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6日 转载)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当下,中国国内网络媒体流行一位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的语录:"网上一些人是在胡说八道","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如今"记者不报道大好形势光添乱"。此事发生在2007年年末,陕西绥德职业中学校长找县长签字要国家助学金,被控为"妨碍"县长办公拘留。此事件在网络、报纸等舆论媒体曝光后,今年1月6日,绥德职业中学校长高勇已经被撤销了拘留决定和停职处分。近日,《南方人物周刊》对此进行回访,却遭到了有关领导阻挡。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当地接待记者一位宣传部长竟说出上述令社会舆论哗然的语录。这些语录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反响,就在于它充分泄露了党管制新闻体制下,宣传部门惧怕、厌恶新兴网络媒体的心态,即网络时代给他们"添乱";媒体监督给他们"添乱";记者报道给他们"添乱"。由此宣传部门惧怕、厌恶新兴网络媒体的心态,也就内涵了三种抵制意味,即对网络时代的抵制;对媒体监督的抵制,对记者报道的抵制。看来党需要媒体"只帮忙、不添乱",就像党也要求八大民主党派"只帮忙、不添乱"一样。
     (博讯 boxun.com)

    仅宣传部长的"记者不报道大好形势光添乱"一句精彩的语录,已是对党领导的新闻工作和深受管制的新闻工作者的全面否定了。我们的党如此"伟大、光荣、正确",怎么会领导、管制出如此一批"光添乱"的媒体与记者队伍。我们不仅要问这是党领导的成功,还是领导的失败?成功肯定是谈不上了,如果是失败,党领导还有意义吗?
    
    记得去年5月24日,原郴州市委书记李大伦及妻儿被"双规"后,时任郴州市委宣传部长的樊甲生下发了"三不准"文件:即不准给外来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不准接待外来媒体记者;不准与外来媒体记者联系、合作等,这被视为典型的党管制新闻范例。还有去年年底,安徽省枞阳县宣传口发出了一份关于正确对待新闻舆论监督工作的"若干意见":对中央、省外媒体以及其他新闻媒体涉及问题严重、影响较大的报道采访,被采访单位主要负责人必须亲自热情接待,全程陪同采访。如此领导"全程陪同采访",其实就是全程监控,由此以来谁还敢对记者讲真话?
    
    最近广州日报发表了一篇《"叶公好谔"是舆论监督的拦路虎》文章,该文披露记者近日在安徽省六安市采访,由于涉及到当地政府一个职能部门的投诉,市委宣传部一名领导软硬兼施阻挠记者发稿,甚至当面辱骂、威胁记者(新华社11月3日)。
    
    看来,如今的中国老百姓真的是与"亲爱的党"离心离德了,党的宣传部长斥责记者们"光添乱",而老百姓则谢天谢地,终于看到有良心记者的"添乱",才使得一些真相大白于天下,就如黑窑奴工、城管杀人等等。也正是这些所谓"添乱"的新闻舆论监督,依法对社会公共权力机关及公职人员进行的监督,才使得社会的正义与良知得以彰显,致使黑暗曝光于天下。
    其实舆论监督本来就是由宪法延伸出来的权利。新闻舆论监督作为一种独特的监督形式,其公开性、广泛性和及时性的特点,已经成为遏制腐败、矫正谬误、表达民意、推进民主的利器。媒体"添乱"不是太多,而是太少。眼下,记者揭露真实,却被党的宣传部门判定为"添乱",公众舆论批评又被宣传部长侮为"胡说八道",可见他们与媒体新闻和公众舆论关系的对立。曾经深受读者欢迎,敢于直面现实,触及敏感话题的《冰点》周刊被宣传部强行停刊整顿,一度聚焦了人们对中宣部滥权的思考与抨击。从《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到《新京报》、《百姓》杂志等遭整肃,早就凸现了中共宣传部门在掌控意识形态领域,打压新闻媒体,封杀思想、言论自由的恶劣作用。当今中国在中宣部主控下,思想、理论、文化、出版、新闻媒体各领域,因背离"主旋律"遭整肃,被强令闭嘴的无计其数。无怪乎焦国标先生的《讨伐中宣部》文章那么受人欢迎了。
    
    在中国特色的"党的喉舌论"作用下,新闻媒体和新闻工作者的采访权至今没有法律上的明文规定,现有的舆论监督权利,只能从宪法的言论自由权中间接地推定出记者的采访权。这是中国特色新闻制度上的一个法律漏洞。因此,中国只有制定新闻法,明确保护记者的采访权,记者们的"添乱"才会不受打击报复。
    
    当下中国值得注意的是,较之党务宣传部门,政务口的新闻管理意识发生了一些微观性的变化。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王国庆曾在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室》中受访时直言,中国一些地方官相信,地方上发生的"不好的事情",90%能"捂住",只有10%问题会"倒霉地"被披露出去。王国庆说:"在信息传播还受到比较大局限的时候,是这种情况。现在越来越难了。互联网传递信息,那是以秒计算的,上面可以图文并茂、声音、传活动画面都没有问题。另外还有手机、短信,可以打电话,手机上面可以传照片,还可以传画面。""(现在)你还想捂住对自己有好处,应该是比较天真的一种愿望了。"
    
    在今天这样的全球网络普及时代,即一种不得不开放、不自由的信息传播时代,使得数以几亿计的智慧个体,普遍的、互动的得以会聚、合和,共同创造着谁也无法抵抗的全球信息透明现实。回首中国过去的几年,网络公民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多地从幕后走到了前台,不仅是平民百姓,而且是各类精英都加入了博客的行列,从文字网站到视频网站,从网络民意到电子商务,令人眼花缭乱,一发而不可收拾,逐渐形成了新兴媒体的社会主流力量,致使那些党报官刊所垄断的阵地,一个一个地沦陷,"红色记忆"在大陆已是四面楚歌。由此以来,不可避免地将带来党管媒体时代的结束。
    
    如今的网络技术,正在打开由少数政治精英垄断信息权利的黑箱密码。我们已经进入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社会。在网络平台上,网民声音无论多么嘈杂,都是真实的、自主的,这是人类文明的进步,是党管不了的,也是不应该管的。今天再提"党的喉舌论",就不可避免地要与"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时代要求发生冲突,导致"党的领导"发出"没有网络多好"的感叹!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 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牟传珩
  •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
  •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 牟传珩: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 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牟传珩
  •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 中国民工的人权悲剧 ——聚焦“戴手铐、脚镣上仲裁庭事件”/牟传珩
  • 台灣中央廣播電台:訪問牟传珩先生
  •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 牟传珩、燕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法庭辩论纪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