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有毛必有邓,有邓必有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不管是社会主义理想,还是改革理想,在特权官僚的领导下,都被虚无,推到遥遥无期的彼岸,此岸留给人民的,是专制和腐败,这二者是一个整体,文革专制多腐败限于高层,改革专制略少腐败全面蔓延,是一个总数不变或者上升的过程。单纯结果来看,文革强化了极权的黑暗,而改革同样延续,颈上的扼换成“高科技”的。 (博讯 boxun.com)

    
     从意图来看,文革与改革,都有一个象征彼岸自由与富裕的人物,在人民心中若有若无的毛泽东与虚拟的邓小平,来对党和官僚进行打击和遏制。可是他们同时是专制官僚的总后台,总司令。就像封建时代的皇帝,与官僚阶层又合作,又斗争,可以打击豪强,同时是豪强的总后台。
    
     有毛必有邓,有邓必有毛。文革浪漫派回到毛泽东的象征意义,社会主义理想,与改革原教旨主义,回到邓小平的改革理想,同样是失败的。从封建皇帝,到邓小平,从来没有成功。
    
     皇帝,毛泽东或邓小平,可能站在人民一边,更可能站在官僚阶层一边,在双方对这种符号资源的争夺中,官僚阶层有压倒性优势。也就是一旦人民打起这个牌,获得更大利益的官僚阶层,而不是人民。按照官僚阶层的牌理出牌,肯定玩不过他,只会输得很惨。例如毛泽东好像非常站在人民一边,可是当诉诸于毛泽东这个符号,更有利于官僚阶层,只有形左才足以霸占权力,可以实右,把权力转化为金钱。即使诉诸于毛泽东再次爆发了革命,那么也会想上一次那样,由新毛马上图穷匕见,转化为新邓。有毛必有邓,有邓必有毛。
    
     我一直想对文革浪漫派说的是,用毛泽东这个牌子打邓小平,同样为邓小平所利用。实质意义上,毛泽东与邓小平,是一个镜子的两个面。我一直想对改革原教旨主义说的是,邓小平这个牌子打毛泽东,同样为毛泽东所利用。
    
     毛泽东有足够的弹性来容纳邓小平,邓小平同样是毛泽东思想的新阶段的表达。即使可以用毛泽东重来一次,那么将来也必须会重现邓小平,出现腐败。毛泽东在战争中出来来的绝大权威,谁都没有改变,连他自己。再来一个毛泽东,又何用?在很难再出现一个新毛泽东的中国,鼓吹一个毛泽东式政治,根本就缺乏首要条件:世间再无毛泽东。毛泽东的意图,在文革浪漫派看来,可以是美好的,但是连毛泽东都没有实现,那么谁还敢重来一次呢?
    
     如此说来,我必须揭露文革浪漫派心中的狂妄和僭越,他们心中隐隐约约自诩,自己是毛泽东。这种狂妄和僭越,根本没受到压制,即使让文革浪漫派上台,他们只会吓搞,连毛泽东的后更脚跟的碰不到。
    
     当我表达了这个观点,我就可以对邓小平不置一词,因为改革还是邓小平小手在毛泽东的大手中搞,邓小平躲在毛泽东的影子里面,并且把毛泽东处理为影子,这样展开改革的。从文革到改革,二者是政治逻辑是一致的。邓小平并没有骗我们,改革还是社会主义的。可是我们不听他的真话,自己欺骗自己,不顾残酷的现实。
    
     不管是毛泽东时代的专制,还是邓小平时代的权威主义,有一个根本前提,是不容置疑的,而且是无所不在强化。那就是思考一切出路,必须在一个原则之上思考,而这个原则是不容任何质疑的。错误总是别人造成的,自己总是正确的,即使一段时间错误,改正了又是正确的。而是觉得道义就在他身上。拒绝法律,也拒绝高于他们的东西,觉得天理道义就是他们,就在他们身上。这一点被当作绝对律令:是所有人政治思考的前提。总而言之,从来不会考虑到,自己就是万恶之首,是一切灾难的源头。
     革命一成功,他们自己就成为口头上的理想主义者,实际上的独裁者。人是自私的,每一个人都喜欢享受别人的自我克制,另一方面为自己缺乏自我克制而得意。贝卡利亚写道,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每一个人都愿意束缚他人的契约没有束缚自己,每一个人乐意成为全部世界的中心。
    
     在毛泽东那里,我很佩服的一点,是他一个人和自己所缔造的政党和国家机器的对立。对此,我心存感激。中国从古到今,从来没有如此对皇帝、主权政党和官僚从来没有如此,把他们当作潜在和实在的敌人。这种不顾一切做实验,实现理想的精神,把毛泽东强化到一种化身和象征意义,因此成为民众的神话。这一种是世俗福音,因此我可以同情地理解,民间对毛泽东的崇拜,及其化身和象征意义。几千年以来,底层的最强烈的感受,从来没有这样过的。从来没有一个人,像毛泽东一样,让民“心中像火一样燃烧”。而这种最深层震撼,可以与只有基督福音传进来,造成大理的破裂。毛泽东是一个伟大的敌基督者。
    
     当然我并不因为如此,就把毛泽东从这种统治者通知与被统治者的古老矛盾中拯救出来,从罪恶中捞出来洗干净。毛泽东还是沉沦在这种罪里面,但是他试图反抗。就像尼采还是沉沦在西方新而上学的伟大传统中,但是他试图反抗。这种反抗,令我感激,他的失败,令我扼腕,他的残暴,让我痛恨。
    
     为什么要坚持“形左”。就是为了掠夺,没有专政的主权,到那里掠夺?官僚权贵不仅要掠夺财产,还要掠夺人民的名义。例如石油涨价,要说了人民。官僚权贵不会放弃专政的主权。而且要有各种美好的理由掩盖,强化专政的主权。所以不要青红皂白述说美好的理由,例如改革理想,先要看看,这种美好的理由,到底是为了真正的美好,还是为了邪恶。
    
     1949是一场克拉玛依大火,而改革是在找出口。可是出口已经被领导改革的专制者,腐烂臃肿的身躯堵住。而改革这个意识形态,只是越加恶化这种情形。官僚权贵就是癌症,乃国弱民穷之源也,大国举起的绊脚石。一切的出路,都被挡住。救中国,必须亡专制。
    
     卢森堡对列宁质问过,如何防止革命政党腐败,这种质问不绝如缕。这样的质问有两种指向,一种是为了完善,另外一种是根本性质疑和摧毁。如果堕落是必然的,这种失败是必然的,而且是不可挽救的,还有就是原来的路本来就可以改革,不必要这样走极端,那就可以否定掉社会主义极权革命的正当性,当然并不能否定社会主义的正当性。必须从1949猪圈的诅咒中走出来,必须删除1949,恢复1911。这么说来,当经历无苦难和无数代价之后,完善之路根本就是错误的,改良并不是对1949年的改良,而是对1911的恢复。终结军政训政,恢复宪政。所以文革浪漫主义的左倾完善肯定是错的。必须有根本的质疑,而且必须排除意识形态对质疑的干扰。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高等教育是一个宪政问题—再次反对茅于轼涨学费
  • 陈永苗:“先经济后政治”是一颗糖衣定时炸弹
  • 陈永苗:改革阵痛应转由权贵承受
  • 陈永苗:改革已经无法拯救“改革”—致明日的第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中国改革三十年
  • 陈永苗:给张维迎颁发诺贝尔疯子奖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一切美好的,都被权贵用于自肥
  • 陈永苗:大地深处存在着最深层的自然法—再评黑龙江农民分地
  • 陈永苗:一次“卫星变轨”:从跪劝权贵从良到自己当家作主
  • 陈永苗:走路去月球:从经济自由到政治自由
  • 陈永苗:《色,戒》与宪政爱国主义
  • 陈永苗:维权运动的中国史意义
  • 陈永苗:政治自由是首要的—评资中筠先生12月1日广州讲座
  •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 陈永苗:改革时代与维权时代的社会公正
  •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 陈永苗:仇富(腐)才是真正捍卫市场经济
  • 请问茅于轼:继续让富人先富下去,穷人越穷下去么?/陈永苗
  • 《参与》专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