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方影竹:文革纪实兼发一则比赛杀人的辨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0日 转载)
     (原载<民主论坛>)

    中共建政后,高官们为保证他们子女成龙成凤,各系统纷纷办了特殊 化的子弟学校。如北京的景山小学、育英学校,是中央级的子弟学 校,刘少奇的孩子就在那里上学。华北军区办的八一学校,占用了海 淀一所清朝王府故址,曲水亭榭,人间仙境,文革时北京人才有幸一 饱眼福。另有一所中央军委办的干部子弟学校,以纪念国庆为由,起 名“十一小学”,后增办初中,更名为“十一学校”。我于1962年8 月以现役军人身分调入当教师,随后转业。我按部就班教书四年后, 遇到文革,“停课闹革命”。我身处动乱中心(北京)的中心(“联 动”巢穴之一),经历难得。

     1995年来纽约,64岁的我,追忆文革期间红卫兵“造反有理”的往 事,写下我站在十一学校办公楼前,同一个男生的谈话情景。下面是 原文: (博讯 boxun.com)

      “老师!你当过兵,可曾打死过人?”“没有。我当兵之后没仗   可打了,才转业教你们的。”

      “那可不如我。我昨天在教堂打死八个。”

      他刚15岁(我教的那个班都是十五、六岁),手里提着一条浑圆   的皮鞭,已经被血渍浸成乌黑色。他说话时是那么悠闲自在,哪   里象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接着他向我描述了这样的场面:王府井旁边有一座天主教堂。红   卫兵先将十几个修女递解出境(当时《人民日报》曾作为红卫兵   的壮举加以报导),后来便住在那里。有教堂里储存的罐头食   品,吃饭自然不成问题。每天先到警察派出所问:“谁是资产阶   级?”然后根据提名把这些“资产阶级”带入教堂。一带便是一   家人。一家进去,立即被红卫兵分光。三个红卫兵揪一个,先将   人推倒,有人喊:“一、二、三!”同时动手,皮鞭齐下,有专   人拿着秒表计时,看各组打死人都用了多长时间。当然用的时间   最少的是“冠军”。

      令我震惊的是,获“冠军”最多的竟然是宋某某等几个女生。宋   某某是我平时喜欢的女孩子。她腼腆、娇小、作业认真、字体清   秀、考试成绩也在班里数一数二。而现在她居然能用皮鞭连续   “作业”,成为“冠军”,连眼前这个男生也流露出“自愧弗   如”的神情。人之变化,令人难料;毛泽东之“神力”,也确非   虚传。十几岁的女孩子以杀人为愉悦,我至今不敢多想。

    这段话是我以万英树为笔名写的《“太子党”的青少年时代》的一小 段。全文刊登在《北京之春》1996年2月号(总第33期)第16页至第 18页上(读者可以从《北京之春》网站搜索出来)。过了两、三年, 我的这篇文章在《东西南北》网上出现,题目变为《太子太傅谈“太 子党”的青少年时代》,署名、出处全无。当时心想,说人家是太 子,我自然是太子太傅。只是太子太傅拿三千石粮食,官至从一品, 我呢,吃粉笔面的教书匠而已。

    不料过了几年,又出事了。

    我的这段话被单独拿出来,流传网上。有两个字被更动,但那是极为 要害的两个字,即把我写的“宋某某”变成“宋彬彬”。又进一步见 到网文,提到已故经济学家千家驹的《自撰年谱》里记载着宋彬彬比 赛杀人,她为了胜过别人,打死了八个人。

    为了找到《自撰年谱》一阅,我先在我住的纽约皇后区大书店和图书 馆查找未果,便冒了少见的冬日雷雨,到曼哈顿纽约市立图书馆找。 该馆亚洲部的锺女士作了全球联网搜索,查到一本,但保存于香港大 学!我又从一家港刊上知道,《自撰年谱》非公开发行,而是作者自 印,赠送少数朋友的,我只得放弃查找。

    其实,细心的读者,是不会把张三的帽子给李四戴的。十一学校只有 初中,男女合班。宋彬彬当时是北师大女附中高三学生,年龄也自然 比我提到的女孩子大三岁。此宋非彼宋,是很明白的。

    有人会问:“你说的是事实吗?”告诉你:均为事实。当时我和那个 男生站立的位置,他的神情,至今记忆清晰。至于我提到的宋某某, 她的名字,我记忆得很准确。我当时是在内心震动中接受信息的,怎 能忘记?我现在再补充这个男生当时说的两个情节:

    第一、他告诉我:红卫兵打人的器械除皮鞭外,还有截断的自行车链 条,以及木棒。有一个老妇被红卫兵推倒前,不哭喊,不抵抗,口中 缓慢地说:“你们打死我吧。”一棒子下去,她的臂骨断了,慢慢蜷 曲,就象烧烤猪腿一样。

    这段话我至今记得真真切切,只是此刻打字时手在哆嗦……。

    第二、他还告诉我:带来的有一个五、六岁的小女狗崽子,也被打 死。他问我,“她这么小,怎么也是资产阶级?”我这个当老师的太 不称职,当时什么也答不出来。

    有人会说:你十年前发表文章时,把“宋某某”的名字写出来就好 了。这话有理。此刻行文,吐露她的真名,也能去除读者悬念。但说 还是不说,这是问题。思之再三,不说为宜。她,今年该是五十七、 八岁的母亲或祖母了,由她自己反省和处理吧!

    我现在倒是想对宋彬彬说几句话。

    我是倚着十一学校喷水池铁围栏,从广播喇叭中听到天安门城楼现场 报道,知道你同毛泽东对话内容的。“要武嘛!”在当时可是最高指 示,是要照办的呀!其罪恶影响,不可估量。红卫兵的造反行动,各 有各的帐。我当时不是你那个学校的老师,你是否打过人,用什么方 法打人,在什么地方,发出过什么“勒令”,参加过什么“一个阶级 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我一无所知。美国之音就你“不 提、不辩、不道歉”的态度发表的评论(今年第一期VOA《对比新 闻》节目),值得你深思:“如果她相信中国人已经把过去遗忘了, 那她就错了。人们看到了她写的文字,这些文字激起了巨大的愤怒。 很多人对宋彬彬吹嘘她在美国的成功,同时只字不提她在高中时的举 动感到愤慨。人们称她是母校的耻辱,说北师大女附中90年校庆是一 个无耻的校庆。”知耻近乎勇。60岁的人,面对一个专制腐败而不作 反省的出生国,什么是应有的晚节,你应该作出一个不再令人失望的 回答。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容芬:敦促胡锦涛给文革结案,惩处反人类罪犯
  •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我见/武振荣
  • 批了一个人,救了几亿人!——文革期间马寅初先生对中国人民的重大贡献/王鑫海
  • 我为什么关心文革/邓韫璧
  • 天涯冉云飞和傅熹人关于《“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天涯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文革”三帖/武振荣
  • 冉云飞:“文革恶之花”再度开放
  • 寒竹:为林彪翻案是一种变态的“文革病”
  • 文革中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 徐友渔:研究文革的又一奠基石
  • 文革岁月:扑朔迷离的云南王“谭甫仁暗杀案/甘为民 
  • 李作鹏谈文革:。毛泽东一会儿支持这个,一会儿站在那一边/师东兵
  • 北大教授孔庆东歌颂文革的国庆奇文
  • 解龙将军:八国联军是文革“破四旧”的先行者
  • 陈破空:不可思议,中共动辄拿"文革"说事
  • 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牟传珩
  • 解龙将军:我1981年就预言文革旗手鲁迅将被国人遗弃
  • 陈奎德:中国自由主义在文革中的萌芽
  • 改革30年 學者倡清理「文革」
  • 胡錦濤批文革為“十年內亂”
  • 母校褒扬宋彬彬 舆论批宋批文革
  • 胡锦涛公开批判文革是“十年内乱”
  • 温家宝:文革使中国错失发展良机
  • 曾荫权文革喻民主 港媒体反响强烈
  • 全国十省市经租房及文革房业主代表在京座谈(图)
  • 何蜀:著名文革史专家王年一先生病重昏迷
  • 文革中被枪毙的几个高干子弟
  • 陳破空:僅次于文革:中華文物古迹的又一場浩劫
  • 社科院著名学者徐友渔不畏压力,发表有关“文革”演讲
  • 文革纪录片珍贵却被封杀(图)
  • 一个时代的特别纪录:文革流行曲(图)
  • 神采飞扬徐绍史:文革后77级学生出现首位正部长(图)
  •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 紧急求助:寻找鲁礼安—文革时期“北决杨”冤案受害人 (图)
  • 云南纪录片展因涉文革题材被无限期推迟
  • 中宣部禁止有关“反右”、“文革”等历史事件的出版物出版
  • 杜世成 从文革打手到“改革开放闯将”(图)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