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星火终必燎原——57中坚的思考/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6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经典名片《北非谍影》/《卡萨布兰卡》有个情节,英格丽。褒曼饰演的角色与其剧中的丈夫某君,到堪富里。保加(里克)开的夜总会消遣,德军少校要显威风,命令手下高唱德国歌。某君即还以颜色,示意乐队演奏《马赛曲》,获保加支持,全场响应。那宏亮激昂的的进行曲迅即压倒德国歌。少校恼羞成怒,迫使警察局长关闭夜总会。但他在精神上已大败了一仗。
     (博讯 boxun.com)

     这一幕告诉我们,兼具坚定信仰`非凡胆色与组织能力的知识精英,对于极权统治乃心腹大患。此种人物哪怕只有一位,其能量亦不可低估。
    
     想起这个振奋人心的场面,是由于玉林兄对拙作《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有所质疑。他认为,幸存的57另册中人坚守自由理念者,大概数百。倘说当年右字号人物之中坚分子,则应远超此数。以55万计算,即使百分之二,亦逾万人也。
    
     其实,我俩见解不一,关键在于何谓“中坚分子”。愚意乃指对自由主义有深入思考,并能在鸣放中作出精辟阐述,而又产生较大影响的代表人物。
    
     以此观之,则章`罗`储`陈(仁炳)`彭(文应),以及林希翎等96名当局“不予改正”者,当然在内。朱厚泽`许良英`杜光`戴煌和已故的刘宾雁等,毫无疑问也是。
    
     还可以列举各界的一些知名右派,如民主党派与工商界的章乃器`陈新桂`李康年`黄绍竑`龙云`谭惕吾`陈铭枢`黄琪翔;教育界的张申府`葛佩琦`曾昭抡`黄药眠`黄万里;文艺界的吴祖光`傅雷`吴茵;新闻界的徐铸成`浦熙修`王中;大学生中的谭天荣`林昭`陈奉孝`张元勋等等。
    
     此外,当时各省都曾召开过一些“引蛇出洞”的座谈会,第一把手亲自到场动员并听取意见。会上,当地的知识分子头面人物都纷纷上钩。他们就这样悉数落网,而其发言大多确有见地,闪耀出思想的火花。若以每个省区20人计算,则共达500余人。
    
     这里应当做一些辨证。不少赫赫有名的罹祸者,今天重新审视,并非坚定的自由主义者,或者,当年便属阴差阳错,只是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掉进深渊。
    
     比如,“六教授”中的费孝通`钱伟长,似乎曾经与中共泾渭分明,但1985年筹办反右30周年学术研讨会,便因其出卖而流产。六四之后,他们更成了中共的灭火筒,比左派还左派。
    
     又如,丁玲`王蒙`姚雪垠等作家,还有陈沂这个解放军少将,一直对“党和毛主席”怀着深厚的感情。一批省级干部组成的“党内右派集团”,基本上也是这种情况。除了沙文汉和陈修良夫妇算是异数,他们本身属高级知识分子,和党内主流派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道”。
    
     通过以上分析,可见称得上“57中坚”者,也不过数百人而已。
    
     据薄一波晚年回忆,“对右派分子数字的估计,在很大程度上带有主观随意性,并不是建立在严肃的事实基础上的。六月二十九日,毛主席估计需要在各种范围内点名的右派,北京大约四百人,全国大约四千人。仅仅过了十天,即七月十日,新的估计又翻了一番。”(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修订本,下卷,641页)
    
     所谓“需要在各种范围内点名”,未必上了报纸。若以全国性大报而论,自七月至九月底,每天充其量几个,合起来也就几百。何况其中还包括了那些“三娘教子”错打了板子的。
    
     当然,本文对“中坚分子”的议论,只涉及“1957学”研究之一部。数量大得多的“非中坚分子”理应引起更大的关注。但我想,从学术思想的梳理`继承与发扬着眼,前者无疑需要扎扎实实地做许多工作。“化三千,七十二”。孔门弟子到底以七十二贤人为著。说实在的,其中广为人知者连二十七位都不到。
    
     同样,幸存右派的中坚分子,数百之众恐属乐观估计。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星火终必燎原。
    
     (08-2-1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情人节不送花?/张成觉
  • 希望在第三代身上——再谈57右派接棒者/张成觉
  • 中坚数百 薪火相传——57右派接棒者一瞥/张成觉
  • 留取丹心照汗青——《57右派列传》及其他/张成觉
  • 毛的方向就是灾难——有感于《歌唱祖国》/张成觉
  • 有感于布什总统农历新年贺词/张成觉
  • 戊子年元日纪事——我的《24》/张成觉
  • 那个‘革命化’的春节——1967农历新年漫忆/张成觉
  • ‘我怎么向社会交代?’——从周恩来痛悼老舍说起/张成觉
  • 请毋忘‘有理`有利`有节——致武宜三公开信/张成觉
  • ‘鲁郭茅,巴老曹’小议/张成觉
  • 一个笔记本夺了一条命?——再谈杨刚与子冈/张成觉(图)
  • 萧瑟秋风中凋谢的金银花——记大公报名记者杨刚/张成觉
  • 谁领导曹雪芹?——从文学家的任务说起/张成觉
  • ‘文化沙漠’钻天杨——读《文苑缤纷》随感/张成觉
  • 寒冬腊月访罗孚/张成觉
  • 没有言论的57‘右派’/张成觉
  • 作育英才 不亦乐乎——另类交大人之二(王宇纶)/张成觉(图)
  • 阶级乎?路线乎?利益乎?/张成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