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英雄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张三一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30日 转载)
     【内容摘要:吕耿松告诉我们:民主与专制已经进入了既是有理有利有节有策,又是直接、针锋相对、高调的抗争局面。】
    
     民主英雄吕耿松在其二千字的《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中告诉了我们什么东西? (博讯 boxun.com)

    
    [一]、吕耿松告诉我们:民主与专制已经进入了既是有理有利有节有策,又是直接、针锋相对、高调的抗争局面。
    
    吕耿松直面中共御用恶法庭,面临可能加刑和强化迫害,以最坚定最有力和最高调提出民主宣言:“国家政权是指全体选民选举产生的合法政权”即是说只有民主政权才是合法政权。众所周知,““人民代表”实际上是官员代表”;在中国大陆并不存在“全体选民选举产生的合法政权”,即没有合法的国家政权。
    
    中共政权是““中共现政权”是武力夺取政权的“僭主””,是“僭主政权”,直指“以历史学的观点看,以法统的层面看”中共政权是非法政权。这个政权是一个不停地砍掉民族的脑袋的政权;“共产党政权确实应该被推翻”。
    
    吕耿松的辩护和陈述告诉我们,中国的民主运动在法理上、在道义上、在人心等软力量方面和中共较量,已经进入了既是有理有利有节有策,又是直接、针锋相对、高调的抗争局面。
    
    [二]、吕耿松告诉我们:民主理念已经深植民间,已经成为中国民间主流。
    
    吕耿松的辩护和陈述呈现了一个民主(民运)人士高贵的品质、高尚的道德、高大的英雄形象。
    
    为什么今天才显见吕耿松形象?
    
    我认为出现吕耿松英雄形象不是出现于孤岛上,不是出现于不食人间烟火的南山。产生吕耿松英雄形象是有必要条件的。这些条件就是民主精神、民主理念、民主程序已经深入人(民)心,成为人们视事判理的准则,成了人们内在的道德力量。这种民意和道义主流为吕耿松提供了必要的精神支持和勇气、力量。让吕耿松在受到严酷迫害的状态下能保持心理平冲,其英雄气慨才能充分表现出来。如果缺乏这种民意和道义主流,例如在反右或文革时,甚至在这之前的十年八年,就很难产生这样的英雄。
    
    吕耿松的辩护和陈述告诉我们,在今天共产党统治的大陆,民主精神、民主理念、民主程序已经成为人们视事判理的理所当然准则。
    
    [三]、吕耿松告诉我们:中国需要英雄。
    
    英雄是一个比较主观的概念。一般指在普通人中间有才能超群出众的人,自己能够做出或者能够带领人们做出常人所不能的做出的巨大的正义事业。
    
    在今天中国大陆,即使民主己成为民间意识型态主流,但是,在共产党残酷高压迫害下,常人并不能或不敢(尤其是在共产党面前)直接或高调表达民主理念和争取民主权利。吕耿松就敢!他不但自己能够面对共产党法庭高调申诉民主,更敢直斥共产党政权非法,理应被推翻。他还能带领他的民主党人敢于像他那样做。所以,吕耿松就是今天的时代民主英雄。
    
    今天的民主英雄起到什么作用?
    
    今天的民主英雄做的是不断冲击和突破共产党划定的政治底线;把民主推向前进,把专制迫向后退。这是常人比较难做得到的。中国今天既要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做造成民众不守(违反、对抗、冲破)恶法,中共法难罚众的局面。但是,这需要一些或多或少愿意承担不守(违反、对抗、冲破)恶法后果的先进人物愿意承担和作出牺牲,带头做和带领人们去做;恶法难罚众的局面才能形成。这些人就是在中国各阶层、和领域维权(特别是政治维权)、争取民主权利、民运的众多的大大小小的民众运动(活动)的领导者。这些领导在是我们中国社会转形、结束一党专政实现民主政制的希望所在。这些带头人就是不同程度的英雄,像吕耿松那样就是今天的杰出的民主英雄。
    
    共产党打击维权和民运,主要就是选择这些具有英雄气质的人士下毒手。高智晟、郭飞雄、胡佳、温兆钧、黄琦…都成了(或将会成为)他们的目标。颠覆罪就是其杀手锏之一。打击维权和民运英雄人物,也是海外反民运的主要内容之一。
    
    出现吕耿松事件,出现吕耿松现象,吕耿松在民主人士中得到普遍的赞扬和支持,说明,今天中国需要英雄,特别需要民主英雄,特别需要政治维权英雄。
    
    [四]、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是“合法斗争”。
    
    我们先看吕耿松事件中一个实质的矛盾。
    
    吕耿松宣称“以历史学的观点看,以法统的层面看”中共政权是是“僭主政权”,即非法政权。这个非法的“共产党政权确实应该被推翻”。“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关于吕耿松案的声明”本身就非法;没有注册批准的的政党存在并活动就是非法。要守法就请首先自行解散民主党(不知道中共、八个花瓶党、作协等御用组织有没有注册批准?!)。
    
    但是,我们也看到吕耿松自己和民主党做的并非如此。吕耿松在中共法庭说:“我希望法庭在量刑时,拒绝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5条,因为这是一条迫害敢言之士的恶法。”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关于吕耿松案的声明是这样说的:“中国民主党人将一如既往地堂堂正正地坚持和平、理性、公开、合法的行动准则,用文明对话的方式解决任何争端和分歧,以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以及人民福祉的真正实现。”这些表达,明确无误地表示:吕耿松和他的民主党人承认共产党现行的法律,其前提当然是“共产党政权合法”。
    
    怎么样统一这个矛盾呢?
    
    这个矛盾好解决,而且在解决这个矛盾中,吕耿松告诉我们什么是“合法斗争”这个道理。
    
    吕耿松告诉我们:
    
    中国政权确确实实是非法的。
    
    在民主与专制抗争中、在对民主党与共产对奕中,我们在策略上“姑且承认你是合法的”。
    
    守法,指的是守法上之法的自然法;守的是你中共已经签认了的国际人权法;守的是你宪法中明文规定但从不准人民实行的“公民的基本权利”(“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还有一点极之重要,守法必须包括吕耿松说的“拒绝使用”恶法!因为恶法,特别是关于政治和社会权利的恶法都是违法的:违反自然法、违反国际人权法、违反自己定下的宪法。恶法即非法,拒绝恶法就是最正确的守法。
    
    守法就必须守恶法,是人说鬼话。
    
    吕耿松告诉我们的这四点,是目前中国维权和民运的宝贵精神财富。应该发提光大。
    
    2008/1/25
    
    原载《议报》第33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永:吕耿松即将开庭 弟弟妹妹都拿不到旁听证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抓了吕耿松究竟有利于谁?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
  • 当局抓捕网络作家吕耿松,是中共在国内上演的一场“文字狱奥运”的开端/安均
  • 呼吁援救吕耿松 制止文字狱/李国涛
  • 吕耿松:中共抵制军队国家化不得人心— 四论军队国家化
  • 沈利虎要求对浙江口腔医院赵士芳非法行医予以立案/吕耿松
  • 赤日炎炎似火烧,惊天冤案何时昭?/吕耿松
  • 吕耿松:中国最大的特务组织—— 政法委
  • 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是个什么东西?/吕耿松
  • 民告官:农民虽胜犹败,政府虽败犹胜/吕耿松
  • 吕耿松:中央干部来过就可以强征土地强迁民宅?
  • 吕耿松:当局为何不释放陈树庆?
  • 是国防军还是雇佣军——三论军队国家化/吕耿松
  • 一个莫名其妙的“反革命分子”的控诉/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市人大召开,人民代表拒绝为下层人民说话/吕耿松
  • 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对吕耿松的闭门审判
  • 关于吕耿松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一 审 辩 护 词
  • 吕耿松: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图)
  • 组图:吕耿松案庭审纪实(图)
  • 魏桢凌:吕耿松案庭审侧记
  • 中国人权论坛:为人权捍卫者吕耿松再呼吁
  • 浙江吕耿松案未当庭宣判 众多民众到场声援
  • 吕耿松案明日开庭 浙江异议人士不惧恐吓坚持旁听
  • 杭州国保威胁浙江民主党成员不得参加吕耿松案庭审
  • 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案即将开庭审理
  • 吕耿松:《水调歌头--囹圄咏怀》(图)
  • 胡佳:莫少平律师会见狱中作家吕耿松
  • 胡佳:吕耿松案件11月28日移交杭州市检察院(附录音)(图)
  • 吕耿松妻子的再次呼吁——致浙江省和杭州市官员的公开信
  • 民生观察: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被押送医院
  • 浙江维权人士吕耿松遭逮捕
  • 吕耿松取保候审、聘请律师的要求双双被拒(图)
  • 莫少平接受委托代理吕耿松案 家人盼舆论压力促无罪释放
  • 浙江异议作家吕耿松的女儿赴北京为父伸冤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