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最可厭的人,不過是可憐人/李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9日 转载)
    
    已故著名作家張愛玲有一句名言:「最可厭的人,如果你細加研究,結果總發現他不過是個可憐的人。」
     想到張愛玲這句話,是因為上周產生的港區人大代表中,少了若干可憐的老面孔。這些老面孔中,有的是在任內辭世的,如鄔維庸、馬力;有的是被勸退的,如曾憲梓、吳康民、李連生;有的是意外落選的,如黃宜弘、梁富華;有的是自稱因工作繁忙而不再參選的,如曾德成。(原來人大的工作會如此繁忙而在當了民政事務局局長後無法兼顧,但為甚麼曾擔任律政司司長的梁愛詩又一直是人大代表呢?大奇!) (博讯 boxun.com)

    在多數港人心目中,這些老面孔是不是「最可厭的人」?筆者且不置評,但他們的往績卻有不少事讓人印象深刻,比如已故的鄔人大,就曾辱罵終審法院如「小孩子」,又說港人「被強姦時不如享受一下快感」,還暗諷時任政務司司長的陳方安生是「前朝遺臣」。已故的馬人大,臨終前一個多月,在香港拋下了「坦克碌豬」的六四言論,讓民建聯不知如何收拾殘局,港人都等馬人大在廣州治病後回港為他的言論作交代,不幸他卻一去不回也。曾人大常委的金句可就多了,最新的名言是痛罵李柱銘「盲的,啞的,還是聾的」,此言一出倒使被「漢奸論」圍攻的李柱銘一下子解了困,因為曾常委一開腔,人們就有了「反其道」的反應,終於看到誰才是「盲的,啞的,還是聾的」了。落選的黃宜弘人大,則以豎中指侮辱遊行市民,而名震一時。曾德成人大在立法會以「忽然民生」來嘲諷新當選議員陳方安生,也成了經典。
    為甚麼說這些人是「可憐的老面孔」呢?因為他們每當站在鏡頭前講話時,他們說的不是自己的意見,而是中央的意見,甚至只是他們要迎合中央的意見,或揣摩中央的意見。他們沒有個人的思維,或不敢表達個人的思維,也就是說,他們的公共形象,是並非以獨立個體而存在的。沒有了個人特質的人,怎麼不是可憐人呢?
    有時他們把中央的意思揣摩錯了,比如04年鄔人大等表示曾蔭權接任特首的任期是五年,但其後中央表示只可以有兩年,於是他們也就急忙改口。若有個人思維的話,又何致於自打嘴巴?至於擔任了三十年人大的老面孔,曾經支持文革又隨形勢轉變而否定文革,就更是不在話下了。
    
    
    
    人大雖等同國會,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但中國人大代表,與西方國會議員不同。西方國會議員,以制衡行政領導人為職責,但中國人大代表,則以能接近領導人為榮譽。
    筆者二十年前,就已經提出,在執政者掌有絕對權力的情勢下,中國的政治傳統使中國人普遍有「接近絕對權力的亢奮」這種文化性格。晉身人大,或有機會接觸中南海的領導人。對不少人來說,這既是一種榮譽,也會帶來亢奮,他們往往要側身而坐,或拿出紙筆記下大人物講過不知多少次的套話。是亢奮而不是興奮,因為是一種生理反應,而不僅是心理反應。
    孟子曰,「見大人則渺之,無視其巍巍然」。這是先秦的儒家誨。但自實行專制政治以來,這種文化傳統已不復存在。許多人在見了大人之後,都對大人的巍巍然頂禮膜拜,會見後,會對人詳細描述大人的風貌,或加油加醋轉述大人的談話。在大人前是自輕自賤的可憐人,在他人前則以曾見大人而傲慢威風。也有人在略知中央的訊息之後,就急不及待地傲然向香港人表示自己「得風氣之先」。比如鄭耀棠人大在去年八月,政府發表《政制發展綠皮書》後,即表示,根據他的了解,2012年不可能有普選,很顯然,他是得到來自中央的訊息了。
    可憐的老面孔部分已成過去,有的還繼續留下來,繼續享受「接近絕對權力的亢奮」感。新當選的人大呢?行政會議成員陳智思說,本港和內地在經濟和民生上不斷融合,有需要檢討是否還需要維持「一國兩制」。在迎合中央意願方面,真是後繼有人。「可憐的面孔」又有新一代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鄉下雞叫人,城市人叫雞/李怡
  • 一場「集中指導下」的選舉/李怡
  • 謊言大國/李怡
  • 強權扭曲事實,但無法抹煞事實/李怡
  • 做笨蛋才有普選,寧可不要普選/李怡
  • 台灣將從政治惡鬥走向和解、制衡/李怡
  • 上帝改入中國籍/李怡
  • 中共要港人認同專權政治的中國/李怡
  • 平情務實話政改/李怡
  • 人大代表既代表個人的幸福,也代表國家的不幸/李怡
  • 08年中國:是機遇也是挑戰/李怡
  • 香港不是靜待2017 的時候/李怡
  • 民主的根本不是共識政治/李怡
  • 「過半」不算數,民意算甚麼?/李怡
  • 理性探討民主與民生關係/李怡
  • 香港政府推動「黨主」取得顯著成績/李怡
  • 經濟巨人與道德侏儒/李怡
  • 香港主流民意有是非心和與普世接軌的價值觀 /李怡
  • 忽然愛國vs忽然民主/李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