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靓女”与欢乐——再谈“肥肥”/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21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靓女”是人们喜闻乐见的。爱恩斯坦曾谐谑地解说相对论曰:“你坐在一座熊熊燃烧的火炉旁,几秒钟会像一小时:若坐在一个妙龄美女身旁,一小时会像几秒钟:这就是相对论!”
     (博讯 boxun.com)

     不过,“靓女”虽可使人产生悦目之感,甚至有“秀色可餐”的说法,似乎可以代替吃饭。但不见得必然给人带来欢乐,甚至适得其反。比如大仲马的《侠隐记》/《三个火枪手》,里面的女主人公密李狄,“艳如桃李,毒如蛇蝎”,害人无数,密李狄的多位丈夫`男友俱因她而送命。如此“靓女”实际只给人带来灾难,尽管仍不断有人抱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决心,妄图一亲芳泽,书中的男主人公达达安便是一例,而其得保性命则属侥幸。
    
     话虽这么说,一般男士以至女士还是喜欢“靓女”的居多。此所以著名的“007”电影系列有“邦女郎”,我们的同胞`扬威奥斯卡的李安电影也有“安女郎”的说法,大陆的张艺谋导演,据说也有“谋女郎”了。这些“女郎”往往种族`肤色`年龄`身份各异,但必有一点相同--令人看上去眼前一亮,也就是“悦目”,香港人叫“上镜”。至于其演技如何,那已经是第二位的了。因为其中除了女主角之外,许多“女郎”根本没多少戏,甚至一句台词也没有。不过,少了她的话,可观性随之减少,这意味着票房价值相应下降,故仍是不宜精简的。
    
     然而,“悦目”是一回事,“赏心”又是一回事。俗云“赏心悦目”,“赏心”在前。“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没有“靓女”,也可以“赏心”,即开心的。如:相声基本上全由男士演出,但老少咸宜,雅俗共赏,可收“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之效,即是一例。
    
     在这方面,“肥肥”的成功,应该说更提供了生动的佐证。
    
     这位献身演艺事业40余年,遍尝无数酸甜苦辣的港人“开心果”,似乎从不追求什么“金像奖”的桂冠,也不在乎那些年度或季度“排行榜”的座次,而只是“希望自己的招牌笑声可以感染大家”,从而“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她独特的发型,黑边的眼镜,跟她那珠圆玉润的身形,洪亮自然的开怀大笑,浑然一体,构成“欢乐今宵”最打动人的部份。多少拼搏一天身心疲惫的观众,为之捧腹不已,精神随之得以舒缓。“笑一笑,十年少”,劳碌一生的长者从中焕起了美好的青春。而充满活力的青少年,则由她那里接收到正面的信息,学习乐观向上的进取精神,正派做人,健康成长。几十年间,她带给数以百万计的市民巨大的欢乐,其价值是无法衡量的。
    
     写到此,联想起《星空奇遇记》里的智能机械人“数据”。他什么都会做,“智力”与人类不遑多让,但就是不会笑。后来特地设计了某些新程序,他也会笑了,却往往莫名其妙地大笑起来,无法控制自己,弄到上气不接下气,几乎休克。最后好像是应其要求,取消了该项程序,使之恢复正常。
    
     可见,笑是造物主赋予我们的奇妙的生理反应。笑脸迎人,增进和谐;笑口常开,有益身心。像“肥肥”那样,在公众场合能够无拘无束,纵情大笑,应属一种自然而然的感情流露,是内心充满阳光的表现,再好的演技也无法假装出来。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推己及人,把欢笑送给观众,让更多的人得以消愁解闷,皆大欢喜。
    
     古人云: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肥肥”只是一个艺人,谈不上什么赫赫功业,也没什么煌煌巨著,传之后人。但她的笑声使无数香港市民的生活增添亮色,男女老幼解颐开颜,令人永远怀念。仅此一点,便堪称功德无量。虽然她的遗愿是在大洋彼岸的温哥华安息,但她的灿烂笑容将永存港人心中,任何高大巍峨的纪念碑都未必能够与此相比拟。
    
     无可讳言,“肥肥”有别于那种倾国倾城`明艳照人的“靓女”,但其内在美却是有目共睹,令人心仪与由衷折服。这一点无疑发人深省。那些够不上“邦女郎”`“安女郎”或“谋女郎”的年轻女艺员,大可不必灰心。演艺事业决非“靓女”可以垄断,“各人头上一方天”,只要像“肥肥”那样,敬业乐业,把欢乐带给观众,那么,前途自然无限宽广,前景一片光明。努力加油!
    
     (08-2-2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肥姐”沈殿霞走了,香港还会有“开心果”吗?/张成觉
  • 向右转的“左仔”/张成觉
  • 左转无非求名利/张成觉
  • 左转的“右派”及其他/张成觉
  •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张成觉
  • 情人节不送花?/张成觉
  •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张成觉
  •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张成觉
  •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张成觉
  •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张成觉
  •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张成觉
  •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张成觉
  •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张成觉
  •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张成觉
  •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张成觉
  •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张成觉
  •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张成觉(图)
  •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张成觉
  •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