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雪灾看中国国力/王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东民
    
     一场雪灾暴露了中国的诸多软肋。 (博讯 boxun.com)

    
     雪灾导致交通瘫痪,能源短缺,电力设施损坏电力无法供应,局部物价失控,大量民工无法返乡,行政系统反应迟钝、运转缓慢,政府救助缺失。据民政部数字,此次雪灾直接经济损失达1565亿。雪灾初期仿佛只有总理温家宝来回奔波忙碌唱独脚戏。这些现象让人们产生疑问,中国真的那么强大吗?真的是处于五千年来最好时期吗?
    
     当然,仅以一场雪灾来否认中国的强大,否认近年来堆积起的财富,有失武断。毕竟
    
     我们还有神六、神七,嫦娥还在奔月;
    
     我们还有600多万威武雄壮的武警、军队和警察和500万以上穿制服的保安;
    
     我们还有财政供养达4500万的庞大的、分工精细、覆盖各个角落的行政管制体系;
    
     我们有高达15280万亿的外汇储备;
    
     我们有年产达到50150万吨的粮食,和 4.89亿吨粗钢产量;
    
     我们有全年21738亿美元进出口总额;
    
     我们还有难以撼动的汇率,无论欧美如何施压,我自岿然不动;
    
     我们还有连年大幅超过GDP的税收;
    
     我们有总市值达到全球第一的中石油,超过美国埃克森美孚,(虽然其产值、利润、职工人数都与美孚无法比拟,中石油2006年营业额为684亿美元,仅为埃克森美孚的五分之一)
    
    面 对这些数字、财富,有谁能说中国不强大。由于近三十年来的财富增长,强大的国力,使得中国拥有
    
     建筑的豪华程度远超过国外的乡、县、地、省、中央政府各个部门的办事机构;
    
     足以维持每年高达一万亿以上的公车、公费旅游、公款吃喝;
    
     镇压每年不断增加的、达数万起社会群体事件强大力量;
    
     当然,中国对外表现出来的实力,需要有前提条件,这个条件就是
    
     第一,以牺牲民众利益为代价。民众为了生存要承受教育、医疗、就业、住房等数坐大山压迫,为了维持生存,企业、个体工商户要忍受日益恶化的经营环境,社会底层民众缺少在其它国家由政府提供的基本社会保障。有数字表明中国还91%的人没有医疗保障,在此情况下,中国每百万美元却要供养39个吃财政饭的人,而美国仅为2.31人/百万美元,日本为1.38人/百万美元。
    
     面对基层民众日益不满,采用高压来维持稳定的财富掠夺,受侵害的基层民众在体制内有限的维权遇到的是无情的镇压。被欺压的民众、企业上告无门,无处申冤。
    
     不仅如此,伴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加,是中石油、中国电信、中国移动等垄断性企业对下游的肆意盘剥、掠夺,用拥有全世界1/3的收费高速公路来抢钱,使大量的正常经营的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成批失血死亡。
    
     第二,以环境透支为代价。中国日益严重的污染,每个中国人都身有同感。以至准备到北京参加奥运会比赛的美国运动队要自带食品。而这种环境透支许多是人为造成的,是片面追求GDP而不注重环境质量的代价。
    
     第三,以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政治、经济现状的包容为前提,包括在政治体制、意识形态、人权、宗教信仰、投资环境、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经济管制方式等方面的包容。中国的体制本质上是政府管制型体制,经济上以给国外配套和政府主导为经济的主要动力,民营中小企业被挤压在一个空间,经济的创造性基本上被仿制、盗版所替代。政治、文化上执政党长年把持话语权,对民众的言行无微不至地管制着。
    
     当中国无法源源不断获得国外的技术,当中国的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在海外遇到全面阻力时,当市场经济国家提高进入市场的质量门槛时,当意识形态、宗教信仰在国家之间的交往中的地位上升时,中国的财富积累的条件就会恶化。
    
     第四,也是很重要的一点。中国的财富积累,没有外来的冲击,包括自然灾害与国际社会的冲突下完成的。是在一个脆弱的平面上操作,一有风吹草动,后果很严重,此次的雪灾就是一个例证。如果与中国配套的经济,如美国经济发生危机,以中国对出口的依赖度,结果会受到巨大影响。
    
     衡量一个国家的国力,国际各机构有不同的解读,有以军事角度为主(美国兰德公司)、有在经济考虑多一些的(如瑞士洛桑),有从资本角度………。中国社会科学院提出综合实力,包括外交力、信息力、GDP、政府调控力等十项指标,结论是中国的实力在国际上排名第六。但是,这些国力的评价体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排除意识形态的影响因素。
    
     可是,恰恰在中国,衡量国力不能缺少意识形态的因素。套用一句老话,它反映了民心。用指标衡量就是民众的幸福感、创造性,反应在制度上就是财富的创造机制、制度运行质量好坏,市场化程度、专业化协作水平的高低,环境保护程度。
    
     一个人高高大大、能吃能喝,不表明其身体强壮,只有当其遇到病毒侵袭时表现出来的抵抗力,或者在遇到外力打击时才能反映其真正的体质。透过这场雪灾,启示我们判断中国的国力时,至少要考虑以下几个因素。
    
     首先,从社会民众的向心力、凝聚力上来衡量。由于民众在医疗、教育、住房等方面的生存保障程度低,社会贫富差距大,民间的仇富、仇官的情绪在滋生、漫延,随时随地可以发酵出群体行为,日益增长的民怨只是在高压平静地积蓄着,这种平静、服从不是发自内心,肯定不会长久。试想平时毫无幸福感可言的基层民众,社会一旦处于危机状态,何来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危机可以使原有的国力大大稀释。
    
     前苏联,实力与当时的美国不分伯仲,可是在黄油与大炮之间分配失当,民心项背,一个超级实体,连同华沙条约组织瞬间轰然倒塌。
    
     针对这场雪灾,国外也有评论指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的是分配不均和不公平的竞争环境,严重分化社会的凝聚力。这种“软实力”的削弱,也使中国无法真正在社会层次应付一场高强度的外部战争危机。”
    
     其次,从社会动员能力、应急能力、协调能力、组织效率来衡量。此次的雪灾难以看出我们行政资源优势。因为面对这样的自然灾害,政府应当表现出公信力、号召力、动员力、资源配置力。可是,最初让人们看到的是行政系统反应迟钝、运转不协调,及至到后来广州有政协副主席发出问责的议论时,也未见到积极的响应,反到由应当承担首责的铁道部出来训斥对方无知。这就难免在国外引起猜测、传闻,指在雪灾救助中内部存在山头与利益、权力之争。
    
     当年清末,武昌几个连级军官闹事,就可以引起全国的连锁反应,造成军事指挥镇压系统、行政管制系统失灵,最后闹得皇帝发布退位诏书;
    
     明末时期,面对天灾人祸朝庭上下各怀心思,利益集团都在盘算自己的得失,结果皇帝上吊时身边只有一个太监。
    
     此次雪灾后国外也有评论指出,“从中国处理雪灾过程可以看出,政府部门间、政府与地方、地方与地方间严重缺乏处理重大自然灾害危机的经验,应变能力很差。从美国误炸南斯拉夫大使馆、南海中美军机相撞、及最近的中国雪灾等危机事件都可以看出,中国危机管理、危机控制能力超常低下,各部委、利益集团之间严重缺少及时、有效的沟通,形成正式决策的时间慢” 这些与我们平时对外表现的强大国力非常不匹配。
    
     第三,国家实力的根本,是创造性及由此产生的可持续性发展,因为这是具有竞争实力的国力的根本。
    
     中国的教育投入占GDP的比例还不如非洲的一些小国、穷国,愧对我们的GDP与税收的大跃进。
    
     举目四望,近年的技术发明有多少是中国的,二十世纪三次重大科技革新,都与中国无缘。国内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企业仅占万分之一左右。99%的企业没有申请专利,约75%的高校申请很少或空白 。中国已经跻身汽车、船舶制造大国,高性能发动机核心部件和精密调控系统还不能自给。中国药物制剂每年推出上万种,却没有一项FDA通得过的合成新药。嫦娥中国用的是从欧洲买来的技术。泱泱大国建国近60年,未见一个可能获得诺贝尔科学奖的中国人,愧对四大发明。而这些又不仅仅可以依靠政府主导的投入可以改变,现体制下再大的投入也会让学术腐败、科研腐败的巨大黑洞所吞噬。
    
     即使可以对外称耀的坐落于中国首都北京中心的那个巨蛋―――中国大剧院,也是用外国人的脑袋设计的。
    
     我们的国力有多少是以自己先进的技术、强制的标准、优势的协作配合能力、产业发展的基础条件为前提的。更多的是以廉价劳动力在缺乏政府保障的条件下积累的劳动密集型产品,随着人民币升值,这点优势也会丧失殆尽。
    
     清朝末期,也是富甲全球的王朝,有数字表明清朝的财富占世界的三分之一,结果让八国联军一万多人将当时中国的老大慈禧吓的逃出紫禁城。原因是这个王朝自我陶醉、自高自大,缺少自我革新进取的动力与机制。
    
     当今的世界各国,都在面对未来自然界可能降临人类社会的各种灾难,包括物种灭绝、气候变暖、瘟疫流行、地质灾害…….;都在面对国际社会日益复杂、日益激化的矛盾与冲突。此时需要就不仅仅是静态的财富,不仅仅是社会安定、平稳条件下的生产能力,而是要考验各国对紧急状态的应对能力,社会动员力、整体协调能力,检验经济系统、社会系统抵御冲击及被破坏之后的恢复能力。
    
     此次雪灾全社会对危机的反应机制可以看出,社会经济系统的运行的基础非常脆弱,负责答卷的政府当局,指挥、协调、应变、危机处理、协作、人心、宣传、动员能力不敢让人恭维,暴露了自己的弱点、软肋。
    
     我们有理由认为,未来一旦出现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其它的自然灾害、瘟疫,国际冲突,以目前中国的状态,不会焕发出强大的国力。
    
     本世纪都快过了十年了,如果依然故我,就再不能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_(博讯记者:王东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春运―――权力经济惹的祸/王东民
  • 祝博讯全体员工新春快乐/王东民
  • 不祥的鼠年——2008/王东民
  • 温总理价格管制能走多远/王东民
  • 2008中国中小企业的严冬/王东民
  • 博讯——坚持/王东民
  • 催生中国民主的五股力量/王东民
  • 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王东民
  • 江泽民与中国民主/王东民
  • 上海帮真的强大吗?/王东民
  • 令人失望的十七大/王东民
  • 通货膨胀是江朱时代的遗产/王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