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家宝总理下了死命令,汪洋拱手抱拳:拜托你们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0日 转载)
    
    来源:中华网
     京珠高速公路 贯通前45小时发生了什么?----总理下了死命令,汪洋拱手抱拳:拜托你们
    家宝总理下了死命令,汪洋拱手抱拳:拜托你们
    
    2008年2月2日,在京珠北高速,一辆长途货车塞车已经5天了
    家宝总理下了死命令,汪洋拱手抱拳:拜托你们
    
    2008年2月3日,在京珠北的总指挥部,一批士兵在休息
    
    一旦路面结冰,每小时的通过量就迅速降到10辆,6辆,1辆,最后,凌晨两点,降到0。
    
    想了想,他又说:“再问问指挥部能不能给一双干的鞋……不敢给政府添太多麻烦。”说完,他突然哭了起来。
    
    司机喊了一声,11位士兵就赶了过去,帮忙推车----尽管对几十吨的货车来说,这点力气,杯水车薪。
    
    “是总攻坚的时候了!”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对与会各负责人说。离开会场前,汪洋向各位负责人拱手抱拳,“拜托你们!”
    
    部队的一线指挥官在指挥部开完了会,“××师粤北抗冰救灾行动部署图”挂在指挥部的墙上,满是箭头,如同作战。
    
    2月1日,17时50分。
    
    京珠高速粤北段,,以下简称“京珠北”,“云岩服务区”,支援抗冰救灾的广州军区75×××部队近2000名士兵,刚刚铲除了附近路段最后一块路面坚冰,向设在那里的“京珠北抗冰救灾联合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报告了打通路面的消息。
    
    几乎同时,云岩以南80公里曲江路段,开始放行。
    
    18点。当司机庞庆军在收音机里听到“京珠北双向打通全段畅通”这句话时,觉得“就像是死人又活过来了一样”。他发动货车,与其他1200辆客货车一道,直奔京珠北。
    
    滞留在京珠高速广东段的6000名司机、乘客,连同湖南路段的超过10000名乘客,或许还并不知道,正在长沙视察的温家宝总理也刚刚决策:到2月3日晚间的两天时间内,京珠高速必须全线疏通。
    
    此时,京珠高速,从1月24日开始堵车,已整整9天。情况最严峻时,共11500辆汽车滞留,35000人翘首盼望,丝毫看不到回家的路。
    
    而海拔800米的京珠北云岩路段,超过10公里长的大上坡紧接着同样长度的大下坡被20厘米厚的坚冰完全包裹,5000辆车滞留两端,用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的话说,正是解决京珠高速大堵车问题的“核心中的核心”。
    
    前功尽弃
    
    庞庆军已经在“曲江服务区”等了6天。
    
    35岁的庞庆军开长途“十几年”,自认为“有丰富的堵车经验”。开始的两三天,庞庆军并不觉得难熬,“和同伴说说话,同别的司机聊聊天,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但第四、第五天,庞庆军的话越来越少,“这辈子的话都说完了。”冀F26986的驾驶室内开始了从未有过的宁静,只听到窗外时断时续的雨滴声和24 小时不间断的收音机----这是他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
    
    最多的时候,他和同车的另一名司机一天抽了5包烟。“除了抽烟,我不知道手该往哪儿放。”
    
    在以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爬坡到海拔500米左右时,2月2日凌晨2时,庞庆军的卡车到了一个风口。气温零下4度,下着雨,雨点一落到地面就迅速结冰,半小时内,冰层就有5厘米厚。路边的树被冰压折,像一尊尊冰雕,远处连绵的冰山,连东北司机都直说“没见过”。
    
    那时,那地,前面的车队,停了下来。
    
    “彻底完蛋了。”庞庆军心一凉。
    
    来源:中华网
     与此同时,指挥部里,负责现场指挥的广东省副省长佟星,也刚刚得知“路重新堵上了”的消息。初步估计,被堵在北向高速上的,一共1200辆车,南向1300辆,其中绝大部分是卡车。
    
    指挥部里,每一个人,不是在快步走,就是在打手机找人。政府、公安、武警、部队,各方干部不断碰头,指挥部同时开着十几个大小会议。
    
    每个人都很忙,每个人都因为睡眠不足而红着眼睛,每个人都皱着眉头。“怎么还没到”、“你马上给我运过来”、“别再废话啦”,大声说话,此起彼伏。甚至起了争执,“大家还不都是为了工作!”一名警官对一名军官喊道。“2月1日晚上,部队确实把路打通了,但是一辆警车突然侧滑,后面的大货车一刹车,就没法再动起来了,后面的车跟着都停,没几分钟,路面就重新结冰。”京珠高速公路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前功尽弃,一切重头搞。”这位工作人员说。
    
    事实上,“刚打通时,每小时能通过120辆车”,广东省公安厅一名官员说。交通部部长李盛霖也透露,温家宝总理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高兴,专门打电话给广东省主要领导,确认这个数字。“然而一旦路面结冰,每小时的通过量就迅速降到10辆,6辆,1辆,最后,凌晨两点,降到0。”广东省公安厅的这位官员说。
    
    “这么严重还是第一次”
    
    2月2日,8时15分。河南司机崔静林刚被冻醒,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豫H31260”的卡车,暖气系统坏了。
    
    挡风玻璃和车窗已经结了薄薄一层冰,他连忙打开雨刷开关,雨刷没动。气温依然是零下4度,驾驶室里外一样。还没到9点,挡风玻璃、车窗,全都被5厘米厚的冰层裹了起来。
    
    13点。一把豁了口的菜刀放在方向盘前,“跟周围的村民借的,想铲冰,不成。”崔静林说。
    
    上午10点,他曾给韶关电台的服务热线打电话,希望得到救援,电台让他打给指挥部。“电话那边说‘马上汇报’,然后就没下文了。”崔静林说。
    
    所以,他只好花了30块钱,跟周围的村民买了刚够泡一碗方便面的热水,试图化开驾驶座前的挡风玻璃上的冰,结果“开水马上也冻上”。“村民不肯卖给我更多的开水。”崔静林说,“没有热水,他们的方便面就卖不出去。卖方便面更赚钱。”
    
    60岁的陈大叔挑着担子穿梭在车队里,他是高速公路附近的村民。
    
    对于“发国难财”的指责,陈大叔不以为然:“我们也是为了生活嘛,9块钱一个方便面也不贵,没有我们,恐怕早有人饿死了。”
    
    陈大叔在高速公路上穿梭卖方便面已经有5个年头,在他的印象中,京珠北高速2003年通车后,经常会堵车,不过“一般最多就是四五个小时,今年这么严重还是第一次”。
    
    “村里能动的人几乎都出来了。”陈大叔的儿子、儿媳、孙女都穿梭在车队里。事实上,他们是在京珠北惟一畅行无阻的一群人。
    
    司机崔静林一直在发抖,驾驶室的座位跟着一起抖动,“哐哐”作响。
    
    他的棉鞋湿透又结冰,他只能在袜子外面套了一个塑料袋,以隔开冰水。
    
    “车窗看不到外面。我下车看见别人在吃盒饭,才知道刚刚有村民来卖饭了,赶紧去追,但是追上的时候,人家早已经卖完了。”崔静林说。“我只要一壶开水!一壶开水就够了!一壶开水!”他让南方周末记者转告前方的指挥部。想了想,他又说:“再问问指挥部能不能给一双干的鞋……不敢给政府添太多麻烦。”
    
    说完,他突然哭了起来。
    
    14点20分,京珠北南向车道空空荡荡,只是偶尔一两辆军车、警车、媒体采访车,逆行北上。而北向路段,绵延20公里的车龙纹丝不动。
    
    一辆“奔驰S350”在前前后后的大货车中特别引人瞩目。这辆“粤BYR925”的车主周老板因为湖南工厂的工人不能回家过年,所以特地带上了自己的一家人,赶去和工人们一起过年,现在却也被困在了车的洪流中。
    
    来源:中华网
     司机小刘,不知从哪里借来了一柄镐头,正在车前锄开应急车道的积冰。周老板发动“奔驰”,试图向前挪动。冷不丁一个侧滑,车头直向前面的卡车尾部横了过去,只差不到10厘米,才停住。周老板赶紧打开车门,第一步踩到冰面上就打了个趔趄,扶着车头蹭到前面,看看擦没擦坏。
    
    随即他又笑了起来:“都这时候了,擦到点就擦到点吧。”
    
    车头,“奔驰”的方向盘标志,整个包在了冰里。轮胎的纹路里粘着粪便,可能是先前几天堵在这里的司机留下的。小刘还在抡圆了胳膊锄冰,嘟嘟囔囔:“说什么‘全程畅通’,畅通个屁!”
    
    锄了16下,他才在冰堆上锄开了约30厘米的缺口。周老板倒了一段车,猛然加速前冲,“奔驰”终于前进了5米。
    
    在这段堵车长龙中,没有交警指挥,也不需要指挥,车和人都很沉默。
    
     等待“集结号”的士兵
    
    翻越南岭,从乳源县城到“云岩服务区”,海拔陡升近800米,数个爬坡路段中,从“大桥服务区”到“云岩服务区”这一段长上坡,全程10公里,坡度近15度,而翻过山顶,紧接着又是同样的一个长下坡。
    
    即便在路况最好、天气最好的时候,完全规范装运的货车,在这一段用不超过每小时20公里的速度,挪上山顶,或者蹭着下坡,都频繁发生事故,更何况现在路面结着5厘米厚的坚冰。阴雨连绵,而相当部分的滞留货车,都存在超长、超重的问题,最重的货车甚至总重超过100吨。
    
    增援地方的75×××部队的2000名士兵,就部署在这个路段。
    
    其中的11位士兵,2月1日晚饭后接到紧急命令,到指挥部以南近7公里处的路段执勤,给他们的命令是:除冰,保持该路段畅通。
    
    陪伴这11名士兵的只有11把镢头和铁锹。
    
    他们的队长嘴唇乌紫,干裂,微微发颤,手肿得比半个脸还大,眼睛红肿,布满血丝。
    
    1日整晚,队长带领着队伍不停地铲冰,“不能停,一停下来就结成厚厚的冰。”
    
    凌晨2点开始下雨,队长的军外套很快结上了五六厘米厚的冰。“咔嚓”一声,棉质军外套裂开了。
    
    2月2日16时,这11名已经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的士兵,还没有喝过一口水、吃过一口饭。“渴了,就嚼点冰。”队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饿了,也嚼点冰。”记者拿出一些拳头大小的面包给士兵们,他们一口一个。其中一名士兵把面包塞进了大衣,似乎想用体温把它捂热。
    
    他们当中,军龄最长的有12年,2008年底就将退伍。这位老兵,女儿刚刚5个月大,出发来京珠北之前,他没有给家里打电话,到了防区则连续作业,他的家人并不知道他在抗灾。“任务完成了再打电话,说一句‘一切都过去了’,也就行了。”老兵说。
    
    “部队20台野战炊事车,一直就没停下来过。”75×××部队胡政委对本报记者说,“但是食品都分发给群众了。我们有些战士,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部队担负自己的食物给养。据负责各方协调的祝科长透露,目前“已经动用了战备粮”。“这11名士兵的给养,徒步也要送过去。”得知情况后,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吕丁文对属下说。
    
    出发前不久,部队刚刚放映了《集结号》。“命令一下,我们就来了。任务结束的集结号还没吹响,我们就坚持守在这里。”队长说。
    
    说话间,不远处一辆大货车又因侧滑而停了下来,司机喊了一声,11位士兵就赶了过去,帮忙推车----尽管对几十吨的货车来说,这点力气,杯水车薪。
    
    “拜托你们!”
    
    2月2日18时12分,温总理“两天疏通京珠高速”的指示,现在只剩下一天了。广东、湖南滞留在京珠北路段的近5000辆车,还一动不动。气温骤降,下午军队刚刚清理完毕的部分路段,又有重新结冻的迹象。
    
    根据天气预报,这天晚上是疏导高速最好的机会,晚间雨雪的可能性很小。
    
    来源:中华网
     总指挥部分成了三个指挥室:副省长佟星亲自坐镇“交通除冰指挥室”,两侧分别还有“75×××部队指挥室”和“公安武警指挥室”。
    
    广东省公安厅一名联络人找到75×××部队杨参谋长,商量高速公路交通管制的方案。
    
    “部队配合地方。”参谋长表态,“要我们工作到多晚都没有关系,但关键是再也不能搞形式主义了。”
    
    公安和部队原先制定的方案,是所有车辆严格单车道通行,留下救援通道,一旦有车故障,立即拉到路边,保证其他车辆连续通行。
    
    在零下5度左右的气温下,只有车辆连续通行,才能尽量减慢路面结冰的速度。“如果你们公安还像昨晚一样,该拖的车不拖开,那我们部队就没办法了。”一名军官对一名公安干部说,语速很快,声音也不小。
    
    18时15分,交通部部长李盛霖赶到,直接走进了部队指挥室,和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广州军区副司令员吕丁文、副省长佟星、广东省交通厅厅长张远贻等领导研究疏导方案。整个会议,所有人都站着。
    
    李盛霖刚刚从长沙赶来。2月1日晚间,他向总理温家宝汇报了京珠高速的疏通情况,现在来指挥中心传达温总理的指示。
    
    “家宝总理下了死命令,到2月3号晚上,广东境内3000辆车,湖南境内6000辆车,必须疏导完毕,湖南、广东两省是向家宝总理保证了的。”李部长说。
    
    “现在的方案,就是广东湖南两省相互支持,湖南动员滞留车辆改道,减轻广东压力,广东卡住北上车辆,空出路面,让湖南车辆先南下。”李盛霖说,“大家都要站在全局的高度考虑问题。”
    
    研究疏导方案的过程中,各地滞留车辆的具体数字也在不断地变化:湖南滞留车辆最先估计是6000辆,随后又有人提到了3500辆和5000辆两个数字,陪同李部长南下的湖南省交通厅副厅长现场打电话,才确认了6000辆这个数字。
    
    广东提到,听说湖南良田、宜章两地冰冻封路,以致广东境内车辆无法北上,湖南省交通厅副厅长再一次立即打电话,确认两地现在可以缓慢通行。又有人提出广东关闭了与湖南交界的京珠高速入口,广东有关官员立即解释,“因为云岩段冰冻,车过来了,也得堵在这里”。
    
    公安部副部长张新枫特别强调,“再过两个小时,温度降下来,路面就会重新冻上了”,“一定要一直走车”,“宁可出点小事故,不然今天就白费了。”
    
    18点45分。在广东,京珠高速南北双向依然有2500辆车滞留,另有500辆车被堵在坪乳公路,广东省道,此时单向通行,分流北上湖南车辆。
    
    让人担心的消息是,如副省长佟星所说,司机们的情绪“很激烈”----堵了9天,刚刚通几个小时,又堵在了路上,很难不冲动;让人兴奋的消息传来,18:30左右,从东莞调来的1000名士兵抵达京珠北云岩地区,迅速开赴最前线。
    
    而2月2日的指挥中心,要接受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省长黄华华的视察。
    
    这个消息其实白天就已经在司机们当中传开了。得知广东省委书记要视察京珠北,还依然堵在路上的河南司机张八,突然睁大了眼睛,提高了声音,“那应该马上就要通了吧?”然后他立刻掏出手机,给其他司机朋友打电话。
    
    19点49分,指挥中心等到了两位领导。
    
    会议立即开始,汪洋面前摊开一张手绘的雪灾区地图,各个部门负责人先后汇报救灾情况。每个部门汇报完毕,他都问一句“有什么问题需要省委省政府支持解决”,“你们开单子,我们想办法。”他说。
    
    汪洋作了总结讲话,几乎每说一句话,右手都用力一挥。“是总攻坚的时候了!”汪洋对与会各负责人说。离开会场前,汪洋向各位负责人拱手抱拳:“拜托你们!”来源:中华网
    
    
    总攻坚
    
    广东省长黄华华称“要把交警管制、军队除冰、机械运用有机结合”,但是吕丁文副司令员坦陈“现在比较乱”,“不是协调的问题,是经验的问题。”吕丁文对黄华华说。
    
    据现场部队胡政委向本报记者透露,在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视察指挥中心后,指挥中心决定由军队全面指挥救灾工作。
    
    “就是加了引号的‘军管制’。”75×××部队的胡政委说。“我们召集了指挥中心各部门负责人一起开会,军队是讲道理的,我们强调了各种资源的统一调配,地方很配合。”
    
    “先前的救灾工作,问题之一就是多头指挥,力量不集中。”胡政委说,“一统管,一下子就好办了。”
    
    2月2日22时35分,汪洋一行离开了指挥部。而在这之前,“总攻坚”已经全面展开。
    
    在最艰难的10公里上坡路段,现场指挥的军官用话筒大声地指挥着3台铲车和3台推土机。
    
    铲车在前面破冰开道,推土机紧随而上铲掉大部分碎冰,士兵们用镐头和铁锹作扫尾清理,随即铺上防滑草袋。
    
    这是19岁的贺安参军的第二年,他和战友们一起,在这里已经铲了2天2夜的冰。“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因为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贺安腼腆地说。
    
    “就是太冷了。”贺安说。“反而是工作的时候,他们才暖和一点。”现场指挥的军官说。
    
    大约在夜里23时前后,路面最终清理完成。小刘司机、庞庆军、张八,和几千名司机、乘客一起,在温总理指示的期限到来之际,再一次启动汽车,驶上回家过年的“高速公路”。
    
    23点25分,因为货车暖气故障而求助无门的司机崔静林,终于向士兵借了雪铲,铲掉了挡风玻璃上已经10厘米厚的冰层。
    
    广东政府专门调运来的两台通过燃烧燃油溶解路面坚冰的先进机械,直至2月3日凌晨一直在京珠北高速云岩路段工作,熊熊火焰,在弥漫的冰冷中,特别耀眼。
    
    而几辆铲车随时在坡边待命,一旦有大卡车上不去坡,就开到大卡车尾,铲斗顶着卡车往海拔800米高点进发。
    
    刚刚到达的1000名驻东莞部队官兵,直接上高速,50米一岗,“严格交通管制”。“包括警车在内,单向有序通行,任何车不准超车。”胡政委对本报记者说,“一个晚上,我们就把公安得罪完了。”
    
    “军队还是值得相信的。”崔静林说,“司机们对军队的指挥都很配合。”
    
    2月3日14点15分,部队的一线指挥官在指挥部开完了会。“××师粤北抗冰救灾行动部署图”挂在指挥部的墙上,满是箭头,如同作战。
    
    “我们就是在和老天爷对峙。”胡政委说,“其乐无穷。”
    
    在2月3日10点前后,广东境内的2500辆车疏导完毕。15点,京珠北双向车道终于都开放,统一供湖南境内滞留车辆南下。
    
    “现在桃子真的熟了。”指挥中心一名警官说,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而副省长佟星和指挥部其他部门负责人,终于也可以围坐下来,喝杯茶,抽支烟。整个指挥部,几天来第一次没有了进进出出的人群,此起彼伏的讨论,甚至争吵。
    
    回家路
    
    2月3日16时,周老板的车已经“奔驰”到了湖南郴州永兴县的公司,筹备着和员工一起过年。其他几位司机,“年三十应该能回到家吧”。
    
    据新华社报道,2月4日清晨,京珠高速已经没有汽车滞留。
    
    11位士兵,已经听到了“集结号”,他们被东莞的增援部队换防,现在或许也已可以躺着睡觉,不用站着睡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书瑶:就直接选举,向温家宝总理请教十八个问题
  • 要求胡锦涛主席及温家宝总理、公安部、中纪委、建设部清除云南黑帮爱信硅科技公司懂事长刘晓尘一家恒昌房地产黑帮巨骗集团
  • 致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一个大陆病患家庭的绝望泣血悲鸣/郭忠
  • 陈维健: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 对华援助协会发布基督徒企业家吴魁给胡锦涛总书记 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图)
  • 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公开信/赵国莉
  • 曝天大丑闻:温家宝总理职位岌岌可危
  • 请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习近平博士,李克强博士亲自过问这几个血淋淋的事件
  • 上海访民: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李国涛:向温家宝总理致敬,并进言
  •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用繁体字给海外华侨和香港青少年写信的重要意义
  •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 您们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 温家宝总理,请你听我说/雷影
  • 温家宝总理叫停央视百亿大楼(图)
  • 聪明人的最佳选择--兼致温家宝总理的信/郭起真
  • 黄建龙遇害,黄建民致温家宝总理
  • 艾晓明:温家宝总理,请救救太石村的村民!(图)
  • 温家宝总理,别拿“南北战争”说事儿
  • 向温家宝总理举报上海文化执法部门侵犯公民私权利
  • 胡佳:温家宝总理明天将访问河南艾滋病村(附录音)
  • 温家宝总理会见日本明仁天皇
  • 上海居民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慎入)(图)
  • 徐景安就我国高等教育的腐败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高级讲师姚国祥为教育投入等问题上书温家宝总理
  • 总理,请救救“房奴”——邹涛关于房价问题致温家宝总理的信
  • 温家宝总理中外记者招待会(图)
  • 温家宝总理已就松花江水污染事件致信俄总理
  • 因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
  • 温家宝总理到哈尔滨巡视
  • 陕北石油事件和陕北民营企业家的命运—致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信
  • 陕北石油民企就冯秉先等四代表被起诉给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和社会各界的呼吁
  • 杨茂平:致温家宝总理的恳请书
  • 温家宝总理:深圳继续「特」下去(图)
  • 武汉市失地农民给温家宝总理的一封信
  • 温家宝总理在记者招待会上答中外记者问(图)
  • 温家宝总理答中外记者问要点回顾(图)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就银监会打击专业技术人员给温家宝总理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