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悲哉!十部物权法也抵不过一个绝对权力/杨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3日 来稿)
    
    杨涛
     (博讯 boxun.com)

    在江西省丰城市,一场旧城改造拆迁中,许多与被拆迁人有亲属关系的公职人员被告知:要在规定的时间内说服其亲属在拆迁协议上签字,“否则将被采取组织措施。”在这场拆迁补偿与市场价格悬殊的拆迁中,有人被停职,有人被威胁停发工资,连一些低保户都被告知,如不配合将被停发最低生活保障。(《中国青年报》 1月10日)
    
    丰城市这起事件,很容易让我们想起前几年发生在嘉禾的强行拆迁事件,当年嘉禾搞“四包两停”,让160多名公职人员受到牵连;打出“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就影响他一辈子”的口号,曝露出滥用权力的穷凶极恶。如今,嘉禾这一事件的当事官员受到追究,去年颁布的物权法也宣示: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征收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应当依法给予拆迁补偿,维护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我原以为,各级官员总该多少有些长进,而物权法的出台,也会给我们公民的私产提供一分坚实的保障。然而,丰城市权力滥用的魔爪江湖再现,让我们不免有一种梦想破灭的感觉。
    
    首先,物权法规定对于公民私产再完备,它也只能针对那些直接侵犯公民私产的公务行为本身,它对于官员利用权力压制公务员做工作、搞株连的“声东击西”,迂回侵犯公民私产的行为却鞭长莫及,它无法约束官员对其下属的违法行为。比如丰城市老城区改造分指挥部对家有拆迁户的公务员发出通知称:请你全力配合拆迁指挥部做好思想工作,动员其按时办理拆迁手续,并由你包干负责。如逾期未办,将对其本人及包干责任人采取相应的组织措施。这种行政权力压制公务员来要求他们家属强行拆迁的措施,在表面上并没有直接处置拆迁户的私产,物权法徒奈其何?
    
    更为重要的是,就是直接侵犯了物权法所保障的拆迁户的基本权利,物权法又能怎么样?丰城市民邵国荣的店铺的补偿价格只有每平方米5600元,而就在离他的店面100米左右的马路对面,一个名叫丰邑中央的房地产项目的商铺售价为每平方米20408元。但是,邵国荣能依靠物权法来保障自身合法权益吗?他只能坐在一楼自己的店铺,任凭他的头顶上拆迁工人抡锤一次次地砸向建筑物,只能做出“一家5口全部住进店里,与店面共存亡”的悲壮决定。究其原因,物权法不过是写在纸面上,它并没有长手和脚,不能自动地制止违法的滥用权力的行为,不能自动地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它有赖于人大等权力机关对于滥用权力的行为制止,有赖于司法机关严格适用它来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但这一切在 “绝对的权力”面前,只能是一场空谈。
    
    在我看来,十部物权法也抵不过一个绝对权力。这个绝对权力,就是地方政府掌握的可能控制行政、司法等各种权力的权力。地方司法机关人财物都在地方政府控制之下,谁能指望司法机关在公民与政府发生冲突时,自觉地实施物权法来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呢?地方人大还更多地满足于“橡皮图章”,代表中本身就有过多的官员代表,代表选举也是经常掺杂着“人为因素”,谁能指望他们来制止政府的违法行为呢?近年来,各地不断曝光出来的“彭水诗案”、“稷山诽谤案”,西丰警察进京抓记者案等一系列县大爷打击报复舆论批评的案件,绝非偶然,其根源就在于这个绝对的权力。在绝对的权力之下,地方司法机关不但不能起到制约和监督政府权力的作用,不能充当“正义的守护神”,甚至自身也充当了绝对权力的帮凶和鹰爪。
    
    别再把物权法当作公民私产的保护神了,只有扎扎实实地推进体制改革,让权力得到分立与制衡,分解地方“一把手”过大的权力,把“绝对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公民的权利才能获取一份坚实的保障,嘉禾与丰城发生的事件才不会重演。否则,不用说物权法,就是摆出宪法来又有什么用,宪法不也规定了:“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涛:人大监督法院该采取怎样的方式
  • 解开“撞伤不如撞死”的困境/杨涛
  • 杨涛:检察官、法官成为打狗队的旷世奇闻
  • 杨涛:刑警打交警,大水缘何会冲了龙王庙?
  • 杨涛: 喬新生,別再為收容遣送招魂
  • 杨涛:開發商何以猛如虎?追究地方政府官員責任
  • 杨涛:突发事件中媒体承担相应义务更应当享有相应的权利
  • 报复性执法与黄金高案能否公开审理/杨涛
  • 杨涛:从设陷抓嫖看如何限制警察“执罚”权(图)
  • 杨涛:公安局副局长成為整治仇家的“馬仔”?
  • 大学生杨涛在“严打”被抓打死在派出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