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杨帆不检点的师道行为为中共闯下弥天大祸/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期发生于中国政法大学的“杨帆门”事件,若仅仅限于学生中途溜走,杨帆教授当场喝止,导致师生肢体冲突,在世界范围华文媒体中引发了为师之道的伦理讨论,事件本身引起的伤害也许只会限于杨帆教授本人。但杨帆强词夺理拒不悔改,遭到同为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萧瀚公开撰文,表达了与杨帆不共戴天的有关教师伦理的公仇,并为学生们上了最后一课“如何度过我们的一生?”,谈到了幸福、信仰、爱和创造,也伤感地告诉这些正当“花样年华”的学子:1989年在北京天安门发生过一场重大的社会事件,“这个现在只躺着一具尸体的广场,当年的鲜血是不可能洗净的,它比一切有形的墓碑更为久长。”
    
     因此由“杨帆门”事件引发的伤害就不再仅仅局限于当事人本身,而是殃及中共一党专制政权,按照杨帆本人的话讲,叫作“这个事件现在已经很混乱了,而且已经上升到学校声誉,甚至是国家安全的地步”。 (博讯 boxun.com)

    
    89年后中共政权一直试图淡化人民对六四屠杀的记忆,一直试图让民众忘却六四屠杀的存在,而今次政法大学教授在课堂中再次提到六四,使中共长久以来的妄图成为泡影。萧瀚以自身的辞职行动再次向强权表明“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如果认为萧瀚是在向杨帆本人挑战,就大错特错了。萧瀚这是以匹夫之力向专制强权挑战,向人性中的邪恶、伪善挑战。这是我们中华文明的精义所在,也注定了中华民族中,政权可以更迭,但我们中华文明不会失传。
    
    而事件中的第一当事人杨帆教授大骂学生之后,还拿孔子“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来教训学生,“看他们一个个太缺少教育了。太缺乏教育了,像大学生样儿吗?我告诉你们“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是什么意思?孔子把君子和小人分成君子跟小人,意思是说,对于不同的人,要求不一样。他应该是社会上层的,就是那个有权力的,有钱的或者是有文化的,属于上层……(到此第一个录音已经完毕)”。
    
    大家看看,这位著名经济学家的见识就是这个样子,“君子”就是“社会上层的,那个有权力的,有钱的或者是有文化的”。杨帆张嘴孔子闭嘴孔子,根本就不摸孔门学问之门。不谈孔子还好,既然谈到孔子,今天在这里,就算是替孔子教育一下这个著名经济学家杨帆,免得杨帆本人的行为污蔑了我们中华文明的圣人孔子。
    
    孔门之道“一以贯之”,就是做人要“仁、爱”,讲“忠、恕”,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看看杨帆身上哪里有孔子的“温、良、恭、减、让”痕迹,最多算是邪恶强权在理论学术界的一个化身而已,算是有知识,无学问。而孔门之道传授的就是学问,是做人的学问,是通晓做人事理的学问;知识只是在其次,是次而又次的东西。杨帆以为自己出了几本书,有了知识,被专制政权捧为上宾,就了不起了,就是君子了,是属于上层的,因此可以孔门弟子自居教训学生了,实在是荒谬,按孔子的话叫“耻”!
    
    事件中,学生、教师、媒体几乎是一边倒地批判杨帆,但杨帆是不是以为中共专制政权会为其撑腰,那就又大错特错了。看看杨帆为咱们专制政权闯了多大祸,如果杨帆能及时公开悔过并主动辞职,萧瀚就不会掀起教师伦理公仇之争,就不会有“最后一课”中谈及六四。本来专制政权淡化六四屠杀的策略都快成功了,结果让杨帆极不检点的师道行为毁于一旦,都是你杨帆惹的祸,杨帆你知罪吗,还嘴硬?!
    
    当然杨帆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能因为其不检点的师道行为就抹杀了杨帆的才能,杨帆虽然不适合当教师,但其“仗势欺人”“强词夺理”“污蔑圣人”“满嘴仁义道德”的品质非常符合中宣部的要求,在政法大学教不了书了,可以去中宣部任职,当个副部长还是绰绰有余的,正的绝对不行,因为出身是老九,是具有动摇性的,所以只能当副的,只能充当学术理论打手,而打手是可以随时被牺牲掉的。
    
    政法大学当局如果积极接受萧瀚的辞职,那萧瀚可就真被造就成了反专制的英雄,成为专制政权的又一个强劲对手,打也不是,杀也不是。专制政权如果力挺杨帆,那无意于火上浇油,增加师生民众与政权的对抗性,加速专制政权自身的垮台。反正杨帆因此次事件彻底臭到家了,不如索性任其自生自灭吧,他要是觉得自己脸丢得还不够,就让他继续在政法大学执教,挨师生们的骂。
    
    事实也再次证明,中国政法大学的师生与六四有割舍不断的联系。1989年民主运动的第一次有组织的示威游行活动,就是中国政法大学的师生在4月17日下午举行的。北京搞校学生自治联合会的总部最初就设在政法大学,首任主席周勇军是政法大学政治系89年应届毕业生。后来成立的北京高校学生对话团也设在中国政法大学,团长项小吉是政法大学法律系国际法专业86级硕士生。政法大学青年教师刘苏里与吴仁华以其无畏的胆魄,在六月三日夜与四日晨军队屠杀无辜平民期间,始终在天安门广场纪念碑前营救并组织学生战略转移。
    
    六四屠杀使得一批当时年轻,虽无太多涉世经验,但却充满理想主义的学生、教师、工人成熟了,他们现在世界各地仍为中国民主运动而奋斗不息。祝愿现今中国政法大学的后进师生们,能向你们的先进前辈们那样,在当今污浊的经济、生态、学术环境中,抱有一颗理想主义的心,记住你们的优秀教师萧瀚的祝愿:“永保一颗单纯的心,一颗充满爱和美的心灵”“一颗富有生命力、独立而自由的灵魂”;“在多么肮脏卑污的环境中,都持守着自己永不被玷辱的卓越人格”。
    
    人类已经进入2008年,明年就是2009年,“六四”二十周年。邓小平曾放过凶狠话“用二十万人的性命换二十年的稳定”,二十年即将到来,谶言即将应验。2007年是中共专制政权疯狂掠夺平民财富的一年,2008年将是其变本加厉的一年,2009年则是“人怨上闻,天降灾祸,天灭专制”的一年,中共的历法将尽,六四翻案势在必行!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