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马景雪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宣武区右安门东大街号。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3日 来稿)
    
    原告:马景雪,女,1960年3月5日出生,汉族,北京市朝阳区洼里乡羊坊村村民,原住:朝阳区洼里乡羊坊村南队125-4号,现暂住属地朝阳公安分局奥运村派出所安排的鑫奥宾馆内,联系电话:81605336(小灵通)。
     被告: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宣武区右安门东大街号。 (博讯 boxun.com)

    原告不服被告对原告施以劳动教养一年。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和北京市高级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收容审查、劳动教养等行政案件有关问题的意见(试行)》之规定,向法院对被告提出起诉。
    诉讼请求:
    1. 判决被告对原告实施劳教一年违法;
    2. 判令被告依法赔偿原告各项损失;
    3. 判令被告支付本案诉讼费用。
    事实和理由:
    一、基本情况
    原告家庭原有祖上遗下私宅一处,宅基地面积332平方米,建筑面积292.7平方米;另有营业执照及各种手续齐全的个体餐馆、副食店各一处,建筑面积分别为56.92平方米、27.95平方米(上述面积有公证处实际测量的法律文书为证)。2003年9月,房地产商北京北辰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房地产商”)打着改变城乡面貌、缩小城乡差别的幌子,实为它们自己及其与它们相勾结的贪官污吏非法获取暴利的拆迁过程中,仅按170平方米的建筑面积给予原告家拆迁补偿。相信任何人处在原告的位置都不会接受此拆迁补偿。
    正当原告与爱人李玉奎依据《〈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实施意见》第15条之规定,同“房地产商”据理力争时,它们仗其财大气粗且与朝阳区政府穿着一条连档裤,竟指使朝阳区房地局作出裁决,并且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原告家非法强拆了。
    在拆迁原告的个体餐馆和副食店时,它们干脆什么拆迁手续都没有,先是将原告一家三人非法拘押,然后出动大批保安和民工将店铺拆除,店里的财物也都被它们抢劫一空。
    这次拆迁使原告家陷于灭顶之灾,不仅使原告住的地方没有了,还造成全家三口人全部失业,连维持生计的路都让它们断了。
    事情发生后,原告穿梭于“房地产商”和朝阳区洼里乡党委、乡政府与朝阳区区委、区政府之间,恳求他们能够按照《北京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办法》和《实施意见》的明确规定给予原告拆迁补偿。
    但是,就连原告这样一个依法有据的合理要求,它们也不答应。
    无可奈何的原告只好以信访和走访的形式,一级不行往上再找一级地踏上了苦难无比且遥遥无期的上访之路。
    自2003年年底起至今,原告有据可查的给北京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市政府、市人大、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政法委、党中央发信;特快专递4封、回执挂号30余封、封号信40余封、平信不计其数。花费金额千余元。可是,原告的信访无回复。
    信访不成,只好走访。
    于是,原告和爱人李玉奎又由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起,一级不成往再找一级地一直告到了国务院信访接待处、全国人大信访接待处、中纪委的信访接待处,没有任何结果。
    国务院新的信访条例实施后,我们又由乡党委、乡政府起一级不成往上再找一级地又走了好几圈,仍然没有结果。
    听说国家规定了“对重大、复杂、疑难的信访事项,可以举行听证”,我们又纷纷向乡、区、市的信访接待部门提出“举行听证的请求”,并明确表示服从听证会的裁决,但同样得不到任何回应。
    因为我们几乎每个工作日都要到北京市委、市政府的信访办打听信访结果,那里的工作人员只给登记一下便打发走人。
    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没有任何办法的我们只好到中南海、到新华门,找领导一切的党中央告御状了。
    新华门前的警察,每次都会把我们“请”上警车,然后拉到府佑街派出所,为我们进行登记,并说会把我们的冤情呈报中央领导。
    2005年起,北京的公安机关动辄就对我们实施治安拘留。其中:李玉奎遭到拘留2次,原告遭到拘留3次。
    近几年来,每每听到胡总书记讲到亲民爱民,我们都会热泪盈眶,每每得知中央要求尽快解决老百姓上访不绝的问题时,我们都会激动万分。心里一直在念叨着,敬爱的胡总书记,亲爱的党啊,您的心里还是有我们穷苦百姓的。特别是2006年4月底至5月初,新华门前突然出现几个人,扛着摄像机给上访人员录像,他们关切地询问马景雪、张晓丹、王永成及其他上访人员的冤情及上访经过,还接收上访人员的控诉材料,并说是“海里”(指中南海)要他们这么做的。当时我们高兴得呀,就差振臂高呼共产党万岁了。
    不过,有些人听到我们的叙述后,无不警惕的告诫我们:“别高兴得太早了,莫不是准备要抓你们。”我们马上顶回去说:“要抓的恐怕是那些祸国殃民的贪官污吏吧?”事情的结果是:我们想错了,北京的警察真的对北京的上访人员下毒手了。
    2005年5月24日,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所赋予的权力,并且严格遵守了《国务院信访条例》对信访人的限制规定的原告,又一次被违法成性的公安机关诬陷为扰乱公共秩序,遭到违法拘留十天。
    从拘留所出来后,原告直奔中南海,跪在党中央的大门外,控诉北京公安机关充当贪官污吏的保护伞,充当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急先锋的罪行。
    恼羞成怒的公安机关再次将原告抓了起来,违法对原告实施了一年的劳动教养。
    二、被告对原告施以劳动教养,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明确规定。
    原告在被强制劳教期间了解到:被告是以公安部1982年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为依据对原告施以劳动教养的,而公安部1982年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是一个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相对抗的部门规章。
    被告以这样一个违法的部门规章对原告实行迫害是有罪的。
    三、被告违反《宪法》、剥夺了原告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基本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假使《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合法性没有问题,被告本当适用该办法第十二条第一款:“对需要劳动教养的人,承办单位必须查清事实,征求本人所在单位或街道组织的意见,报请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审查批准,做出劳动教养的决定,向本人和家属宣布劳动教养的根据和期限,被劳动教养的人在劳动教养通知书上签名。”第二款:“被决定劳动教养的人,对主要事实不服的,由审批机关组织复查。经复查后,不够劳动教养条件的,应撤消劳动教养;经复查事实确凿,本人还不服的,则应坚持收容劳动教养。”
    但是,被告在对原告实施劳动教养之时,根本没有履行这些程序。更有甚者,被告害怕原告不服被告劳动教养决定,依法主张权力,连个劳动教养的决定书都不敢给原告或者原告的亲属。
    在对原告实施劳动教养期间,它们不准许原告提起行政复议,更不准许原告向法院对被告提出起诉,可见它们表面上利用非法手段谋取来的国家公权利,张牙舞爪地不可一世,但内心里却惶惶不可终日,唯恐哪天对国家、对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遭到清算。
    四、被告为原告罗织罪名
    原告从所谓的劳教管理人员那里了解到:被告承认原告是因向党中央反映问题(俗称:上访),而被扣上扰乱公共秩序或者社会秩序的罪名送去劳教。
    何谓公共秩序?《中国公安辞典》云:公共秩序也称社会秩序,依靠国家的法律、法规,机关、团体和企事业单位的规章制度以及社会道德规范等维持。而国家法律、法规或者北京市地方法规并没有禁止上访。
    尽管《国务院信访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的,应当到有关机关设立或者规定的接待场所提出。”而在中国大地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并没有设立专门的接待场所,原告找领导一切的党中央反应问题只有到其办公所在地,到中南海、到新华门,且不论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还是北京市委、市政府都没有禁止到中南海上访的规定,更有原告在找党中央行控告、检举之权时,没有违反《国务院信访条例》第二十条要求和限制信访人员任何一项之规定,也没有违反国家任何一部法律或者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同时也没有违反北京市任何一部法规的禁止性规定。
    假使《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合法性没有问题,翻看该办法第十条,即公安机关自行规定的“对下列几种人收容劳动教养”,哪一款、哪一项都跟原告挨不上。由此可见,被告明知原告不应该受到劳动教养,却故意编造事实和理由促成原告受到劳动教养。
    公安机关及被告在原告没有违反国家法律、法规或者北京市地方法规,也没有违反公安部自行订立且臭名昭著的旨在任由公安机关侵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合法权益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情况下,编造借口、罗织罪名对原告施以劳动教养的行为,已经构成刑事犯罪。
    
    原告的遭遇充分证明:真正扰乱公共秩序、破坏社会和谐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前这一历史时期的公安机关及其被告!如果没有公安机关及其被告的“看家护院与保驾护航”,那些为害国家、残害百姓,并且使得中国共产党威信扫地的贪官污吏绝对不敢这么猖狂。因此,这一历史时期的公安机关及其被告,对于中国、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来说是有罪的。
    纵观中国历史和中国共产党的发展史,没有集体犯了罪而过后不受追究的,文化大革命之后的平反冤假错案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残害张志欣烈士的公安人员的下场就是一部生动的教材!
    综上,特请求北京市第 法院能够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北京 法院
    
    附:证明原告遭受了劳动教养的《解除劳动教养证明书》。
    
    原告
    二OO七年七月 一 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