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正本清源:让民粹主义来得更猛烈一些/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5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民粹主义(平民主义)最早出现于19世纪下半叶,美国农民、俄国知识分子和东欧农民的维权抗争被认为是第一代民粹主义。民粹主义自诞生以来就枝蔓丛生,众说纷纭,至今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有时还会显得自相矛盾:你可以说它是拜民主义,是整体至上和对个性、个人价值的抹杀;也可以说它实质上是精英崇拜,是对民主、民生的巨大威胁。
     (博讯 boxun.com)

    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中,很多思潮都是良莠不齐,民粹主义亦不例外。过犹不及,民粹主义也会被曲解和利用。在当下大陆的语境中,民粹主义成了贬义词:俄国十月革命与民粹主义密切相关;毛泽东依靠民间力量反对“当权派”的文革,其特征也符合民粹主义。
    
    我个人比较认同英国学者卡农范和台湾学者邓志松的看法,即民粹主义是个中性词,是“人民对制度化、精英统治、主流价值、既有权力结构的挑战”。
    
    大陆当下对民粹主义的批判,给人的感觉是在撒哈拉修建防洪大堤。因为社会力量对比远未达到均衡,没有来自外部的强大压力,既得利益者不可能突然从内部产生变革动力。华南虎照片事件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在中央媒体和网络舆论的强力围剿之下,二次鉴定结果仍旧遥遥无期。
    
    事实上,对民粹主义的妖魔化、污名化,不过是给动辄宣称代表大众利益的权贵或主流经济学家做舆论准备,为非严格意义上的“法治”腾出空间:
    
    《人民日报》主办的人民网2月1日发布《2007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分析网民在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中表现出的巨大热情和对钉子户的强烈支持,是因为“社会公正缺位、贫富分化严重、中下层上升的道路受阻,客观上让‘最牛钉子户’成为一种社会底层顽强地寻求生存与发展的精神寄托”,基本上还算靠谱。但却又认为“不由分说支持户主‘坚守阵地’的网络民意汹涌澎湃,一发而不可收,而理性、客观的声音十分微弱,使户主夫妇几乎没有妥协转圜的余地”,以突出重点:“民众维权意识空前增强,但需警惕民粹心理”。
    
    以精英自居、对民粹主义的发展和现状缺乏了解的刘晓波,2月2日发表《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
    
    “民粹主义蔑视和仇恨任何有产者,无论是物质财产还是精神财富的拥有者。民粹主义从仇恨物质财富的拥有者出发,进而把仇恨推广到知识文化领域。在他们看来,知识分子也是有产者,拥有并垄断了精神财富,所以,要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拥有者统统要踩在脚下。”
    
    如果说《2007中国互联网舆情分析报告》只是羞答答地点到为止,暗示“最牛钉子户”被网络民意所绑架(如果人家愿意、甚至欢迎这样的绑架呢?),《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则完全是在信口雌黄,从基本概念到对大陆现实环境的分析都错得一塌糊涂,成为实质上最坏的精英(权贵)崇拜的民粹主义。由于两篇文章发表的时间如此接近,更使得批刘的声音无比猛烈。
    
    我不认为《民粹主义是独裁的温床》是对人民网“警惕民粹心理”的呼应,这篇文章更多的只是刘晓波对民粹主义深恶痛绝的病态心理的延续。“要把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拥有者统统要踩在脚下”,与茅于轼为富人说话的精英论调何其相似乃尔,和俞可平“民粹主义把民主的理想绝对化,把民主主义推向极端,最终----可能成为一种反民主主义,而与权威主义的独裁政治相联系”更是异曲同工----
    
    这些言论暴露出一个共同的问题:将人们对制度缺陷、权力寻租和腐败现象的痛恨心理,简化为对财富本身的仇恨(仇富)或民粹主义。望文生义的刘晓波居然还认为这是“仇富不仇权”-----地球这么复杂,您还是回火星呆着吧。
    
    国际学术界目前对民粹主义的论争,集中在全球化以及与欧盟有关的全民公决、民主的制度设计等问题上面;在大陆新闻自由、直选地方官员的时间表在哪里都不知道,现代公民教育和民主手段的训练近乎白板的情况下,谴责民粹主义是独裁政治的温床,实质上是对正当维权和要求社会公正的打压,自然会引发民意的强烈反弹。
    
    认清这些偷换概念的所谓精英的反民粹言论,对另一种改头换面的“民粹主义”也需要保持足够的警惕----
    
    薛涌《从中国文化的失败看孔子的价值》一文,对中国从古到今的贤哲,上至春秋,下至开启民主、科学的“五四”一代,均一网打尽,全盘否定,堪为畸形“民粹主义”的表率:
    
    “在道德上,这种‘德’与‘仁’的精神资源,必须在小民百姓中挖掘。”
    
    毛泽东1966年发动文革,把权力赋予没有经过自由民主教育的大众,导致文革成为民众对建国17年以来累积的不满的发泄渠道,以及人性之恶的集中释放,国家的经济、民生陷入混乱和崩溃的边缘,一些地方不得不出动军队恢复次序。
    
    沃尔特•李普曼早在1922年就发出了警告:大众绝对无知者的比例远比我们想象中的大,这些人是精神上的儿童或野蛮人,是煽动者的天然猎物。
    
    针对薛涌极端民粹的观点,我曾在一篇文章里反驳:经过洗脑教育和酱缸文化的腐蚀,民间能够挖掘出什么黄金?中国如此落后,归根结底是教育的落后:只有接受自由、人权、民主的教育,以及民主手段的训练,才能具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成为坚定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建设公民社会和现代强国才有可能。
    
    缺乏公民教育的大陆民间有何优良的政治资源可言?民间维权只是个人或个别群体不自觉的为争取生存权的被动反应,与自觉自愿地追求自由民主尚有很大的距离。
    
    因此,中国最需要的就是公民教育,为培育和建立崭新的公民社会和民选官员打下坚实的基础。否则,一旦危机来临,不是同舟共济(没有这样的心情,也没有这样的条件),而是揭竿而起、玉石俱焚,成本十分高昂。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就是一部严重缺乏公民教育的瞎折腾的历史:流了再多的血,不过是换个奴隶主继续瞎折腾,社会进步异常缓慢。
    
    现代公民社会强调公民个人的责任和权利,二者互为表里,缺一不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承担一定的责任,何以享受一定的权利?
    
    盲目、片面地鼓吹人民从来正确、永远正确,和极端地反民粹主义,宣扬精英统治才能带来稳定和发展,这两种极端倾向都是在变着花样愚弄大众:前者成立,则公民教育大可不必施行,专制得以成为人民永远的枷锁;后者令权贵成为世袭,严重堵塞中下层的上升渠道,并假设公众永远都不明白什么对他们最有利,只配做沉默的羔羊,特别适合被代表。
    
    民粹主义的类型和定义多种多样,卡农范认为唯一的共同点是:诉诸人民和对精英的不信任。我认为,这正是民粹主义对人类社会发展做出的最大贡献。和最不坏的民主制度一样,民粹主义一直在发展和变化当中,需要汲取历史经验教训不断地进行修正,扬长避短,而不是简单地一笔抹杀。
    
    鉴于“精英”层出不穷的优异表现,大陆应该让这样的民粹主义来得更猛烈一些:
    
    “盖天下之治乱,不在一姓之兴亡,而在万民之忧乐”;理性地看待民粹主义,去粗取精,解决改革过程中出现的公正、平等和贫富分化等问题;站在自由和大众的立场上,继续对精英的不信任,继续回归常识、拓展言论自由的空间,普及公民教育,让自由、民主、科学、宪政等普世价值深入人心,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原载《自由圣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悲剧的发生和每个成年人的责任/西风独自凉
  • 铁流:再说中国三十年改革兼答西风独自凉先生
  • 严家伟:岂能把悲剧的责任推给每个成年人?-与西风独自凉先生商榷
  • 30年改革是个什么东西/西风独自凉
  •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 史学家的责任/西风独自凉
  • 用选票干掉他/西风独自凉
  • 为什么不看春晚/西风独自凉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也谈郭沫若的人格问题/西风独自凉
  • 令人悲哀的“巾帼不让须眉”/西风独自凉
  • 暗杀的功与罪/西风独自凉
  • 政治电影:从《窃听风暴》说起/西风独自凉
  • 美军对台海形势的最新表态意味深远/西风独自凉
  • 对艺术家吸毒不必上纲上线/西风独自凉
  • 为什么要骂《南方周末》/西风独自凉
  • 欲救孩子,必先救师长/西风独自凉
  • 很黄很暴力:冤有头、债有主/西风独自凉
  • 给国家广电总局上一课/西风独自凉
  • 牛博网又开张了!/西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