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3日 转载)
    
    [日期:2008-02-23] 来源:参与 作者:王德邦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上网看到中国青年学者陈永苗先生在一个讨论改革三十年的座谈会上的发言--《后改革时代的新一代视角—--在改革三十年民间座谈会上的发言》,读后对其中关于老一辈与年轻一辈对改革的不同思考角度的阐述,触到我近年来的一些思考。
    
    永苗先生在发言中提到:"我对张老师茅老师二老意见比较大,我觉得老一辈右派的跟我们年轻一辈,可能在生命体验上有很大的不一样。例如说张老师和茅老师说的那些理想,我们都认为是对的。可是我们会考虑怎么办?年轻人无法忍受只说不做,喋喋不休的说,而丝毫不考虑如何做,会让年轻人叛逆之。
    
    要政改,老一辈年年说,月月说,日日说,可就是不政改,该怎么办?执政当局不干,就老说他,这个局面将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乃至一百年,那是不是白说了,虚掷岁月。
    
    所以剩下的就是怎么办的问题,比如说维权的看法。就像农村里面找进村的坏官抗争,老人们说理,而年轻人就回去抄家伙。如此分开层次,那些坏官就可能屈服了。就从老一辈推动政治体制改革而言,更需要维权,来震慑权贵。老一辈说,你们不听我们说理,他们就动手了。这样政改的概率更大一些。如果老一辈回头,对年轻人一声断喝,别民粹,都给我回去。我想政改根本没戏。"
    
    永苗先生的发言认同老一辈与新一辈在理想上并无二致,但觉得在实现理想的路径上有较大的不同。对此永苗先生用针对坏村官抗争来形容----"老人们说理,而年轻人就回去抄家伙",他认为这样"分开层次,那些坏官就可能屈服"。如果有这种默契,当然不会引起永苗先生的一通议论,问题是他觉得老一辈在喝止年轻一辈抄家伙,以致影响事情的进一步解决,使"政改"停留于口头,滞后于时代,无限期地拖延下去。
    
    在此永苗先生用形象的例证来将中国通向宪政民主目标的路径浓缩成"讲道理"与"抄家伙"。当然此处的"抄家伙"应该有更广泛的意指,不能狭义地理解为一种武器的批判。我想更精确的表达应该是一种力量的对抗。也就是说在通向中国宪政民主目标上有"理"与"力"的路径分别。
    
    "讲道理"与"抄家伙",即理与力,无疑是化解社会矛盾的两种方式。事实上从人类过往的历史来看,任何的社会变革,尤其专制王朝的更替,从来没有靠讲道理来达成的。当然也没有不讲道理就能达成的。道理通常是变革的前提,而变革却不能仅仅局限于道理的阐述。如果没有实际力量的显示,一切道理在社会变革的利益阻隔前会长久停滞。所以社会变革通常是道理为先导,而力量为后盾。力量是道理得以落实的保障,没有现实力量支持下的道理,肯定是不可能化为社会真正变革的行动的。同样当然没有道理的力量,也只能是蛮干,是无法承担社会变革的使命的。从永苗先生的陈述可以看到他期待"讲道理"与"抄家伙"的配合,即理与力的结合。
    
    这种"讲道理"与"抄家伙"是自有人类以来的常规解决问题之道,至今仍然是人们处理社会问题无法弃掷的法宝。所谓文武之道、文韬武略、先礼后兵,等等一切,都是这种"讲道理"与"抄家伙"的不同表述。可见人类的历史经验一再证明了这种"讲道理"与"抄家伙"的并行不悖。
    
    应该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在解决社会问题上,尤其在人类社会变革上的互补性,不可或缺性原本是不需要争论的,因为它是个常识。但是在社会现实中却经常会出现对此的争论,尤其在一些重大社会变革来临时,这种不同侧重导致的争执,甚至形成巨大的分裂,最终使同一个变革阵营出现水火对抗。其实分歧双方只要回到常识上来,这种前嫌就会冰释。
    
    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随着冷兵器时代的终结,尤其核武时代的来临,社会变革的路径变得日益复杂。虽然在面对社会矛盾的处理上,依然逃不出根本性的"讲道理"与"抄家伙",但事实上使"抄家伙"日益成为一种远离可以抄起的实物,而成为一种无形的力量,也即是今天的"家伙"已经远非昔日的硬实力,而是一种软实力。
    
    在"讲道理"与"抄家伙"之间是否还有第三条路径,这是今天极权社会转化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事实上在"讲道理"无用,而"抄家伙"又不能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寻找其它解开社会变革之锁的钥匙。
    
    世界文明发展的历史已经涌现出一批先贤,他们在面对这"道理"与"家伙"失范的社会难题时,探索出了融合"道理"与"家伙"精髓的第三条道路----就是非暴力不合作之路!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就是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社会变革在直接的"讲道理"与"抄家伙"无效情况下所作出的有效选择。它是权力之根生发出来的消解极权之器,是从权力之源构筑起的约制极权之堤。因为人类社会任何权力的行使都必须有公民的认可、参与与配合。否则一切的强制都不可能持久而有效。而一个社会公民的不合作,就使任何强大的权力都失去了根基,这就形同河水涌入沙漠,最后必将消解在无形之中。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是在核武情境下社会变革的最佳选择路径。它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社会变革的"讲道理"与"抄家伙",升华了其中的技艺。所以今天中国社会变革的路径应该着眼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中国化,积极探索在中国情境下的有效途径。也即是要将道理讲足,且将家伙抄实,但却并不局限于道理与家伙之上,而是充分利用公民社会的力量,让一切极权消解在无形之下。
    
     2008-2-23于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 王德邦:谎言对真相的恐惧--就胡佳先生被拘的言说
  • 王德邦:对"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原则重申
  • 王德邦:警惕“土地经营权入股”名义下的又一轮集权
  • 王德邦:与邓林小姐在黑砖窑前谈“六四”
  • 王德邦:从中共十七大前的主义之争看中国社会转型的目标与路径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 王德邦:上访路上的追杀——刘杰在齐齐哈尔市的遭遇
  • 王德邦:极权之下无良政
  • 王德邦:十八年的证明——在八九“六四”民主运动纪念日的感言
  • 王德邦:浅议中国结盟运动 —由启蒙、结盟与结社的历史发展看今天
  • 王德邦:还有多少没有“右派”身份却承受“右派”苦难的人
  • 王德邦:从梁山早期王伦到晁盖看一个组织的蜕变
  • 王德邦:重判举报、打压上访、镇压异议——后极权社会的应有景观
  • 王德邦:反思十八年——与一些民主追求人士商讨
  • 王德邦:清明时节给“六四”英烈的一封信
  • 是不懂?还是不从?——对中国官僚阶层对人类普世价值状态的评点/王德邦
  • 王德邦:远期必将废止,近期必须存留--就《信访条例》的立场
  • 民生观察:异议作家王德邦失踪 访民杜明荣被劳教
  • 王德邦所了解的湖南永州珠山民众暴动情况
  • 王德邦: 从李柏光被捕看当局对维权人士的打压(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