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孔强的公开信(四)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的黑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陈良宇在担任黄浦区区长的五年左右的时间里,前两年应该说是他的廉政勤奋期。特别是他上任之后,黄浦区事故不断,中国政局动荡。他一方面千方百计地应付,努力做出政绩,另一方面也战战兢兢,十分惶恐。到一九八九年发生六四事件为止,都一直如此。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学生运动,自然也影响到了上海。而在上海,受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上海的中心城区黄浦区。从六月四日那天开始,黄浦区人民自发地在南京路、外滩等主要交通要道上设置路障,宣传全副武装的军队开着坦克进入北京、镇压学生和无辜市民的真相。整个黄浦区境内交通瘫痪。作为黄浦区的区长,陈良宇吓得半死。他紧跟江泽民的滑头做法,既不正面和学生冲突,又坚决维护邓小平等人的意志。他组织了上万名工人纠察队,每天半夜上街到主要路口清除路障,打扫垃圾。第二天再被设置路障,他再在夜里组织人去清理。这样一直到六月十一日,才算稳定下来。从某种意义上,陈良宇的这种做法,也为江泽民飞升中共中央总书记,帮了大忙。因为邓小平虽然用铁血手段镇压了北京的学生运动,但是从内心非常欣赏上海这些城府很深的干部,做到既不流血,又化解严重的政治危机。 (博讯 boxun.com)

    
    正是在八九年六四事件中,陈良宇在联络学校政工干部,瓦解学生政治要求的时候,认识了上海大学当时的团委副书记,专门管学生工作的尤丽芬。尤丽芬长相并不出众,但是年轻丰满,对这位风度不凡的区长大人一见钟情,主动投怀送抱。陈良宇因此也就有了第一个情人。只是当时陈良宇的地位还不算高,对于兄弟们也比较推心置腹,因此尤丽芬这个事情,也就传得纷纷扬扬。
    
    以陈良宇的城府和韬略,他是比较注重自己的形象的,而且也不会去碰特别张扬的女人。他当时正是处理学生运动的棘手问题时,多半也是为了在烦闷中寻找安慰,因此和尤丽芬发生了关系。但是实际上他对尤丽芬并不十分看重。这不仅是因为尤丽芬长得不够漂亮,也因为尤丽芬胸无点墨,十分俗气。这是后话。
    
    
    【过眼烟云尤丽芬】
    
    陈良宇在一九八三年到一九八九年这六七年时间,从一个狗屁不值的彭浦机器厂的基建科副科长,一下子窜升到上海市最重要的黄浦区区长兼区委副书记,总的来说是官场新手,一方面勤政艰苦,急于表现自己的政绩,另一方面也是战战兢兢,唯恐丢了自己脑袋上的顶戴花翎。毕竟这相当于四品知府的区长官职来自不易。
    
    一九八九年,陈良宇当区长两年之后,出师不利,黄浦区接二连三地出现重大事故和灾祸,直至学生上街游行,每天设置路障。在这种情况下,认识了上海大学搞学生工作的尤丽芬。尤丽芬对于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的陈良宇一见钟情,认识陈良宇之后,多次直接来找陈良宇。为了迎合陈良宇,也装模作样地学习打网球。一来二去,终于成了陈良宇第一个情人。
    
    一九九零年到一九九一年期间,原黄浦区区委书记上调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担任院长,黄浦区党委权力真空,陈良宇以副书记身份主持黄浦区工作。那个时候,陈良宇几乎就是黄浦区的皇帝。正是在这段时间,陈良宇真正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也是和尤丽芬来往最多的时候。
    
    那个时候,浦东还没有开发,所以大多数轻易不会去浦东。但是郁知非的三灵电器厂却位于浦东。所以经常是陈良宇有空的时候,先通知郁知非,由郁知非在浦东安排好地方,然后派车接尤丽芬到浦东。到了浦东,陈良宇早就等在那里了。亲热一阵之后,郁知非就会约来几个小兄弟,一起吃饭热闹,或者晚上去西郊宾馆打球。所以陈良宇到西郊宾馆打网球,早也熟门熟路,所以才会发生冲撞邓小平这个太上皇的事情。
    
    话反过来,这也几乎是当时陈良宇唯一的休闲和娱乐。那个时候,陈良宇的夫人黄毅玲也喜欢上了网球,所以如果陈良宇没有约尤丽芬的时候,也会和黄毅玲、儿子陈维力一起去打球。因此一家三口,几乎都成了网球迷。二零零二年二月,陈良宇正式接任上海市市长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时夸口说:"(我们)一家三口都是体育迷。如果组织以家庭为单位的网球比赛,我们家一定名列前茅。1"
    
    陈良宇虽然在升官过程中善于夹紧尾巴做人,以至于哄得老干部与江泽民高兴,但是从心底里,陈良宇却是天下第一等的心骄气傲之人。对于尤丽芬,他多少是有点占便宜的心理,其实并没有如何上心。尤丽芬虽然出生年月不可考,但是一九七三年就已经入党2,党龄比陈良宇还要长上七年。就算她二十岁时就能入党,到一九九一年也已经有三十八岁,比陈良宇小不了多少岁。青春已去,徐娘泰半之老。皮肉松弛,眼下有袋,咧嘴一笑堆起来万千皱纹的波浪。
    
    
    
    上海大学新校区建设办党总支书记尤丽芬
    
    
    陈良宇更不喜欢尤丽芬的是,那女子出身上海的"下只角",没有多少眼界,又很好面子。陈良宇先是帮她谋到了上海大学新校区建设办党总支书记,结果她一上任就马上占小便宜,把建筑材料大量地往家里运,弄得人人侧目,上海大学党委一状告到陈良宇这里,让陈良宇费了不少心思才给摆平。当时已经升任市委副书记的陈良宇,为了这个徐娘半老的情妇,亲自跑到上海大学"调研",最后和校党委协商,给她一个清水衙门的官当。名堂非常好听,也非常清闲,上海大学精神文明办公室主任,其实是把她晾了起来。尤丽芬当然很不满意,每次见面都要抱怨,当这劳什子的精神文明办主任,既无实权,又没有油水,不如一个普通的系主任。陈良宇心中渐生厌倦,何况那时已经遇到了模特美女,看着尤丽芬的嘴脸就十分生气。但是也生怕她翻脸撒泼,把丑事全都抖落出来,因此只是偶尔地敷衍于她。
    
    二零零一年,尤丽芬再也不能忍受担任毫无权势的精神文明办主任,又非常喜欢出风头,因此非要担任上海大学武装保卫处的处长。因为这个所谓武装保卫处,等于是上海市公安局的派出机构,等于是上海市公安局下属的一个派出所。武保处处长等于是派出所所长,享受警察编制,既可以穿警服,也可以穿便衣。所以尤丽芬对此十分向往。
    
    尤丽芬缠住了陈良宇,陈良宇也没有办法,只好依从她。但是陈良宇却趁机提出条件,要和她一刀两断。尤丽芬在这种情况下,只好和陈良宇订了君子协定。但是却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如果有人欺负尤丽芬,陈良宇必定要给她撑腰。条件谈妥,陈良宇一个电话给上海市公安局当局长的小兄弟吴志明,马上解决了尤丽芬的问题。后来果然有一次,尤丽芬在工作中和同事闹意见,陈良宇派了他的秘书前去撑腰。这样一来,尤丽芬十分得意。
    
     说到这儿我们言归正传 ,后来果然有一次,尤丽芬在工作中和同事闹意见,陈良宇派了他的秘书前去撑腰。这样一来,尤丽芬十分得意。这个事情说的就是上海市公安局前闸北分局副科级民警,张宝亮的儿子和尤丽芬的亲戚发生校园纠纷一事。的确是吴志明将张宝亮以莫须有的罪名辞退,为尤丽芬撑了腰,所以也就引出了张宝亮替儿子和自己维权遭迫害的事情。
     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的干警对张宝亮说:别说在中国,就是在全世界我们上海市公安局都没有摆不平的问题,我们有的是钱,你出一万找媒体记者、律师,我们就出100万。
    
     2004年9月北京的《法治行为杂志》第九期发表张宝亮同志的事件后,上海市公安局是到北京花钱让记者不管张宝亮的事情;
    
     2007年7月份安徽省《经济日报》社驻马鞍山记者站站长牛志林在自己的百姓网站刊登和报道张宝亮的案件时,山东的中华申正网就已经先期报道了张宝亮的事迹,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派了20多人动用国库开支赶到山东想买通山东的领导,但是山东省有关单位和部门拒绝后。
    
     他们接着赶往安徽省出巨资买通了社长和牛志林,然后有牛志林专门给上海市公安局和所在单位写了检讨书,说自己采访不扎实,事后牛志林对张宝亮和孔强先生都谈到此事,而且多次劝孔强同志也不要管张宝亮的事情,拿些上海市公安局的钱了事,均被孔强同志拒绝。
    
     2008年元月份,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再次到山东省曲阜市买通曲阜市工商局局长张宗臣,对在工商局工作的孔强进行打压,目前孔强同志的父母因过度伤心而双双病到。
    
     2006年上半年《民主与法制时报》驻广东记者站站长景剑锋去上海采访张宝亮时,由于张宝亮的电话一直被监控,所以当景剑锋赶到上海时,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由王伟峰带领朝阳派出所的两名民警将张宝亮软禁在张宝亮家附近的中石油下属的高级宾馆两天两夜,景剑锋被上海国保摆平;
    
     2005年张宝亮被刑事拘留期间,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派便衣,混入看守所与张宝亮交朋友,之后,这个自称叫王勤的便衣警察便开始对张宝亮处处趁机陷害,不是请张宝亮喝酒吃饭,就是请张宝亮洗桑拿找小姐,均被张宝亮以各种理应拒绝;
    
     2007年6月份云南省地震期间,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为了销毁证据,竟然冒充温总理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到张宝亮家,以温总理已经知道此事并说温总理派其来调查核实为名,想把张宝亮手里所有的证据资料拿走,被张宝亮识破后这个自称是温总理办公室、自称姓消的便衣才罢休;
    
     给人喝一种药后想让人说什么做什么这些人就说什么做什么,抽取血浆建立血浆数据库等等,都是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对张宝亮一个人民百姓所采取的恶劣手段,这些问题都是江泽民的外甥吴志明安排,上海市公安局国保分局局长胡泽青具体执行的,黑幕,黑洞......
    
     吴志明领导下的上海市公安局还有多少不被人知的黑幕和黑洞呢!!??!!
    
     总之,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怕罪行暴露,从而越陷越深,越走越远。
    
    联系电话:1596306215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务员孔强的第三封公开信
  • 公开信第四弹——普通公务员致胡吴温/孔强
  • 上海国保冒充海外媒体致电张宝亮 孔强不惧威胁
  • 孔强遭打压 张宝亮揭上海建血浆数据库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