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郭永丰:第一次被深圳派出所传唤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民运日记:作者:郭永丰正是四十岁生日的这天,我被深圳公安罗湖分局以刑事犯罪嫌疑人名义传唤。这在我人生史上,还是第一次。虽然早前为搞中华民主先进者联盟被深圳国家安全局正式逮捕并软禁长达半年之久,直到现在还依然受到深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长期监管。但是,作为温和态度,支持胡温改革者,且始终倡导循序渐进推进民主进程的笔者,只要不触及公安所划底线,我想我是绝对安全的。但是,这种突如其来的传唤,却叫笔者猛地预料到,即便本人多么理性、温和、走阳光路线,多么支持胡温实现真民主并铲除腐败,由于中共邪恶势力用合法手段毫无理由和借口把我怎么样,所以这类防不胜防,始料不及的构陷,也无疑会被他们在本人身上随时滥用。一时间,笔者感到极端不安全了。正如这些所谓刑事警察亲口所说的,他们是严格“依法办事”的,只要我一旦触犯他们心目中的“法”,我就会立即被逮捕。针对这种情况,笔者感到很有必要将此次经历全部记录下来,以便当真正遭遇构陷时,用于证明本人的清白,以便充分揭露邪恶势力的惯用伎俩和卑鄙手法。

    2007年8月9日下午3点多,我和女儿正在修改文章,突然有人敲门。我想才3点多一点,这杀蟑螂的人就来了?赶快让女儿去开门,女儿说不是敲我们家的门。但见敲了很长时间,也没见隔壁的开门声,我想一定是敲我们家的,又遣女儿去开门,女儿才去了。当女儿打开门时,门外传来找郭永丰的声音。我立即应了出去,只见有几人隔着防盗门说:“我们是罗湖区公安局的,有事找你。”“罗湖区公安局?”我心里立刻打了个旋儿,因为经常跟我打交道的是市国保大队的,而且每次都是电话先联系,怎么突然就换成区公安局的,直接找上门来了?并且离我所居住南山区又那么远?当我打开门放他们进来后,他们说:“你认识肖春吗?我们为肖春的事找你。”肖春我肯定认识,还请他吃过饭,是他多次打电话给我,专门找我的。这又算什么哩?

     他们说他们要带我到罗湖区问话,如果交代的好,问完后就送我回家。我说有什么证吗?他们立即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传唤证,一式两分,是罗湖区公安局的,上面还要我签字,但却没有留给我一份。我想想,这没有什么,问就问吧。但是,他们把我当刑事犯罪嫌疑人传唤,这使我心上很别扭,怎么我就成了犯罪嫌疑人了?而且还是刑事方面的?难道每天爬在网络上温和推进民主进程也可成为刑事犯罪的嫌疑人? (博讯 boxun.com)

    好在我正在推广中国公民监政会,一路上便给他们讲监政会及民主的基本知识,但每次讲话都被他们打断了。他们说他们对民主和监政会不感兴趣,他们只关心我与肖春的关系。并叫我好好想一想,以便到了如实交代。于是我便感到很不是滋味,这些人咋就都这么一根筋哩?也不关心关心国家大事?毕竟国家兴旺匹夫有责啊!于是我问,难道你们不恨腐败分子?你们也是既得利益者吗?你们能保证你们自己的合法权益终身不会遭遇邪恶势力的侵犯?他们说谁不恨腐败啊,但能狠得了吗?然后不再作声。无论我如何给他们讲人多力量大、公民权利与自主意识,以及人心齐泰山移的道理。没办法,由于他们根本不感兴趣,所以我便无话可说。大概一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我平日已形成一个习惯,也许是生理的需要,讲话时必须不停地喝水,否则就难以长篇大论。所以,到了罗湖区桂园派出所后我特地向他们要水喝,他们说派出所条件有限,就让我喝罐装水,但盛水的杯子没有,而且盛凉水的按钮坏了。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也许是别人用过的杯子按照他们的意思用热水冲洗一下盛了一半时,他们又叫我到另一间办公室去,他们自己有话要说。

    后来,他们又找了一间办公室专门做笔录。他们要走了我的身份证,对我的身份做了详细登记,然后问我老婆、孩子的情况,也都做了最细致的登记。之后就问我与肖春的来往,我知道我的电话完全被监听的,肖春每次打电话来他们都知道,所以就如实说了,因为通话内容根本没有什么?关于肖春,毕竟是他主动找我的,关于他的许多情况,我一律不清楚。只知道他对我说他是深圳维权人士,专门帮助外来工打官司的。这当然完全合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他们问得很细,把肖春第一次什么时候给我打的电话,谈话的内容,以及打了多少次电话,都谈了什么,还有最后一次通话的时间和内容等全部做了笔录。当然,对于时间,我只能说个大概。对于内容,也就是那些无关紧要的通话了。尤其当深圳市专门跟我的国保知道肖春联系上我时,还专程上门提醒我不要跟肖春来往,说他已受到深圳警方的高度关注,是个高度敏感人士,远比我敏感。我说我跟他接触,我只能说服他按照我的想法走,我怎么会听他的哩?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也能左右四十岁的我吗?我说也许他跟我接触和来往,本来很激进的思想和做法也会变得很温和的。他们说那不一定,并坚定劝我千万别跟他来往。

    好在有这种提醒,我便想办法给肖春打电话,但由于他的电话号码变得很频繁,当时根本没有找到他。但听问话的人说,是我主动打给肖春的,我就说那就按照你们的调查吧。在国保警告过我之后,我与肖春通过一次话,我在电话上说:“你现在是特殊人物啊,已受到深圳警方的高度关注啦,你到底做了什么呀?”肖春回答:“我什么也没做啊,我完全是合法维权的。”“那为什么就把你列为最敏感的人了?”“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那样重视我。”

    这次通话之后,大概有半个多月没有跟肖春再通话了,作为最普通的维权人士,由于我忙于筹办申请中国公民监政会的事情,而肖春对此又帮不上什么忙,也便把他丢到脑后了。但是,我却为了与肖春通了几次电话,并见过一次面,就被当作刑事犯罪的嫌疑人遭传唤了。他们说肖春刚犯事,正关押在看守所,肖春口口声声喊我郭老师。根据他们打印的电话通话单,肖春说这个电话是郭老师的,在肖春犯事前,他与我通话最密切,所以警方便很怀疑我。我说我根本就不知道肖春干了什么,你们说说他犯的到底是什么事?对于我的问话,由于我一五一实回答的,所以很快就完了。但对于肖春所犯的事,他们只说是扰乱社会秩序罪,别的什么也不说。

    虽然在此时我很想了解全部情况,可以作为民事代理人帮助帮助肖春,但由于不明白具体情况,他们又不让我介入,也便只好作罢,静观事态发展变化。

    他们说他们还会核实我说的话,如有问题,他们会随时逮捕我。在离开时他们一再劝告我,不要与任何陌生人见面,否则就会带来更大麻烦。不要干违反国家法律的事情,一切都必须按照现行法律制度做。当然,对于我来说,我当然是严格这样做的,否则早被送进大牢了。因此,我原本很激进推进民主进程的想法,现在也变得温和了。比如申请成立中国公民监政会,只反腐不反党,谈维权不谈政治,在网上传播,发动民众联名申请,这会有什么错误吗?

    但是很不幸,我们的论坛在开放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彻底封锁了。我想这还依然只能是极其邪恶的中共当局里面的个别人的决定。对此,我根本不以为然。继续大力推广着监政会的理念,甚至讲给这些办案人员听,并发动他们也联名申请。但他们说不敢,否则也被国保关照了。我就说你们可以推荐其他人联名啊,比如你们所认识的对现实不满,非常憎恨腐败,比较关心国家大事的人。他们便笑了。

    最后,他们给我拍了照,正面一张,左右两侧各一张,还在电脑上按了手印,十指与两手掌纹印全部输入电脑,永久性地保存起来了。

    他们说,如果发现我与罗湖区所发生那个案件有关,按照这种手印取证后,就可立即逮捕我。

    当然我知道,他们恐吓、威胁的成分居多,毕竟我是公开声明要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至于方法、措施或策略,可以适当温和、低调,甚至委婉一些。但结束一党专制,让中国实现真正的民主,则是我坚定的信念和志向。对此,深圳国保也最清楚,所以我便无话可说。

    但是,最让我担忧的是,当我如此推进民主进程时,是否也得罪身居高位的某要人了?如果他下决心要置我于死地,随时指挥下面的这些人对我下毒手,这些人能不听从他们的指挥?比如在当下民主朋友中所盛行的栽赃陷害与构陷。毕竟这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只有某一股力量绝对垄断着政治。这股力量,每当在白道抓不到你任何把柄时,他们完全可以想出很多阴招来对付你。

    而关于这种事情,自中共独裁中国以来,在其历史上就极其繁多,直到发展至今,虽然整个社会面貌有所轻微进步和发展,但是,由于传统的糟粕制度没有结束,所以还远远不够,这种根本见不得阳光的滥招与卑鄙伎俩,还依然在中华大地上肆虐着,现实生活中无处不频繁地发生。铁的事实就摆在绝大多数中国人面前,谁又能否认得了?

    当然,对于坐牢或去死,这对于从事这类工作的人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但这种牺牲,确实值得吗?有这个必要吗?在眼下,属于中国民主的力量极其薄弱,尤其眼下站出来的人又屈指可数,少得极为可怜,如果每站出一个人就进牢房,在这种白色恐怖的统治之下,谁还会公然宣布自己正在倡导民主?

    因此,笔者以为,保全每一位民主维权朋友的充分自由与安全,在眼下,对于每一位已经站出来的朋友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无论如何说,再多么英雄的坐牢,也远没有在外面极其缓慢地推进民主进程好。毕竟在眼下,为中国民主率先坐牢,已经作出巨大牺牲的人很不少了,也没这个必要再让更多的或者所有这些人前仆后继去坐牢。 所以,虽然我已从事民主工作整三年,在中间也被国家安全局软禁半年,直到现在一直被深圳国保大队监管着,但是我想,这一生,我是绝不会坐牢的。但当被深圳市罗湖区公安分局传唤之后,尤其在派出所如此仔细地盘问了一番之后,还把十个手指,两个手掌的纹印全部输入电脑永久性地保存下来时,我想这种结果恐怕也为时不远了。毕竟我现在是铁了心肠推进民主进程的,即便多么温和、理性和低调,也要把监政会推广到家喻户晓,无人不知的地步。而关于我的这种做法,作为中共幕后的黑老大,最腐败的要员们,他们又会作何感想哩?是否对我本人已经恨之入骨了?对此我固然无从知晓。

    古人常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那就还是把这么阳光纯正的事业交给上天来决定。而作为普通人,一个热心大众公益事业并自愿献身的我,我只严格按照我个人的想法,只做好我力所能及的份内事即可。

    (第二天下午,肖春突然从看守所被释放出来,根据肖春打给我的电话我才知道,他竟然被关押在看守所长达半个月,而且他什么事情也没做,只是想着按照有关法律制度起诉深圳的政府官员行政不作为,但此举却遭到了当局如此的报复,当局竟然说他犯有扰乱社会秩序罪,由此可知,这罗湖区的警察找我,肯定是有着雄厚幕后背景的。尤其在此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用于工作、学习及实现梦想的唯一网线被彻底切断了,根本上不成网,这种种迹象表明,这来自深圳地方的邪恶势力,已经蠢蠢欲动,开始对我要下毒手了。固然,这也许只是驱逐我的一种卑劣手段,接下来也许就是干扰我老婆的工作以及我小孩的上学,让我本人在深圳无立锥之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郭永丰辞工仍做自由撰稿人专业推动民主
  • 郭永丰被“招安”又一铁证
  • 郭永丰:中国人,你反腐积德了吗?
  • 郭永丰与深圳国保合作了!/郭永丰
  • 郭永丰:我们才是这类共产党人(激励篇)
  • 请问深圳市委书记刘玉浦:您能帮助外来工子女免除借读费吗?/郭永丰
  • 在中国防官远甚于防盗/郭永丰
  • 中国六大恶俗文化/郭永丰
  • 军转及现役干部维权:中国的另类特色/郭永丰
  • 反贪无能增预防,中共只会玩花样/郭永丰
  • 中国人享有政治权利不如美国一条狗/郭永丰
  • 郭永丰:成员1000人,网警占9成
  • 郭永丰:为何党上级从来就不信任党下级?
  • 中共《党章》应这样修改/郭永丰
  • 郭永丰:胡锦涛会成为第四任屠夫吗?
  • 郭永丰:冤情似海:北京上访村
  • 反贪无能增预防,中共只会玩花样/郭永丰
  • 消灭“官”中国社会才会有进步/郭永丰
  • 中国人享有政治权利不如美国一条狗/郭永丰
  • 郭永丰向海内外推动中国民主的同仁拜年!
  • 郭永丰:中国民主应该指望谁?
  • 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遭传唤 网络被切断/刘飞跃
  • 郭永丰: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是巨贪
  • 郭永丰赠送高血压治疗仪给民主朋友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