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克拉玛依石油女工肖懿珊的博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6日 转载)
     克拉瑪依油田買斷職工關於欺騙買斷、油田侵吞買斷金、打壓職工的上訪信
    
     (附幾個買斷工人的生活現狀)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領導: 您們好!
    
      我叫肖懿珊(原名:肖燄),現年42歲。於1983年9月參加工作,1984年2月份在百口泉採油廠輸油隊,1991年7月因輕質油、汽油接觸性過敏被調到測井隊工作;在2000年,因新疆石油管理局依據謝自強局長兼黨委書記的講話(講話摘要附後見附1),對職工進行的20%~30%裁減幅度,故才下崗的員工。當時,我是在(新疆石油局油田公司的下屬企業)休產假,且還有一年假期未到的情況下,廠裏勞資科就打長途電話通知我:"要求我儘快買斷,不買斷就下崗,買斷還能夠拿到一筆錢,下崗後一分錢都拿不到。這是最後一批買斷了!"他們前後兩次打電話給我。由於當時我在北京帶孩子,且對國家政策及相應的法律法規不熟悉,不知道國家法律規定在三維期內企業是不準將女工解除勞動合同的;我到假滿的時間應該是2001年的7月1日,"買斷"時間為:2000年11月15日;為此我成了被迫買斷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的職員。我是一名響應國家號召晚婚晚育老實而本分的職員;也是一個生育孩子後合法休產假的婦女。在企業時,從不願意給任何人找一點麻煩,也不願意給組織上找一點點麻煩;但現在我是萬般無奈、走投無路,才再次上京求助、上訪反映我的問題。
    
      在2006年1月10日的這一天,是伊斯蘭教古爾邦節的第一天;在北京永定門信訪接濟站裏,我們一行五人在與石油天然氣集團總公司信訪處的張處長交涉談話時,在未得到任何答復的情況下,張處長就提前跑出了會議室。當我們從二樓下到院內就被(新疆石油局買通)中石油的保安十多人無理的將我暴打了一頓。當時只是為了我說的一句話:"為什麼打人呢?"從而招致一頓暴打,而後被強行押回克拉瑪依市。我實在是想不通,有人公然組織違反國家信訪條例和治安處罰條例,竟然是在首都北京國家信訪局的接濟站內毆打我及上訪、信訪人員!!!此前我已經在接濟站內對接訪我們當地的穩定協調小組組長胡安和大家言明:"胡書記,你跟中石油協調一下,我們談一談,不管我們談的結果如何,回去後我們好對大家有個交代。我肖懿珊身體條件欠佳,病情很重,回去後想好好治病;也讓家人放心。我就不再參與此事了"這些話,我前後對當著胡安和大家說過4、5遍了;我也是決定這麼做的。但是沒想到會有如此結局,逼的我不得不繼續我的艱苦維權之路!!!
    
      當回到克市,眼看就快要過年了,沒想到他們將我和孩子賴依維生的每月每人200元的"農村"低保也給取消了兩月;再就業近半年人的低保都沒有取消,卻給我取消了兩個月,這不是迫害是什麼?!!信訪辦的馬主任對我說:"你肖懿珊不是愛去北京上訪嗎?有本事你就把你這件事給訪成了。你這是在給領導們找麻煩"。為什麼我愚蠢的簽字,要禍及我們的下一代人,作為一個母親,我卻養不活他,我實在是無法再做一個母親了,許許多多的事讓我實在是想不通?!!逼得我在信訪辦自殺後,才給我補辦上的低保。他們種種的刁難和打擊,使我想不通;我們究竟錯在那呢?我依法上訪、理性上訪來維護我們被侵害的權利,有什麼錯?
    
      在屢遭打擊後因為鬱悶和生氣,我的病情快速發展惡化。在過完年後,二月底我發現我原先的良性乳腺腫瘤,突然之間長勢很快,每天都在變化著長大,我就知道不妙了;可以肯定的是癌症無疑了,因為無錢治病,我到穩定辦想讓他們給我出錢,才能夠到醫院診斷一下,他們說:"你只要拿出診斷證明,我們就給你解決!"因為我無錢進醫院,到了三月底時,朋友們出錢,押著我去了醫院檢查,結果確診為右乳乳腺癌晚期。我拿著診斷證明去後,穩定辦最終沒有幫助解決一分錢不說,得到的只有信訪辦的無情耍弄和羞辱!
    
      在5月初我在市慈善總會拿到了2000元的個人基金後,我丈夫陪我去了烏魯木齊腫瘤醫院,得到了進一步確診右乳乳腺癌晚期;因為無錢醫治,加之今後撫養孩子還需要很多很多的錢,我不能自私地借上一屁股的帳,讓他們父子倆還,加之錢也不是那麼好借的,也借不到。況且我們倆都是失業在家的人,以前又都借了一些錢而無法還,思前想後我只有放棄治療回家!
    
      我在06年前後兩次帶病反映過問題。在同年5月下旬對來我市的換屆選舉領導小組反映我們這兒下崗人員真實就業的情況。(當時我們的再就業人數,從05年開始累計為916人,且農村低保增加為每人每月225元)。2006年9月11日的這一天,我和其他四人去克拉瑪依賓館,欲給在克市調研的中央領導人反映問題。當地公安說:"賓館裏你們不能待!"我們就待在門口,他們限我們在15分鐘內離開,不到10分鐘我們就離開了,後來我們幾個人坐在人行道旁邊的馬路牙子上聊天,不到兩分鐘時間,他們就開車上來將我們強行帶到公安分局。他們明知我是癌症患者,還無理拘留我十天,直接導致我的癌腫塊整體長大、長厚各一公分。他們還對外還宣稱:"肖懿珊衝擊黨代會!"。在別人(不明真相的人)看來,肖懿珊是該被拘留,膽子太大了。事實是12日才開的黨代會,11日我就被拘留了;黨代會的門朝那開,我都不知道!更別說是衝擊黨代會了。我們只是想反映問題,又沒有幹違法的事,怎麼能觸犯國家法律那?僅是在人行道的馬路牙子上坐著就被拘留了,我想這種情況全世界恐怕就我肖懿珊一個人吧!!!我想今後我們絕對不敢在克拉瑪依反映任何問題了,因為一是解決不了一點問題,得到的只是羞辱、非法
     拘禁及等死!!!
    
      自從2004年底維權至今,已經是第三個"兩會"了,我不知道我們被侵害的權利何時能夠得糾正和更本性的解決!!!我已經快撐不住了!!!因為我已經被診斷為右乳腺癌晚期(無錢醫治),至於我能夠活多久、還能夠相伴家人多久,我不知道!但是,為了我尚且不滿9歲的兒子能夠長大成人和能夠奉養我年邁而身體健康欠佳的父母、愛我還一貧如洗的丈夫及家人們;我就是爬也要爬到北京為我自己及家人討一個說法!新疆克拉瑪依市公安局對我的拘留合法,合理嗎?
    
      新疆石油局的領導:為什麼對我們要強制擴大減員、讓我們買斷?為什麼一個朝陽產業要將我們一腳踢出局後,對給我們造成的各種傷害和困境、置之不理不說,連一句溫暖的話都沒有,更別說是伸出手來拉我們一把了!!
    
      還因為今年在克拉瑪依的兩會上,我們這一個"非正常"失業的諾大群體根本就沒有被提及過;從2004年年底維權開始,2005年他們全年再就業才安置了國有下崗失業人員的人數僅為400多一點人;06年全年僅安置再就業的國有下崗失業人員為1668人;這真是會哭的孩子有奶吃,孩子不哭,娘不餵奶;我們已經成了後娘養的了,可以喂,也可以不喂的。那就是堅決不喂了!!
    
      克拉瑪依不是一坐商業城市,她只產原油和石頭,別的什麼都不產。石油職工失業後沒有得到任何扶持和幫助,使他們大部分人很快走向貧困和消亡,妻離子散、眼睜睜地看著老人病死而無錢盡孝道,看著孩子們無錢上高中和大學,而流浪與社會,忍著自己的老傷新病而進不起醫院,難道這就是讓我們這些老石油們所分享的改革的成果嗎?這是和諧社會嗎?新疆石油是朝陽產業,沒有任何依據和理由大規模的裁減職工,更沒有任何理由違反國家勞動政策和法律搞買斷工齡運動(被他們到後面才說成是所謂的自願、有償解除合同)。企業將一群技能單一的石油職工不負責任的推向社會,使我們大多數人花光了那一點買斷費後,就再也無法生存下去了,這給政府、社會、失業職工本人及家庭都造成了巨大的問題和負擔;並人為的造成了邊疆多民族地區的不穩定;同時傷害了群眾對黨的感情及信任程度。企業違法違規造成這麼大的社會問題,為什麼企業不承擔責任,而要叫政府和國家買單!!!我實在是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因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至今未與一個"非正常"失業的職工簽訂新的勞動就業合同。也沒有用現實的態度,認真積極的按照國家政策解決我們的困難和問題,只是一直再歪曲和敷衍、甩包袱拖我們。想當年中石油為了上市對內搞裁減,只是2000年這一年,石油天然氣集團總公司全系統就裁下來四十萬左右的職工;還下達文件(中油人勞字2000年的115號文件)中規定:裁員減幅不超過3%。規定:對於"有償解除勞動合同"人員,本集團公司所屬下屬企業不得再重新聘用!國家有明文規定:一個破產企業的下崗職員,在半年之內企業確需用工,必須從下崗職員中優先聘用。為什麼新疆石油局要對我們執行30%的裁員?為什麼中石油要將我們這些老職員拒之門外?!!(中油人黨字2002年39號文件中)規定:對於有償解除勞動合同的職員,本集團公司所屬下屬企業確有臨時用工需求的,應該優先聘用有償解除勞動合同人員;積極清退計劃外用工,擴大就業門路。當我們拿出此文件,要求他們能夠依照此文件給我們解決一下;但是新疆油田公司信訪辦的工作人員和勞資處姓侯的給我們的解釋是:"我們從來沒有接到過這個文件"而實際上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在2001年至2004年的三年中,應屆的本地大中專畢業生一個也沒有錄用;而新疆石油局在這幾年總的勞務費的增加幅度巨大!!致使克拉瑪依的大中專畢業的學生為了要一份工作而群起遊行,最後還有三、四人被"判了刑"!!!我們的勞動保障局局長公開說:不勞動者不得食。可是我們的母親們,用她們一生的辛苦和血汗將克拉瑪依建設起來,可是到老是被全部辭退,無任何收入;最後她們自發起來維護她們被侵害的權利,去年最終只是得到??50元的羞辱錢!!連11類地區克拉瑪依市的地保都夠不上,為什麼我們的執政者不為我們謀福?僅僅是因為我們這兒的執政者領導政企不分家的緣故,就該讓我們承受這一切嗎?!
    
      對外中石油將其四分之一的優質淨資產29億美元買給了華爾街財團,當年據說是佔六分之一的股份;現在不好意思了,承認只佔十分之一的股,這一切就意味著,中石油用一個克拉瑪依全年的石油總產量,年年向美國鬼子進貢,這不是賣國是什麼!!!每年中石油給洋鬼子們上交20多億,這是純粹的賣國行為。對內把石油企業的老員工們都趕到社會上,無依無靠、上無法養老、下無法供小、自己生病了無法治病、等死!!。(在2000年新疆石油局原油產量是450萬噸,在2005年的原油產量上升到1500萬噸。原油價格由9美元一桶上升到60~70美元一桶;原油價格上漲了近7倍多,新疆油田公司在2005年也只是給國家上繳了53億元)。這就是改革的成果嗎?新疆石油管理局和油田公司能正視現實,給我們一個較滿意的答復嗎?目前還不能!
    
      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在2000年一年就裁下來20000多人,其中集體買斷的人有12000多人;個人買斷的人7000多人近8000人。下崗6年以來,從來沒有任何企業和政府給付給我們一分錢的生活費;也沒有按勞動部的有關政策給失業職工躉交三金(即醫療、養老和失業保險)。一年4500元的買斷費用,是能夠買斷了我們的前半生,還是能夠買斷了我們的後半生?甚至還是能夠買斷了我們的終生?!!!是誰動手拿走了我們賴以為生的大麵包後?只給我們留下了不夠交三金的那一點費用,還在那裏造輿論,說我們:是自願有償解除的勞動合同;是從來沒有見過那麼多的錢;一激動就買斷了;甚至說:等花完錢後就來鬧事。
    
      實際到目前為止,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在本系統未解決一名下崗失業職工的就業工作。打著安置我們的名義,一手:新疆石油局將崗位賣給私人公司,政府又被迫從私人公司買崗位(後面有我們當地出的報紙為證附後見附2);用來安置這些"非正常"失業人員,讓他們與私人公司簽訂合同。一日政府和企業不給錢了,這些私人公司不會為我們承擔任何風險和責任的?這樣的安置我們敢去嗎?起目的就是把我們這批人先搞到地方去再就業,然後再轉化成地方失業人員,徹底讓我們以後變成哭天無路、哭地無門的境地。最終我們的安置費、培訓費、風險金和再就業扶持費等各項資金又被不明不白的黑掉了。另一手:又從中石油拿來幾十個億,並伸手向國家要來了幾十億的錢,這些錢又都成了某些人利益再分割的大蛋糕。這樣搞再就業工程,失業職工依然是一貧即往。而暗箱操縱者,卻在樂不可支的數錢。國家關懷我們的偉大工程到了克拉瑪依怎麼就變成另一回事了呢?
    
      在克拉瑪依,領導們是用28萬元來建一個20多平米的小平房。有建成的,就用,未建成的,就將一個15平米的鐵皮房子拉來,其內部設備非常簡陋。卻是用五十萬元買來用作小區治安員的值班室。全克拉瑪依一共有70個小區,若是有50個小區都用這種鐵皮房子,這筆費用就是2500萬元。據我們瞭解得知,這種鐵皮房子一般也就值3萬多元,最多也超不過5~6萬元。再有克市的市政、道路、房子、圍欄、電線、供熱管線及地下管線是不停的翻新,重複挖開再建造,這樣耗費資源和人力,這都是我們的血汗錢呢?!!!
    
      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借改革之名,擴大自己的自主權,買斷了一大批的國家正式職工、卻用的是計劃外用工"農民工",又開出了一大批的勞務派遣費用。在局所屬企業集體買斷是帶資分流出來的。公司的董事長是年年給自己獎勵股份份額。其他股東年年都得不到分紅;一部分集體買斷的企業資產,最後100%都變成了董事長的私有資產,連增值稅都不用交了。石油局將一部分企業分離出去後,又自己出資購買設備雇農民工幹。致使,集體買斷的企業因接不上活而倒閉。目前,集體買斷有很多都快撐不住了,在變賣最後的資產;我們個人買斷的就更活不下去了。
    
      改革後,領導幹部由4000元的月薪改成幾十萬的年薪加各種獎勵提成,把領導份內的工作改成單項承包合同;有安全生產獎、年終壓歲獎、完成任務獎、節能獎、綜合治理獎、技術革新與發展獎等等;每項合同的兌現,超過幾萬到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到了年底各項評先、評優都少不了幾萬元;小獎勵有二十多個名目,這樣處級年收入可能超過150萬、局級年收入就有可能超過200萬以上;這只是紅色正當收入,灰色和黑色收入在這兒就不要提了。科級幹部年薪達三、四十萬。無錢即出差得補貼、旅遊補貼、療養補貼,票可以在財務處報。出差時,即是下屬送禮,又是收禮的大好良機,出國送美金、國內送港幣、人民幣;特別是他們的夫人、子女出行時,這種現象非常嚴重。改革的受益者是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真正的領導者和執政者!!
    
      我們的問題還是沒有得到徹底和根本性的解決,我們現在還是處於生活無著,工作無著的情況下,無人問津。我們的姐妹為了生存下去,有些人私下做著一些讓人羞愧的暗娼;有些人不得不浪跡天涯,四處奔波;還有些人對新疆石油局是一個朝陽企業,國家和企業為什麼要以改革的名義大面積的裁減企業員工而屢屢想不通,精神崩潰;有些因用自己學得的知識和技藝養活不了妻子和孩子,淒然自殺的;有用雙手辛辛苦苦經過幾年艱苦創業,而負債累累拋夫舍子抑鬱悲憤自殺的;有患上了精神病後在垃圾桶裏撿拾垃圾吃,夏天困了就四處倒臥、隆冬時節就鑽暖氣溝,至今無人管的精神病患者不在少數;還有些人因身體健康欠佳花光了買斷工齡的錢後,而無力供養孩子上學,致使孩子們在大學的不同學年中輟學在家,而無法繼續求學拿到畢業證的(後附有兩個實例附3和附4)。尚且有許多身患惡疾因無錢而無力進醫院醫治,在家等死的人群;我便是一名這樣的病人。
    
      新疆石油局違規搞批量買斷工齡,受到社會各方面的質疑,被買斷職工多年來一直堅持上訪維權,新疆石油局一退六二五推給中石油,而中石油又未給我們提供任何有關買斷政策的依據,裁減20%~30%企業職工的依據。
    
      在克拉瑪依市,我們都是合理合法地訴求我們被侵害的權利,依法上訪和反映我們的問題;但是新疆石油局和油田公司不是答非所問、耍賴皮,就是採用非法手段打擊上訪人員!(有新疆石油局信訪辦給我們的回執兩份以及我們當地出的報紙為證見附件5、6、7、8)更可惡的是某些個別領導,買通個別買斷職工搞假宣傳、假採訪,欺上瞞下、粉飾太平,掩蓋這一群體未解之問題及不和理解決問題的真相,給今後爆發更嚴重的社會問題留下了禍根。
    
      根據國家信訪條例規定,依法上訪是每一個公民的權利,只有真心誠意解決問題,才能化矛盾為和諧。
    
    
       我們的要求:
    
      一、企業是將買斷工齡所欠我們的錢,全額補發給我們。我們回企業再就業,工資上可以有差別,但獎金福利待遇與企業員工享受同等待遇。
    
      二、企業是可以不補發給我們買斷工齡所欠我們的錢,我們回企業就業,工資、獎金福利與企業員工享受同等待遇。
    
      三、企業將三金一次性給我們躉交到退休期限,生活費用的發放不低於企業待崗工資福利待遇;或給予辦理提前病退、退養的手續。
    
      四、企業將買斷工齡所欠我們各項應得費,全額補發給我們。我們可以用於擴大自己的小企業;補齊後與原企業無瓜葛。
    
       以上四條由買斷員工自行選擇,應該充分尊重我們的自主權
    
    
       聯繫人: 肖懿珊 陳發翎
       聯繫電話:010-86079917 0990-6832708 13319902525
       聯繫地址:新疆克拉瑪依市油龍新村11-11號
       郵編:834000
    
    
    
       附3:
    
      女兒:撒義甫 加馬麗 巴拉提,2005年7月畢業於烏魯木齊師範學院,五年制美術系學業。至今未被企業招錄。無(工作)業。
    
      兒子:牙森江 巴拉提 司馬義,2001年9月考入烏魯木齊煤礦大學,學制四年。因家境困難,只讀三年被迫輟學。無(工作)業。
    
      父親:巴拉提 司馬義,現年54歲,於1953年6月出生于南疆,於1975年9月在輸油供應站參加工作,1992年10月上班時出車禍造成工傷,工傷等級為8級傷殘。2000年1月1日被迫買斷工齡。於2005年再就業當小區保安員,收入微薄。
    
      母親:吐遜古麗,於1962年7月系家屬,無(工作)業。現租小店生意慘淡。
    
      巴拉提 司馬義與妻子于1977年結婚,婚後育有一雙子女。因工傷後身體留下暗疾,在2000年買斷以後這個家庭再無任何收入的情況下,生存都成問題,自己身體的疾病都是常常忍者,那敢進醫院吶!也進不起醫院呢;勉強將女兒供完大學畢業後,再也無能力將兒子供出來了。為什麼我愚蠢的簽字,要禍及我們的下一代人,我實在是想不通?!!
    
       住宅地址:克拉瑪依市油龍新村25-11.
       電話:0990-6830249. 小店電話:0990-6995609
    
    
    
       附4:
    
      女兒:紮納普古麗 阿不都熱西提 (2001年考入新疆財經學院經融系)
    
      兒子:巴拉提江(1988年4月1日出生)
    
      母親:哈沙汗 牙生 ,1958年10月出生於獨山子。1975年8月在獨山子煉油廠參加工作,於1992年6月調入二廠生活公司,在2000年10月份被迫買斷工齡。
    
      父親:阿不都 熱西提,1950年5月出生於獨山子,於1979年7月在獨山子生活公司再次工作。於1991年11月調入克市二廠保溫大隊工作。於2000年3月被騙買斷。
    
      他們婚後育有一子一女,女兒生於1983年元月5日。于2001年考入新疆財經學院金融系,其女2004年7月因父母均系石油系統買斷工齡工人;身體疾病的纏身,女方買斷後,無奈很快花光了兩人那點買斷工齡的錢;而無力承擔孩子大學的高額費用,不得已孩子在未上完五年大學的情況下,提前兩年被迫輟學在家。兒子也因家中無錢供其繼續上學,僅僅讀完初中便無奈只有輟學在家。實際孩子們還是想繼續上學的;但對於每年三千元的初中學費,在克拉瑪依買斷的雙職工家庭來說,根本是無力承擔的。更何況女兒的上大學費用及生活費用就更無法支付了。現全家居於輸油新村14-31號的暫住房內生活。
    
       電話:0990—6831339
    
    
       附件5
    
      因1994年'12.8'大火致使300多名中小學生慘死而聞名中外的新疆克拉瑪依市近期又出了一件大事:新疆石油管理局下屬多種經營單位——新捷總公司老總胡曉光於2006年底卷走人民幣兩個億逃往美國,可是該市某些權貴想將此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據說,胡某出逃頭天還和新疆石油管理局主管多種經營的張副局長一同進餐,關係非同一般。此案發生後,已有多人向上級部門舉報,但均無結果。現特請中央和全國各界有志之士和媒體共同關注此案。
    
    
     吉化集團公司封殺了中石油文件剝奪職工的知情權和選擇權,生存權。
     2007/05/25
    
     我們受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下屬企業吉化公司27833人有償解除勞動合同職工的委託,就中油吉化集團公司主管領導在有償解除勞動合同過程中欺上瞞下違規操作,侵害職工合法權益的問題反映如下:
    
     吉化集團公司封殺了中石油有關政策文件剝奪職工的知情權和選擇權,侵害了職工的生存權。
    
     1999年中油集團公司發的《關於中國石油天然氣關於職工與企業自願解除勞動合同有關問題的暫行規定》(中油人勞字[1999]第337號),2000年4月7日(中油人勞字[2000]第115號)文件提出文件規定單位給予經批準解除勞動合同職工一次性經濟補償,補償金的標準,由企業按照連續工齡每滿一年給予一般不高於本企業上一年2.5個月人均工資水平確定。有償解除勞動合同和實行職工內部退養的相關政策並於4月29日以掛號信向吉化公司發送,而吉化公司從有償解除勞動合同運作開始至今從未向職工傳達貫徹此文件,剝奪了符合內部退養條件職工的選擇權,不情願地與企業簽了解除勞動合同協議書這樣明目張膽地****民意侵害職工合法權益,對瀕臨倒閉的企業職工實行買斷工齡,迫使職工下崗。僅僅以每年工齡100元不等的超低價格換來了賣身契——"解除合同",顯失公平的合同,未通過法律公證,違法合同、無效合同。
    
     文件的不公開,很多相關的法律法規不普及,當時的領導就利用工人的不懂法、法律意識淡薄、以欺騙、誘導、、、等手段,對職工強調什麼:"如果不買斷工齡,就不能為職工繳納拖欠多年的養老統籌保險,以後就是自己想交這筆錢,也沒地方交了"。終止解除合同證明書上除了月工資100元*N年=??,其他條款全部是空白。這是在當時領導的強迫、誘導、欺騙、限期下進行的,違心的、被迫的、無奈的,嚴重違反了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是嚴重違法的無效合同。
    
     1、勞動部的通知頒佈《企業全面實行全員勞動合同制》,已經不存在全民和集體職工之分,全部是合同制職工。
    
     2、《國務院關於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社會保險費征繳暫行條例》
    
    
     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頒佈的《關於貫徹兩個條例、擴大社會保險覆蓋範圍、加強基金征繳工作的通知》規定:"任何單位都不能以'買斷工齡'等形式終止職工的社會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等關係,而把職工推向社會不管。"
    
     3、《關於切實做好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業工作的通知》指出:"企業不許逃避社會責任,把職工向社會一推了之,要對職工負責到底。
    
     4、國資委《進一步規範國有企業改制工作的實施意見》。企業要按照有關規定,及時為職工接續養老、失業、醫療、工傷、生育等並按時為職工足額交納各種社會保險費。
    
     5、《勞動法》勞動部發[1994]481號文件《違反和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辦法》解除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經濟補償。"
    
     《勞動法》第28條規定:"用人單位依據本法第24條、第26條、第27條的規定解除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國家有關規定給予經濟補償。"勞動部規定,對勞動者的經濟補償金,由用人單位一次性發給。
    
     6、建設部、財政部、國家經濟貿易委員會、全國總工會 關於進一步深化國有企業住房制度改革加快解決職工住房問題的通知 (建房改[2000]105號)
    
     通知所稱國有企業,指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集體企業和其他所有制企業,以及實行企業化管理、執行企業財務制度的事業單位,參照本通知執行。
    
     7、中油集團公司結合勞動法下發的《關於中國石油天然氣關於職工與企業自願解除勞動合同有關問題的暫行規定》文件規定單位給予經批準解除勞動合同職工一次性經濟補償,補償金的標準,由企業按照連續工齡每滿一年給予一般不高於本企業上一年2.5個月人均工資水平確定。
    
     8、《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四條明確指出:"企業和用人單位採用欺詐、強迫手段迫使勞動者簽定的,顯失公平的合同,屬無效合同,當事人有要求撤消的權利。"所以退養、買斷人員要求撤消合同、返崗上班是完全正當的合理要求。
    
     中油集團按每人以3300給付6.8億買斷工齡專款。吉化公司是黨和國家賦予的管理和監督的部門,應該積極落實下達國家政策法律法規和相關文件,然而我們買斷工齡的失業安置費解除合同的補償金,卻被吉化公司挪用,以僅僅100元把我們賣了。違背國家和有關部門的法律法規和相關文件。違背了"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欺騙了國家、侵害了職工的合法權益。
    
     全民與集體都是國家經濟一種體制,職工左右不了企業的體制,然而我們卻成了改革的犧牲品,工人階級是國家的主人,但是在買短工齡的問題上待遇卻有天壤之別,全民職工每年竟達到幾千元甚至更多的經濟補償,而我們集體職工僅僅以每年100元----賣身契,同共產黨領導下的公民,我們與所有的納稅人一樣,盡納稅人的義務,卻不能享受同等的待遇。如此的不公平還有天理嗎???為什麼我們得不到相應的補償--勞動法的保護,難道我們不是中國公民?
    
     2005年9月中油公司解決吉化公司下崗職工安置買斷工齡就業問題,全民職工已經安置,而我們得不到合理安置,早在1993年就實行全員合同制,結合《勞動法》的出臺,企業中打破幹部與工人、不同所有制企業職工的身份界限,已經不存在全民和集體職工之分,全部是合同制職工,還提什麼全民集體之分!
    
     我們是吉化公司的職工,隸屬于中油公司的下屬企業,卻與其它單位職工的待遇相差如此懸殊,我們這些從16.17歲就參加工作,當年辛辛苦苦工作了幾十年,如今已步入中年的行列,成為眾所週知的4050人員,就業難、打工難、更多人的是找不到工作,就是找到工作三五百元的收入也是勉強糊口,我們這個年齡段的人,多數是上有老人需要贍養,下有需要上學讀書的孩子,如今養老保險費逐年遞增03年1017.60元,04年1785.60元、05年2121.96元、06年2538.84元,以後還不知道要漲到多少錢。繳納養老保險就更是奢望。最讓我們恐懼的是待到老了的時候連養老金都沒有,生活的艱難讓人不寒而慄。讓我們怎麼活!
    
     針對當年買斷工齡一事以及有關國家政策和文件,對我們所造成如今的後果,提出以下幾點要求請給我們一個公正的答復:
    
     一、企業沒按國家有關政策之規定為職工支付合理的經濟補償金問題。
    
     二、原合同是無效合同,要求恢復職工身份,且同工同酬。
    
     三、醫療保險問題,職工生病治療、住院無法解決。
    
     四、養老保險問題。
    
     五、長期拖欠職工工資問題。
    
     六、房改及住房公積金問題。
    
     七、人事檔案混亂填寫不實問題。
    
     八、最低生活保障金。
    
     九、要求上級有關部門徹底追查吉化集團資產嚴重流失問題。
    
     十、最近我們從北京上訪回來。並沒有受到集團公司領導的接待和問題的解決。
    
     以上問題是我們的具體要求,希望領導能儘快給予解決。
    
     謹此
    
     可以用十六個字概括"老有所養,病有所醫,饑有所食,難有所管"。
    
     有誰能還我們一個公道!為我們做主!!!!!!!
    
     我們全體買斷工齡職工---中國公民享有逐級上訪的權利,哪裡為我們做主我們就到那裏!!!
    
     吉化全體買斷職工
     2007.5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冉云飞:纪念克拉玛依大惨案13周年
  • 克拉玛依油田买断职工关于欺骗买断、油田侵吞买断金、打压职工的上访信/肖懿珊
  • 克拉玛依大火中"让领导先走"的败类,竟然市长!!!!
  • “让领导先走”的败类,升为克拉玛依市长有感/郭起真
  • 思童:克拉玛依哀歌
  • 纪念克拉玛依大火死难者诸君 (图)
  • 克拉玛依火灾死亡报告:0/25领导+36/40老师+288/731学生
  • 克拉玛依内幕:女干部宣布领导先走,党政权贵鱼贯而出
  • 南方周末:克拉玛依,没有终止的记忆 (图)
  • 为了忘却克拉玛依的12月8日
  • 克拉玛依那场大火:女刑警不堪回首的亲身经历
  • 女警察回忆亲历新疆克拉玛依大火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