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二:洗脑是如何进行的(三)/陆士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2)感官剥夺(Sensory Deprivate)----没有人能够长时间忍受“感官剥夺”
    
     正是由于观察到从苏俄大清洗前后的一些人们出现的短时间内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到朝鲜战争期间美军战俘的异常行为,一些西方科学家,精神心理分析专家意识到共产主义国家有人使用了一些手段,来改变人的思想。 (博讯 boxun.com)

     由此,出现了“洗脑”和“感官剥夺”,及其相应的研究。
    
    FBI,CIA也参与其中的,被攻击为进行非人道人体试验的“感官剥夺”实验的基本原理就是让人在一个保持身体最佳物理生存状态,确没有任何信息层面东西刺激的环境下对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进行的评估。
    这个实验曾经以多种方式被美国,英国等西方的心理学家们在60年代各种环境下进行过,包括在CIA和英国情报机构资助或者参与下进行过,相关报告和著作及其丰富。
    “感官剥夺”实验的结论极为惊人,但是尽管被广泛的报道,其后果和可能的影响至今却还没有人进行全面的阐述。
    
    这种实验原理就是让人处于一种生理上尽可能舒适的条件下,一般是一些小的空间,保持适当舒适的环境温度,甚至定时给予食物和水供应,但是尽可能完全隔绝来自任何外界对我们感官系统,包括皮肤触觉在内的的刺激。没有外界的任何声音或者只有单调的一种声音或一首单调的音乐;完全没有光线或者只能看到唯一单调的光线;让人的身体尽量感受不到除了来自自己肉体本身之外的触感.
    
    尽管各种“感官剥夺”实验所制造的环境有差异,参加实验的人员年龄和生活背景有所不同。但是所有实验的共同结论就是,除了极为罕见的例子,事实上没有人能够长时间忍受这种“感官剥夺”。在其中一项实验中,有参与者最长忍受48小时的记录。多数人在短时间,及数小时后精神崩溃无法忍受,而退出了实验。
    
    参与实验的人多反映结束实验后视力,听力,对时间空间感发生扭曲,出现长时间幻觉。也就是心理健康受到损害。至今仍然有当年实验的参与者在起诉美国政府要求赔偿的报道,尽管这些实验的数量没有统计,但是多是由当年一些西方国家,主要是美国和英国的心理学家和精神分析专家设计和进行的,而在这些实验的报告记录显示,至少有一例实验设计者自己也亲身参与了实验。
    
    尽管最初进行这些实验的学者们是为了探索我们人类极限,但是西方情报机构和CIA的目标确非常明确,就是在冷战期间对付前苏联和中国政府对战俘们的洗脑。
    
    根据被披露出来的报道,在西方将洗脑手段大规模应用在刑讯上的例子发生在英国情报部门70年代为对付北爱尔兰分离组织恐怖活动期间。但是,在北爱尔兰有数百人一夜之间被逮捕。在审讯甄别期间,不同程度的所使用了“感官剥夺”手段,如长时间高分贝音量重复播放同一首音乐或歌曲,不让人见到阳光24小时高亮度灯光照明等等。
    
    然而,这样的实验和洗脑在同几十年来发生在中国事例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同的是,在中国,洗脑是以思想改造,政治学习,教育转化等名义进行的。具体事例读者可以很容易的从网上大量的各种时代不同人们的回忆故事中找到对照。
    
    与西方所发生的所谓洗脑不同的是,中国社会最成功的集体洗脑是在1956-1976年期间,到文化大革命达到高潮。其中整个中国社会处于肉体和精神生存的双重饥饿与恐怖之下的大背景,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最失败的例子之一就是江泽民时代延迟至今的对法轮功的镇压和洗脑。究其原因,除了法轮功的信仰因素,中国社会肉体与精神上的饥饿和随时随地可能被无声无息的肉体消灭的恐怖背景正在淡去。
    
    待续:“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三:解决之道-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一)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不同时代,而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话语体系和体系载体及其信息传播渠道,这些都决定了我们是生存与行为模式。 _(博讯记者:陆士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二:洗脑是如何进行的(二)?/陆士绅
  • 陆士绅:“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二:洗脑是如何进行的(一)?
  • “洗脑”与“信息猪圈”之一:现代中国是“新奴隶社会”/陆士绅
  • 陆士绅:中央警卫团战士的血到哪里去了?
  • 陆士绅的《公民维权手册》
  • 我的互联网神迹:经历爱/陆士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