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江青的历史评价与清风君商榷/西风独自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0日 转载)
    西风独自更多文章请看西风独自专栏
    清风君《也说写史、读史与评史――兼与西风独自凉、曹维录商榷》一文,就江青的历史评价问题,希望在下“多所指教”----
     (博讯 boxun.com)

    清风君客气了!指教不敢当,不过,对江青的不同评价,或可反映出人们在历史视野、人权、自由等问题上暴露出的一些问题,大有讨论的必要。故不揣愚陋,以与清风君商榷,并请方家指正。
    
    “江青是个什么人?中国人的心中自有定论,历史已把她牢牢地钉在了耻辱柱上。她在政治上是个极度狂妄的野心家,在生活上是个丑陋、下贱的女流氓。这应该是对江青的盖棺之论。”
    
    应该说,清风君“对江青的盖棺之论”,在当代大陆颇具代表性。拜中共洗脑之赐,人们评价一个政治角色,首先是从私生活入手。残酷的党内斗争,获胜的一方祭出的利器之一就是道德败坏、生活糜烂,这也成为社会评价的一个重要指标。而且,中国有个最下流的传统: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动用一切手段对“敌人”进行妖魔化。
    
    试问:一个不能理性地分析、评价“敌人”的人或集团,又怎么可能公正、客观地看待自己?把对手贬得一无是处,就能证明自己的伟、光、正了吗?用下三烂的手法羞辱对手不过是自取其辱:对手如此不堪,尚且如临大敌、如此下作!
    
    江青亮相中国的政治舞台之前,漫步上海的人生风雨,其时不过是一个20出头的小女孩子。如果说,《我的自白》还不足以完全证明其“人格独立、精神自由、通情达理、大胆追求个人幸福的新女性形象”,那么,请看她“为自由而战”发出的怒吼:
    
    “自由神可以说是我们妇女争自由的一段记录。在那里边我扮演一个女兵,她就是为争自由而牺牲了。但是这种牺牲并不是个人的,无目底的,而是世界上所有妇女的牺牲。牺牲的代价——最后得到真正的自由了!
    
    “过去的许多事实,已经很清楚的告诉我们——人类的历史,实在就是一部争自由的纪录!”(《为自由而战牺牲》,《电通》半月画报六期,一九三五年八月一日)
    
    一个女孩儿能有这般见识:“人类的历史,实在就是一部争自由的纪录!”别说在1935年的上海滩,放眼70年后的华夏大地,又有几个巾帼英雄能与之比肩?
    
    鲁迅先生去世之后,江青难以抑制内心的悲愤和对先生的崇敬之情:
    
    “我们要继续鲁迅先生的事业,我们要为整个民族的存亡流最后一淌血-----黑暗吞没了大地,吞没了我们的导师。每个人象是失去了灵魂似的,拖着滞重的脚步,跨上了归途-----但在每个心头都燃烧着一个愤怒!”(《再睁一下眼睛吧,鲁迅!》,《绸缨》月刊三卷三期,一九三六年十一月十五日)
    
    看看江青在1930年代发表的《悼鲁迅先生》、《三八妇女节----要求于中国的剧作者》、《从〈娜拉〉到〈大雷雨〉》等一系列文章,难道还不足以证明其“人格独立、精神自由、通情达理、大胆追求个人幸福的新女性形象”?!
    
    对任何历史人物的评价,都应当客观、公正和公平,江青亦不能例外:被政治利用,成为文革时期打人的棍子,受到中共党内党外的一致否定,从人生的巅峰跌落深渊,对其个人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但却无法抹杀她青年时代向往光明、追求自由的新女性形象。
    
    清风君认为江青“在生活上是个丑陋、下贱的女流氓”,笔者万万难以苟同,不妨展开来从头细说。清风君对江青的极端蔑视,既是洗脑教育的成果,也是传统文化对女性充满歧视的反映。
    
    《红楼梦》之所以伟大,文学艺术上的成就不说,思想性就前不见古人:塑造了一组可爱的少女群像,女儿是水清新可喜、男子是泥浊臭逼人,在男尊女卑了2000年的酱缸文化里可谓石破天惊。中国男人够操蛋了,两耳不闻窗外事,死读书、读死书,读得越多越反动,奴性十足臭气冲天。满清又来烧杀几十年,血性都杀光了。
    
    被皇权专制压得抬不起头的男人去哪里寻找心理平衡?女人。可怜的中国女人。明明昏君无道,非要说红颜祸水,在烽火戏诸侯一类的故事里意淫;冷兵器时代,无数次被游牧民族打得屁滚尿流,却怪罪"商女不知亡国恨";没有保家卫国的勇气和能力,在女性身上撒野倒是制度的和文化的----有人说日本人变态,我看,中国传统的士大夫才是最变态最无耻的一个群体:
    
    三从四德、“好女不二嫁”、“饿死事小,失贞事大”就不用说了;三寸金莲,这种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对女性身体和灵魂的长期摧残和凌虐亦为文人雅士津津乐道;苏东坡《菩萨蛮》:
    
    “涂香莫惜莲承步,长愁罗袜凌波去;只见舞回风,都无行处踪。偷立宫样稳,并立双跌困;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
    
    这种可怕、丑陋、变态的审美观绵延了几千年!自然的天足竟然是社会嘲笑的对象,连嫁人都很困难。满清饮马黄河,“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同时,禁绝汉人缠足。血腥镇压让汉族男子被迫剃去头发,在脑后留下一根气杀先祖、丑绝人寰的猪尾巴,以示对满清政权的臣服和归顺。然而,如此残暴的满清也奈何不了缠足之风!康熙七年(1668年)只好罢禁,有“男降女不降”之说。
    
    三寸金莲在满清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社会各阶层的女子,不论贫富贵贱,以缠足为荣。甚至远在西北、西南的一些少数民族也染上了缠足习俗。女子畸形的小脚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崇拜与关注。(参见《三寸金莲》)
    
    我想强调的是,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黑皮肤还是黄皮肤,首先是独立大写、思想自由的人。在丑陋的性别歧视主义者看来,男人妻妾成群、花天酒地天经地义;女子红杏出墙则是大逆不道,似乎男性违背对婚姻、爱情的承诺,只是身体的一时背叛,而女性则是灵魂的背叛!
    
    对这种道德评价的双重标准进行挑战的行为,在令人恶心的中国男权社会是不被容忍的。倒不是说女性和男子一样放荡、见异思迁才是自由、平等,但是,无论婚姻还是爱情,女性和男性拥有同样的选择的权利,应该是人权的一项最基本的内容。
    
    具体到江青和唐纳的恩恩怨怨,尤其是唐纳为情所困、自杀未遂,连当时的南京《中央日报》也以《轰动济南之唐自杀事件》予以报道,轰动海内外----中国伟大的平民教育家陶行知先生,1936年6月7日于《生活新报》发表诗作《送给唐纳先生》(节选):
    
     “现在的时代不同了!我想说给您听,为个人而活,活得不高兴;为个人而死,死得不干净;只有那民族解放的大革命,才值得我们去拚命。若是为意气拚命,为名利拚命,为恋爱拚命,问我们究竟有几条命?”
    
    虽是首小诗,但气度雍容,有劝慰,有慈悲;隐含的责备,寓于丰富的人生哲理和抗战的背景之中,不愧为大家手笔。
    
    对比先贤,我们对江青和唐纳情事的认识,是否太过狭隘了呢?
    
    原载《自由圣火》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史学家的责任/西风独自凉
  • 用选票干掉他/西风独自凉
  • 为什么不看春晚/西风独自凉
  • 读史杂感:李登辉、毛泽东、江青和蒋介石/西风独自凉
  • 也谈郭沫若的人格问题/西风独自凉
  • 令人悲哀的“巾帼不让须眉”/西风独自凉
  • 暗杀的功与罪/西风独自凉
  • 政治电影:从《窃听风暴》说起/西风独自凉
  • 美军对台海形势的最新表态意味深远/西风独自凉
  • 对艺术家吸毒不必上纲上线/西风独自凉
  • 为什么要骂《南方周末》/西风独自凉
  • 欲救孩子,必先救师长/西风独自凉
  • 很黄很暴力:冤有头、债有主/西风独自凉
  • 给国家广电总局上一课/西风独自凉
  • 馒头事件是独裁心态的投射/西风独自凉
  • 光州起义: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西风独自凉
  • 2008,我期待的不是奥运/西风独自凉
  • 嫁人要嫁冉云飞/西风独自凉
  • 超级八卦新闻的背后/西风独自凉
  • 牛博网又开张了!/西西风独自凉
  • 广州警察射杀教授:下一个就是你/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