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家帮宣称:没有江派许可,胡锦涛不敢抓陈良宇/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近一个时期,无论是党内党外,还是国内国外,舆论对江家帮、上海帮与太子党一片喊打声。面对被动的舆论势态,江家帮派遣大量的御用文人特务,打入了法轮功与独立的自由派新闻媒体、网站,试图从内部拉拢一批、打击一批、分化一批、瓦解一批,其手段无非是小骂大帮忙,请各媒体编辑留心注意!)
    
     1月23日在博讯网站发表了《周永康干预周正毅案,严重损害胡锦涛威信》一文,立即得到一位署名博讯记者弓一文的信息反馈《致昭明一封信》,原文如下: (博讯 boxun.com)

    
    “你又在混淆是非!陈良宇一案与周正毅一案,是由江派人物与中央的密切合作,而成功的。陈良宇被抓后,数月以后,我们国家政府终于对外宣布,我们终于有陈良宇同志贪污的证据了。所以,陈,周二案,不会严重损害我们国家领导人的威信,相反,因为我们已经学会抓捕包庇腐败分子的能力和方法,我相信这会增长他们的威信。昭明,每每看你写的文章,就知道你的背景,特别复杂! _(博讯记者:弓一文) [博讯来稿] ”
    
    官场观察原本准备停笔一段时间,原因是最近一年发表了太多的文章,无论是文章还是为人,太高调了不好,应该为自己主动降降温。还有就是所有文章都是用粗朴的语言写成,不是那样文雅。原以为这些文章,都是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都属末流,不一定有太多的读者愿意看,但今次收到江派人物急不可耐的来信,才知道官场观察的文章,原来都是江系人马(上海帮与太子党)必看的学习材料。江、曾发明的“三讲”,第一条就是“讲学习”。既然江家帮这么爱学习,总不能打击他们的学习热情,圣人讲话“君子成人之美”嘛!请放心,官场观察会一直写下去,满足江系人马强烈的求知欲望,直到江系势力彻底垮台,上海访民与维权律师郑恩宠的冤案得到昭雪!
    
    官场观察尽管并不同意江家帮的政治立场与观点,但对于江系人马定期向组织上汇报自己思想的作法还是给予鼓励,欢迎江家帮继续将学习心得反馈给官场观察工作室。
    
    第一,江家帮对“官场观察”文章的定性,叫“混淆是非”。江家帮声称,抓陈良宇与周正毅,是江系人马支持胡锦涛中央干的,江派人物是支持上海反腐败。
    
    请问既然江系人马支持胡温反腐败,为什么上海市政府又以莫须有罪名拘捕郑恩宠律师,也判刑三年。现在陈良宇、周正毅都已经被捕判刑,为什么还不平反郑恩宠。
    
    为什么上海中级法院仅以行贿罪、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及挪用公款罪判囚周正毅16年,避重就轻,回避周正毅土地合同诈骗以及金融诈骗的犯罪事实?
    
    为什么在检控、量刑时,把周正毅行贿和党政干部,及家属向周正毅索贿的情况,在一审宣判书文本上,都删除了?
    
    为什么不追究周正毅曾与江绵恒用非法手段向上海农信社借贷人民币五十亿元的问题?这笔借贷造成的五十亿坏帐已由上海市政府出资填补。在上述借贷中,江绵恒的上海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等涉及其中二亿四千万元的借贷。
    
    为什么不追究2003年江绵恒向周正毅通风报信的责任?
    
    既然周正毅有如此众多的犯罪事实,而且已经周永康干预被轻判,为什么周正毅还要喊冤枉?
    
    “江派人物与中央的密切合作”,表明江家帮公开承认曾庆红、周永康、贺国强、王刚都是江派人物,是站在江泽民政治立场上,为江泽民集团利益服务的。江派人物曾庆红、周永康、贺国强、王刚之所以同意胡锦涛抓办陈良宇抓周正毅,是政治上折衷妥协交易的结果。避重就轻,回避实质问题,轻判周正毅,是为了保护陈良宇、周正毅背后的黑手,江泽民父子。江派人物将此称之为,“陈良宇一案与周正毅一案,是由江派人物与中央的密切合作,而成功的。”
    
    江派人物的另一个意思是,没有我们江系人马太子党曾庆红、周永康、贺国强、王刚与胡锦涛中央密切合作,什么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就凭胡锦涛自身的威信根本办不了陈良宇,抓不了周正毅。
    
    好!你们几员江系大将好好干,很有前途。胡主席要时刻看你们几员大将的脸色,你们太有出息了!你们离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职位不远了!今后党、政、军全是你们的!你们几位真为胡主席长脸!有了你们几位,胡主席才有威信,没有你们,胡主席就没有威信!反正还有五年,好在时间也不算长,习近平正提前接班,等胡主席退了,你们几位就可以为黄菊、陈良宇报仇,清算查办胡主席的儿子,你们很有希望!
    
    第二,周永康主持中央政法委会议,主张轻判,讲到:周正毅判无期徒刑或死刑,那陈良宇还能逃过死刑关吗?那还未结案的同伙和已结案的人,还要面对极刑、要推翻以前的判决,造成影响、杀伤力怎么办?现阶段法律及政治现实要平衡。很多时候还是要把政治现实、影响摆在首位。
    
    周永康的这些话都是幌子,轻判周正毅真实目的在于,怕周正毅被判死刑或死缓后,坚持不住,吐口向胡锦涛交代江家父子贪污受贿的证据。所以江派人物同意胡锦涛办陈良宇抓周正毅,根本就是力保陈、周背后的黑手江家父子的政治交易条件,是典型的中央特大腐败分子口喊廉政反腐,是典型的贼喊捉贼,这就是周永康讲的“政治现实、影响”的实质内容。
    
    因为江泽民这面旗帜不能倒,其发明的“三个代表”是党员干部思想精神上的枷锁,这面腐败大旗一倒,其思想理论枷锁就要被打碎,对江泽民的个人迷信与崇拜就要瓦解,党员干部会要求清算所有江家帮的人马。江派人物同意抓陈良宇,是江家帮上海保卫战的重要战略部署之一。江家帮管这一套漫天过海、移花接木的伎俩叫作“我们已经学会抓捕包庇腐败分子的能力和方法,”。
    
    第三,上次,一个署名叫“知变”的江派人物,警告官场观察,“莫要上错花轿,嫁错郎”,意思是要官场观察跟曾庆红走,别跟胡锦涛走,否则要倒霉。当然倒霉的结果就是曾庆红十七大下岗了。今次,这个署名弓一文的博讯记者,对“官场观察”的威胁,“昭明,每每看你写的文章,就知道你的背景,特别复杂! ”。
    
    “复杂”,这个词江家帮用得特别贴切。
    
    江泽民如果不复杂,江绵恒、周正毅就不敢搞土地腐败、金融诈骗、强拆民宅,陈良宇就不敢为江家父子利益对抗胡、温中央,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就不敢抓捕、冤判维权律师郑恩宠!
    
    周永康不复杂,就不敢避重就轻,顶住民意、法律,冒天下之大逆,免周正毅重型!
    
    曾庆红不复杂,就不会霸占书记处抓党政军大权架空胡锦涛,十七大就不会搞一下三上,隔代指定胡的接班人!
    
    胡锦涛不复杂,就不会利用曾庆红打陈良宇,之后经各机构严肃讨论,逼曾十七大下岗!
    
    你弓一文不复杂,能打入博讯记者团内部,以记者的面目混淆视听?!
    
    告诉你们江家帮的所有成员,一个久经考验的老党员没有一个背景是简单的!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鬼魅呼嗥,李鹏夜不能寐,袁木自称历史罪人/昭明
  • 胡江思想领域斗法,汪洋冲锋陷阵,江氏兴师问罪/昭明
  • 人怨上闻天降灾祸,暴雪冰灾试探中共政权/昭明
  • 或许正如江派所言,胡锦涛血液流有贪污腐败基因/昭明
  • 江推迟交班,曾取代未遂,习提前接班,妄图架空胡/昭明
  • 韩正高调批判陈良宇,希望通过胡锦涛考验/昭明
  • 中国地方割据内乱初端:镇压权的私有化/昭明
  • 致昭明一封信
  • 周永康干预周正毅案,严重损害胡锦涛威信/昭明
  • 上海仍是独立王国,胡锦涛陷入被动政治势态(下)/昭明
  • 上海仍是独立王国,胡锦涛陷入被动政治势态(上)/昭明
  • 杨帆不检点的师道行为为中共闯下弥天大祸/昭明
  • 公开党内矛盾,曾庆红暗批胡锦涛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三)/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二)/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一)/昭明
  • “博讯”反专制立场坚定,频遭攻击,光荣!/昭明
  • 与公开对抗胡温相比,操纵股市破坏宏观调控更有效/昭明
  • 书记处,曾庆红的强势与习近平的弱势/昭明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儿子曾伟移民澳洲暴光,曾庆红遭质疑党内地位动摇/昭明
  • 中央两个司令部,有人急于夺权当国家主席,分裂党/昭明
  •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江氏心腹由喜贵必须下台/昭明
  • 胡锦涛表示,党的代表大会有权改变以前的任何决议/昭明
  • 宋平顺留有遗书爆光,京沪两地权斗压力剧升/昭明
  • 锦涛同志表示,纸馅包子新闻是真的,谁说有假/昭明
  • 军委副主席重新站队,高调表态挺胡,以求安全着路/昭明
  • 胡锦涛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交出权力,要么面临全面围歼/昭明
  • 匹夫不可夺志,感谢孑木、民生观察工作室,还有博讯!/昭明
  • 胡江曾内斗,高潮即将到达,尘埃远未落定/昭明
  • 黄菊病故,人算不如天算,中南海形势为之大振/昭明
  • 在陈良宇案的定性上,中共高层爆发严重分歧/昭明
  • 胡、江权斗,北京军区与南京军区至关重要/昭明
  • 17大权斗:胡锦涛试图在军队中肃清江氏“三个代表”阴魂/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