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永:北京南站见闻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大概是北京南站演绎出来的故事太多了,我一到北京就想到那里看看。2007年的最后一天,在刺骨寒风中 ,我和朋友终于在曲曲折折的胡同尽头找到了访民们住的地方。
     (博讯 boxun.com)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讲,我们找到的这个地方已经不能算“上访村”了,因为“上访村”早被拆了,这里离北京南站大概还得有1公里的路程。
    
     访民中,有个大姐早就已经是我的朋友了,看到我,她高兴得想要跳起来,无奈她的腿已经在上访过程中被打坏了,不能活动自如了,我也只好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幕,寒暄着进了她们住所的隔壁房间。这是一个不足8平米的房子,又矮又低,墙壁破旧,唯一的一件家具破旧,床破旧,人穿的衣服也破旧。总之,没有什么不是破旧的。我们进去后,还在屋里没出去上访的访民立即站起来,想要给我们让坐。我看了一下,如果我们坐在他们的床上,那他们要站到我们走才有地方坐,所以我按住了其中一个访民的肩膀。我不想让他因为我的到来而不方便,更何况在我看来,他的身体非常虚弱。但我们拗不过他,他眼睛里流露出的神情让我感到我再推让就是对他们真情的一种亵渎。
    
     屋里一共两张床,一张稍微大点的要睡3个人,每人每天5元钱。另一张在屋子的角落里,这张单人床上,也要睡2个人。床上,一样地铺着破烂的东西,为了能暖和点,他们不得不拣些东西来铺床,结果这个破烂的房子就更破烂了。当他们给我们把水倒在碗里时,我笑了:中国人大概以后喝不到没有污染的水了,因为这碗水和我在石家庄喝的水一样,表面也漂着一层漂浮物。
    
     其中一个访民正在吃午饭,我看了半天,除了白米饭外,什么菜也没有。我没问,因为我知道,如果不是拣不到菜叶,如果不是没有钱买榨菜,没有人愿意吃白米饭。甚至他可能会比其他访民还要好点,还能有白米饭吃,而有的访民不见得能吃到(后来,我果然听到朋友说,有的访民为了活下去,有的当乞丐,有的去捡拾垃圾破烂、有的去饭馆吃剩饭。而去饭馆吃剩饭的则更惨,因为害怕他们影响饭馆的形象,有的饭馆的老板和服务员一看到他们就会打他们。)。也许是看到了我神情中的内容,这个访民不吃了,和我聊了起来。他说:“我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访民已经没有了人的尊严和人格,我们现在能活下去就已经很不错了,人格和尊严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一种奢侈品。现在,我就是为了活着而活着。我认识的访民中,有的人的家境曾经很好,但经不住这样的折腾,于是慢慢地也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穷人。我们来北京不为我别的,就为讨个说法,给我们一个公道,但没人理我们。而有的人回去后,还要被毒打、关押、拘留、乃至劳教。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在哪里,我们的未来是什么。于是,我们只好成了让人讨厌的人。虽然我们也不想这样”。这是我第一次从一个访民嘴里听到的有点深度的话,我惊异于他的表达,于是便想和他谈点什么,但他显然什么也不想说了,抬起手给了我一个阻止的手势。他我看了一下,他的眼睛再次恢复了漠然和空洞。
    
     一转身,走了最多3步,我们来到大姐住的地方。门从外拉开后,我有点惊讶,因为我一直以为这间房子要大点,要不她们三个人怎么睡?可现实是,在这不足3平米的房子里 ,除了一张床以外,就什么也放不下了。我想,如果我要是到了这样的环境里,我是否能睡得着,因为在这张床上睡,不要说翻身了,就是想平躺着睡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问大姐她们在哪里做饭,她们说,就在我们刚才坐的那间房子里煮点米饭,要想再吃点别的,还得在不足两平米的天井里生火炉,因为房主不让在屋子里点明火。至于取暖,她们说,挤一挤就不觉得冷了。我只好再次笑了。我不能不笑!
    
     大概是听到了我们来的消息,有几个访民吵吵嚷嚷地来了,要我们帮他们忙,写点好让他们在去国家信访局时能拿出写得脉络相对清晰、文笔相对流畅的上访材料,有的访民甚至以为我们是记者,希望我们能帮他们申冤。还好大姐及时劝阻,说我们只是来看看她,并不能帮他们。也是,我们确实什么也帮不了他们。趁这个机会,我们出来了。对于我们来看她,大姐非常高兴,非要请我们吃饭。在国家救助站附近,我们找到了一家小饭馆。既然不能说服她们,我们就只能进去了。
    
     菜上得很快。我的朋友不想让她们花钱,就悄悄地去把饭钱交了。但大姐不愿意了,和我们争了起来,同去了一个老人也和我们争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衣着干净、身体很结实的中年男子说了一句:“你看现在的老百姓多朴实啊。”但还没等我们争明白,这人又说了起来:“老家伙,你他妈的就是贱,你还给他们买单。等你回去了,一家伙就给你劳教3年,你傻不傻呀。”我笑了,对他说:“我们是朋友,不会的”。但这人不理我,突然站了起来,朝我走过来,想要打我,嘴里还嘟囔着:“我就是要打你这个截访的”!我莫名其妙,准备和他理论几句。朋友拉了我一把,说:“不要上当,说不定是什么人在给我们下套,想趁此机会把我们抓起来,再说他怀疑你是截访的,你就不要和他讲了”。我虽然知道自己不会有什么事情,但也只好坐下。那人看我不理他,更来尽了,拉住了我的胳膊,我甩了一下,对他解释说:“我和这些人是朋友,不是截访的”。也许那人看我不理他,也闹不起事来,悻悻地走了。这顿饭吃得我心里很复杂,很不是滋味。
    
     在国家救助站门口,朋友给大姐照了一张相,希望能做个纪念。就在我们照完要走时,有两个中年男人从我们身边走过,边走边回头看。朋友拉我一把,我停下了。他使个眼色,我和大姐告别,匆匆走开。朋友说:“这两个人要不就是截访的,要不就是便衣。我们快离开这里”。我嘲笑他的敏感,但他拉我上了出租车。我们在公交车站下来后,一辆车上没有乘客的出租车在我们眼前晃了一下,没停一下就转弯走了。朋友拽着我又上了另一辆出租车,从另一个公交车车站开去。也许我们有点敏感,这次我再没看到什么异常现象,但我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我不知道我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去那里,但仅去了一次,就已经让我永久难忘了。我想,我以后还是不要去了。别的不说,就这两次打车花去的银子就让我心疼好几天,要是不打车,我们用几毛钱就回家了。去北京南站,太费钱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永:访民,你还敢上访吗?
  • 阿永:一条人命换来的结果
  • 阿永:胡佳,我到底为你能做点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