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旱天作雨:对未来中国民主莅临的一种思考/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1日 转载)
    
    旱天作雨——这个成语不是中国人发明的,是韩国新当选总统李明博说出的。意思是:“如果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上天就会开辟一条路”(引自《朝鲜日报》记者《李明博新政府新年寄语》一文)。李明博是用这个成语说韩国政治上的事情,可是这样高水平的说法却勾起了我对于中国政治特别是中国民主的想象。我想,当前中国人民在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不能够有效地开展自我解放,而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一个很长的时间没有改变,那么,我们说“上天就会开辟一条路”的话就具有了哲学的意义。“人道”在不能帮助人的时候,“天道”佑人——这事实上是我们中国一个古老而有价值的传统观念与传统思想,对于我们中国人思考今天中国的民主问题可以提供某种帮助。
     (博讯 boxun.com)

    民主——本身是一种人为的设计,也是近现代人的一种创造,特别在经历了20世纪——这个在今天看来是“民主革命的世纪”之后,民主已经变成为一个全人类共享的东西了。因此,民主作为一种普通的制度与普世的观念,不需要“上天”的眷顾,事实上民主制度在许多事务上甚至故意地要排除“天道”的力量与影响,而特别要坚持“人道”的基础。“政教分家”——的现象可以说是民主必须要走的一步,也是民主的一个最本质的特征,就这个意义说到极端处,民主是要与“天道”分道扬镳的。
    
    但是在一个国家,特别是一个像中国这样的古老大国在走向民主时,人的努力无论如何不能够看成是“无限”的。如果说民主可以用“改良”的方法来实现的话,那么它所需要的是统治者们的高瞻远瞩和雄才大略;如果它以“革命”的方式表现自己的话,那么,它所需要的是普通人的勇敢,不怕牺牲和革命家的谋略、品德与智慧,但是,当“革命”的路一旦开启,人民走了个“半截”而又止步不前,认为它是错误的,欲另辟蹊径,而此时此刻的统治者们又缺乏“高瞻远瞩”和“雄才大略”,那么民主进程中的“人道”就出现了危机,危机的延宕又形成了人的能力的“萎缩”,今天我们中国的情况就是这样。
    
    其实,1966年的中国人民的确是进行了一场以现代文明方式(文化方式)为主的民主的“继续革命”。从历史线索看,人民在“革”了清朝政府的“命”、“革”了国民党政府的“命”之后,又“革”了共产党政府的“命”。这样以来中国民主革命要建立的那种人民基本的民主权利(我称“第一权利”)最后基础好像是就被奠定了,但是非常可惜,这个“革命”在没有最后的成功时,却被人们视之为“动乱”,而对于“动乱”连同它的历史的批判就导致了中国人“革命是错误的”思想之漫延。于是,“革命没有成功”的20世纪事情留给21世纪时,却变成一桩“革命是错误的”“遗产”。庶几,人类民主化最大的一波——中国民主的一波——就难以兴起了,接下来的是,中国社会出现了连续19年“风平浪静”的“安定”局面,用哈维尔的话说:“安定得像一个陈尸所或一座坟墓”。
    
    在这个僵死的局面中,统治者们没有搞民主的能力,却有压制民主的力量和手段,人民失去了争取民主的精神,不再想着自己解放自己,却又对统治者们充满了怨恨、猜忌和不满,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促使民主发展的任何人为的因素都难以启动,统治者防人民如防洪水猛兽,把任何有可能导致民主运动的“苗头都消灭在萌芽状态”,而人民中间任何有可能导致民主政治诉求的做法都被套上了“动乱”的图像,于是,“中国不要动乱”的心理在得不到正确引导的情况下,就形成了人民中间一种自我压力,久而久之,这样的局面造成了普通人对民主极端的失望和极端的不信任,认为民主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如果说这里存在着一个循环的怪圈的话,那岂不是说,民主在不被人民信任时就不是民主,而没有民主的生活反过来又加强了人认为民主是骗局的观念,顺理成章的事情就是,社会上的人没有把民主当成生活的一个因素,在非民主的情况下去生活——就变成了公民生活的一种趋势;在此趋势的压迫下,社会中即使站出一、两个要求民主的英雄人物,他们的行为在普通人的眼里好像是怪异的,不合时宜。
    
    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显然情况是:人类已经进入到一个非英雄的时代了,所以在过去的民主革命时期的那种英雄主义已经过时了,社会上已经没有英雄崇拜的现象,娱乐性的人物成为社会中的新星,而一个又一个娱乐型追星族的产生又好像是拆毁了传统政治英雄发挥作用的舞台,情况即使是这样,但在专制和民主的较量中,类似于英雄的人物却不可缺位,只是“位”上的人因为缺少传统英雄的光环而成为“泡着”着的人物了。
    
    民主的东西如果不是在制度意义上言之,那么,在社会生活中它必须关联着人民或者公民中的某些大的群体行为,因此,运作意义上的民主本身就是人民或者公民运动,如果没有运动而只有个人的话,那么,民主也就成为“泡着”的东西了。表面看,“泡着的民主”也许是一个“好东西”,它到底“好”在哪里?谁可以说清楚呢?
    
    前几年,我们中国出现了公开撰文“讨伐中宣部”的英雄焦国标,在近期,又出现了公开扬言想当“8年总统”的郭泉,出现了公开抛出《竞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的施政纲领》的张树斌,出现了汪兆均、郑存柱等人的《公开信》,一时间“说”的气氛好像很高涨了,人们好像又回到了1989年前的“什么话都敢说”的时期了,但是,谁都似乎应当知道民主之于人民,不光是“说”,更重要的是“做”,而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手段也跟着起了变化了,如孙文光教授所言,它“容忍乱说,不准乱动”(见《博讯》2008-1-18日转载的文章)。所以,当“说”一直是“说”的时候,共产党是可以“容忍”的,一旦“说”有可能引起“动”(运动)的时候,镇压就来临了,而民主所需要的那种公民政治行为空间就会立马紧缩,见诸于“言”的民主“分子”很快地就会被“蒸发”,形成干巴巴的言论;仅就这干巴巴的言论看,甚至你说“中国比美国的言论更自由”(杨恒均语)(见《独立评论》2008-1-27日文)都好像言之有理。
    
    这就是说“旱天作雨”中所指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而“水深火热”的情况又不可能被真实的表达,甚至被“盛世”这样混账的话语所包装时,人民自身处境改善所需要的那种条件就被排除了,人事问题的“人道”就难以启动,于是,“上天就会开辟一条路”的意思就可以说揭示出了人的处境、命运、前途的那种最隐秘的层次,如果说在这个层次上人的希望的一线曙光并没有泯灭,那岂不是说意味着“人之为人”的那种非个人力所能及的事件有可能获得一种“上天”的推动,而这样的“推动”在没有可以于之接轨的人的作为相衔接时,那么已经过去了的“革命”重新被唤醒,就是谁也回避不了的问题。就这个问题,我们去思考“革命是神的意旨”的雨果话语(《九三年》)就有助于加深理解旱天作雨作的意思了。
    
    问题是关键是,21世纪的中国人虽然已经处在了“后革命时代”,但是,“前革命时代”的价值如果没有建立起来,或者建立起来又被颠覆了,那么,“革命”要完成它应当完成的任务,就可以被看成是“上天”“开辟道路”!就这个意思研究目前海外民运人士中出现的呼唤“革命”的现象,我们把这样的现象同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而不能够自救的情况联系起来看,中国专制分子关闭了通往民主的政治改革之道理,妄图把中国社会拉回到“革命前”的老路,是作了天怒人怨的事情。
    
    就此,我们去阅读袁红冰先生于2007年5月连续写作的《为民主革命申辨》和《民主革命意味着什么?》两篇富有激情的文章,其中对民主革命所作的三个阶段的划分与阐述是很有见底的文字:“民主革命撕裂中世纪的千年黑暗,引导欧洲和北美大陆率先进入民主政治的范畴——这是人类民主革命史上令人激动的第一阶段;而令人黯然神伤的第二阶段,则是专制政治以共产主义思潮的名义借尸还魂,并主要在东欧和亚洲形成新专制主义的国家集群,即所谓社会主义阵营;令人再次充满希望的第三阶段,则表现为民主革命同共产专制主义的搏战。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东欧人民的大起义导致共产专制主义的历史性挫败;目前,民主革命正在准备与共产专政在东亚大陆做最终决战。”(引自《自由圣火》网)
    
    
    中国专制分子至少应该明白这样的一个道理,即中国人民的合理行为、合法努力途径在基本上被堵死后,“上天”替人“开辟”生路——这就是充满人类历史中的奇特部分之一。就这个意义说,人类民主之路是任何人也截断不了的,民主有可能在某个时间中被耽搁,但这仅仅是时间的问题,民主本身会在某个新的时间中莅临。其实人类生路的一贯情形是:当人的自觉创造历史、参与历史变革的行为被启动后,历史固有的隐秘内容的空间就会被压缩,人创造自己的历史的行为在这里可以被解读为人类自我行为,只是当这样的行为在被极端专制的方式和手段压缩到一个狭窄的空间时,人类历史中那些隐秘成分所占据的空间就必然被放大,“受命于天”的古代观念就会穿上现代最时髦的衣裳而显示自己的价值。
    
    旱天作雨——揭示了在人生重大的问题上“天道”佑人的思想,这种揭示有助于恢复人类正义观传统中之核心成分,因此仅就字面意义看,它好像是宗教的,其实,在政治领域它具有很高的实践价值。因此,我的看法是“天道”佑人的思想非但不鼓励人消极等待,而且它可以为处在无助状态下的人提供精神上的武装,依着这种“武装”,原本软弱的人也可以担负起伟大的责任的。
    
    我们中国人有一句俗语:“人眼在昏花时,老天会睁眼的!”这和旱天作雨的意思是非常相似的,因此,在我写作这一篇文章的2008年,虽然我说不出中国民主化会在哪一天成功,但是在“上天”的算计中,它也许是每一天中都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或许在一个早上醒来之后,人们发现专制统治给突然地坍塌了,民主的天给亮了!
    
    2008-1-29《自由圣火》首发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害怕什么?/武振荣
  • 中国历界政府为什么无名无姓?/武振荣
  • 论胡锦涛为什么要排毛?/武振荣
  •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我见/武振荣
  • 富总裁的“穷小子”包装/武振荣
  • 论在民主秩序之中人的“自吹自擂”/武振荣
  • “天命”、“使命”与“过家家”/武振荣
  • “文革”三帖/武振荣
  • 1966年的革命:毛泽东的“迷路”/武振荣
  • 晒晒网络新成语:“正龙拍虎”/武振荣
  • “接班人”与“雇工”/武振荣
  • 对宋彬彬为代表的“老红卫兵”的评说/武振荣
  • 武则天的“无字碑”与毛泽东的“无字遗嘱”/武振荣
  • 答剑眉/武振荣
  • 错把真情当奴性/武振荣
  • 剑眉与武振荣先生商榷
  • 剑眉,请别说汪兆均的局限性!/武振荣
  • 论民主的“迷走”/武振荣
  • “瞌睡不睡,总要从眼里过”/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