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槟郎:怀念工人女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槟郎更多文章请看槟郎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你被枪杀时我没去送行
    你那绝情的父母也未上坟
    我来祖堂山麓的墓园祭你
    焚烧一卷资本论慰你灵魂
    我想马克思会欢迎东方美女
    你们将在一起热烈探讨话题
    山坡的林木茂盛芳草萋萋
    边上是著名的南唐二陵景区
    在这儿长眠生者死者都得安慰
    
    认识你的时候我却是小资
    整天抱着徐志摩的贵族诗集
    我对你朗读他的爱眉小札
    你却非常失望反复皱眉
    要不是我同学的女友再次强迫你
    我们就无缘一个悲剧的爱情
    她要我去借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我带上了全集第四十二卷
    约会时你果然对我阴雨转晴
    你与我探讨马克思的巴黎手稿
    惭愧我研究生学问不如你高中生
    我开始跟你学习左翼文化经典
    知识与爱情同步获得改善
    我们伴游了本城的许多景点
    你最爱雨花台和大屠杀纪念馆
    
    爱情顺着你的心意成长
    我的小资也偏向左翼航向
    你终于带我过关你的父母
    母亲是教师父亲是区委干部
    他们喜欢徐志摩还是张爱玲迷
    直向我道歉太娇纵了女儿
    要我多改正你偏激荒唐的怪举
    你们家住在单门独院的楼房
    你生气地带我到你自己的房间
    却祝贺我你父母的考试顺利过关
    后来父母终于与你决裂
    你被关了后他们再也没有出面
    我认为他们是善良的父母
    也与你一样热爱社会主义
    那么你们的分歧成历史的迷案
    或者你是唐吉诃德同风车作战
    
    我研究生毕业落实工作那年
    我父母催我们早点结婚
    该理解老年人急着早抱爱孙
    可你总说自己现在太忙
    连约会也经常取消找不到人影
    你说你做工人的工厂正在改制
    你们对方案有许多不满
    管理层不妥协工人愤怒加增
    你被推选为护厂工委主任
    你说有同志去北京上访了
    你怎么能忙着跟男友约会不过问
    那些左翼的书你白学了吗
    那么我们绝交你去找陆小曼
    我说你父亲已决定调你去区委机关
    你说坚决不去并且改制与他有关
    我只好顺着你随你独自去忙碌
    只希望你平安度过此次风波
    我们早点结婚了却双方父母心愿
    谁想你越陷越深竟丢掉性命
    悔不该当初没与你父母合作把你拦
    
    后来听你说原厂长叫来警察
    护厂队与他们对峙你被抓
    工友们齐聚省政府门前散步
    你关了几天看守所才平安放回
    你的父母已深深被你得罪
    他们也恨上了我没有纠转你
    最后一次你匆匆与我见面
    说情况仍没有好转工友们很着急
    上访的人去一直没了消息
    原管理层被撵到场外办公
    他们不断派流氓打手入侵
    你问他们真是罪恶的资本化身
    那么低廉地买去工厂
    可是有四十年的民有国营
    他们不营也就罢了还公开抢占
    多少人青春和汗水建大的工厂
    转眼就将这么多职工像狗一样扔
    谁料想这次见面是我们的永诀
    一个人的生与死就这么容易转换
    那天你带着护厂队巡视工厂
    一群天兵突然将你们包围
    混战对打之中互有伤害
    你救了一位同事却误出人命
    
    你被枪杀时我没没送行
    你那绝情的父母也未上坟
    他们从没为你的刑事奔波过
    公开宣称你不再是他们的女儿
    你房间的有害文字都被搜出烧毁
    我认为你罪不致死命不都赔命
    但从重从快处理立即执了行
    我连到刑场送你也没能
    我来祖堂山麓的墓园祭你
    焚烧一卷资本论慰你灵魂
    我一定好好学习巴黎手稿
    和有关国际社会主义运动
    我会彻底抛弃小资随你向前
    到那一天作为同志在天堂会面
    
    2008-2-25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槟郎:薄命妾红颜
  • 槟郎:狱墙里的美人花
  • 槟郎:女学生姐姐出家
  • 槟郎:哭悼邻家美眉
  • 槟郎:琼岛舞女
  • 槟郎:京都之恋
  • 槟郎:我的打工妹情人
  • 槟郎:诗人与墓园美少女
  • 槟郎:留给儿子的遗嘱
  • 槟郎:寻物启事
  • 槟郎:故乡不会死
  • 槟郎:我的第一本圣经
  • 槟郎:爱情十四行
  • 槟郎:沟镇吏
  • 槟郎:欢度春节
  • 槟郎:狱墙上的雪莲
  • 雪国卖淫女 /槟郎
  • 槟郎:在天益社区思念郭飞熊(外一首)
  • 槟郎:雪国卖淫女
  • 槟郎:易村吏
  • 槟郎:我们死在路上—纪念鲁迅冥诞70周年
  • 槟郎:我被枪击伤多少年了
  • 槟郎:为兰州的学生呼求
  • 槟郎:情人哪,我们只能忍受
  • 槟郎:致导斌兄
  • 槟郎:致刘路兄
  • 槟郎:祖国需补一根筋
  • 槟郎:朋友,你去了何方
  • 槟郎:致蔡楚君
  • 槟郎:越活越不要脸了
  • 槟郎:这个冬天实在冷
  • 槟郎:悼杨春光
  • 槟郎: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关于中日关系采访记略
  • 槟郎致香港资本家王盛华先生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