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锦涛害怕什么?/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7日 转载)
读《东亚日报》一则文章有感

    害怕“文革”式的“内乱”!

     2008年1月2日,韩国《东亚日报》刊登了河宗大的一篇文章:《胡锦 涛“文化大革命是十年内乱”》。这是外国人写的有关胡锦涛的文 章,是站在另外的一个角度上观察问题的,而被观察的东西又不是自 己本国的事情,所以,有时候就看得很清楚,用我们中国人的话讲, 这叫:“旁观者清”,其主要内容摘录如下: (博讯 boxun.com)

      “文化大革命(文革)是给党和国家、人民带来巨大挫折和损失   的十年内乱。”

    胡锦涛中国国家主席最近如此批判了文化大革命。以胡主席为首的第 四代指导人,与第二代邓小平或第三代江泽民相反,对文革表示更为 不宽容的立场。

    据说胡主席开始批判文革,是从最近的改革开放30周年开始的。改革 开放30年发生了贫富分化等种种社会问题,批判文革是为了防止否定 改革开放的势力的扩大,从而进一步明确党指导人的路线。

    文章说,胡锦涛的第四代人对“文化大革命”表现出了“更为不宽容 的立场”是对的,这一点,我们中国人因为已经习惯了官方对于“文 革”的否定做法而有些麻痹的话,那么本文的作者则是一位轻易的就 看出了名堂的人,他得出了“胡主席的此评论脱离了第四代指导人的 往常路线”的结论,意思是说,胡锦涛对“文革”的批判被在“文 革”中变成了“落水狗”的邓小平还要激烈得多。为什么呢?回答是 一个“怕”字!

    胡锦涛不怕中国自由主义者,在他看来,这些文人在中国是掀不起大 浪的,可以把他们放开;他不怕异议人士,他以为让这些人跳出来, 可以向世界表明中国有自由;他不怕山西省黑窑中的奴工,这些可怜 人连自己的命运都把握不了何谈反对政府;他不怕新毛派、极左派, 这些人拿着过时了蝇拍是拍不死老虎的;他不怕正在吵着要“彻底平 反”的老右派分子,就是给他们“完全平反”也动摇不了共产党的统 治;他不怕持续了若干年之久的民间维权运动,这些分散的、各自为 阵的运动不是套着小团体利益,就是捆绑着个人利益,根本组织不起 来可以对共产党政权造成危机的全国性政治运动;他不怕上访户、拆 迁户,这些人即使把问题闹到了“天子脚下”,也破坏不了他的胡式 “和谐”,谁都会说,这么大的中国,出一点乱子没有什么了不起 的,但是,他绝对怕“十年内乱”式的“文革”,那种全民动员、全 民披挂、全民上阵、全民作战的政治运动他记忆犹新,人民群众在广 泛地组织起来之后,把共产党各级当权派当成“牛鬼蛇神”,并在 “一夜之间”把他们“一扫而光”的事情──他是亲自经历过的,能 够不怕吗?

    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上台六年了,为什么不给“6.4”平反 呢?其中的原因我们现在可以看得清楚,那就是因为“6.4”大屠杀 镇压了学生中的“文化大革命”,血腥的屠杀把市民、工人、农民和 其它各界中的蓄势待发的“文化大革命”给“压”住了。在1989年, 谁都知道,如果邓小平的“镇压”迟一个月、半个月,甚至一个星 期,学生中的那个“文化大革命”就会向1966年那样的以滚雪球的模 式很快地波及到广大人民群众中去,那时想“镇压”也压不了。就此 去理解,1989年“6.4”后,一位军方的发言人所说的话,“镇压” “不是针对大学生们的”,倒是对了“半截子”,“镇压”实际上是 “针对”着具有1966年造反经历和造反传统的中国人民的!是真正的 杀鸡给猴看。

    胡锦涛作为邓小平内定的接班人,他是紧紧地掌握了邓小平“镇压” 民主运动的这个“薪传”的,所以,当他发现今天的政策已经把中国 的绝大多数的人被迫到不得不“造反”,不得不“起义”的境地时, 他的怕,就不是杞人忧天了。

    1966年的政治运动有着一种未被昌明的意义:中国人民在此时此刻发 现了自己在1949年并没有获得“解放”(虽然这一年叫“解放 年”),而是“解放”的字眼掩盖了他们在政治上继续“受压迫”的 事实,所以66运动中的一个最有代表意义的口号──“自己解放自 己”──是运动核心意义的最真实表达。可见在1966年,中国人民如 果没有如此广泛而又普遍的发现,就不可能有人民政治大解放运动的 产生和发展,又认为“一切伟大的世界事件”“可以说都出现两 次”,那么,在今天,“再一次”“文革”正在酝酿就是目前中国之 现实: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感觉到自己是邓小平式的“改革”的受害 者,自己非但没有通过参与“改革”收获到自己应该的收获的那一部 分经济利益和社会权益,反而连原有的也给丧失了。政治上受压迫, 经济上受剥削──这就是他们的真实处境!无论怎么说,今天中国人 民的这种集体感受和1966年中国大事变前的那种人民集体感受已经非 常的相似,因此,胡锦涛已经看到了它,就一点也不奇怪,这也就顺 便地解释了他为什么要再一次地强调中国一定要拒绝“给党……带来 巨大挫折和损失的十年内乱”的原因。

    前几天,我写作了《胡锦涛为什么排毛》的文章,分析了胡锦涛搞的 “十七大报告明明白白”地“排除了毛泽东思想”,是因为毛泽东思 想中最为人知的那一部分包括了“文化大革命”因素,所以,“中国 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包括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 学发展观”,唯独不用可以写上毛泽东思想。本篇文章是继续发挥这 个意思,是说胡锦涛并不是想要学习中国社会上那些反毛分子,执意 要于毛泽东为敌,而是说,毛泽东作为一个共产党文化、共产党招牌 和共产党的老大却携带着危害共产党统治、危机共产党政治寿命的破 坏性因素。所以,在胡锦涛看来,中国好像是一个瓮,任何的“罅 隙”都得要全力以赴地“堵死”,毛的因素也无一例外。他再愚蠢, 也懂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道理。

    我写作这一篇文章时,非常清楚地知道“文化大革命”是一个“标 签”,任何人都可以把它贴在自己认为适合的事物上。去年,台湾发 生了施明德领导的“红衫军”运动,许多人说,这是“台湾在搞文化 大革命”;前几天,大陆的学者杨恒均去了台湾,在考察之后写了一 篇文章说:“陈水扁现在在台湾搞的一套,很有点像大陆以前的文化 大革命”(见《陈水扁,你是不是疯了?》(《博讯》北京时间2008 年1月05日转载)。2006年,围绕“文革40周年”在互联网上网民之 间展开的争论,被我和我的朋友们说成是“网上的文化大革命”…… 可见,“文化大革命”是这样的一个“标签”,它存在于每一个中国 人的心里,甚至可以被人贴到那些与“文化大革命”并没有任何连带 关系的事物上,事情既然是这样,那么,目前中国──这曾经产生了 “文化大革命”的社会出现和发生的许多事情,算不算“文化大革 命”?和“文化大革命”到底有多少关系?好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人们想给它贴上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标签。我的意思的进一步解 释,无非是说,要叫中国人正面说出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意义,好像很 困难,但是要叫他们在中国目前这样如此专制、如此独裁和社会分配 如此不公的情况下去作文化大革命的事情,好像每一个人都知道自己 应该干什么!

    因此,我作为一个多年来一直研究文化大革命的人,对于文化大革命 到底是什么的问题却是漫不经心的。因为,我知道文化大革命本身就 是一个多元的运动,对于它的看法和评价的多元性属于事物法则之范 畴,不是人们的可以轻易改变的东西,所以,我只是期待这一天:当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都感觉到自己受到政治压迫,受到经济剥削,而不 得不进行造反;在造反中,人们又感觉到一个人力量薄弱,有组织起 来的强烈需求,于是,排除一切障碍组织起来,以求“自己解放自 己”──朋友们:管这样的运动你叫不叫文化大革命──我以为都不 关乎事情的本质,本质的东西是,只有这样,中国人才能解放,才能 由奴隶变成为主人,中国的民主才会现实!而要作到这一切,人就需 要改变自己的现状,就需要从身边的日常琐事中解放出来,把自己的 目光投向国家大事,像文化大革命中的人那样具备和拥有一种特别的 精神,“天不怕,地不怕”,“刀山敢上,火海敢闯,”“舍得一身 刮,敢把皇帝拉下马”!而胡锦涛总书记怕的也就是这一天!

    有关这一天的未来图像,在我们一些普通人的眼睛里,可能看得不是 很清楚,可是,在胡锦涛的眼睛中看得比较清楚,要不然,在“文化 大革命”已经过去了42年的今天,他在说到中国共产党的前途时,心 有余悸地说要防止“文革十内乱”,难道是信口开河吗?

    在这里,如果说中国人对于文化大革命的看法在经历了多次反复之后 日趋成熟的话,那么,我们在继汪兆均、郑存柱、郭泉等人的公开信 后,又看到了山东省作家田忠国《郭泉已经作好坐牢准备,我也作好 了》的公开信时,读到有关文化大革命的那一段,就不能不产生深刻 的感触。他说:“文革”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文革”中的

      “‘造反有理’四个字的核心不是别的,而是人民的人权以政治   文本的方式确立下来,虽然今天看那种方式确实有缺失之处,比   如说社会引发的动荡,给经济发展带来的不利影响,不具有法律   的长效机制等等,但它却为确保人民的人权做出了杰出贡献。”   (引自《民主论坛》2007年12月29日《探索道路》栏目)。

    把这种意思和他在写作公开信时已经作好了“坐牢准备”的英勇行为 联系起来思考,目前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不就是要进一步地填充和完善 文化大革命时所“确立”的“人民人权的政治文本”吗?

    我在过去写作的某一篇文章中曾经说过,在“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 方面,中国作家比政治家作得事情更多、更卖力,批判“文革”的最 有力量的“武器”不是中国共产党的一纸决议,也不是某些思想家、 哲学家或者“文革专家”的“力作”,而是作家们那些情感色彩非常 浓的影视作品,许多没有亲身经历过“文革”的青年人对于“文革” 的了解,大都是通过影视作品途径的。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某些改 变,作家田忠国公开信中所释放出了的那种“文革”信息表绝不是一 个偶然的事情,是正在发生着重大变化的中国作家队伍之智慧在嘴嚼 “文革”之“苦”后所产生的味觉上的变化,而变化过程中的那种蛛 丝马迹似乎已经被胡锦涛觉察到了,因此他就害怕了。

    文章的末了,我建议胡总:怕是没有用的,要想“避免”再一次文化 大革命的全面爆发,倒是有一个非常可行的方法:共产党立即和平地 交出政权,还政于民,这样共产党有可能和国民党一样地在政权和平 移交后继续在大陆保持自己的政治存在,愚蠢相关的是,它作为一个 整体意义上的党,也有可能逃过“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场劫难”;反 之,任何防止文化大革命发生的行为都有可能变成为加速文化大革命 到来的措施。

    (2008-01-05)

    民主论坛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