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三:解决之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一)/陆士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不同时代,而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话语体系和体系载体及其信息传播渠道,这些都决定了我们是生存与行为模式。
     (博讯 boxun.com)

    我们人类的信息传播途径和接受模式经历了从远古时代有限范围,有限时间,有限可重复性,有限准确度,高传播成本的限制性信息传播和流传(其代表就是竹简,羊皮书,到古代印刷术书籍,以及通过口头语言等形态为代表的古代传播方式),
    到蒸汽机出现后伴随第一次工业革命而来的大规模现代化单向传播(报纸,有线,无线广播电话,电报,模拟电视系统)为表现形式的机械电子革命时期产生的信息形态,到今天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平行,网络化,无中心,低成本传播与储存,即时化,实时化的互联网信息传播载体,不同的信息承载模式,伴随着不同的行为模式的发生。
    
    伴随着古代话语体系的生存模式,出现的战争与杀戮形态也是有限的和个性化的。读我们的古籍《三国演义》,两军对战的时候,通常是两军将帅单挑独斗,先杀他几十个回合。军旗之上打出的是个人的名号;而皇帝披挂上阵亲自出发去征战也是常态。在西方,中世纪时期的骑士精神,个人决斗更是个性十足的绅士精神的体现。
    
    今天,在我们中国这一切古代文化因着仇恨或者个人欲望而搏杀与征战的精神都不复存在。
    
    观察共产党革命几十年来在中国泛滥为肆意危害与剥夺个人生命所有的现实,当剥夺生灵的杀人与大规模的屠杀成为一种流水线式的作业;当将独裁者们个人的情感,价值判断异化为国家或者民族的图腾与偶像的时候;伴随着现代化单向传播手段而来的,是杀人鼓动者与杀人执行者们的个人罪恶感灭失,至少是那些应该存担责任的个人被掩盖或隐藏。
    
    被这个独裁政权及其独裁者们控制操纵下的信息传播系统,广播,报纸,电视,成了强有力的工业化大规模洗脑宣传机器。我们这些在60年代中国长大的一代,相信都对高音喇叭记忆犹新。而这样的大喇叭只有在今天的穆斯林国家依然普遍存在。
    在这样的制度下面,杀人者和迫害者们这些具体化的实体个人都隐藏和消失在“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维护社会稳定”,这些词汇后面;而与此对照的是受害者,被猎杀者们连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原始复仇本能,都失去了有形的对手。
    
    在这种背景下,替代了具体的个人,“革命和专政”,“共产党”,“政府”,“民族”这些抽象的名词名称成为了所有被剥夺被奴役者们个人的敌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词汇常常更换时空同样也会成为那些杀人者们的杀手。
    
    在共产党几十年来所进行的这种史无前例的洗脑手段作用之下,独裁者们通过剥夺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使全体中国人个人灵魂供养所赖以生存的信息层面的本应该是个性化,私人性的独立自主的心灵家园,建造在公共的“信息猪圈”中。这一猪圈从“高音喇叭时代”延续到了今天的“互联网时代”。
    
    
    待续:“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三:解决之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二)
    
    在这种所谓“集体主义”话语体系围剿式洗脑之下,我们失去了自我意识,以及自我价值判断能力。现代奴役,使我们的思维能力“处于幼儿年龄阶段的理性判断水准”。 _(博讯记者:陆士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二:洗脑是如何进行的(三)/陆士绅
  •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二:洗脑是如何进行的(二)?/陆士绅
  • 陆士绅:“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二:洗脑是如何进行的(一)?
  •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一:现代中国是“新奴隶社会”/陆士绅
  • 陆士绅:中央警卫团战士的血到哪里去了?
  • 陆士绅的《公民维权手册》
  •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