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市西城法院与房管局合伙造假裁决/张振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1999年初突然来了一伙人在房上画了许多带圈的拆字,北京西城草岚子拆迁开始了。七月底,我的东南西北都有住户,没人与我谈搬迁之事,来了一伙人把我家围住开拆了,院子拆了几处,喊着不找老子甭想解决,扬长而去。没几天他们开来挖掘机将我院子夷为平地,我拍照现场,他们两次抢去我的相机摔在地上。镜头,机身,三角架散了才罢手。我照我们住房,这伙人为什麽抢我的相机摔砸?我的相机是我俩结婚定物,那时有相机的人不多,比三大件奢嗜多了,每次游玩,看到我们的结婚定物有许多遐想。我相机被抢去破坏我捡起机身三角架回屋去了,镜头是邻居帮我捡回的。
     我放好相机,找到这伙人问他们根据什麽法不与我谈就拆?根据什麽法抢去我的财产摔砸?他们像没事一样谁也不理我,我一看没结果只好离开。过了一段时间,他们把我们的水电给断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屋门上贴着张法院的传票,大意是师秀莲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到北京西城法院谈话,搬迁。看 完传票我认为一师秀莲年岁已大,二师秀莲没在此居住没与任何人发生矛盾。我没与拆迁者多要一分拆迁钱。没与拆迁者提任何条件,我不搬是因拆迁人违法,我要维护现场等待问题解决,他们没与我接触来人就拆,拿不出法条,抢夺我财产摔砸不赔,还给我断水断电,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不可能在这样恶略条件下长驻。于是我来到法院,接待我的是李峰,刘鹏,他俩先警告我,房管局的裁决已发生法律效力,不搬就强拆。我一听糊涂了,我国仲裁法规定仲裁须当事人先达成协议,没有仲裁协议仲裁无效,居住人既没与拆迁人达协议,又没裁决过程,没裁决时间,地点,裁决人名单,裁决纪录,没有当事人参加,甚至他们根本不认识当事人,他们所说的房管局北京市找不到,而且裁决了,还发生了法律效力。国法是保护公民的,不是让某些人造假陷害公民的,特别是法官,我气得两眼冒火,我回敬他俩,是说话呢还是放屁呢?一对法盲在法院充数来了。于是他俩跳起来,嘴里说着我是法盲?我是法盲?我是法盲?我让他们拿出房管局裁决的依据。他俩根本不听。我只好离开法院。又过了一段时间下午五点左右李峰,刘绷带着几名法警闯入我家手里晃着一张纸喊着人遂传票走将我绑架到法院,他们五人一字排开,杀气腾腾,我一拍桌子先开口说,你们这是绑架行为要负法律责任。我们吵了起来,吵了一会儿,我一看对面还有三个人,我因急着回家接孩子逃出了法院。我女儿 在北海小学剑桥班学习。我家去 北海小学没有公共汽车,我每次送她用自行车,我被李峰,刘鹏绑架,我孩子自己去上学,我到北海小学她已回家了。
    第二天我写了份绑架时间表,一大早来到法院,在大厅里我让李峰,刘鹏在表上签字,李锋,刘鹏躲着脚,嘴边吐着白沫喊着不签,大厅里有二三十人,看到此情此景脸上露着无奈,一个公民到法院让法官在绑架事件表上签字,真乃世界奇闻也。法官闯入民宅绑架守法公民,可怜,可悲,可怕也。
     1999年9月17日 北京西城法院把一张房管局审理终结,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诉,北京西城法院的执行通知给了我,看后我告诉西城法院,此执行通知是枉法的。一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没有裁决。二请北京西城法院出示裁决的时间,地点,出席裁决人名单,裁决纪录,双方当事人协议,当事人签字等证据,同时我告诉西城法院北京市只有房屋土地管理局,没有房管局,没有房管局,房管局审理终结,太假了,上幼儿园学学再开执行通知吧。写某某垃圾站审理终结也比写房管局好呀,起码垃圾站存在。中国审判是两审制,北京西城法院只是几千基层法院之一,中级法院才有终审权,一个没有终审资格的法院竟确认不存在的房管局审理终结,乃蚂蚁拉火车真神也。法院如此践踏国法,不知国法的权威性神圣到哪去了?法院这样造假国法还有尊严吗?法院的判决可信吗?北京西城法院没有房管局自造房管局还审理终结了,这样的假都造还有 什麽假造不出?什麽冤假错案办不出?1 0月11日西城法院又把一张北京市西城区房屋土地管理局诉,西城房地局审理终结西城法院的执行通知给了师秀莲。我一告诉西城法院北京没有房管局,北京西城法院立刻就改了,对于这种谦虚态度,认真精神,深表敬佩。?
    
    北京市西城法院与房管局合伙造假裁决/张振新
    北京市西城法院与房管局合伙造假裁决/张振新


    
    请看北京西城法院的执行通知,见图片。
    西城法院造假目的只有一个,保护违法,我请求新闻媒体,法学人士,有正义的人对北京西 城法院的执行通知给与评论。北京西城法院99年10月23日趁我家没人偷拆了我们的住房,抢走了我们所有财产,由于北京西城法院保护违法,在过去的数年里拆迁人抢砸我财产不但没得到赔偿,北京西城法院抢去我的财产我也没要回丝毫,北京西城有中国最高权力机构,共产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全国政协等国家权力机构。我离中南海不足200米,我的财产光天化日被抢,数年要不回丝毫,是我没找到讨公道的地方,还是根本没讨公道的地方?法院如此枉法,竟没人管,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世界共通的法则,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史,中国人以文明自傲,法院光天化日抢公民财产,公民多年要不回丝毫,他变得如此陌生。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可怜悲哀呀。有人在树上为小鸟筑巢,让小鸟有家,为什麽人无家可归,没人管?公民被抢的沿街乞讨多年,被拆得露宿街头,没人管?难道人不如动物?法院国家的审判机关,人们听说法院依法拯救人,西城法院不审案还造假陷害人,公民还没办法,自己的财产被抢竟没办法要回来,悲哀悲哀悲哀呀。?, ,
    另外供电局给我断电近两年,我到北京西城法院起诉,北京西城法院跟我要3510元起诉费,我的财产全被北京西城法院抢去了,我因交不起诉讼费,至今没解决此事。
    欢迎新闻媒体,法学人士,关心中国法律的人士,到北京西城西什库大街76号看看昔日亿万家产,今朝沿街乞讨的人,看看昔日亿万家产,被北京西城法院枪的烧树枝树叶取暖的人。
    张振新
    电话86964359 2008,1,10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