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冰雪肆虐·2008》莫建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5日 转载)
    
    诗歌中所描写的都是我在贵阳所看到的真实!
                         (博讯 boxun.com)

    
    
             冰雪肆虐·2008(长诗)
                 莫建刚
    
    
        冰雪凝固在中国的大地上,
        风拖曳着寒冷的疯狂,肆虐
        像一群群咆哮的野狼,
        封锁了回家的路途,凝固了
        亲人团聚的希望。
        寒冬里的田亩已经荒芜,
        枯死的野草,腐烂的根禾,
        再也张不出青绿的麦苗。
    
        冰雪凝固在中国的大地上,
        风拖曳着寒冷的疯狂,肆虐
        像一群群咆哮的野狼。
        水断了,电停了,
        我们的爹妈断了粮,
        房屋的炊烟停止了歌唱。
        村庄、山坡、河流,
        在冰雪的肆虐下变得如此颓败,
        如此荒凉。
        大冰雪拉弯寂寞悲伤的小路,
        封冻了叮咚奏鸣的山泉,
        衰老的爹娘背着装水的木桶,
        艰难地行走在这寂寞悲伤的小路上,
        为了家中孙儿们那幼小的生命,
        二老用冰冷的石头砸开封冻的井泉,
        装满井泉之水的木桶压在爹娘
        枯瘦如柴的肩上,颤颤微微的足音,
        撕裂着山路那冰凌的疯狂。
    
        寒鸦嘶鸣,追逐着破冰衰老的足迹,
        老人呀,您背负着家园痛苦的重压,
        还有孙儿们那幼小生命的沉重,只盼着
        远方那些为了生活而打工的儿女们
        能早日回家相聚团圆,也不辜负
        爹娘对儿孙们的一片期望。
    
        小河早已被冰冻而干涸了,
        滋润生命的山泉呵,
        已经凝固成阴郁的冰层。
        大地在飞雪迷蒙的摧残下死去,
        万顷荒芜的田埂上稻草枯黄倒塌,
        像一具具横死在荒原上的尸体。
    
        中国大冰雪呀,
        横行于天空,霸道于大地,
        所有的狂冰暴雪,封冻
        凝固了归家的路途。
        汽车站人满为患成千上万,
        火车站打工的人们人山人海,
        他们心急火燎,
        为了踏上归家的路途,
        争先恐后疯狂拥挤,
        孩子的哭叫,
        女人的哀嚎,
        男人的怒吼,
        他们蜂拥于站台前,
        望着那冰冷而伸向远方的铁轨,
        还有那些迟迟未到的怒气冲天的列车,
        无奈的心情呆滞了他们期盼的眼睛。
        
        风拖曳着暴虐的疯狂,
        横扫追逐着旷野,
        像一群群饥饿的野狼。
        
        我们的村庄被封冻了,
        那里居住着我们贫苦衰老的爹娘。
        他们没有钱去买那些物价暴涨的食品,
        在断水停电的绝望中,可怜的爹娘呵,
        只能就着冰雪吞咽着粗糙的玉米棒。
    
        中国大冰雪,肆虐的疯狂者,
        在腊月除夕的迷蒙中行走。
        那些无家可归而露宿街头的打工者,
        在寒冷的冰雪中瑟瑟发抖。
        盼望归家的绝望,
        绝望中却心急地盼望着回家。
        爹娘呵,不是儿女不想和你们团圆,
        而是钱财已尽无法登上回家的车船。
        没有钱住店,只有露宿街头,
        宾馆张大着血盆的大口,一晚的住宿
        可以吞食我们一整年劳作而获的辛酸。
        就连低贱的旅店也伸着贪婪的手,
        像一个恶棍,
        毫不留情地将我们的钱袋掏光。
        权贵们可以在大宾馆挥金如土,
        而我们只有像一条丧家的小狗,
        卷缩在宾馆那肮脏的台阶上,
        忍受着无情的饥寒。
        
        都说党的阳光能融化冰雪,可是
        就在我们露宿街头的时候,
        那五星级的宾馆里,
        却不时地传来摇滚乐的狂笑。
        为奖赏抗灾救灾的英雄们,
        党委书记高举酒杯,
        为英雄们欢呼而狂醉不醒。
        
        冰雪呀,你封锁了我们回家的路途,
        迷蒙的天空冰封雪飘,
        严寒的黑夜呼啸的风在奔跑,
        寒冷的狂风在嘶鸣,
        胜过那宾馆里犒劳英雄
        纸醉金迷的摇滚乐之欢笑。
        
        居住在偏僻孤寂村庄的爹娘呵,
        在冰雪肆虐的严冬里,
        你们是否还有生存的一线希望。
        没有电,望你们也像旧社会一样,
        用菜油来点灯照明吧。
        可那凝固着冰雪的山泉,
        那崎岖小路上的成堆积雪,
        你们是怎样获得那维系生命的水源。
        
        爹娘呵,我们还能团圆吗?
        那丧尽天良的小偷,
        将我们一年辛苦的血汗钱全部偷走。
        我们求人,人不管,
        我们呼天,天不应,
        我们叫地,地不灵,
        寒风刺骨我们只有露宿街头。
       
        冰雪,群狼般的肆虐,
        它们张开无情的大嘴吞噬着
        山川、河流、田野,
        幽暗迷蒙的狂风嚎吠在山路上,
        一对夫妇背着那卷破旧的棉絮,
        艰难执着地行走。
        他们离开这座卑鄙龌龊的城市,
        他们离开这座用肮脏之手偷光了
        他们血汗钱的城市,
        这是一座使他们感到悲伤厌恶的城市。
        他们伴着冰雪远去了,
        而这座猥琐之城却在大年三十的除夕,
        燃放着无耻的烟花爆竹,沉浸在
        狂荡和淫邪的欢笑里。
    
        消失在黑夜里的那一对夫妇,
        像两支熄灭的灯烛,远行
        他们要回家,
        他们要和自己那年迈的爹娘团聚,
        他们身上所有的钱财,
        都被骗走,都被偷光。可是
        团聚的心情却使他们如此的急促。
        这些弱势的群体呀,
        哪怕是乞讨和步行,
        也要顶着饥饿的怒火走出这冰雪的肆虐。
        这些贫苦的民众呀,
        哪怕是暴虐和凶残,
        也要顶着咽泣和哀嚎走进这无耻的2008。
        
                 2008-1-24初稿,
                      2-22完稿。
     转自《民主论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歌功颂德淫乱中华》莫建刚
  • 痛悼包遵信先生!/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
  • 政治模式的谎言/莫建刚 吴玉琴 廖双元
  • 悼念六.四绝食宣言/莫建刚(执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