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念念不忘真与善——再与武宜三商榷/张成觉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0日 来稿)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武宜三更多文章请看武宜三专栏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这是西方某哲人的隽语。对此,我是时刻铭记并努力躬行的。 (博讯 boxun.com)

    
     也正因此,对于武文所云因‘敬仰’罗海星而不批评其父的做法不以为然。子归子,父归父,一人做事一人当。倘其父有错,为何要‘忍’?问题是,武加在罗孚身上的罪名均属莫须有,其文有违真与善,故必须予以驳斥,以正视听。
    
     在正文第一节里,武点了罗孚的四篇短文:《北京正以法促统》`《连战展开和平之旅》`《民进党应该感谢连战》和《两岸继续不独不忘》(分别载《苹果日报》2005年1月3日,4月27日`5月3日和6月6日),指之为‘推销“一国两制”,为中共大卖假广告’。
    
     三年前的旧文,还拿出来‘示众’,武之秋后算账确不同凡响。这里无意逐一反诘,只想指出几点:
    
     一是《苹果日报》之政治取向人所共知,即便是罗孚想‘为中共大卖假广告’,黎智英也不会非但免收广告费,还要给罗付稿费。
    
     二是无论‘以法促统’,或是‘和平之旅’,仅看题目就对台湾同胞并无坏处。难道‘以武促统’更好?‘战争之旅’更佳?至于末后的‘不独不忘’,则有点费解,似为‘不独不武’之误。无暇去找旧报纸核对,兹不细议。但‘继续不独’肯定得分不少,北京`台北以及华盛顿都乐意见此。‘继续不武’或‘永远不武’更佳(不过北京早已明言拒绝承诺‘不动武’)。
    
     三是推销‘一国两制’未必有害。中共固然强调‘一国’,我则着力申明‘两制’,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港澳正可执此自卫,痛击左派之越界言行。就台湾言,纵使接受‘一国’,亦与港澳有别,因为这个‘一国’仍处‘各自表述’的状态,并未确定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口头与笔墨官司还可以继续打下去。时间不见得对北京特别厚爱。
    
     该节末尾,武举了中共软禁其总书记至死,及罗父子系狱的例子,证明其‘无法无天’‘罄竹难书’。如此立论当然不错。但与罗的文章却不相干。罗只是说北京‘表示要以法促统,而不是以武促统’,字里行间并无‘深信不疑’之意。何况罗重点讲‘慢慢统不迟’,这就可以将北京的‘以法促统’,置于天下人众目睽睽之下,试问这又何不妥?
    
     第二节武评价连战大陆之行所受待遇,认为并非罗所说的‘盛大欢迎’。这里颇有点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味道。印象中连是与胡锦涛会晤了的,难道这就不算高规格?另一方面,武亦不能否认,安排连到北大演说属‘外国元首或首脑才有的待遇’,但又说罗这样讲是使‘连战忽然又变成了“外国元首”’‘这可犯了中共大忌呀’。如此东拉西扯,自相矛盾,简直匪夷所思。
    
     对于主持人称连战为‘台湾’‘著名政治家’,而未提其以往的政治职务这一点,武竟大做文章。这种做法,粤语叫做‘撩交嗌’,即故意挑起争吵。别说是在北京,就算在香港,要是公然称连曾任‘中华民国副总统`行政院长’,那显然是办不到的(香港的电视台称陈水扁为‘台湾的陈水扁’,避开国号)。政治家就要正视现实,善于妥协,尽量通过谈判对话,找出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法去处理争端。要是按武那种偏激之见,斤斤计较怎么称呼这类小节,那就连彼此见面沟通都难以实现,这又何补于事呢?
    
     下面一节题为《假洋鬼子偏冒充中国人民的代表》,要害是武将‘假洋鬼子’这顶帽子,硬扣在罗头上。此事前一篇文章已予痛斥,这里只加两句:你见了罗‘宣誓效忠美利坚合众国’了吗?他的美国护照什么样子?
    
     后面几节已无需再加剖析,其似是而非,出言不逊,令人不禁想起姚文元这个文痞的文风。其打击面之广,实在罕有。从刘少奇遗孀王光美,到台湾的柏杨夫妇及李敖,一概骂倒。勇则勇矣,与罗孚何涉之有?
    
     愚意以为,文以载道,对‘道’可有不同理解,但‘真’与‘善’不应须臾置之脑后。为文首要求真,不可弄虚作假,欺骗读者;同时力戒臆测或粗心,避免误导。再则宜与人为善,忌恶言相向。后者即鲁迅所云:‘辱骂与恐吓决不是战斗’。武君为人嫉恶如仇,追求自由民主,几年来笔耕不辍,网上已发文数百,点击达四十余万个,广有读者。我们份属‘同一战壕的战友’,痛恨毛之暴政。此为大同,余皆小异。但又实实在在地都喝了不少‘狼奶’,故无论议事论文,难免时有偏颇片面之处。戒之慎之,谨以共勉,并请读者诸君教正。
    
     (08-1-20)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罗孚何处见帮闲——与武宜三商榷/张成觉
  • 中共掠夺了民族资本家多少财富?(上)/武宜三
  • 中共到底掠夺了民族资本家多少财富?(下)/武宜三
  • 武宜三:热烈欢呼警务工作站胜利进驻高校
  • 我们这一代人:恐惧、饥饿、屈辱、绝望 —— 读李大立《中国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 /武宜三
  • 武宜三:今日《大公报》的党、卖、私、盲
  • 武宜三:于幼軍,老百姓把你們這班忘八蛋飬得又肥又白的,是為了什麼?【外五章】
  • 刘亚洲力证中国共产党假抗日、真卖国/武宜三
  • 武宜三:二十八字令-讀章詒和《順長江,水流殘月-淚祭羅隆基》有感
  • (香港)武宜三:楊恒均很難過,但胡錦濤、溫家寶不難過
  • 武宜三:禿固然毒,不禿亦毒,转毒转秃,上下皆毒!
  • 武宜三:有這樣不要臉的政府,有這樣不要臉的官員麽?!
  • 武宜三:新华社法律顧問对博讯网一则不负责任评论的回应
  • 陈子明:曾是革命的儿子,不是革命的孙子——致武宜三
  • 武宜三:李瑞环助学值得吹嘘吗?
  • 武宜三:你们遇上的是一群奴才
  • 武宜三致《亚洲周刊》总编辑邱立本先生公开信
  • 武宜三:强烈抗议美帝国主义粗暴干涉我国内政
  • 武宜三: 虚伪冷血的温家宝
  • 武宜三:于幼军不下台,还有天理吗?
  • 武宜三与笑蜀山西黑窑童工事件对谈录
  • 【武宜三按】看!這是一夥最後的劫匪
  • 山东费县的乡村教师正在罢课/武宜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