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寿田:给西方新闻媒体和人权组织一封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3日 来稿)
    此文先表示感谢,后谈问题。欢迎争论和批判。我的《绝食宣言》发表后,媒体和人权组织都纷纷给我打电话,对我非常关心,想对我进行采访,由于我为了安全,为了防止卫星跟踪,而将手机电池下掉了,无法联系。当我安上电池,短信接连不断,电话号码都是国外的,都是因电话打不通,而给我进行短信留言,要我回电话,我把电话号码抄下来后,用公用电话一个一个进行拨打,回答都《此电话号码并不存在》,对关心我的媒体和人权组织,在此我向大家深表感谢和道歉!采访我没有意义,求大家对我写的《绝食宣言》里的内容进行调查,审查是否完全百分之百属实,并发表看法,比采访我更好。
    一、政府和公安用《司法鉴定》之名,将千千万万上访冤民关进精神病院,我妻子就是其中之一,我也是在抓捕的《精神病人》。我妻子王春贞是否已关押在精神病院一年半,现在是否还关在精神病院?采访我无用,去武汉市第五医院第一分院精神病分院看看,地点汉阳区十里铺,这是一个特殊的精神病院,不仅属公安局管,而且和武汉市公安局戒毒所汉阳分所在一起,表面看是医院,实属杀人魔窟,可以将没有精神病的人,弄成精神病人,可以将不吸毒的变成吸毒鬼,一楼关精神病人,五楼关吸毒人,我妻一人关在四楼,更是提心吊胆,政府和公安把精神病药给我妻子吃,(发现后丢了,没有吃。)是否企图将我妻子弄成精神病人或者弄死,来达到不赔偿的目的,这就是私财保护法?这就是残疾人保护法?把没有精神病又没有犯任何法的人无限期关押在精神病院,企图用精神病药把没有精神病的人弄成精神病或者无限期关押到逼出精神病或者到弄死为止,然道这就是建立和谐社会,然道这是中国的刑法?然道这就是中国的人权?然道这就是执行宪法?然道这就是西方的人权?因古代对冤民不是这样,国民党也不是这样,西方社会是不是这样请西方媒体解答。
     (博讯 boxun.com)

    二、拿着我大儿子陈永东的三张照片去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看尸体,左眼视膜还在不在,腹部剖没剖开……..无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害死于非命,该不该立案?政府和公安法院为什么不愿立案,跟政府和公安法院有无直接原因,为什么医院死亡证是头部受致命伤,化脓引起死亡,政府和公安不鉴定头部而要解剖腹部,为了要解剖腹部,04年11月在汉阳区自力新村居委会绑架王春贞去武汉市公安局签字,因王春贞大喊大叫大骂,才停止绑架,是不是为了免去赔偿政府和公安法院害死陈永东。卖器官又赚了笔钱,这才是指导的内容。
    三、我办照顾社会上残疾人就业和综合利用《三废》的环保工厂,将工业《三废》和生活垃圾完全转化成国家的资源,到底犯了什么法?不得而知,但我起码救过十多条人命,已为中国造了一个比神农架还要大的原始森林,为生态平衡做出了伟大的贡献,把诺贝尔奖授给我,我也受之无愧。做为国外的媒体,应调查我办的是不是综合利用《三废》的工厂,更重要的是我征地合不合法?有没有合法手续,手续齐不齐全?张乡长的叔叔张明宏拆没拆我厂房和院子,建的平房和院子霸没霸占我厂土地,就应拿我厂92年原始征地红线图,拿我厂武国土(92临)0044号国有土地使用证上的图去现场察看,再把原始图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借《司法鉴定》之名,改我厂国有地土地使用证上的图,伪造证据,进行枉法判决,来评议法院的判决书和司法鉴定书的诚信度。
    四、我说用武汉市城市规划国土资源管理局汉阳分局执法科朱平科长与记者的每次谈话,都证明了省市两级法院进行的都是枉法判决,西方媒体记者就应拿着省市法院的判决书与朱科长和武汉晨报、法制日报、公益时报、中国社会报记者的谈话对照,也就是找出这些报社的报导,与判决书进行比较,再拿着原告和被告双方向1审法院交的证据,是不是只用三被告向法院交的证据,被告们就帮原告证明省市两级法院的判决都是百分之百的枉法判决,然道中国的法院不讲证据,胡乱判决都合法吗?舆论监督有用吗?
    最后我谈西方媒体和人权组织动不动要中国介入缅甸的人权,介入苏丹的权,中国早就声明过,不干涉别国内政,尊重别国主权,那以上要求等于放了一个屁,或者说等于说了一堆无用的废话,缅甸的人权,苏丹的人权与中国人民又有多大的关系,我儿子陈永东没犯任何法,被活活杀着卖器官了,我妻子因厂房和院子被张乡长叔叔拆毁,土地被霸占,因儿子被杀而到北京上访喊冤,被关进精神病院已经壹年半了,我到北京告状,区政府和公安局写了《精神病鉴定书》,我是一个正在抓捕的《精神病人》,中国的人权在德国之声电台主持人眼里已经解决好了,应让这位主持人的儿子被活活杀着卖器官就好了,要把他也关进精神病院就更好,以免他睁眼说瞎话,黑白颠倒。还有一位自由亚洲电台的评论员,说什么由于维权人士的努力,中国人权得到了改善,这位评论员指的维权人士在哪里?我们在武汉找了几年,在北京找了几年,一个也没有找到,相反西方认为的维权人士,高智晟律师,陈光诚……这些人,现在不仅不能给别人维权,他们自己都被判了刑,请这位评论员睁开眼睛看一看,过去只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最高法院信访处有政府和公检法的《接员车》乌鸦鸦一大片。现在古今中外不搞《接访》
    (博讯编者按:此处一段乱码)
    
     会相信美国了,美国为什么不动员大陆和台湾组成多党制的联邦政府呢?按美国现政策,迟早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美国口口声声人权大于主权,其实是欺小怕大,欺软怕硬的纸老虎,美国明知北朝鲜有核武器,就不敢开战,对伊朗、早就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进行交战,但就不敢明的宣战,美国和欧盟是一堆散砂。孙子兵法出在中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毛主席从游击战开始,打不赢就跑,最后打赢了日本和蒋介石,现在中国暂时忍侮负重,等待条件成熟,通过学习西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时,用西方的矛撮西方的盾,用西方的盾来防西方的矛,中国这种经过改进的西方的矛和盾,到大大超过西方的时候,也就是西方灭亡的时候,这叫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现在就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不准美国航母停靠香港,就是一例,敢向美国叫不,大长中国的志气,大灭了美国的威风。一党制有一党制的优越性,多党制有多党制的缺点,也是必然灭亡的根源。我虽是冤民,但我见过不少人,见过毛泽东、见过邓小平、见过万里、见过宋凯夫,在1971年宋书记和我天天在湖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朱玉壁教授那里打当归针,天天一起聊天。为了办厂,我也到过王杰书记家,到过王家吉主任家、到过赵宝江市长家、到过王!
     守海市长的家,王守海市长当时和市民住在一起,老百姓住一楼,他住!
     二楼,每
    天骑自行车上下班,陈训秋在省公安厅当厅长,搞厅长接待日,当武汉市委书记要搞市长接待日,看!冤民们都没有杀市长和书记。为了办厂,不仅正市长给我签批过不少,殷增涛、董绍简、张代重陈华芳、涂勇……等付市长也批了不少,但还是办不成,谁是亲民市长,谁是亲民书记,冤民们说了算,我们为了办厂,做为上访人,是靠讨米要饭生存的上访人曹淑宛带领下,我残疾妻子在小女儿的掺扶下,走进了武汉井司赵宝江市长的家,同样我妻子在小女儿的掺扶下,由曹淑宛带领下,走进了汉口车站路王守海市长的家。我不仅去过市委书记院市长住宅大院,去过省委大院和省领导的家。79年我也去过中央党校找过正在党校学习的省委薛坦,那像现在连区政府大院都不准进,这叫人权改善了吗?陈幕华在晴川饭店接见的日本友人中,有两个日本议员和我游归元寺、游黄鹤楼、一起吃饭,一起照相,连战来大陆之前、连战派来联系的王永生和原台湾省的徐省长,我们一起吃饭聊天,他们都是黄浦学校毕业的,从王永生的口里得知,台湾有36万地下共产党员,我认为这次立委大选,国民党获大胜,这不是国民党的大胜,而是中国共产党在台湾的大胜,我认为不仅台湾将来不用放一枪一炮就可以解放。只要中国�
     �万亿美元抛出去,美国的经济就会大乱和完蛋。暗地里假若在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各捐上仟亿美元,不论谁当上总统,都会为我们中国效力,随着全世界各国共产党的壮大,资本主义就完了,不论资本主义制度有多好,都注定灭亡,要想不灭亡只有……
    再谈西方媒体和人权组织, 中央广播电台采访了一个得重病的人,在万般无赖的情况下,他向西方媒体写了很多信,想得到帮助,结果如石沉大海。我为了伸冤曾把西方媒体当救星,发出去的电子邮件,也石沉大海,还有一些自称是日本记者,在两会中能帮忙把信转交给我们国家领导人……还有人自称是法国记者,自称英国记者,他们收上访冤民的材料都石沉大海,我怀疑他们是不是真记者,若是真记者,他们是否拿着我们冤民的材料找地方政府敲诈钱财去了,不然怎么会石沉大海呢?国外记者找冤民采访,不仅不能使问题解决,相反只使冤上加冤,西方媒体记者站,都设在外交公寓,把中国看成了阿富汗和尹拉克,怕丢命,躲在里面,不敢出来,如井底之蛙,不了解中国,把天看成只有井大,外国媒体只能天天要中国管缅甸管苏丹,为什么不要我们的中央管地方的人权,我儿子被活活杀着卖器官,我妻子关在精神病院已一年半,还有那千千万万上访冤民还关在精神病院,还有那山西土砖窑以及伍佰被拐儿童到底在哪里?难道冤民上访的权完全被剥夺,政府和公检法的《接访车》原来只在北京抓人,现在连省里也学中央的,已形成全国大抓冤民,这是为了减少到北京上访冤民人数,还是为了造假象,“证!
     明”奥运前中国人权“改善”了,用来欺骗中央。抓的冤民可组建一个大国家,你们懂吗?这比缅甸,比苏丹的人权问题小吗?中国是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任何一个小问题都比缅甸,比苏丹大,如三年灾害中饿死的人,就比缅甸人加苏丹人的总和多,你们懂吗?我劝你们快快从你们住的外交公寓搬出来,中国不是伊拉克,不是阿富汗,没有拉登,没有基地组织,中国人民对外国人是友善的,你们可放心大胆的到中国山区去享受大自然的美,了解中国山区人民的生活,快快爬出你们的洞穴,和中国人民交朋友吧!而不要当怕死鬼。
    美国之音法律窗口宣讲美国案例,因社会制度不同,华人听了无用,应根据中国法律宣讲中国案例,如佘祥林的妻子回来了,佘祥林平反了,佘祥林案并没有结束,被杀女子是谁,凶手又是谁?还有武汉武胜路裁纫被冤死刑坊,妻子儿子被押送农村,一家人完蛋了的结果,以及汉阳区自力新村邹美英母女惨死之谜,北京收容所到底弄死多少人?武汉市桥口区简易粮店职工黄忠宁80年被抓进北京收容所,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还有武昌区冤民杜银仙二儿子也被抓进北京收容所,后来同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现在的救助站还是变相的收容所,,不准所谓“被救助者”自由出门,把关押的冤民通知各地驻京办,把人接走,各地驻京办实属监狱,使冤民冤上加冤,这叫人权改善吗?中国各地的冤假错案大多了,冤魂大多了,够美国之音报导的,但调查是要废劲的,懒人是办不成的.还有自由亚洲台半夜播毛泽东鲜为人知的事,不如播现在冤民的案例,不如播陈独秀的文章,请看南方周末2004年12月6日第24版往事版,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历史所所长李杨写的《陈独秀的“最后见解”》,半夜三更谁有雅兴去听那些鲜为人知的事,我做为一个七十多的人都不知道,何况年轻人,中国人只知道镇反、土改、肃反、反右,8964,这些振动全国的
    
    (博讯编者按:此处一段乱码)
    
    2004年西方的广播我收听是清楚,2005年开始有敲罗打鼓的干扰,由于雅虎和微软的帮助,变洋为中用,对中国有利的清楚,无干扰,对中国不利的,可以使收音变的鸦雀无声,什么二号卫星三号卫星统统见鬼去了!西方敌台变中国台,你们说该不该停播?有时西方的广播听不清,还干扰了中央广播电台,你们西方与西方的电台也相互干扰,假若你们西方电台进行全波段广播,那我们听不到西方的广播,连中国的广播也收不成了,会变成没有广播的时代,你们西方电台对华广播不检查自己工作的效果如何,你们应拿收音机到北京市民居住地,收收你们的广播效果,自己评价评价,我欢迎西方新闻媒体和人权组织,对我写的《绝食宣言》和本文提意见。
     武汉市汉阳区英武街自力新村44号(自力小区11栋1单元)1楼。人民休教师陈寿田 2008 年2月2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申请将《接访》载入吉尼斯/退休教师陈寿田
  • 武汉退休教师陈寿田揭北京上访人员悲惨境况 呼吁特赦政治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