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沈婷沒有說完的故事——《誰引爆周正毅案》出版者的話/金鐘(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5日 转载)
    
誰引爆周正毅案

    
     「上海幫」這個概念,據維基百科的界定是:「中共六四事件後與江澤民有直接關係的一個非正式派系,對胡錦濤的共青團派,形成強大壓力」——其實,上海幫之名,溯其源,應來自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文革時期,且出自毛澤東之口。因以王洪文、張春橋、江青、姚文元為主角,毛又欽定為「四人幫」,以縮小打擊面。毛死,中共乃將文革浩劫之罪,歸於「林彪四人幫」。鄧小平文革後復出,四人幫覆滅,以重刑下獄。不過十年功夫,鄧又重用上海人才,取代胡耀邦、趙紫陽一代,江澤民一九八九年銜命赴京,接任黨魁。迄今十八載,曾慶紅、朱鎔基、吳邦國、黃菊、賈慶林、陳至立、陳良宇……這班江的黨羽紛紛上調中央或躋身政治局,權勢顯赫。上海幫崛起,遂成景觀,名滿天下。
    
    
       近幾年來,隨著江澤民退休,胡溫執政,黃菊病逝,上海幫在中央呈淡趨之勢。但在上海灘,他們的老地盤,仍是很有看點。一方面挾「改革開放」勁風之利,在中國近代工商先鋒的基礎上,成為中國新走資運動的龍頭。二十多年下來,上海引進外資、技術、人才都高居全國第一。二○○六年底,已有一百五十個跨國公司總部、一百四十九個外國投資公司和一百九十五個外資研發公司設在上海。上海已有外資與中外合資企業四萬多家、零售商店一千六百家。國際資本的注入,極大地改變了共產黨統治下的上海面貌。高樓林立、車水馬龍,十里洋場,今非昔比。另一方面,上海近代流氓幫會的傳統,在一黨專政的體制下得以發揚光大。上海黨政官僚系統在壟斷的權力和巨大的利益驅使下,官商勾結、巧取豪奪,達到肆無忌憚的程度。盤根錯節的官商利益網絡滲透在社會各個角落,使一千八百萬上海居民得不到經濟發展帶來的實惠,權貴階層對民眾的申訴實行黑社會式的打壓。法律變成他們手中的鞭子,任意抽打被剝奪的善良市民。媒體噤聲,協助掩飾他們非法的暴利和罪行。
    
       今日上海,表面上流光溢彩,繁華蓋世;實質上,已蛻變成暴發戶的樂園。和一九四九年前「冒險家的樂園」相比,新世紀的上海富豪,擁有不可想像的權力支援,而且假以人民的名義。
    
    
    東八塊是中國官商勾結的土地貪污案典型
    
    
      《誰引爆周正毅案》描述的故事,就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這是關於上海、上海幫和上海風情的無數出版物中頗為獨特的一本。它記錄的人和事,發生在最近五年,空間跨越上海、北京、香港。故事圍繞上海靜安區黃金地段「東八塊」的房屋拆遷而展開。作者記錄了她和維權律師鄭恩寵為了維護東八塊居民包括她和父母的祖居,怎樣不屈不撓地抗爭。他們面對的是周正毅一夥貪得無厭的不法富商,和站在周正毅後面精明勢利的層層官僚:從公安員警,社區幹部到不可一世的市委書記、政治局委員陳良宇,甚至個別政治局常委。
    
      舊城改建原是世界性的常規工程,各國各地做法有不同,爭議也常見,但總以尊重私有產權和各方利益大致平衡為原則,不滿而強遷者都是很少數(香港限制在百分之十之內),爭議可由透明公平的談判或訴訟解決。中國人大今年三月通過《物權法》,私人物業不容侵犯,已如日月之昭昭。但是,上海的做法卻是一個罕見而只會激起公憤的騙局。政策明文規定,舊城重建的目標之一是改善原居民的居住條件,鼓勵他們搬回新樓居住,以此給地產商免地價的優惠。周正毅以和貪官分贓的方式,拿到「東八塊」的土地經營權,繼而勾結公權力強制拆遷,不讓原居民回搬。企圖以狂漲了十倍的價格,出售商品房,牟取數十億的巨大利潤,既侵吞國家的土地收入,又損害居民應有的權利。
    
      沈婷和東八塊上萬戶居民是受害者,部分家園已被夷為平地,得不到應有的補償。他們起而控訴周正毅詐騙,二○○三年五月爭取到一次難得的庭審,迫使偏袒周的法庭不得不判周三年徒刑。但是,幾天後,政府又以莫須有罪名拘捕鄭恩寵律師,也判刑三年。東八塊居民乃上京告狀,但不絕於途的訪民,遭到的是冷漠、侮辱和毆打,甚至被集體綁架押回上海。
    
      沈婷親歷了全過程。是她請來鄭恩寵律師打官司,也是她把東八塊居民的遭遇和抗爭告訴中外媒體,贏得國際的同情。德國法官協會並將年度人權獎頒授給獄中的鄭律師,沈婷赴德代領。上海政府迫於外交壓力為她母親安排房子,卻沒收她的回鄉證,禁止她回上海探望年邁父母。同時,繼續關押鄭恩寵,以杜絕這兩位把周正毅送上法庭的反貪勇士再度合作揭露更多的上海幫劣跡。
    
    
    一個小女子挑戰傲慢的上海王國的故事
    
    
     沈婷小姐是八○年代成長的一代。文革童年的黯淡記憶和改革開放中的社會不公,培養了她潛意識中的自主精神。她堅信,這個世界的正義沒有人恩賜,只有靠自己去爭取。她可以走上街頭抗議第一線,也可以登上知名的國際講台。她孝敬父母,恪守信義。風裡來,雨裡去,不惜代價地忍受來自官府的凌辱和壓力。
    
       沈婷豪爽中見細膩,勇中有智。她有一個好習慣,留意保存文件和記錄重要的談話內容——構成這本書的一個特色。那些交易合同、法庭辯詞與判決書,甚至給中央的上書,沒有八卦趣味,沒有兒女情長,都是札實的文字。包括案情的真偽,法理的辯證,備忘的具體情節……讀來絕不感到沉悶。如張思之律師對鄭恩寵案的辯護詞,那真是一篇擲地有聲的好文章。辨駁有力,情理交融。書中選載的這些文件,折射出上海空前洶湧的商潮下,社會底層群落的掙扎和命運。
    
    
       最近召開的中共十七大前夕,為上海幫的「一哥」陳良宇定了案,清洗出黨,送交法辦。會後,「二進宮」的周正毅,也在高度保密下再度受審四天,迄今沒有宣判結果。而透露的五宗罪並不包括土地開發上的詐騙。沈婷的書告訴我們:東八塊強遷的模式已推廣到全國,造成了怨聲戴道的「暴力徵地,恐怖拆遷」。懲罰周正毅,不僅牽連全上海的市政責任,還有各省市的責任和中央的責任。而周案涉及的京滬高官家族,更是不言而喻的難題。正如鄭恩寵所指,上海有幾十個周正毅。因此,沈婷寫的故事遠沒有完結。
    
       雖然,中國的反貪沒有盡頭,但是,沈婷、鄭恩寵已經完成了一件有突破意義的任務,在鋪天蓋地的貪腐黑幕上捅開了一個大洞,讓我們很幸運地洞悉一個當代中國官商勾結的活標本。一刀見血的剖析,所謂上海首富,原來和中國最有權勢的政金集團狼狽為奸,從而把「三個代表」的神話打得粉碎。精彩的是,這是一個古代傳說「哪吒不怕海龍王」的現代版。一名小女子挑戰傲慢的大上海王國,一名維權律師頂替不敢出聲的八千名上海律師!他們兩位至今被隔離在上海之外(拒絕入境和軟禁),讓中共駐港官員看得直搖頭:「那麼大一個上海,對付不了一個沈婷!」這是雖敗猶榮。這是弱者的勝利。中共中央將周正毅陳良宇這對上海灘金錢與權力的首富繩之以法,看看沈婷的書,可以知道是誰立了奇功。自從周正毅醜聞被揭發,東八塊圈地模式,已在全國叫停。救了千家萬戶,免遭野蠻拆毀。
    
       
    
    鄭恩寵律師揭示官僚們大興土木背後的真理
    
    
     鄭恩寵律師為本書所撰〈周正毅現象〉,是一篇閱讀本書,閱讀上海灘乃至全中國房地產黑幕的「導言」,他以高度的專業素養和豐富的辦案經驗,概括今日中國經濟的病癥所在,揭示官僚們大興土木營造「亮麗政績」背後的真理。
    
       沈婷的《誰引爆周正毅案》,將作為當代中國非正常發展的一個有力的見證,傲立在追求良知的人們的書架上。這本書還提供了一種可供參照的價值,那就是被壓迫者和專業人士相配合,在法制的軌道上充分運作,有可能迫使當權派懲惡揚善,作出一定的改革,推進社會的進步。雖然這種抗爭可能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像鄭恩寵和沈婷及部份拆遷戶已付出的那樣,但勝利是可期的。中國人民在拋棄了毛澤東殺人如麻的「無產階級專政」後,絕不會接受上海幫式的流氓加權貴的黑社會專政(他們越界抓人,公然到北京綁架訪民,到香港搞特務盯梢;他們將上京告狀者判刑、勞教,重傷三十四人,十二人死於非命……)。
    
    
       開放出版社向以出版大陸禁書為己任,托一國兩制的福,我們在香港並未遇到來自中共方面的干擾。但是,沈婷出書是一個例外,身為香港永久居民的作者,她受到多次威脅。最新一次是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四點半,上海市政府王姓官員致電她說:「如果你敢出這本書,我們要給你顏色看!出了這本書,你永遠也拿不到回鄉證!」沈婷反駁道:「胡錦濤說了以法治國,我不怕你!」王官員回答:「那你去找胡錦濤拿,共產黨只有一家,不是超級市場,可以開一家又一家……」
    
       謹此照錄。希望這是這本書出版過程中的一個小插曲。
    
    
    
     (二○○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二○○八的世界和中國

     金 鐘
    
    
     隨著巴基斯坦著名政治家貝布托在暗殺中倒下,二○○八年來到人間。從香港人的立場迎接新年,是不無遺憾的。因為過去的一年,是九七回歸時許諾有希望舉行「○七○八雙普選」的一年,結果雙泡湯。近日特首曾蔭權在北京宣稱,感謝中央允許香港在二○一七年普選特首。一拖又是十年!到時候是不是又會找理由「跳票」?我們判斷過,共產黨本質上是不會給香港人選票的,它需要的是馴化港人成為愛國愛黨的順民,未來十年,香港的土共執政必然強化,那時會有一場什麼樣的選舉呢?誰願意等待?
    
    
     二○○八年的世界視野,是一個選舉年。吸引中國人關注的三場競選都已開鑼﹕美國、俄羅斯和台灣的總統選舉。美國奉行保守主義路線的布什政府將任滿下台;俄國普京做滿兩任,也要讓位,可能不做總統做總理。這兩個昔日的「超級大國」,無論民主制度的差異有多大,他們的總統大選已是一種法定程序的實施,不關基本制度的選擇。台灣一月的立法委員選舉之後,三月的總統大選卻非同小可。陳水扁連任屆滿下台,馬英九和謝長廷的對決,已經沸沸揚揚吵了不止一年,直到最近馬英九弊案二審無罪後,藍綠勝負前景仍然相當模糊。由於台灣兩大陣營之爭涉及國家認同等重大分歧,二○○八年的台灣政治發展,將是一個甚為關鍵而又充滿變數的時期,必然會引起全球華人的高度關注。
    
    
     回看中國,他們把二○○八叫做奧運年。將於八月八日在北京開幕的夏季奧運會,無疑是共產中國建立以來的天賜良機,讓他們得以盡情展示他們一切可以誘惑世界的功夫,從崛起的華廈到文化的魅力,給他們五十年的罪孽作一次最漂亮的粉飾。現在已有不少團體和個人在抵制這個踐踏人權的專制國家主辦的奧運,或是要求中國履行主辦奧運的承諾,開放新聞自由,改善人權狀況。但是,中共當局尚未作出積極回應,仍然是一副故步自封姿態。
    
    
     美國新聞周刊形容中國是一個「強悍而又脆弱的超級強權」,二○○八年將是「中國進入世界舞台中央的一年」。這是當前西方輿論對崛起的中國的代表性觀感,基本上也是共產黨堅守這塊最後陣地的自我感覺。可是,記得1936年德國奧運和1980年莫斯科奧運的人們,會有另外一種感覺,那就是如北京一群老輩知識份子公開說出來的那樣,他們要再活二十年,等著看這本大戲的最後落幕。不錯,二○○八年可能是一個興奮的高潮,中共也是善於製造高潮、利用高潮的能手。但是,高潮不能使人脫胎換骨。我們將等著瞧八月奧運究竟會給中國留下什麼?
    
     (2007-12-30紐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