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水价将使通货膨胀快马加鞭/何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6日 来稿)
    
    昨日上午9时许,武昌岳家嘴路口直径1.2米的主供水管突然爆裂,导致数百平米路面塌陷。附近住户及加工厂积水深及腰身,近万户居民家中断水。水务部门称,此次“管涌”系近来温差达16℃所致(23日最高温18℃,25日最低温为2℃)。经紧急抢修,预计今日中午前后可恢复供水。据悉,几年前,该路段也曾发生类似“管涌”。(2008年2月26日《长江商报》)
     (博讯 boxun.com)

    这种景象,恐怕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城市里为人们耳熟能详见怪不怪。自来水管爆裂,是经常的事。这种自来水管出现的跑冒滴漏并不稀罕,到现在,全国各地自来水管网的老化程度都已经到了该重新检修甚至敷设的地步。但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公共财政的名存实亡,全国城市当局都在做那些让人看得见摸得着的“基础设施建设”,大搞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而类似自来水管这种埋在地下平素难以看到的地方,被所有城市当局不约而同抛到了九霄云外,置之不理。因此,城市自来水管网破裂,那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事。光是我给北京电视台新闻类节目打零工那会儿,碰到的这类事情就多了去,尤其是北京举世闻名的CBD,自来水管爆裂就像是家常便饭似的,三天两头弄得东三环不得不实行交通管制,路面塌陷,有的还发生正在行驶的车辆掉进去车毁人亡的惨剧,致使交管部门只能封锁道路,让本来就已经堵得像个停车场那样的三环路彻底完蛋。
    
    人们会发问,这城市水务部门都干什么去了?这本应该是他们职责范围内的公干呀。
    
    在俺的文字里,没少拿这水务部门开刀。作为公共事业部门,水务当局实在可谓是恶贯满盈了。(当然,中国其他当局也无一幸免概莫能外。)
    
    而清华崔之元发来的内容里,对咱们可爱的水务部门的所作所为,提供了绝妙的描摹。
    
    Cui Zhiyuan
    
    2008年2月20日 2:58
    
    Fw: 地方政府争相抛售水权 水务专家批祸害子孙
    
    地方政府争相抛售水权 水务专家批祸害子孙
    
    星岛环球网 www.stnn.cc
    
    自2002年以来,尤其在2007年间,外资水务公司在中国掀起了并购狂潮,其中尤以具有153年水务领域专业经营历史的法国威立雅公司为甚。自1997年进入中国10年间,该公司先后拿下了天津、上海、北京、成都、昆明、珠海、乌鲁木齐、青岛、邯郸、宝鸡、遵义、呼和浩特、常州、兰州、海口、扬州等遍及全国各大地区主要中心城市的25个水务项目,经营期限一律在20年到30年之间(有的还可以协商延续),所占股权份额均接近或等于绝对控股的50%。
    
    中国经济评论刊文说,在各地政府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如击鼓传花般激动地签下股权转让协议的同时,人们不禁要问,世界上真的会有免费午餐吗?
    
    目前中国,水在居民消费支出中仅占约1%,而西方发达国家通常在4%-5%之间。如果加上中国全球第一的人口基数,中国的水务市场无疑具有极其巨大的成长空间。
    
    据水务咨询专家李智慧介绍,外资是以巧妙的溢价收购方式(通常在1.5-3.5倍)进入中国的,一直以来还受到了并购所在地政府的极为热情的接待和欢迎。
    
    中国水协会长李振东认为,造成这一切的根子在于中国落后的水务体制。
    
    据了解,与煤电油的价格由国家统一控制不同,中国的水价由地方政府分别控制。虽然各地的水价会有所不同,但行政定价实行福利水制度的特点倒是共同的。因此,各地自来水公司经营普遍亏损,更不用说污水处理工厂了。
    
    外资水务公司进入中国,为中国水权制度打开了一条缝。外资水务公司与各地政府无不一致的约定,合资公司的水的定价实行契约定价,作为所谓溢价入股的交换条件。
    
    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溢价数倍收购中国资产,10年来一个模式,外资在水里泡久了,莫非脑子真的进水了?
    
    然而,威立雅公司安东尼•弗莱罗非常清楚在这些交易中脑子进水的是谁,因为他的脑子清醒着呢。
    
    中国的地方官员们也没有错,水务公司净资产的评估完全根据国家现行的水务资产评估办法确定,股权转让价格参照的是净资产,合理合规,而且有数倍的溢价,够划算的了。
    
    然而,威立雅们坚信,他们的投资必将获得不菲的回报。
    
    中国水协会长李振东一针见血地指出:“没有免费的午餐,外商今天高溢价收购供水资产,明天都要成倍地赚回去。一届政府的政绩,将成为今后历届政府的严重隐忧,最终都会转嫁给老百姓。”
    
    截止1月18日,根据中国水务网的调查,赞成外资将引发长期高额水价和水危机的占40%,认为溢价是看中中国水务联动收益的占32%。
    
    据李智慧调查统计,合资水务公司由于享有契约确定的水价(不足部分由财政补贴),外资股权在经营期限内的收益是相当稳定的,高达25.8%,高居各行业之首。如此高回报无风险的长期项目在世界各国都是罕见的。
    
    更令人震惊的还有,除了极少数合资到期后无偿转让的项目,在大部分并购合约里,威立雅们已经跟中国的地方政府约定:当合同终止时,有权要求以解除关系时的、符合国际惯例的即中国已经改进了的评估方式进行企业价值评估。
    
    显然,正如目前上市公司估值已经在普遍采用收益法评估一样,有一点毋庸置疑的是,20-30年后的资产评估一定不会采用最原始的净资产评估法,这种资产评估方法运用于价格暂时被严格控制的水务行业,必将造成资产价格的严重低估。因为,资产价值取决于未来收益能力的观点不断取得全球共识。
    
    另一方面,根据西方发达国家水务经营普遍采用的特许经营或专营制度,威立雅们在支付股权收购价的同时,实际上省却了一笔数额巨大的特许经营费用。而且,他们还通过各种咨询项目以及垄断水处理设备的定价权提前获取丰厚回报。
    
    清华大学水务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进一步提醒到,外资水务公司长期积累所打造的专业经营经验以及水务供应链控制能力,已经炼就了成本转移的“十式腾挪”大法。
    
    更有甚者,威立雅们在合资契约中已经明确把水价调整权跟电价、职工工资、化学用品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通过一个加权调整系数联系起来,而这些产品的价格在中国都是严重低估的。只要略有国际常识的中国人都会知道,作为新兴国家的中国人民币的购买力相对美元、欧元和日元等世界主要货币不知要强多少倍的。前不久,世界银行按购买力排名的中国GDP已经位列全球第二,而按汇率仅排名第五。
    
    由此可见,威立雅们因其所获得的水价调整权,在前一轮通货膨胀的基础上,随时可以根据契约规定提高价格,完全可游离于当前中国严控涨价的一系列监管措施之外。
    
    显然,外资已经把水价推到了加剧中国新一轮通货膨胀的风头浪尖之上。
    
    ……………………
    
    哈哈。
    
    看到了吧,中国的水务部门,就这么,成为改革开放的又一个牺牲品。
    
    起始于江朱时代的财政分灶吃饭方式,实行了蛮不讲理的财权上收事权下放的手段,把更多的事权交给地方去做,而却不给钱。这就逼得地方委府不得不另辟蹊径,巧取豪夺。一方面,通过加大对本地居民的税费压力,搜刮民脂民膏;另一方面,则将公共品打包贱卖,特别是,在崇洋媚外的传统思路指导下,交由洋鬼子打理国民越来越多的生活必需的基础设施。
    
    理论上说,类似水电气等生活必需品,究竟是由中央还是地方掌管,并没有太多区别。但是,现实情况却让我们看到,那些交由地方委府的资源,无一不变成了他们唯利是图的摇钱树。
    
    比如文物古迹。国际上通行的经验,是要又中央政府掌管、维护和运营,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人类历史资源。但是在中国,却匪夷所思地交给了地方委府处置。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各地纷纷将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贵遗产系数乔装打扮,然后争着夺取类似世界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此不择手段。而一旦进入了世遗名录,则借此摇旗呐喊,开发旅游项目,无所不用其极,导致文物古迹损毁严重,闹得世遗当局警告中国,像武当山等已经进入世遗名录之处如果不改善保护状况将被剔除出去。
    
    当然,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城市里面那些负载着人类历史信息的旧城建筑物上。北京市的旧房改造项目,说穿了就是拆除胡同,圈地生钱,为此不惜动用公权力所依赖的暴力以及包括法院审判等司法手段。回过头来看看,即使是在破除四旧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北京的胡同、中国各地的文物古迹的损毁,也没有现在这般严重。可以说,改革开放的进程,就是断子绝孙的进程,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老祖宗留下的遗产糟践祸害殆尽的过程。
    
    至于说这水资源,那可是旷日持久被人们戳脊梁的地界儿。不管是从1949年算起,还是从1978年算起,年头都不少了吧。可是,到现在,中国还有3亿人无法饮用符合最低卫生标准的水。王未名从美国给我发来BBC的相关报道。
    
    2007年11月21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4:30北京时间 12:30发表
    
     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中国环保局:不守排污规定不予上市
    
    目前全中国有3亿农村人口存在饮用水不安全问题。
    
    为了减少环境污染的情况,中国环保局表示未能遵守污染物排放规定的企业将不能够上市集资。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局长周生贤向中国官方传媒《中国日报》表示,若企业被发现违返环保规定或过量排放污染物,将不会获批上市集资。
    
    周生贤说上市公司的环保纪录应该予公众监察。
    
    此外,从2009年开始,所有需要排出污染物的企业需要取得许可证,否则将不能够继续营运。
    
    周生贤说当局会加快重组工业,以保证可以在2010年前取缔旧式技术、仪器和产品。
    
    3亿人口饮用水不安全
    
    另一方面,国务院在星期二(20日)转发了环保总局等部门发表的《关于加强农村环境保护工作意见》。
    
    《意见》指出要加强农村饮用水水源地环境保护和水质改善,把保障饮用水水质作为农村环境保护工作的首要任务。
    
    《意见》又指出,到2010年,农村环境污染加剧的趋势有所控制,农村饮用水水源地环境质量有所改善。
    
    周生贤说目前全中国有3亿农村人口存在饮用水不安全问题。
    
    环保局在上周公布的资料显示,经过9个月的时间,中国10月的空气污染和水质污染的情况首次有所改善。
    
    中国当局曾经承诺,会在2006年和2010年把两个主要的污染指标降低10%,但当局在2006年未能达标。
    
    此前,当局表示不会给予制造污染的企业银行借贷和出口许可。
    
    ……………………
    
    这种结果,让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的委府无地自容了么?没有。
    
    2004年,北京市曾经就水价上涨举行过价格听证会。我当时就写过嬉笑怒骂的文字,指出这类听证会在代表选取方面就根本是扯淡,因而这种听证会本身的合法性就存在着致命的缺陷。可是,所有的质疑,能够拦得住人家北京市当局在上涨水价上的一往无前么?没戏。所谓听证会,那无非是逗你玩儿。
    
    现如今,面对今年第一个月7.1%这个触摸到了11年通货膨胀率高度的CPI指数,国务院三令五申,在水价以及电气等等公共事业产品方面不得擅自变动。(今天的消息是,中石油获得了政府财政补贴的文件,他娘的,咱们纳税人又得为已经肥得流油的垄断掏腰包啦。)但是,水务并不归中央管,而交给了地方,并且,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地方的水务资源卖给了洋鬼子。
    
    别指望洋鬼子在宰起咱们中国人时能够心慈手软,实际上,按照新华社媒体的报道,洋鬼子到了中国,其所有的倒行逆施并不完全是中国特色,很多都是西方的舶来品,也就是说,洋鬼子把西方的罪恶系数带入中国,让中国与西方的所有糟粕天衣无缝地得到结合,使得中国成为中西合璧的不折不扣的人类垃圾场。
    
    洋鬼子已经赢家通吃地逐个拿下了中国各地的水务所有权。而如此的局面下,等到洋鬼子想要套现离场之际,就是咱们水价翻倍上涨之时;即使洋鬼子还没有撤离的打算或者迹象,垄断水务定价权就足以让通货膨胀快马加鞭。
    
    对此,咱们有什么应对的辙么?
    
    洗洗睡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史无前例地发现新铀矿/何必
  • 赌博经济下的中国风月无边/何必
  • 大部制了又能怎么样/何必
  • 该是怀疑计划生育国策的时候了/何必(图)
  • 东航交易案水深火热/何必
  • 还在持续不断的气象灾害/何必
  • 气象灾害终于胡底很值得关注/何必
  • 中国次区域合作命途多舛/何必
  • 腐败哪儿是那么好反的/何必
  • 凭什么老是对国家主权津津乐道?/何必
  • 我是败类我怕谁/何必
  • 俺第五个本命年就这么悲壮完结/何必
  • 国家气象局长应最先为雪灾引咎辞职/何必
  • 咱们都成为中国笑话里的跳梁小丑/何必
  • 大部制风光无限让雪灾无地自容/何必
  • 为了奥运就有了变戏法似的蓝天数/何必
  • 千变万化的中国外交让咱无所适从/何必
  • 轻飘飘的雪花把中国压得面目全非/何必
  • 温故知新2007各式各样的成色/何必
  • 九江大桥事件的善后与乌七八糟的去年/何必
  • 咱不用带血的煤炭?/何必
  • 何必:对郎咸平 819合肥演讲内容的十大疑问
  • 市长峰会何必强迫“天不降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