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上海仍是独立王国,胡锦涛陷入被动政治势态(上)/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声明:本篇文章重在剖析统治者纵横权术,道义修养不够的人看了是要学坏的,最后下场与苏秦一样,玩火自焚晚节不保。)
    
     中国两千年来专制制度中的一个重要潜规则就是,不斗则已,要斗就必置对手于死地。这个潜规则需用心体会,历来的统治者都不会明说。毛主席他老人家言传身教:不得罪责已,要得罪就索性得罪到底,无论对手是否真的存在篡权动机,只要存在对自己不利的政治势态,就必须干到底。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强有力的领导者,否则党内党外都不服。胡锦涛今天面临的困境就是,党内党外都不服的政治势态。 (博讯 boxun.com)

    
    59年庐山会议的政治势态
    
    远的不说,就说近五十年的事,1959年七八月份的庐山会议,彭德怀递交给毛一封长信,即所谓的万言书。毛看到后彻夜未眠,决定将信印发下去,叫全会去讨论这封信的性质,最后演变成惊心动魄、关系党和国家命运的党内大斗争。庐山会议最后,把敢于凛然直言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错误的彭德怀,作了深刻剖析的张闻天,提出中肯批评的黄克诚、周晓舟,打成了个“彭、黄、张、周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随之,全党展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对右倾机会主义斗争”。
    
    彭、黄、张、周真的反党、反毛主席吗,一点都没有,相反四个人最后全都乖乖地缴械投降,毛主席心里清楚得很。但彭的万言书,与黄、张、周的支持性言论,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形成对毛主席极其不利的政治势态,而不利的政治势态一旦形成,日后若被某个隐藏在党内、赫鲁晓夫式的人物利用,那毛主席的政治地位与政治生命就会受到严重威胁。所以强有力的领导者不论对手是否真的存在动机,只要存在不利于自己的政治势态,就必须将其消灭于萌芽状态中,无论代价多大。
    
    彭德怀仍不明就理、叫屈式地问毛:“这封信是给你一个人的,你为什么印发给会议”,毛明知故答到:“你也没告诉我,不要印发给全会啊”。从彭质问毛的话中可看出,彭老总的确没有私心想要打击毛的威信,要毛为大跃进承担责任,那封信是给毛个人的私房话,是忠心耿耿、下对上的谏言。而毛主席也不好明说,不印发全会怎么能批判这封信代表的倾向,怎么能将不利于自己的政治势态消灭于萌芽状态中,不给他人日后留下做文章的把柄,为了保住我毛泽东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只好委屈牺牲你彭德怀了。所以毛主席明知故问彭德怀,两个人不欢而散。这就是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的战略眼光,站在最高统治阶层的角度看,很难说谁是谁非,那要看用什么价值观标准去衡量。从事后的发展看,对于那些虽然在客观事实上造成了威胁,但本意上并没有要挑战毛主席领导地位的人,毛主席他老人家是有分寸的,最多是进行政治批判,而不是要肉体消灭,也就是只触及灵魂,不触及皮肉。
    
    七千人大会与文革的政治势态
    
    但对于少奇同志就不同了,少奇同志是主观能动地挑战毛主席。在62年七千人大会上刘少奇公然否定“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错误与成绩关系,乍着胆子借湖南农民之口讲到“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并将“人祸”解释成中央在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刘少奇进而染指毛制定的路线“三面红旗,我们现在都不取消,都继续保持,继续为三面红旗而奋斗。现在有些问题还看得不那么清楚,但是再经过五年十年以后,我们再来总结经验,那时候就要更进一步地作出结论”。参加会议的七千人,除了林彪,几乎全被刘少奇在思想上带走了。
    
    毛主席听了这番话,心中大为恼火:全党全国都知道“一个指头和九个指头”的关系,是我老毛说的,即使要纠正,也要我自己过两天纠正,你刘少奇竟敢公然在大会上否定我的提法,这是触动了党内最高名器,党只有一个主席,到底是姓刘,还是姓毛?!我让将“人祸”解释成苏联逼债,而你这个刘少奇偏偏解释成为,“中央在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还说是“七分”,这不是分明把火往中央里引,往党的最高决策者身上引嘛,你这是要干什么!这不是要把我老毛的威信打下去,把你刘自己的威信树起来!“三面红旗”原来是现在不取消,将来要取消,这是从根本路线上否定我毛泽东的路线斗争,好!走着瞧。
    
    66年文革初,毛主席在《炮打司令部》中,历数刘少奇的罪状,其中有一条“联系到一九六二年的右倾”,就是清算这次会议的老帐。对于象刘少奇这样从主观动机上妄图取而代之的对手,毛主席不仅要从政治上斗倒,还要在肉体上消灭。毛对于刘少奇与邓小平的区别对待,就是很好的例子。对邓,造反派只触及灵魂不触及皮肉,所以邓政委挨过批判,却从未挨过踢打,就因为邓从来没有在动机上要取毛代之,所以毛有言在先。对刘,造反派可没手软,不仅坐喷气式,还有人上来踢踹,打耳光。刘即使是死于开封,毛仍未结束文革,毛要将六二年被刘从思想上拉走的那七千人一并打倒,防止他们将来为刘翻案,按毛对文革小组的话讲,叫“为全面内战干杯”!当然除了刘少奇,毛从未下令将谁从肉体上斗死,但毛知道肯定有不少人要会死掉,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叫为打击刘少奇,消灭不利于自己的政治势态,而出现的不可避免的附带损失,英文叫Collateral Damage。
    
    70年庐山会议的政治势态
    
    在我党历史中,庐山始终是个是非之地,1970年八、九月间,在庐山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受到汪东兴的误导,其支持者发动攻势,要将文革干将张春桥拿下,逼毛在林与张之间做选择。林彪及其支持者是反对毛主席吗,根本没有,毛主席很清楚这一点,但他们一心一意要拿掉张春桥,就是对毛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表示不满,张春桥是文革中的心腹干将,是毛泽动思想的唯一正宗传人,一旦拿掉张春桥,就必然会形成否定文革、不利于毛的政治势态。毛深知小张在文革中冲锋陷阵,结怨太多,毛可以妥协,不让小张当党的主席,但要拿掉春桥是万万不能的,这从根本上涉及毛的文革政治势态。按毛本人的话讲“小张他们什么都没有嘛,你门有飞机大炮坦克导弹,还有原子弹”“张春桥这个人再看他两年,两年以后我不干了,把班交给你,由你主持工作”。林彪权重了,在军队的势力太大了,连中央文革小组都无法抗衡,等林彪有了篡权的动机,一切就太晚了,趁着庐山会议的势头,一举拿下林彪,最好。
    
    庐山会议后,首长在北戴河一副坐等挨整的架式,说明林根本就没打算反对过毛。但毛发动的文化大革命是依靠林的军队将刘、以及那七千人打倒,所形成的政治势态,对毛来讲,极为被动。林彪的势力独大,这就犯了历来统治者的禁忌。一个强有力的统治者是不会将自己的政治安危依赖于他人的主观仁慈上,等他人有了动机就一切太晚了,所以无论林彪是否存在反毛动机,都必须下。当然外逃中摔死最好,这叫自我暴露,组织上正愁找不到证据说服广大干部与群众呢。
    
    朱德与周恩来的威胁
    
    毛对于朱德与周恩来,看得很清楚,这两人都具备资历反毛,但毛健在,他俩不会反毛,但毛不在了,他俩可就难说了。按主席与王海容的原话:“总理不是不反,是时候未到”,所以毛主席他老人家在75年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故于76年提前送朱德、恩来先“走”一步。象毛这样的政治家是不会留下确凿证据给历史学家将来定罪用,当然也会不可避免要留下一些痕迹,前中共中央文献室事务委员高文谦在《晚年周恩来》一书中已经把这些痕迹说得很清楚了,在这里不重复了。
    
    讲到这里人们可以看出,作为近现代史上中国最强有力的政治家毛主席,倾其一生始终保持有利于自己的政治势态,按江青对医生李志绥的话讲,“在政治上,没人搞得过主席”。
    
    (待续)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帆不检点的师道行为为中共闯下弥天大祸/昭明
  • 公开党内矛盾,曾庆红暗批胡锦涛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三)/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二)/昭明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一)/昭明
  • “博讯”反专制立场坚定,频遭攻击,光荣!/昭明
  • 与公开对抗胡温相比,操纵股市破坏宏观调控更有效/昭明
  • 书记处,曾庆红的强势与习近平的弱势/昭明
  • 政治局常委会、书记处,与专制政权的两把刀子/昭明
  • 政治局常委的折衷交易,令胡、江、曾都不满意/昭明
  • 由柔弱到刚强,由人之所助到人之所攻,胡将成矛盾焦点/昭明
  • 17大胡锦涛力挺李源潮,上海证交所成人民公敌/昭明
  • 胡、江、曾就政治局差额选举、公布得票率爆严重分歧/昭明
  • 17大再掀暗杀潮,李宝金陈同海名曰自杀实为他杀灭口/昭明
  • 十七大以派系为核心、以权力为目标、以反腐败为旗帜/昭明
  • 江泽民、曾庆红发现的又一条历史规律/昭明
  • 一桃杀三士,江、曾合谋离间胡锦涛李克强习近平/昭明
  • 知进不知退,知存不知亡,江、曾自绝退路/昭明
  • 撤换总参谋长,胡锦涛摆开阵势决战七中全会十七大/昭明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儿子曾伟移民澳洲暴光,曾庆红遭质疑党内地位动摇/昭明
  • 中央两个司令部,有人急于夺权当国家主席,分裂党/昭明
  •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江氏心腹由喜贵必须下台/昭明
  • 胡锦涛表示,党的代表大会有权改变以前的任何决议/昭明
  • 宋平顺留有遗书爆光,京沪两地权斗压力剧升/昭明
  • 锦涛同志表示,纸馅包子新闻是真的,谁说有假/昭明
  • 军委副主席重新站队,高调表态挺胡,以求安全着路/昭明
  • 胡锦涛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交出权力,要么面临全面围歼/昭明
  • 匹夫不可夺志,感谢孑木、民生观察工作室,还有博讯!/昭明
  • 胡江曾内斗,高潮即将到达,尘埃远未落定/昭明
  • 黄菊病故,人算不如天算,中南海形势为之大振/昭明
  • 在陈良宇案的定性上,中共高层爆发严重分歧/昭明
  • 胡、江权斗,北京军区与南京军区至关重要/昭明
  • 17大权斗:胡锦涛试图在军队中肃清江氏“三个代表”阴魂/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