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为爱得蒙.海拉雷(Edmund Hillary)雕塑大型铜像/陈维明(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为爱得蒙.海拉雷(Edmund Hillary)雕塑大型铜像/陈维明
    (在雕像落成仪式上我与爱德蒙和他的夫人,总督,市长)
     在洛杉矶听家人从纽西兰传来消息,爱德蒙.海拉雷于十一日因心衰竭去逝,闻此消息夜不能寐,写下片断当年我给爱德蒙.海拉雷这位纽西兰的民族英雄制作雕像的一些回忆。
    
    记得那是九零年的下半年,我的一位纽西兰朋友陶艺家彼德,盛邀我到一所陶瓷学校任教,而这所陶瓷学校接到一个任务,说离奥克兰不远的奥雷瓦Orewa市原有一尊爱德蒙 海拉雷的水泥雕像破损需要要修补,希望我能去看一看,并且能够拿出个修初方案。我去看了以后觉得这尊雕像修补价值已经不大,它是水泥材料制作的,非常容易破损。而且雕像本身形制太小,放在海拉雷广场,没有气势,建议有可能的话,应诺重塑,并且材料可以用紫铜,这样保存比较永久,也比较有艺术价值。这之后,大约过了二个多月,奥雷瓦市议会来信,说我的建议很好,他们已经成立一个爱德蒙.海拉雷雕像委员会,并且已经在筹集经费,准备接受我的建议做一个大型的铜像,立在市中心广场。不过雕像委员会对雕像制作是通过公开征集稿件进行评比来决定的。希望我也能拿出一个稿件来参加竞争。在这以前委员会已经看过我的简历,也得知我就是以特殊艺术家身份,而移居纽西兰,我在中国和在纽西兰都制作过比较大型的雕塑作品。
    
    为了准确地把握爱德蒙.海拉雷的精神风貌,我通过委员会的负责人,奥雷瓦的一位地方名流也是女皇受勋者毛罗斯的介绍和海拉雷认识。为了画他的人物素描和拍照我曾好几次到他在Remuera的家里去。他的家虽然很大但很朴实,他家的木头大阳台上可以看到大海。海拉雷虽然是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但是对于我一个来自中国的雕塑家十分地尊重。我在为他人物素描时,他就像我的模特儿一样一动也不动。他的妻子是一位非常美丽华贵的夫人,对人却十分谦和,她常常在一旁一会儿看看我的画,一会儿看看他的丈夫,不时地发出赞美之声。她是爱德蒙的第二任妻子,是爱德蒙登山好友的遗孀,在爱德蒙的前妻和他的女儿在为尼泊尔的教育奔波飞机失事死亡后,他娶了到南极飞机失事死亡的友人的妻子。他们俩的连理不但见证了二位登山家的友情,也成了登山界的一段佳话。我与爱德蒙家庭交往时间长了,也成了他们家的朋友。在确定我的稿件前,我对于海拉雷什么年龄来作雕像还难以确定。海拉雷成为英雄是他年青时期登上珠玛拉玛峰雪山,但是用他年青时的形象又和现在实际形象相差较远,经过再三和委员会商量并征得海拉雷本人的意见,最后选用他壮年时的形象为原形,但是还是将他塑成登上雪峰时的形象。不久我的小稿原件出来了,按照小稿放大的雕塑稿,是在在UNITC艺术系内完成的。委员会在众多投标稿件中选择了我的稿件,这对于我本人来说,是一项殊荣。
    
    整个雕塑创作过程中,爱德蒙.海拉雷和他的夫人也曾亲自来到创作室,为我的雕塑进行形象对比,校正。当爱德蒙.海拉雷爵士站在我的泥塑稿件前一站说:还开心地问在场的人员“像不像”?他的夫人说:“比你本人还要像你”。这个场景当时还被TV一台与英文《先驱报》进行了报导。
    我为爱得蒙.海拉雷(Edmund Hillary)雕塑大型铜像/陈维明


    (在泥稿完成时的留影)
    我知道最后决定采用我的稿件,他的夫人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在中央工艺美院学的是雕塑专业。后来也一直从事雕塑创作方面的工作,中国八十年代前,还是受前苏联写实主义艺术风格影响很大。所以在写实和人物传神上是我的专长。而纽西兰的雕塑家写实水平差一点,注重的是抽像艺术。我在被选中后,纽西兰最大的报纸先驱报作了大篇幅的报导,同时也刊登了一些读者的意见,认为爱德蒙.海拉雷作为纽西兰的民族英雄,由一位中国的移民来做是否恰当,并由此展开了一场辩论。当时爱德蒙.海拉雷爵士对媒体表示:“我作为一个纽西兰人可以去爬中国的雪山,为什么中国的雕塑家不可以为我做雕像呢。”爱德蒙.海拉雷的话深深地感动着我。当年爱德蒙和尼泊尔向导丹增在到达珠峰一步之遥时,爱德蒙对丹增说:你先上去吧!这是你的土地。因此,丹增成了实际上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人。爱德蒙还为他拍了照片,由于丹增不会拍照,爱德蒙作为第一个登上珠峰的登山运动员,则没有留有照片。对于有着这样情怀的英雄,作为一个雕塑家能为他雕像,我由衷的感到自傲。
    
    雕塑稿确定后,我将雕像翻成石膏模拿到工厂进行铜铸。铜像出来后又由我亲自化了几个星期的时间进行后期抛光等技术处理,与此同时奥雷瓦市中心广场的雕像基础工作也在进行。对于基础我建议在大岩石夹缝中放了白石子,用它来象征雪山,委员会都称赞我的主意太好了。
    
     一九九一年年十二月月四日爱德蒙.海拉雷爵士的雕像揭幕仪在他的故乡奥雷瓦Orewa举行,这一天是奥雷瓦市重要的一天,也是我移民纽西兰三年以来最重要的一天。在揭幕仪式上差不多纽西兰的政要和名流包括纽西兰女总督都出席了仪式。奥雷瓦市长佩着金带主持仪式,并在会上宣读了英国女皇的来信,女皇在祝贺雕像的落成的同时,也对我作为一个中国的移民为爱德蒙.海拉雷制作雕像表示感谢。当年爱德蒙作为英国登山队登上珠峰,为刚加冕女皇的伊丽莎白二世带来巨大的祝贺,当即加封爱德蒙 海拉雷为爵士授骑士勋章。在揭幕仪式上,军乐队奏乐,小朋友放飞鸽子。当蒙在爱德蒙.海拉雷雕像上的纽西兰国旗在刹那间的宁静中被揭下时,全场发出了欢呼。然后爱德蒙.海拉雷爵士和他的夫人,女总督,市长一起走到铜像前,我也被邀请走上前去和他们一起接受人们的欢呼。此时,我感觉到我作为一个中国移民,一个雕塑家的骄傲。
    
    那天,也是我第二个儿子爱德蒙.陈出生一百天的纪念日。我与妻子带着一百天生日的儿子,一起去参加这个具有纪念意义的仪式。为了纪念这件雕塑作品,我将我将出生的儿子也取名“爱德蒙”。当记者得知这一趣闻后纷纷给我在摇篮中的孩子拍照片,这也是当天的TV1、TV3以及各大媒体的焦点新闻。
    
    在雕塑爱德蒙.海拉雷雕像以后,我和爱德蒙 海拉雷雕像委员会的成员都成了好朋友。特别是主席毛罗斯先生,我们两家经常来往,每年都到他家作客,他成了我在纽西兰最好的洋人朋友。我和他的关系一直保持到他去世。参加他追思仪式的那天,我和夫人带着一束花前去参加,带花的只有我一个人,正在我感到诧异时,我看到追思会的小册子上写着:“请将送我花的钱捐给基金会”。我不知道这是毛罗斯先生的遗嘱还是他家人的意思。但这件事对我非常地感动。所以我在追思爱德蒙时,也不得不追思毛罗斯先生。
    
    几年后,我制作爱德蒙.海拉雷雕像的事迹被纽西兰收进了纽西兰的新移民英文教科书。我现在虽然在美国任教,但我对纽西兰的感情是永远的。我对纽西兰的感情也是和爱德蒙.海拉雷爵士和毛罗斯先生的感情联系在一起的。写上这十几年前的片断,作为我对爱德蒙.海拉雷爵士的悼念。
    
    (在我写完这篇文章时,得知我的妻子陈二幼在奥雷瓦,爱德蒙 海拉雷悼念仪式上,被邀请到嘉席上就坐。22日纽西兰为爱德蒙 海拉雷爵士举行国葬)
    我为爱得蒙.海拉雷(Edmund Hillary)雕塑大型铜像/陈维明


    (在奥克兰圣三一教堂内停放爱德蒙海拉雷灵柩)
    我为爱得蒙.海拉雷(Edmund Hillary)雕塑大型铜像/陈维明


    (奥克兰市民夹道迎送爱德蒙 海拉雷的灵车)
    
    2008年1月20日陈维明于洛杉矶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这雕塑记载下它们得罪恶!!!(图)
  • 上海嘉华中心收藏法国大型雕塑
  • 被称为丑陋中国人的有争议下跪雕塑获大奖(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