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陈良宇太委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5日 来稿)
    
    2008年2月25日
     冼岩 (博讯 boxun.com)

    
    有消息说陈良宇在狱中精神分裂了,有人说这是装的,我倒觉得很可能是真的,也理解陈良宇,因为他确实太“委屈”。
    
    说陈良宇委屈,不是说他无罪致灾、含冤蒙狱,而是在处理上与同等情况相比,他显得冤屈。别的不说,就拿陈良宇的罪行与已经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山东鲁能案相比,同样是以权谋私,陈良宇涉及金额仅40多亿元,而鲁能案高达700多亿元。就性质论,陈良宇不过是从旁协助,帮助“不法商人”违规搞钱,他协助放出的款项,性质上仍属于国有资产,不但能够收回,而且据说还升值了;而鲁能案主角却是直接将数百亿国有资产纳入自己腰包,而且由于鲁能众多的煤电基地未卜先知地与国家电网公司特高压的发展规划路线图暗相吻合,这部分资产属于可保证超额利润的优质资产,实际价值远远超过了700亿,可以说这是连皮带肉生吞国产的登峰造极之作。但对这两件事的不同处理,却令陈良宇不能不感到伤心委屈:他已经身陷囹笼了,其家属、部下多因此获罪,刑罚难免,差别只在刑期长短而已;而鲁能案在海内外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资产虽重归国有,但主角却轻松获利而退。最近公布的数据是,国资方面多给了鲁能案主角9个亿,还留了一个尾巴“该等转让价格根据鲁能集团2007年度财务决算审计报告结果据实调整”,所以实际差价可能还远远不止9个亿——在这种众目睽睽的风刀浪尖上,还敢于大口吞利,鲁能案主角的胃口、心胸、气魄,于此可见一般。在这样大的风波中,他或他们不仅没有受损,还能大幅赢利;不仅赢利,甚至还被保护得严严实实:陈良宇可是连“私生活靡烂”都被公布出来了,而鲁能案主角却连姓名都被作为重要“隐私”保护着,不能见闻于公众。你说陈良宇委不委屈,会不会服气?
    
    有些人有一误解,认为陈良宇是“犯罪”,鲁能案只是“违规”。其实陈良宇犯的罪就是“违规”,鲁能案违的规就是“犯罪”,二者都是以权牟利,表面上又都有着勉强还说得过去的某种“说法”。实际上,鲁能案不但涉额更大,性质也更恶劣,两案的真正差别只在“查”与“不查”而已。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当然不止鲁能一案,例如2004年10月,国家发改委和卫生部“公开招标”,采购相关仪器设备,开标结果让人大跌眼镜———两次竞标中标者是同一家公司,其投标价格是所有供应商中最高的。据参与竞标的北京现代沃尔公司披露:沃尔的投标价格为每台5.68万元,中标公司的报价最高,为8万元;两次竞标568台仪器,差价就是1000万余元。更令人疑云重重的是,中标公司是一家刚成立的“新人”,在投标前成立不足一年,正式运营两个月,好像就是为这次投标而专门成立的。这种滑天下之大稽的贪腐奇闻,几年过去了,当事人安然无事,同样是姓名不能见之于公众。
    
    这些都是被媒体公开报道,已经浮在水面上的贪腐案件。其情节之离奇,涉及金额之巨大,性质之严重,操作者之贪婪大胆,都堪称同类作品之典范。在这么大的国家,有这么多治理贪腐的机构,对这样的案子却多年来毫无交代,似乎巴不得这些事赶快被媒体与公众遗忘。怪不得有人说:现在社会财富确实在“尽情奔流”,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奔向了几个特定的口袋。如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国家领导人都宣布要“与腐败势不两立”了,腐败分子却似乎一点也不害怕,仍然前赴后继;为什么官方公布了那么多的“反腐战绩”,民众却半信半疑,腐败亦愈演愈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向左转”,温“向右转”/冼岩
  • 改革30年之回顾与反思/冼岩
  • 中国已经输了开局/冼岩
  • 看“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是怎么朝民怨火上浇油的/冼岩
  • 中共的“已变”与“未变”/冼岩
  • 冼岩:胡锦涛的“看法”与“办法”
  • 杨帆是“御用文人”吗?/冼岩
  • 胡锦涛的“看法”与“办法”/冼岩
  • 西方为什么能够建立话语霸权?/冼岩
  • 习、李同进常委预示中国进入“政权所有者缺位”时代‏/冼岩
  • 其实,现代师生关系只是一种买卖关系而已——也评杨帆事件/冼岩
  • 从“民生时代”迈向“民权时代”——兼反对土地私有化/冼岩
  • 胡锦涛治国方略的软肋/冼岩
  • 很难得出“中国正在变好”的结论/冼岩
  • 股市陷入最后的狂欢?/冼岩
  • 王石与政府合谋?/冼岩
  • 厦门PX搬迁昭示中产阶级壮大是政治进步的关键/冼岩
  • 《人民日报》疯了/冼岩
  • 《色.戒》的艺术成就与政治缺失——在博客中国《色.戒》研讨会上的讲话/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