对方先行向法院诬告,法院一字不提现场证据,不接受我们受伤证据,判我有罪,因此我被重判半年有期徒刑,并承担全部经济责任和不应当承担的诉讼费用。而当事人的轻伤以及他母亲的轻微伤等物质经济损失得不到司法救济。对私闯民宅者的起诉判决书说不能证明是由曹家人造成,罪犯无罪,简直荒唐。
    
    更可悲的是,上级法院包庇下级法院,猫鼠同眠。维持了一事四案中诬告的所谓民事案件(只考虑伤情,而不考虑案情),执行时也不考虑现场证据,不考虑法院多摊派诉讼费用问题,不考虑当事人处境,积弱已久的上访者,被打击排挤、剥削、欺骗,生存艰难。他们却坚决土匪式执行,乱收费用,乘机剥削,连我们十几年没有执行的案子都不考虑合并执行。破坏正常的诉讼,年已80的母亲的伤害不能作为刑事受害人起诉对方,作为民事案件也受到这种阻挠,作为代理人的我不能有效的行使诉讼权利,司法者为犯罪分子纵横捭阖。
    
    新疆昌吉中级法院乱收费、多收费。如,收取申诉费、阅卷费二十元、上诉费不按实际数额比例收取,上诉违法收费,且上诉收多少申诉收多少。下级法院一案多办,重复收费,刑案作为民案办理,先所谓民事,后刑事审判,严重扰乱了司法秩序,损害了公民合法权益,放纵了犯罪。颠覆了中国法律制度。
    
    对私闯民宅的起诉,虽然写上了一些他们诬告时隐瞒的证据,但法院依然依照口供他们办案,对在我家里血迹不予理睬,这是相信科学为荣吗?
    
    这案例反映出腐败行为的暴力化、颠覆政权化倾向,不仅官员腐败,走狗式小人物也可以轻易地寻租到腐败利益。
    
    假使案发现场在派出所所长郭振茂包庇罪犯违心认可的第二现场,加之,曹氏不承认进入过我家伙房,这里正属于当事人宅基地次中心地带,两个真假现场,曹氏私闯民宅犯罪嫌疑均不排除,为何这样判决。
    
    案件目前仍在进行中。
    
     马兴龙
     TEL:15009007539(临时)
     13899693323
    
     2008年3月3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呼图壁县马风祥遗书:致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委员会上访函
  • 呼图壁县刑庭庭长、共产党员孟浩恰似一个流氓 (图)
  • 新疆呼图壁贪腐村长陈生荣被罢免,政府包庇未处理
  • 新疆社会黑暗,呼图壁法官另类死者不会控诉
  • 06年新疆呼图壁县几千摘棉工袭警伤亡9.8事件
  • 紧急人权求助:先民后刑将错就错,新疆呼图壁县法院对维权人士马兴龙的卑鄙迫害手段仍要继续(图)
  • 呼图壁县马兴龙冤案之昌吉中级法院包庇下级法院(图)
  • 新疆呼图壁县石头滩上集体资金种葡萄是假,实则村长占地获赔安置费成真(图)
  • 呼图壁县刑庭庭长、共产党员孟浩恰似一个流氓(图)
  • 新疆呼图壁县:犁了戈壁石头滩捞来人民币?(图)
  • 呼图壁马新龙冤案冤中冤,医院乘机多捞钱(图)
  • 新疆呼图壁县冤案案中案,司法复检鉴定也黑暗(图)
  • 制造了74个嫖客冤案的呼图壁县,又发生一起冤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