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415个读者,谢谢!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二)/昭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二)曾庆红篡位无望,索性一下三上

    
     上文提到,李瑞环高风亮节,以一人之身连下江、曾二人,为胡锦涛成功接班立有头功,其结果就是胡锦涛低调处理天津公安系统宋平顺、李宝金的腐败案,武长顺至今可以安坐公安局长宝座,由此可见胡是多么照顾李瑞环的面子。 (博讯 boxun.com)

    
    江、曾与胡对胡所扮演的角色看法很不相同。江泽民与曾庆红对邓小平在十四大上搞隔代指定胡锦涛十分不满意,江、曾认为是邓小平等元老把六四问题搞大了,下不了台,没人了,自己是临危授命,收拾元老们玩下的烂摊子。而且六四之后中国居然没乱,经济还高速发展,任何敢为六四翻案的政治势力如杨尚昆兄弟、乔石都已经搞定,这些都是江、曾自己的功劳,凭什么你邓小平能指定你的接班人,还能指定你接班人的接班人。曾庆红尤其不服,凭什么一个没有任何功劳的人(胡锦涛),就凭元老一句话,就能接班?!江泽民也在内部小圈子讲过,抛开思想理论,党内就属曾庆红的贡献最大。江指的是在中共的组织领域里,曾庆红辅佐有功,打败了所有威胁江的政治势力,为江泽民坐稳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所以江泽民才敢以第三代自居,并试图与一代、二代的毛、邓平起平坐。
    
    在江、曾眼里,毫无尺寸之功的胡锦涛只是个过渡,胡锦涛的任何一个失误都会为曾庆红上台创造历史机遇,前提是要为曾庆红要做好接班的政治势态准备。江泽民陪李瑞环退出常委会,交出总书记、国家主席职务,但要保有军委主席最具实力的职位两年,为的就是让曾庆红等新上来的江家帮常委站稳脚根,不至于存在被胡锦涛立刻击溃的风险。曾庆红不要国务院、人大、政协,只要书记处,表明曾庆红不图虚名,是只讲究抓实权的。让周永康架空罗干,升徐才厚为军委副主席,都进入书记处归庆红同志管辖,一时间曾庆红好不威风,通过书记处书记的搭配组合,掌控了党务、组织、宣传,以及军队、公安、中央警卫局等所有国家暴力机器,实力排名第一,超越只空有名器的胡锦涛。一时间,还真让人搞不明白,到底谁是军委主席,难道是曾庆红?!党内外、国内外,谁都知道曾庆红意欲何为!
    
    而在胡锦涛眼里,邓小平之所以搞隔代指定,分明是对江泽民不满,否则邓小平就不会南巡时对北京放狠话“不改革就下台”。邓小平南巡后之所以打杨尚昆保留江泽民,只是意在防后人为六四翻案,但已经很不满意江泽民在邓、陈等元老之间的政治投机作风,所以邓小平才搞隔代指定胡锦涛,分明是对江、曾不放心,为的是保证邓小平路线不会被江泽民篡改。因此只有胡锦涛他自己才是邓路线在新时期的正宗传人,江泽民与曾庆红才是中共政治传承史上的过渡人物,否则为什么邓小平不隔代指定你功劳大大的、头脑较开放、思想较开明的曾庆红?!
    
    “卧榻之側岂容他人酣睡”这是千古以来帝王们的铁律,书记处权重了!曾庆红的书记处权力大到严重威胁胡锦涛的政治地位与人身安全,所以曾庆红必须在十七大下岗,这是胡锦涛在十七大上的两个政治底线之一,另一是科学发展观进党章,表明自己邓小平理论的正宗传人。
    
    事实是,在十六大之后的五年中,江、曾一方面授于书记处重权,一方面等待政治对手胡锦涛出现失误。然而胡锦涛以柔弱克刚强的本领已经驾轻就熟,即使是在萨斯危局中仍能转败为胜,生生让江、曾抓不到把柄。抓不到对手政治把柄,而又想保住自己的权力,就存在铤而走险搞政变的可能性。
    
    为了使权力平稳的转移到胡自己手中,而不至引起党内外动荡,胡锦涛力争将党内斗争限制在合法的组织程序内,同时严防对手在十七大之前狗急跳墙搞政变。这就有了胡锦涛在十七大前利用自己总书记、军委主席、国家主席等最高名器,将军队将领、省部级干部双规一批,罢免一批,调任一批,提拔一批,与此同时逼迫曾、江做交易。要做交易就必须有实力有本钱,胡锦涛的本钱,一是李瑞环在十六大的68岁退出政治局常委底线(针对曾庆红),二是选择拿江泽民上海大总管陈良宇开刀(针对江泽民),成功地牵涉到江泽民的公子江绵恆、江绵康。江、曾如果不妥协,就在十七大上搞党代表大民主,已经让俞可平放出风声《民主是个好东西》,看你江、曾敢不敢在民主的党代会上赌一把。
    
    既未能抓住对手任何把柄,又失去了政变的机会,在党内外庞大的民主舆论威慑下,江、曾不得不与胡妥协,这才有十七大三下四上的政治折衷妥协结果,这是江、曾不得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在这一折衷妥协的暗箱交易过程中,围绕曾庆红是留是退,出现了精彩的一幕。胡锦涛一方面对曾讲,他本人希望曾庆红留任常委;一方面在各党政部门配置火力,放出风声,欢迎曾庆红为干部年轻化做出贡献,封杀曾留任的企图。曾庆红一方面对外声称自己要退下,一方面想尽办法要留任。这就形成了十七大之前,曾庆红的去留在党内成了大问题。
    
    当曾庆红意识到大势已去,自己不得不退的时候,就又施展权谋搞了个三个曾氏常委习、贺、周,并且效仿邓小平,隔代指定胡锦涛的接班人为习近平,对外表明了他曾庆红自己的身价,必须是一下三上,只有他曾庆红才具备指定接班人的资格与实力,党内老大是曾庆红,而不是什么胡锦涛!
    
    在曾、胡这一回合较量中,胡锦涛似乎更注重实权而非政治局常委会中的虚名,牢牢地把握了军队、国安,占领了中办、中组部,架空主持书记处的习近平,通过何勇、干以胜等副书记架空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用“情妇门”李薇案打乱了曾、周关于公安部王乐泉的接班部属。
    
    交易一旦达成,双方就要守约。这又出现了精彩的一幕,十七大之前为了能逼江、曾做交易,胡的心腹部门统战部与团中央秘密通过在海外的媒体渠道,发布了大量的关于江泽民、曾庆红、贾庆林家族的贪污腐化材料,抖出了李长春河南艾滋政绩,其中包括派人打匿名电话,通知祖居上海东八块的港人沈婷如何调查取证周正毅与江大公子江绵恒的腐败交易,总之胡的策略是文火炖滚刀肉,一刀剁不烂我就炖你。
    
    十七大前形成的不利于江、曾集团的强大民意,迫使江、曾与胡达成了交易。这下胡锦涛反而又回过头做自己一方的思想工作,曾庆红已经退下,科学发展观已经进入党章,既定目标已经胜利完成,为了不至于产生内乱,危及一党专制领导,所以一定要投江氏委员们的票,将十七大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结果是贾庆林、李长春、张高丽等虽然名列中央委员会,但得票排名最低,江的秘书贾廷安中央候补委员得票排名最低。贾庆林、李长春虽然仍名列政治局常委会,但已经成了纸老虎,如果仍执迷不悟不跟胡总走,是随时可以抛出去牺牲掉的。
    
    表面上看曾庆红的“一下三上”方案在最高决策层常委会内占了上风,而实际上胡锦涛才是政权实力上的大赢家!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曾为何要隔代指定习近平(一)/昭明
  • “博讯”反专制立场坚定,频遭攻击,光荣!/昭明
  • 与公开对抗胡温相比,操纵股市破坏宏观调控更有效/昭明
  • 书记处,曾庆红的强势与习近平的弱势/昭明
  • 政治局常委会、书记处,与专制政权的两把刀子/昭明
  • 政治局常委的折衷交易,令胡、江、曾都不满意/昭明
  • 由柔弱到刚强,由人之所助到人之所攻,胡将成矛盾焦点/昭明
  • 17大胡锦涛力挺李源潮,上海证交所成人民公敌/昭明
  • 胡、江、曾就政治局差额选举、公布得票率爆严重分歧/昭明
  • 17大再掀暗杀潮,李宝金陈同海名曰自杀实为他杀灭口/昭明
  • 十七大以派系为核心、以权力为目标、以反腐败为旗帜/昭明
  • 江泽民、曾庆红发现的又一条历史规律/昭明
  • 一桃杀三士,江、曾合谋离间胡锦涛李克强习近平/昭明
  • 知进不知退,知存不知亡,江、曾自绝退路/昭明
  • 撤换总参谋长,胡锦涛摆开阵势决战七中全会十七大/昭明
  • 官场观察判断:胡锦涛将在七中全会清算江及其三个代表/昭明
  • 海外媒体上演17大心理大战,迎接专制政权最后国庆日/昭明
  • 人权高于主权,国际社会谴责缅甸军政权令中共恐惧/昭明
  • 17大胡锦涛以柔弱克刚强,不容乐观革命在即/昭明
  • 曾庆红最后一条明路,平反六四/昭明
  • 儿子曾伟移民澳洲暴光,曾庆红遭质疑党内地位动摇/昭明
  • 中央两个司令部,有人急于夺权当国家主席,分裂党/昭明
  •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江氏心腹由喜贵必须下台/昭明
  • 胡锦涛表示,党的代表大会有权改变以前的任何决议/昭明
  • 宋平顺留有遗书爆光,京沪两地权斗压力剧升/昭明
  • 锦涛同志表示,纸馅包子新闻是真的,谁说有假/昭明
  • 军委副主席重新站队,高调表态挺胡,以求安全着路/昭明
  • 胡锦涛发出最后通牒,要么交出权力,要么面临全面围歼/昭明
  • 匹夫不可夺志,感谢孑木、民生观察工作室,还有博讯!/昭明
  • 胡江曾内斗,高潮即将到达,尘埃远未落定/昭明
  • 黄菊病故,人算不如天算,中南海形势为之大振/昭明
  • 在陈良宇案的定性上,中共高层爆发严重分歧/昭明
  • 胡、江权斗,北京军区与南京军区至关重要/昭明
  • 17大权斗:胡锦涛试图在军队中肃清江氏“三个代表”阴魂/昭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