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西方为什么能够建立话语霸权?/冼岩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7日 来稿)
    
    
     西方尤其是美国在当今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中的话语霸权,令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非西方中心系列”国家既恼火又无可奈何。利用对多种“普世价值”的概念定义权,在不同对象间使用多种标准,确实为美国的利益扩张提供了硬实力所不能及的方便。 (博讯 boxun.com)

    
    那么,西方为什么能够建立话语霸权,而其他国家却难以挽回的处于意识形态弱势呢?这是个有意义的话题,试以中国为例探讨之。
    
    首先要问的是,中国人为什么服膺西方话语体系?究竟是由于国人对现状不满,所以认同反体制现状的西方意识形态;还是由于受西方意识形态影响,才对现状不满呢?我倾向于前一种。改革开放以前且不说它,自改革开放以来,经历1980年代短暂的“共赢”后,中国社会即迅速贫富分化,日益蔓延的权力资本化所带来的不公正感,更令人难以忍受。身处快速分化过程中的中国人,由对比而产生的感受更加强烈。毕竟现在已是信息时代,不可能象过去那样封闭信息,让人们相信“全世界的劳动人民都在受苦受难,等着我们去解放”。当对现状的不满真实存在时,仅靠话语系统的努力是难以挽回的。建立在这种现实感基础上的意识形态及话语系统,自然也难以胜过竞争对手,俘获人心。
    
    西方话语体系中对中国之类政权最具颠覆力的核心符号是“民主”。纵然有无民主或许对当下中国人的现实境遇及其感受关系不大,即使所谓民主国家国民也同样会对现状存在许多不满;如果中国搞民主,情况也可能变得更糟。但是,这一切都仅仅只是可能而已。对手会说,人们也会想:民主后结果也有可能是情况变好呵;既然你执政者不能让我们满意,为什么不准我们试试别的选择呢?
    
    这种民众情绪有点类似中国传统价值“不患贫而患不均”,二者同样是源自民众内心的朴素感情与本能需要。从这个意义上说,民主与平等一样,它本身是人的一种内在需求。不管它对民生、福利的作用如何,不管实际上“真正的民主”能否达到,它本身亦自有其价值;即使它的实现仅仅只能是形式上的,其实际效果要受到许多限制,它仍然有值得追求的地方。民选的价值在于:不管选择的最终结果如何,总是由我自己选择而来的结果;原来我只能被选择、被决定,现在虽然还受到诸多限制,毕竟拥有了有限的选择权利。民众的这种心态有点象今天的掌权者:纵然再累,也没有几个人愿意提前退休。
    
    正因如此,民主和平等一样,从来都是左派的主张,而不是右派的主张。右派原来一直是反民主的。20世纪欧美列强的最大幸运,是至少在形式上终于解决了全民普选的问题。从此可以理直气壮,不必再象马克思时代一样被人千人诅万人骂了。批评者可以解释,西方的这种解决方案,是建立在西方列强凭借其先发优势掠夺全球资源的基础上而达成的,因此在效果上不可复制;也可以举例,后发展国家包括俄罗斯,模仿西方模式结果是越来越糟。但是,由于民主本身就是一种需求,至少当现状不能令人满意时,统治者无法说服人们不去尝试民选禁果的滋味。所以,康晓光提出“仁政”:如果能够让民众相信统治者的“仁”,或许民主不民主就无关紧要了;做不到这一点,拒绝民选就比劝戒毒瘾还难。除非只剩下一种声音,否则不满于现实的人们总会选择相信反现状的声音:你再说民主是什么滋味也没用,且让我先尝尝味道再说。
    
    所以,西方的话语霸权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建立在历史所造成的优势地位之上,这种优势同样是难以复制的。物质决定意识,没有客观优势的基础,在劣势的站位上想要创造出一种可与匹敌的强势话语,我怀疑这种可能性。
    
    凭千年文化传统与近30年独特路径上的现实成就,中国并不是不能搞出自己的一套东西。但这套话语要想俘获人心,同样必然要包含平等、公正、民主、人权等诸项反映了人们内在需求的价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