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为什么批评陈水扁?
    
     这次访问台湾,短短五天时间里,我竟然有好几次情绪激动不已,有两次眼睛都有些湿润,让我自己也颇感意外…… (博讯 boxun.com)

    
    第一次是和一位出租车司机聊天。他说,由于父亲是1949年来台的福建籍大陆人 ,虽然他的母亲是台湾当地人,他自己也是在台湾出生的,但按照陈水扁们使用的族群划分法,他属于外省人。他说,国民党当时是从大陆撤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被称为外来政权。陈水扁分裂族群的好处不言而喻,如果民众以他的标准来划分族群,将使以本土为主的民进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可是,他们是赢了国民党,却也同时把那么多的“外省人”边缘化了。
    
    这位出租车司机说,由于陈水扁的去中国化,把台湾人和中国人对立起来,他的族群分裂其实就是种族歧视。他还记得小时候当地台湾人叫他“外省猪”的经历,他说那只不过是孩子之间斗气,现在却不同了,如果陈水扁这类人出于政治目的继续搞种族对立,外省人迟早会沦为台湾的二等公民……说到这里他表情暗淡,脸上透出些许的无奈和悲伤,——又没有钱移民,车快到时,他补充了一句。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下车后心里也有了种无法排解的忧伤。
    
    第二次是1月1日遭遇陈水扁祭祖(见《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听到他在全球华人代表面前不提中华民族,大谈自己的民主领袖地位,以及入联公投,我很激动也很气愤,于是我把自己的感受写了下来。把那篇文章贴出来的第一天,就有好几位关心我的好友写信、打电话给我,劝我把文章拿下来。
    
    有的说我真傻,幼稚得还没有学会保护自己。也有的说,我本不应该碰触这个“敏感话题”,聪明的人应该学会回避陈水扁悖论:在当今部分知识分子的话语体系里,反对陈水扁就是反对民主,支持陈水扁则是支持台独。最好的办法就是当这个人不存在。另外一位朋友更是一针见血地质问,老杨,你看看当今那些领导舆论导向的专家学者们,有谁写过一篇有关陈水扁和台独的文章?
    
    第三次是祭祖大典结束后,我们一干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乘10辆大巴车从桃园前往台中。坐在我们大巴车后面几排的华人一直没有拿出名片,接过我们的中文名片却连看也不看。我们正感到奇怪,其中一位出来解释。他是印尼代表团的团长。他说,这些印尼华人有些虽然会说中文,但几乎都不认识中文,更不会写。他们没有中文名片,也看不懂大家的中文名片,团长说,请大家谅解。团长说到后来有些伤感,叹了一口气说,印尼当局以前歧视我们华人,不许我们开华人学校,所以那时的华人就不认识中国字了,不过,他们毕竟是华人,不敢也绝不会忘本,这次祭祖就是为了追根求源的……
    
    他的话让我心里一阵难过,也在这刹那间,我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华人华侨和我一样对陈水扁昨天的祭祖讲话感到反感和愤怒。陈水扁撕裂族群,弄出一个对立的外省人和台湾人,当初也许是为了选举——这我可以理解,为了夺取被他称为“外来政权”的国民党政权——这,我也可以谅解。可是,他上台执政已经八年了啊,他不再需要找理由和借口以夺取政权,政权在他手里已经八年之久!陈水扁却继续搞族群对立,搞种族歧视。这就不能不让海外的华人想起了自己的遭遇——
    
    试问,两千多万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华人华侨——不管是在发达的西方国家如美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如印尼——有谁不是所在国家的“外来人”?又有哪一个不曾受到当地政权的歧视和欺压?现在,一个叫陈水扁的,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搞族群对立,搞种族歧视,能不让他们唏嘘感叹,能不让他们愤恨难平?!
    

梅花坚韧象征我们……
    
    在车上,这种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当有人提议唱卡拉OK时,好几位华侨一致要求唱《龙的传人》,就是昨天祭祖大典上遭到陈水扁破坏和吕秀莲抗议的那首《龙的传人》。大家一起唱了两遍才罢休,这时,歌曲自动跳到下一首,没有想到的是,屏幕上出现的竟然是那首《梅花》: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 梅花坚韧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来自印尼的一位华文老师被推荐到大巴士前面,她挥舞双手打拍子,全车华人华侨齐生吟唱,歌声刚刚响起,全车的同胞都不约而同挥舞起手臂……
    
    此时此刻,我遭遇了又一次久违的、来自内心深处的感动,眼睛湿润了……
    
    就是这首《梅花》,在来台湾前不久我才刚刚听过,那是父亲在电话里情不自禁哼唱出来的。不知道父亲从哪里知道了我写过一篇《蒋家父子的“大中至正”该不该拆》的文章,听说我要到台湾,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怎么连国民党也批?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八十一岁的父亲,我知道父亲对国民党有很深的感情,他说,你不要批评国民党了,你对历史不了解。
    
    父亲没有继续给我讲那段我“不了解”的历史——因为他自己都反复告诉过我多少遍了,父亲只是再一次提起了他赤脚到县城里赶考的事,那次考试让他进入了县里的中学,从此以后父亲的求学都得到国民政府的支持。刻苦的父亲中学毕业后又去读师专,也是国民政府支持的,不过,师专还没有毕业,日本人打来了,学校要撤退……
    
    父亲每一次说到这里,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代,开始激动,而父亲的每一次激动都能够带给我新的感受。那次在电话里,父亲说,学校要撤了,大半个中国已经沦陷了,前线的官民在牺牲,国民政府组织我们这些青年学生撤退。国破家亡,我们师专的学生都不想再读师专,想去考军校,报效祖国,可是国民政府的人严肃地告诉我们,将士们牺牲就是为了保护你们,今后把日本人打走了,中国更需要你们。还记得撤退时,我们一边跑,一边抹眼泪……,父亲说到这里就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梅花》:梅花、梅花遍天下,愈冷它愈开花,梅花坚韧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我为什么批评国民党?
    
    我能够理解父亲,我也不是对历史那么无知,国民党,在保家卫国的抗日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如衡阳保卫战、四行仓库八百壮士、还有二战中盟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军张治中先生,以及200多位战死沙场的将军,都让我一次一次心情激动,眼睛湿润。国民党败守台湾后,对台湾经济发展的作用,也是有目共睹的,当然最大的成就莫过于蒋经国晚年逐渐开放报禁、党禁,认清历史大势,从善如流,对中华民族的民主事业所做出的开天辟地的贡献。
    
    可是,我们不应该忘记历史,也不能无视现实。现实是国民党在台湾的选举中失败了。是因为他搞民主,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是;是民进党搞台独,撕裂族群,所以国民党就输了?也不能这样说;难道是人民忘记了历史?忘记了感恩戴德?当然,更不是。
    
    如果说有人忘记了历史,那也应该包括国民党自己——他们忘记了最不应该忘记的历史——国民党在历史上犯过的一个又一个错误,其中尤以贪污腐败为甚。
    
    腐败对于一个政权当然只是一个方面,但却绝对是一个不容忽视的方面。普通老百姓对于什么意识形态和政治体制也许不那么清楚,在这些方面容易被忽悠,但对于执政党和政权的贪腐却绝对不会含糊。当初共产党小米加步枪,硬是把拥有几百万军队和美式武器装备的国民党赶到海里,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国民党腐败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被赶到台湾岛的国民党痛定思痛,认清大局,努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就在这举世闻名的快速发展后面,腐败并没有根除,而且随着综合实力的增强,一些贪污腐败也更加猖狂。国民党作为独裁专制的一党,就是在这个时候积累了越来越庞大的党产,也同时在这个时候,国民党高官和有点权势的小官,赚得不亦乐乎。国民党权贵们的财富增长远远超过了台湾民众财富的增加!
    
    我就讲一点不是我听来的,也不是我从书上、报纸上看来的,而是我亲自看到和感受到的。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到过美国,后来在九十年代又去过多次并在那里定住下来。由于工作关系,我对那里的华人华侨也比较了解,例如对富人比较集中的洛杉矶和湾区(旧金山)也比较熟悉。大家都不能否认,当时在那两个地区,亚洲人拥有的最豪华别墅往往由台湾国民党高官的亲属拥有。这些钱都是哪里来的?
    
    现在民进党要清理国民党党产,我们能够说没有道理?是无理取闹吗?国民党作为一个统治台湾半个世纪的独裁党,在你还有权力的时候,为什么从来不想一想
    你们的做法是否是对的?当我在台湾总统府前散步时,我总是被凯达格蘭大道另一头的原国民党总部吸引过去。一个执政党,把自己的党部弄得比总统府还要威风和豪华,这难道不是为自己的党竖立的一个贪污腐败的纪念碑?
    
    大家注意到,今天的国民党对付民进党时打的是贪腐牌,而且一开始就获得了部分民众的支持。可是,陈水扁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立即化解了国民党的攻势。他们提出了国民党党产问题,国民党在执政的时候到底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当然民进党还没有提出清算一些国民党高官的财产,还算是理智的,否则,国民党高官们又有哪一个可以幸免的?
    
    民进党提出要清算国民党党产是得到广大台湾民众支持的,这一点无可否认。让人欣慰的是,台湾民众比较理智,还不那么极端。试想一下,一个独裁政党统治这么多年,不但把党产积攒得富甲天下,而且让自己党里的权贵们都非富即荣,富豪遍天下。民众要清算,也是合理的。
    
    当然,陈水扁也贪腐——不足为奇,只要有权力在手,除了圣人外,没有人不贪污腐败,或者有贪污腐败的趋势和潜力的,然而,好的制度却能够限制甚至杜绝贪污腐败。例如,在台湾目前的民主制度下,陈水扁贪污不了多少,而且还出现了为自己孙子买书本报销的有点可笑的“贪腐事实”。而且更重要的是,在当今台湾逐渐完善的民主制度下,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普通民众,都能够指着陈水扁的鼻子要求他对贪污腐败事实说清楚,通过师司法程序起诉、调查他,在他躲躲闪闪的情况下,还可以组织百万人的“红杉军”,到总统府前凯达格兰大道上静坐、游行、抗议和示威。
    
    大家想一想,国民党统治台湾半个世纪,在台上贪污腐败一直没有停止过,请问,又有哪一个“政党”或者普通老百姓敢站出来揭露、批评他们? 那是要掉脑袋的。
    
    我不愿意使用“善恶终有报应”这个说法,但事实上,国民党这些年在台湾的遭遇正好是一种报应,是对他们几十年统治台湾时期犯下的各种罪行和错误的报应。也许有人说,国民党发展了经济,又最终带领台湾走向民主政体,他们应该受到感激。说这种话的人忘记了,历史的洪流是无法阻挡的,地球上一党专政的独裁统治最终要被民主制度取代,二战后的历史证实了这一点,当今的现实正在继续证实,未来也会按照这个规律发展下去。国民党当初就算没有“从善如流”,继续执行一党专政,那只会让这个党在失败的时候更加惨烈,让这个党下台的时候被人民清算得更加彻底和无情……
    

寄语国民党:梅花愈冷愈开花……
    
    实事求是的说,像国民党这种通过逐步的改革而最终实行民主政制,放弃一党专政的事例在世界范围内都是非常罕见的,从这一点上说,国民党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党——可以这样说,以国民党对台湾的控制,如果他当初不开放党禁、报禁,现在台湾的政权仍然在国民党手里。也正因如此,国民党在选举中虽然失去了政权,可并没有像历史上那些曾经强大一时的独裁政党一样销声匿迹(被人民唾弃、被清算),而是再一次痛定思痛,按照民众认可的民主的规则,力图再次掌权。
    
    我想,这就是那天我坐在大巴上,和来自各地的华人同胞一起唱起《梅花》的时候眼睛湿润的原因。半个世纪前,好斗、腐败的国民党败给共产党,之后他们在台湾励精图治,取得了经济建设的成绩。可是在经济发展后,随即在民主政治上他们遭受了更大的失败——丢掉了政权,这两次打击按说已经可以把一个政党摧毁两次有余了,可是国民党并没有倒下,它就像“愈冷愈开花”的梅花……
    
    而且我坚信,当国民党再一次从失败中爬起来,一个更加强大的、更能够代表更广泛民众的基本利益的现在化政党将在中国的土地上崛起。
    

我为什么要批评这些政党?
    
    自从蒋经国这个强人离开后,国民党每况愈下,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特别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到洛杉矶和湾区购买豪华别墅的国民党要员及其后代也越来越少,以致渐渐绝迹……
    
    当然那些豪华的别墅还是有人买,而且购买的人同样是中国人,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岛上的国民党的后代,而是对岸北京的共产党中的腐败分子,例如已经被抓起来的前解放军总参谋部主管情报的姬胜德,当然还有更多的没有被抓起来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就在父亲以责怪的口气问我“为什么要批评国民党”的时候,我因为几篇批评陈水扁的文章而受到了来自各地包括台湾的网友的质疑:你为什么批评民进党,批评陈水扁?
    
    当然,我受到更多质疑和批评的原因并不是批评这两个党……。我批评民进党,是因为我曾经对他寄托了很多希望;我批评国民党,是因为他像梅花一样,愈冷愈开花,总是走在历史地前头,虽然屡遭挫折,却总能够再次站起来——值得我寄托希望。至于我为什么批评北京的执政党,我想,那道理有也许很简单,和父亲不许我批评国民党的理由一样,共产党不仅仅出钱供我读了小学、初中和高中,而且还供我读了大学……
    
    杨恒均 2008-1-9 香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台湾海峡为什么越来越宽?/杨恒均
  • 杨恒均:薄熙来的直言和吴仪的“裸退”
  • 南京大屠杀,我们的悲愤从何而来?/杨恒均
  • 杨恒均:“大中至正”该不该拆?(图)
  • 杨恒均:别了,我心中的俄罗斯!(图)
  • 在叶利钦的墓前,我脱帽致敬/杨恒均(图)
  • 杨恒均: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的思考(1、2、3)
  • 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杨恒均
  • 杨恒均:美国怎样把灾难变成教科书——纪念911
  • 杨恒均:给俞正声的一封公开信
  • 又一个好民警死了/杨恒均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杨恒均:其实我也可以当省长.
  • 杨恒均:把香港的制度引进到上海
  • 杨恒均:莫非我又有了想象力?
  • 杨恒均: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
  • 杨恒均:从温总理给温妈妈打电话想到的
  • 杨恒均:吴幼明是一个好警察
  • 杨恒均:中国人在发声,世界在听吗?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魂断罗湖桥/杨恒均
  • 杨恒均:强烈谴责冒用他人信箱散布病毒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杨恒均:这则新闻如果在美国播出的话……
  • 杨恒均:史上最牛逼的奥运金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