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春社:張英提出新三不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6日 转载)
     中國之春社訊
    據悉,張英主席稱:伍凡與胡安寧同為中國民主黨臨委會發言人,但伍凡等組“中國過渡政府”,伍任總統並頒佈“總統令”,這種“首先解體中共”,是他的個人作為,當然不代表本黨中央。
     (博讯 boxun.com)

    伍“總統”的“總統令”說及:“如中共未按命令全面開放中國大陸被封鎖的國際互聯網,本總統授權中國國內的軍中正義之師,在沒有任何時間限制的情況下,隨時隨地擇機果斷運用必要的政治強制力,以最小社會動盪、最小民族犧牲的方式,剝奪中共暴政控制中國命運的權力,解體中共,結束中共政權獨裁統治。”
    
    在當前幾股“反共”聲浪中,“中國過渡政府”聲勢最大,也最有市場。伍“總統”這樣“命令中共”,“授權中國國內的軍中正義之師” 強制力的悖論,與張主席“不擁共、不反共、不投共” 的三不主張,大相徑庭,並不代表民運界主流聲音。我們雖不同意人家那般激進觀點,但尊重人家表達觀點的權利。言論自由,包括“紙上談兵”的自由。因此,張英對於“中國過渡政府”的立場,也是三不:不介入,不支持,不反對!中國民主黨臨時中央,又成了中流砥柱。◇
    
    —— 轉自國風論壇安娜《為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叫好》知情人跟帖
    
    
    【附帖之一】
    
    國是縱橫 為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叫好
    安娜 2008-01-03 17:15:29
    
    為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叫好
    
    ● 安娜
    
    新年伊始,讀到臨委會執行主席張英關於海外民運“三不”的論述,以及國風論壇觀察家的有關評論,猶如看到代表中國海外民運清流的一篇新年文告,不由得拍案而起,為始終堅持中國民主運動正確方向的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叫好!
    元旦,在海外,因練功而走火入魔的伍凡等人正在上演名為“中國過渡政府”的兒童劇,進行一場癡人說夢式的“網路政變”,對照之下,中國海外民運政治路向的分歧已經涇渭分明。
    
    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成立十年,在中國民主黨胡安寧總協調和執行主席張英的運作下,扎扎實實地遵循該組織“和平、理性、對話”和“回歸本土”的宗旨,做出了可圈可點的成績。
    
    臨委會的機關報《歐洲導報》,回歸中國大陸本土,宣傳民主理念,發表了包括嚴家其、王希哲、胡安寧、錢躍君、王策、茉莉、彭小明等民運人士的重要文章,刊登著他們文章的平面媒體,第一次走上中國民航、走進中國、走進人民大會堂,這是衝擊中國報禁的初步和寶貴的嘗試。
    
    胡安寧總協調,光明正大、義無反顧地回到中國,卓有成效地與中共達成“三個反對,一個緩和”;“逐步開放民運人士回國、釋放異見人士”;“開通保持中共和海外民運對話的管道”等三條共識。不久,又達成共建《國風論壇》的協定,讓海外民主的春風得以吹遍中華大地。這是衝破中國網禁的罕見和成功的嘗試。
    
    今天,臨委會執行主席張英,專程到已經回歸大陸的香港,提出中國民主運動“三不”的主張,正像觀察家文章指出的那樣:“而今胡溫時代,十七大後開始實行社會民主主義的政策,就更不可籠統而反或以“反”一言以蔽之了! 因此,張主席的“不反共”正是時代的要求,是與時俱進的產物,是得人心民心合時代潮流的,是以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最大福祉為考慮的結果。” □
    
    【跟帖】
    
     知情人補充更正
    知情人說 2008-01-03 19:40:23
    
    知情人補充更正
    
    所謂“三個反對”,指反對分裂國土、反對暴力事件、反對恐怖主義。
    
    中國民主黨臨時委員會,全名中國民主黨臨時中央委員會,簡稱臨委會,又稱臨時中央,從籌備算起十年,正式成立九年。
    
    歐洲導報定位中性,社長、總編輯是張英,但其他同仁均非民運人士,因而歐洲導報並不是“臨委會的機關報”;發表了民運人士中性的重要文章,其中作者德國錢躍君律師應為仲維光教授。
    
    至於臨委會的機關報,曾是中國之春雜誌,現今為中國之春通訊社。□
    
    
     张英提出新三不
    知情人又说 2008-01-03 22:07:32
    
    張英提出新三不
    
    據悉,張英主席稱:伍凡與胡安寧同為中國民主黨臨委會發言人,但伍凡等組“中國過渡政府”,伍任總統並頒佈“總統令”,這種“首先解體中共”,是他的個人作為,當然不代表本黨中央。
    
    伍“總統”的“總統令”說及:“如中共未按命令全面開放中國大陸被封鎖的國際互聯網,本總統授權中國國內的軍中正義之師,在沒有任何時間限制的情況下,隨時隨地擇機果斷運用必要的政治強制力,以最小社會動盪、最小民族犧牲的方式,剝奪中共暴政控制中國命運的權力,解體中共,結束中共政權獨裁統治。”
    
    在當前幾股“反共”聲浪中,“中國過渡政府”聲勢最大,也最有市場。伍“總統”這樣“命令中共”,“授權中國國內的軍中正義之師” 強制力的悖論,與張主席“不擁共、不反共、不投共” 的三不主張,大相徑庭,並不代表民運界主流聲音。我們雖不同意人家那般激進觀點,但尊重人家表達觀點的權利。言論自由,包括“紙上談兵”的自由。因此,張英對於“中國過渡政府”的立場,也是三不:不介入,不支持,不反對!中國民主黨臨時中央,又成了中流砥柱。□
    
    
    【附帖之二】
    
    國是縱橫 “反共”面面觀 ——從張英/辛明之爭說起
    
    ● 觀察家 2008-01-01 08:17:15
    
    跨入零捌年,上得網來就注意到張英與新明倆關於“反共”是非的一組爭論,更有阿拉上海嚀和一民遊客等的深層次討論,覺得茲事體大,由不得也來說幾句。
    
    首先,共產黨和共產主義該不該反,可不可反?根據上一世紀七/八十年血流成河的痛苦實踐,答案是肯定的。但作為民運資深元老又身負民主黨臨委會執行主席重任的張英,又為何把“不反共”這個命題,作為現階段的重要政治口號,風塵香港,認真提出來呢?!這就不得不發人深省。
    
    誠如一民同志所指出的,有毛共/鄧共/胡趙共之別。共在變,我們當與時俱進,以變應變才對。譬如說罷,鄧走資,實為執行了民主牆的遺囑。如果民運為反而反,豈不就走向自己的反面?這種毛式的形而上思維,等於說“敵人如果說人要吃飯,我們就當說人應吃屎”一樣可笑。而今胡溫時代,17大後開始實行社會民主主義的政策,就更不可籠統而反或以“反”一言以蔽之了!因此,張主席的“不反共”正是時代的要求,是與時俱進的產物,是得人心民心合時代潮流的,是以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最大福祉為考慮的結果。
    
    其次,我們要理性地看到,事實上,半個多世紀來的反共實踐,早已把“反共”二字打上了蔣式列寧主義革命的印記;在今日通訊交通軍事科技高速發展而又進入全球化反恐的時代,想再搞毛共紅暴和農民起義改朝換代式的“武力奪權”,不僅不合時宜,也已全無可行性,其結果必是民主憲政的南轅北轍。我們只要看看聲嘶力竭叫嚷暴力革命的徐SX(實為全力醜化民運孤立民運的叛徒共特)和高H(主張堅持無產階級專政,雙手沾滿了國內民運人士的鮮血)所鼓吹的政治兒戲盲動主義冒險主義實踐的連串鬧劇,就應當旗幟鮮明地與偽民運的所謂“反共”假大空話堅決劃清界限了,更何況這批口水革命黨,本來只是借國內民眾人血來染紅頂子坑害他人,圖混吃騙喝的政治騙子!!由此可見,張主席摒棄“反共”口號,正是久經考驗的資深元老大智大勇的反映。
    
    不反共而批共,合符民主化第四次浪潮的和平轉型要求,也與從杜勒斯到蘇東波的歷史實踐成功經驗相吻合。這不是“擁共(產主義)”更遑論“投共”?!象徐XX/高X這類偽民運“愛國賊”和蘆X這類反共走火入魔的鐵杆漢奸,才會重拾半個世紀前的麥卡錫主義,而又正是他們,才真正起到了蘇聯克格勃夢寐以求的巨大破壞作用。
    
    張英的“三不主義”,有為有守,很好。
    
    國風論壇以觀點鮮明的辯論,迎來了2008的元旦,好!好得很!
    
    張英:回應新明“批判張英的不反共論調” —— 鏈結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