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陈永苗:改革阵痛应转由权贵承受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大部分财富集中少数人,不让共同分享。大多数人就如野狗抢骨头活命,穷人对穷人手起刀落更快,更残忍。在我看来,如果一定要流血,那就流少数人的血,少数吸血鬼权贵的血,要大多数穷人流血。如果少数吸血鬼权贵不放血,一定要弄到必须流血的地步,我认为流吸血鬼权贵的血,是非常正当的。你不仁不义,首先给自己送到油锅里面,穷人不过是点了一把火。 (博讯 boxun.com)

    
     这近百年来,流的大多是穷人的血。这种大地的格局应该改变了。绝对不能让吸血鬼权贵,进一步延展流穷人血的格局,让穷人对穷人手起刀落,发动法西斯内战,或者以大国崛起的方式,让穷人打海外战争去,替吸血鬼贵族流血。
    
     这个替人卖命已经干过很几次,从1921年开始,例如解放战争白替人卖命过,建国后几十年的生产建设积累还是白替人卖命。不能老替人白卖命,流血也要有报酬。
    
     发展是必须螺旋式的。到了今天需要一场均贫富,然后依此作为起点。改革三十年中的扭曲结构,造成发展是不均衡的。所以需要一个比较和谐的结构作为再次发展前提,这个和谐的结构,包括起点平等和共同富裕。
    
     改革三十年中的扭曲结构,例如政治决定财富支配没变,城乡二元没变,再次分配没变。所以需要洗牌重来。如果要承认市场经济是不可阻挡的,那么现在所谓的,被改革派认为反市场经济的力量,例如不公平带来的怨气和仇恨,都是市场经济理念的表达,因为爱而恨。有怨气和仇恨,说明认同了市场经济的理念,但得不到其中应有的正义。
    
     搞市场经济已经带来的好成果,都不会在共同富裕中而丧失。如果以市场经济的名义,拒绝共同富裕,这不仅仅是对市场经济的误解滥用,而且是捍卫恶的成果。好的东西,人们如何都不会抛弃,至少可以打折的存在下来。而只有坏的东西,才会裹挟所有美好的名义,来巩固自己的邪恶,并且欺凌美好的东西。反对共同富裕,不外乎替自私的,放弃责任的权贵进一步解除人类文明底线以下的负担,看家狗而已。
    
     文革的打击,搁资本主义尾巴,都没打掉发财致富的欲望和企业家精神,那么不要害怕,共同富裕会造成这二者的丧失。发财致富的欲望是天生的,阉割不掉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而企业家精神也一样。
    
     过去几十年鼓吹发财致富的欲望和企业家精神,已经走过头。发财致富的欲望和企业家精神,是一种自然的东西,只有当受到极权的压抑,鼓吹才是正当的,这是一种解放。可是如今已经非常过头,而且也与极权融为一家人,这时候就不能陷入在过去受极权压抑的记忆里。这时候再鼓吹,就是在杀人放火。
    
     企业家的个人发财致富的欲望,可以作为一种燃料,但是绝对不能作为目标。我们可以轻易的发现,在鼓吹和启蒙中,本来是作为解放的因素和燃料的,被转变为人生目标。这时候劳资关系就变为不可调和的,这时候贫富内战就出现了,敌我之分就出现了。可以说经济启蒙运动和极权的一次配合,就一夜醒来回到解放前。
    
     除非与极权能够分离,并且趋于良好,否则,我赞同遏制个人发财致富的欲望。这时候,必须兴起市场经济的国家伦理,恢复实业救国精神。企业家搞实业,并不是在太空中搞的,而是在一个结构扭曲,民众总是被牺牲的政治结构中,国家剥削的结构搞的。毫无疑问,即使按照改革派的阐述来看,在没有政改之前,企业家搞实业,是对国家剥削的参与和分享。这是改革三十年实然的层面,还有一个层面是应然的。那就是从改革的总体社会契约来看,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为了共同富裕。也就是说,企业家搞实业,激发发财致富的欲望,是为了整个中国,而不单纯为了自己。这就是实业救国精神。过去民国的实业救国精神,并没有在改革总体契约断裂,而是延续,而今天却被发财欲望浇灭了。
    
     回归到这层国家伦理,回到搞市场经济的本来面目,就会发现共同富裕正是搞市场经济的应有之义,而吸血鬼权贵“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用市场经济的名义搞死市场经济,是对市场经济的歪曲。与贪污腐败一样,都是用人民的名义搞人民。
    
     让单纯挣钱成为人生目标,而且是掠夺型挣钱成为人生的目的。那么中国改革三十年,真相上夜幕下的绿林江湖,土匪掠夺的历史。穿上西装革履,手上拿着法律的强盗,比手上拿枪的强盗,更无从躲避。
    
     来一个平权法,实现共同富裕,再来重建平等竞争的起点,这是当代的使命。维权时代的经济发展,在共享中再次发展。分享的时候,是短暂的痛苦,决不阻碍,也不会不变为革命。不分享反而变为革命。我认为,改革三十年中,一直由民众来承受的改革阵痛,应该转由权贵承受。而且请记住,而民众微薄的财产来承受,这些与他的身体密切关系,也就是其生产生活资料。
    
     由民众来承受的改革阵痛,是邪恶的,不正义的,应该清算的。而由权贵承受的,仅仅与其放纵的,罪恶的奢侈有关,并不影响其生活生命。所以由权贵承受的,是极为正当的。当然现实与道义相反,让由民众来承受,无比容易,让由权贵承受,无比艰难。
    
     即使回到改革原初方案,改革改到今天,就剩下一个既得利益特权集团,需要攻坚。这时候的办法,改革派给出的,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就两种,一种是给与权贵讲理,晓之大义,促进改变。另外一种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既然90年代推到改革的是权力的资本化,那么不惜一切代价,再掏血本贿买。没有政治对抗,没有拳头,权贵白眼都不会给你一个。看起来比较有效的,是第二种,而第二种绝对是中国的剖腹自杀。
    
     以改革意识形态的名字,展开的一切,只会有利于权贵,造成民众反对。所以必须让改革死,在维权的时代里,包裹在维权运动中展开改革遗嘱。必须进入维权时代的逻辑,终结改革,才能理顺改革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依此拯救改革的理想。只有在维权时代的逻辑里,才能扭转现实与道义相反,让权贵承受“阵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改革已经无法拯救“改革”—致明日的第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中国改革三十年
  • 陈永苗:给张维迎颁发诺贝尔疯子奖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陈永苗:一切美好的,都被权贵用于自肥
  • 陈永苗:大地深处存在着最深层的自然法—再评黑龙江农民分地
  • 陈永苗:一次“卫星变轨”:从跪劝权贵从良到自己当家作主
  • 陈永苗:走路去月球:从经济自由到政治自由
  • 陈永苗:《色,戒》与宪政爱国主义
  • 陈永苗:维权运动的中国史意义
  • 陈永苗:政治自由是首要的—评资中筠先生12月1日广州讲座
  • 陈永苗:一尸两命案件:旗帜鲜明地反对北京卫生局鉴定结论
  • 陈永苗:改革时代与维权时代的社会公正
  • 康玉春、李海、陈永苗三人谈:奥运-应该有民众的参与和改造
  • 张耀杰:答陈永苗先生
  • 陈永苗:仇富(腐)才是真正捍卫市场经济
  • 请问茅于轼:继续让富人先富下去,穷人越穷下去么?/陈永苗
  • 陈永苗:维权运动是百年立宪的画龙点睛
  • 陈永苗:《读书》换帅是“去改革化”的一个里程碑
  • 陈永苗:我为什么要奖励温家宝一朵小红花‎
  • 《参与》专访知名宪政学者陈永苗(图)
  • 陈永苗:“史上最牛钉子户”把《物权法》钉进维权时代(图)
  • 5月20日宪政学者陈永苗作客中国学术论坛网聊天室 (图)
  • 范亚峰秋风李柏光陈永苗:用维权延长改良—中道论坛之五
  • 陈永苗:对经济纠纷政府是一个凶器
  • 陈永苗致台湾人权促进会前会长魏千峰律师的信
  • 陈永苗等接受冯秋盛的委托,太石村选举法律后援团成立
  • 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爱琴海事件-林辉&陈永苗
  • 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成立,陈永苗担纲首席代表
  • 陈永苗(北京)太石村事件:中央政府应该支持维权运动
  • 王怡和陈永苗谈恐怖主义和自由主义“基要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