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已经输了开局/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0日 来稿)
    2008年对许多中国企业来说,是难过的一年。最经典的表征是,新年伊始,就传来作为中国经济发动机之处的广东省数以十万计“三来一补”企业“大撤离”的消息。迫使这些主要从事加工贸易的企业撤退的严寒,并非由单一气候构成。从原材料、人工成本的上涨,到环境、能源的约束;从“出口退税”率递减,到内外税合并;从地方政府催促地区“产业升级”,到刚刚出台生效的《劳动合同法》,一枚枚重磅炸弹的集中轰炸,使大片大片靠微利赢取市场的企业轰然倒下,并在周边造成骨牌效应。这场发生在南方沿海最发达地区的经济灾难,其实是一个明确的信号,说明许多人期望已久的中国经济大转型,终于正式拉开椎幕了。作为开宗明义的第一步,当然是去旧迎新,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场经济转型,不但是众所期待的,而且对于中国是必须的。不跨过这道坎,中国经济就只能徘徊在高对外依存、低附加值的全球产业链之末端。这场转型主要有两个方向,即增长由高度依赖出口转为主要依靠内需,竞争力由劳动力成本优势转为科技自主创新。其结构调整之深之广,前所未有,难度也可想而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场攸关中华民族命脉以及现政权存亡的生死豪赌。正因为赌注如此之豪,所以虽然赌桌早已摆好,选手却迟迟不肯入场。长期“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博讯 boxun.com)

    但选手并没有只说不做,空自等待。不经意间,人们发现胡温已经发牌。珠江三角洲的外企大撤离只是开始,同样的严寒正撒向四面八方。一排排稻谷的倒下,是为了改种价值更高的作物。但是,转型固然是必须的,勇于任事也远比将危机贻至下任更令人敬佩,但时机的选择也十分关键。此次转型存在着时机选择上的误失,其启动恰恰赶上了通胀高热之时。官方公布2007年的通胀率是4.8%,但大家相信实际情况远不止此。即使按官方公布的数据,食品价格的上涨幅度也颇为惊人,充当了这一轮涨价的主力军。考虑到恩格尔系数的影响,再考虑此轮通胀还远未见到终点,可能中国人将近一半的消费力要被这场通胀蒸发掉。在这种情况下,经济要向着依靠内需转型,其难度不言而喻。

    如果说时机选择的误失可能是身不由己——通胀不期而来,转型已刹不住车,所谓选择,其实是没得选择——那么下一个误失则更多人为的因素。中国经济虽然要由劳动力成本优势转为建立科技自主创新优势,但中国庞大的劳动力资源仍在,就业压力仍在。因此,最好的转型不是“一刀切”,而是分地区分步走。沿海发达地区率先开始产业升级,将除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外的其他劳动密集型产业迁至内地尤其是西部,使中国不同地区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产业链条的梯次分布。以中国区域之广,各地的条件、需要差异之大,相对于周边的种种优势而言,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从珠江三角洲企业撤离的情况看,迁入内地的企业寥寥无几,大多都外移到了东南亚、南亚等地——中国终于将“和平发展”贯彻到了极致,不但送钱与邻居,连印钞机也拱手相让。

    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可能很复杂。或许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有关方面”来不及作出反应;或许财政独立后各地各自为政,早已习惯了相互竞争,而忘记了相互配合与关顾这一“社会主义优势”,中央的反应在时间上又往往要滞后一步;更或许,中西部地区为了践行“科学发展观”,也在一门心思想着怎么“产业升级”,对于东部淘汰下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早已看不上眼——如果最后一个原因属实,那么珠江三角洲企业的灾难式撤离,所预示的后果就不会是喜剧而只可能是悲剧——这一场世纪豪赌,中国已经输了开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看“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是怎么朝民怨火上浇油的/冼岩
  • 中共的“已变”与“未变”/冼岩
  • 冼岩:胡锦涛的“看法”与“办法”
  • 杨帆是“御用文人”吗?/冼岩
  • 胡锦涛的“看法”与“办法”/冼岩
  • 西方为什么能够建立话语霸权?/冼岩
  • 习、李同进常委预示中国进入“政权所有者缺位”时代‏/冼岩
  • 其实,现代师生关系只是一种买卖关系而已——也评杨帆事件/冼岩
  • 从“民生时代”迈向“民权时代”——兼反对土地私有化/冼岩
  • 胡锦涛治国方略的软肋/冼岩
  • 很难得出“中国正在变好”的结论/冼岩
  • 股市陷入最后的狂欢?/冼岩
  • 王石与政府合谋?/冼岩
  • 厦门PX搬迁昭示中产阶级壮大是政治进步的关键/冼岩
  • 《人民日报》疯了/冼岩
  • 《色.戒》的艺术成就与政治缺失——在博客中国《色.戒》研讨会上的讲话/冼岩
  • 从《色•戒》争论看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弱势自觉/冼岩
  • 答“乌有之乡”关于《色•戒》现象的采访/冼岩
  • 羞答答的财富 静悄悄的转移/冼岩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