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春运―――权力经济惹的祸/王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春运―――权力经济惹的祸

     (博讯 boxun.com)

    
     中国每年春运成为世界一大景观,每年涌进各大城市的民工,为了能在传统的农历中春节回家与家人团圆,从春节前的十天到半个月就开始忙碌,买票、定行程、订返程票等,尤其是临近春节时,一票难求,车站人头攒动,提着大包小包的人们向各自的家乡涌动。交通管理当局也相当紧张,即要保证安全又要保证顺利完成春运。当然其中以权谋私的也大有人在,在北京的一级票贩年进帐可达千万。
    
     据官方数据,今年春运期间,全国公路运输客运量将达到21亿5000万人次,再创历史新高;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也将创纪录地达到1亿7860万人次,增幅接近去年的两倍。依据平时全年的运输量,铁路约10.5亿人次,,春运的铁路客运达到春运达到全年的五分之一,公路全年约170亿人次,春运的期间的客运量也是平时的两倍。此外还有水运和航空客运。
    
     如此大的运力用于春运,它不仅消耗大量燃料、电力,而且铁路会加挂车箱,挤占货运,带来安全隐患,影响经济的正常运转,公路会造成道路拥挤、超载等问题。而且在短短时间内完成举世无双的人口大挪移,还会连带产生治安问题、城市日常运转缺工等。
    
     每年的春运运输管理当局都战战兢兢,稍有风吹草动,就会陷于瘫痪。今年南方的雪灾,第一受害者就是春运,雪灾导致运输拥堵,大量民工无法回家,只能在当地过年,后遗症到现在都没有完全显现。
    
     如果每年让民工在当地过年,长期与家人分离,民工肯定不会答应。返乡是这些侯鸟式的民工一年一次的迁徒。如果让民工家属进入城市,解决民工春运,让他们如闯关东那样,在城市扎根,显然也不现实。以北京为例,目前仅流动人口就达到近500万,城市已经严重超载,缺水、缺电,道路拥挤,住房紧张,如果再让这些流动人口的家属一同进京,恐怕北京这个弹丸之地,人口要超过河北省。
    
     春运使政府当局陷入两难选择,选择春运,会产生资源浪费及一系列相关问题,甚至今年春运的瘫痪会成为常态;如果取消春运,又无法解决民工举家迁移城市的问题。
    
     可是,返观中国的历史,环顾世界各国,还没有发现一个因为节日而产生的人口大转移国家、地区。为什么单单在中国目前的体制下会出现这样的奇观呢?
    
     原因很简单,中国的经济本质上是权力管制的经济。国家权力控制着重要的资源,如矿产、土地,把持着上游的垄断行业,电力、交通、能源、电信、通讯等,经济命脉金融体系以服务于权力体系与国有经济为主。经济活动的个体,包括企业、工商户、个人都要在权力管制下生存。在这种体制下,权力是最大的、最根本的资源,社会其它任何资源、经济活动都要按照权力的指挥棒运动。
    
     北京是政治权力中心,并衍生出经济、文化中心、科技中心,支配全国的资源天经地义;上海是第三代核心的摇篮,在其眷顾下多年来也孵化诸多的圈钱特权;广东、深圳是邓小平因政治利益而特批的特权领地,权力不是其它省可比。近年来中国的资源配置、企业布局都可以看到以这三个地区为中心分布趋势。
    
     权力管制经济的直接结果就是财富、机会都集中在首都、权力摇篮地、权力特区,其次是在直辖市、省会城市。在地区权力不均衡的框架下,特权城市以吸附其它地区资源为前提超规模发展,这其中首先就需要大量劳动力。于是,就出现劳动力从农村向城市,小城市向大城市流动的情况。
    
     另一方面,大城市在独享劳动成果时,又以种种形式拒绝向外来人员提供服务,于是出现对外来的民工进行身份限制,出现进城指标、暂住证等各色身份区别、身份管制手段。随之而来的是迫使这些大城市做了大量贡献的民工一年一度的大转移,并产生了以上述地区为主的春运热点。
    
     也许有人会说,目前的政府已经不限制外来务工人员进城打工,可是这些进城打工者的生活成本远高于当地人。以北京为例,看病、住房、子女教育、就业保障等费用支出,都比北京本地人要高约20-30%。民工在这样的歧视环境中何来幸福,他们平时缺少娱乐、只能靠一年一次的亲情聚会,春节不坐上春运的列车返乡又有何选择?
    
     市场经济以资源分布、区位经济合理为前提。这样可以发挥地区、资源优势,财富分布均衡,供给、需求趋于合理。虽然中国的经济比之模仿苏联时期具有弹性、灵活性,但以权力为中心的资源配置格局本质没有变。专业化分工协作被地方权力划分人为地阻隔,资源配置、生产要素流动严重不合理,经济失衡时有发生。一个直观的结果就是去年的猪肉涨价,除了货币金融方面的原因外,农村劳力被吸附到城市、难以形成规模养殖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中国多年的改革,产权改革始终没有触及。政府始终用政权牢牢控制着经济中核心的资源、上游的产业,而涉及最终消费者、不利于垄断的行业,则从原有的计划体制中剥离。这样经济的实质没有变,只是比原体制增加了一些弹性,资源、经济布局跟着行政权力走的状态也依然如故。只有产权制度变革,配之以政治民主化,才能使资源配置优化,生产要素流动合理。
    
     何时中国经济资源配置真正按照经济发展的内在要求进行,何时企业分布、产业布局、社会整体经济区位布局、劳动力流动以经济均衡发展、资源有效利用、充分提高竞争力为依据,而不再按照权力配置资源时,何时选民、企业有权选择有利于自身利益的经济管理当局时,春运也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_(博讯记者:王东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祝博讯全体员工新春快乐/王东民
  • 不祥的鼠年——2008/王东民
  • 温总理价格管制能走多远/王东民
  • 2008中国中小企业的严冬/王东民
  • 博讯——坚持/王东民
  • 催生中国民主的五股力量/王东民
  • 引发中国动荡的导火索/王东民
  • 江泽民与中国民主/王东民
  • 上海帮真的强大吗?/王东民
  • 令人失望的十七大/王东民
  • 通货膨胀是江朱时代的遗产/王东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