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历界政府为什么无名无姓?/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5日 转载)
写在韩国大选之后(之4)

     李明博在韩国第17届总统大选中胜出后,于2007年12月31日《朝鲜日 报》刊登了记者伊帧淏的一篇报道,特转载如下:

     《新政府正式名称确定为“李明博政府”》: (博讯 boxun.com)

      “新政府的正式名称确定为‘李明博政府’。总统职务接管委员   会发言人李东官30日就确定名称一事表示:“也有人建议将政府   名称确定为‘实用政府’,但更多的接管委员认为,在政府前面   加上总统的姓名更符合全球标准。”

    就上述的事情,我想起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建立一来,虽然经历了多个 国家主席,但是,任何一届政府都没有冠以政府领导者的姓名,好象 58年一来的中国政府都姓“人民”、都叫“人民”,都没有在法理上 或法律上被看成是“个人”的,别人的情况不说,就是权力曾经达到 了“顶峰”的毛泽东也不例外,中国人从来都没有说过“毛泽东政 府”之类的话。众所周知,刘少奇是接了毛的“班”的国家主席,但 是,在刘少奇倒台的文化大革命中,中国也没有出现过“刘少奇政 府”的提法。就此,我们好象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中国共产党是“搞 民主”的政党,所以,由中国共产党人组织成的“政府”都是“人民 的”(所谓“人民政府”),如果──民主真的这样可以被理解的 话,那么中国共产党的确就是“民主”的了。

    倒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在1989年的民主运动风波中,要求民主的中 国大学生们最先说出了“李鹏政府”的话,但是,这样的事情和我上 面的议论并不矛盾,那个“李鹏政府”是一个被故意贬低着和漫画着 的“政府”,其实,李鹏个人并不是政府中可以用个人名义行驶权力 的人,他只不过是邓小平手里操纵的一只木偶,何况,在他的“上 头”还压着赵紫阳──一个名义上的中国最高统治者。因此,学生们 关于“李鹏政府”的提法是“讽刺”的,如果说在“讽刺”中包含着 对于“责任政府”的下意识呼唤的话,那么,把政府责任分解给具体 的个人,使之担当起来,而不允许政府当权派用“人民”的字眼来卸 掉自己应负之责任,89民主运动的正面意义就可以被解读出来了。

    现在,我们中国人在民主问题上存在着一个很大的误区,就是我们在 批评、批判专制中的个人之时,往往运用共产党人的那一套,甚至在 民主的问题上,我们把“党内民主”同“民主”混淆起来,使民主在 不知不觉中变成了一种不伦不类的东西。譬如我们批判毛泽东专制 时,总是会和共产党人一样地会弄出一个毛泽东破坏中共中央“集体 领导原则”的“错误”,好象那个被共产党人尊为“原则”而实际上 屁也不顶的东西──“集体领导”──就是“党内民主的体现”。其 实呢?问题恰恰不是这样,所谓的“集体领导”、“集体负责”都是 对“民主的忽悠”,而不是民主的原则。在民主政治中,政府是有责 任的政府,而责任不是要由政府中供职的所有人“集体”“负”的, 是由出面组织政府的那个具体的人“负”的。所以,在这里,责任被 “落实”到了“个人”,而不是“集体”,也不是“大家”,更不是 “人民”。

    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问题上“忽悠”中国人民是很有窍道的,譬如现在 的胡温政权就是这样,对于这个行驶着政权的政府,你是没有可能知 道谁会负责的,就形式看,政府不是温家宝政府,因为温家宝作为政 府的首脑是受命于中国共产党的,这样,他根本就没有政府首脑“组 阁的权力”,于是,在他的政府班子里,安插下许多不是他想要的人 ──就是“党”在政治上要摆平他的一盘棋中的一步,这一步他必须 无条件地服从,也就是说从事情的一开始,他在自己的政府里便失去 了权力和权力行驶所需要的个人要素,既然是这样,他个人对于政权 之行驶自然就负不了责任。说到这里,读者们难免会问:这个政府不 是温家宝的,那么它是不是就是胡锦涛主席的呢?也不是!因为胡锦 涛作为国家主席──这在中国已经是一个“聋子的耳朵样子货”── 是负不了责的,也不负责的,所以,如果这里存在着政府“责任”, 不是个人可以“负”的。

    议论至此,我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高层中即使有人想对政府负责, 但是他们所推行的“集体领导制”也“要求”他们要推卸“个人责 任”,于是,在政治责任实际发生时“个人”“推卸”责任不但不具 有“道德”上的压力,而且却是“道德”的“正常”和“正当”要 求。试想一想,温家宝连谁可以进入自己政府的权力也没有,怎么可 以希望他对于自己的政府负起全部责任呢?其实,问题的严重性不至 于此,而在于“集体领导制度”在中国的今天,一直被视为是“最民 主”的东西,不言而喻,任何人反对它,就等于是反对“民主”。专 制主义者们这样看,问题不大,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中国许多普通 人也是这样看问题的,他们以为共产党只要真正地“实行了集体领 导”,中国的民主就有出路。所谓的“民主小步走”的混乱思想就产 生在这里。

    在韩国,卢武铉的政府还没有结束自己的“寿命”,新的“李明博政 府”的牌子就已经挂出来了。因此,在韩国的政治生活中,政府的责 任是由个人负责的,荣誉和耻辱都以制度的方式事先地为“个人”所 准备,任何一届政府的行政能力也都要有条不紊地进入到事先安排好 的可以最好的发挥“个人能量”的渠道之中。于是,在大选中,候选 人向选民夸下的海口,在选举愿望达成后,就产生了“兑现”的问 题,而要“兑现”,政府首脑就必须是一位有权力、有责任能力的完 整的个人。

    我过去说过,我们中国人的民主知识存在之问题大多是常识性的,譬 如,我们在知道民主的政府是由人民选举产生之后,就以为政府好象 也是“人民”的,于是,政府如果有了责任的话,也应该由“人民” 来负。表面上看,这好象没有多少错误,如果连政府都为“人民所 有”,民主应该是到位了吧?其实,这里于民主的理论是有着巨大差 别,因为民主的道理在这里只能理解为:人民选举产生出了可以管理 政府并且也有能力负起责任的一个人(而不是多个),由这一个人出 面组织政府──就是民主制度分配给个人的权力,而个人运用此权力 以组织政府的行为就给政府冠上了他自己的“姓名”;“有姓名”的 政府虽然出自于人民的“授权”,但是它接过了权力以后,行驶权力 却是的自由,如果说此种自由只可能受到人民或者法律的“监督”的 话,那么,自由的意义在这里就是“积极”的,而不是“消极”的。 也就是说在民主政治中,政治过程赋予政府首脑的权力是“积极”的 做事的权力,在权力正确的运用过程中,“消极”的制约因素是潜在 的。把这一切现象和在政府中工作从来都是人类所享受的政治荣誉的 最高点联系起来看,民主政治以“积极”的方式为个人享有权力、行 驶权力提供了空前的保障,就埋伏下了民主政治优良政绩的“种 子”。就此而言,虽然每一届民主政府在推动社会和经济进步方面并 不一定就比专制的政府强得多,但是,在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里,民 主政治总是要强于专制政治那却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

    中国专制政府无名无姓的状况,只是就责任而言,并不是意味着专制 政府中行驶绝对权力的人不是“个人”而是“集体”。我的看法是: 这些特定的人在需要“个人”出面时,他们戴着“集体”的假面具, 从而为政治上的个人责任之开脱准备了“后路”。自然,在有了“荣 誉”时,“荣誉”就完全是“个人的”(毛的“救星论”和邓的“托 福论”),但在需要“个人”负责时,他们谁不从“后路”溜走呢? 在这里,“集体负责”的话的真实意思是:谁也不负责!

    问题的可悲处并不在此,而在于,共产党高层一喊“集体领导”的口 号,一些糊涂的中国人就以为“这一下要搞民主了”,好象民主在共 产党内部就是“集体领导制”,殊不知这样的“集体领导制”不过是 掩盖党内独裁的个人的一把保护伞而已,它即掩盖了当权的人以权谋 私、胡作非为的行径,又为他们逃脱个人责任提供了可以遮挡国人眼 目的“理论”屏障,是中国共产党人逃避民主的一种伎俩。中国社会 上的“御用文人”迎合了这一点,他们也是在不遗余力地推销他们的 “民主”,以为民主这在共产党里就是“集体领导”,而不是“个人 独裁”,表面上看,这样的话没有任何毛病,“独裁”等于“专制” 好象是中国民主的一个“铁律”,殊不知把权力完全地委托给“个 人”是民主政治制度中的一个最主要的环节之一,少了它就没有民主 的“行政”!

    现在,我们普通中国人就是被这种“有毛病的民主”理论引导着,以 至于我们许多人把民主的“毛病”和“民主”本身分不清楚,目前这 样的错误集中体现在许多人以为“党内民主”是“提升”社会民主的 “动力”,而“动力的动力”就是发扬共产党的“集体领导”,幻想 着“用党内民主来带动社会民主”,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中国人民 “集体”受到的奴役恰恰都是在共产党“集体领导”的鼓噪声中进行 的。“党内民主”──对于长期专政的政党来说它的“出现”意味着 党的分裂或解体,在设想党的“肌体”完好存在的情况下会“出现” “党内民主”──这完全是异想天开;其实,异想天开并不可怕,可 怕的是人们以为自己期待着的事物可以用异想天开的方式实现之。

    还得需看到,中国共产党虽然是一个专制的政党,但却断断续续地在 搞“选举”,而“选举”又都是在“候选人”极端“谦虚谨慎”的情 况下进行的,没有发生任何一期候选人撕破面皮、大打出手的场面 (此次韩国大选中,国会议员们就“大打出手”)。因此,从党产生 的1921年起,也没有一个人在选举中是以“自吹自擂”而“成功” 的,所有的被“选”上的人,没有一个人不是“谦虚谨慎”的“标 兵”。毛泽东说:“我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陈伯达说: “我是小小老百姓”;江青说:“我是佛堂的小老鼠”;邓小平说 “我是人民的儿子”,你看……这些曾经不可一世的人哪一个没有说 出很“谦虚”的话呢?赵紫阳算是他们当中的一个“很民主”的人 了,他在接替胡耀邦时说:“我是被历史潮流推上舞台的……”,说 得多么“谦虚”,言下之意,我的本事只胜任总理之职,而不是当总 书记的料子,可是呢?他还是当上了总书记啊!其实,他之后的所有 人也都是用赵紫阳的口气说话,没有一个人敢于象韩国选举中的李明 博那样的夸口说:“如果我当选总统,一定产生企业投资、海外投资 涌入的‘李明博效应’。”我李明博“通过发展经济将建设一流的发 达国家”(《韩国大选今日举行 当选者晚9时可见分晓》)。为什么 在中国,“谦虚谨慎”的人反倒能够“当选”,而在韩国只有“自吹 自擂”的人才能够胜出呢?

    目前在我们中国写作民主文章的人的确不少,可是有多少人在哪些真 正存在着疑虑的问题上下工夫呢?大家都说那种在任何时代好象都不 会犯错误的冠冕堂皇的话,以为这才是符合民主的;我不以为然,认 为所有对于共产党“党内民主”寄预厚望的人都是从逻辑上理解民主 的,以为执政的党民主了,社会就会民主,而根本不知道民主在一个 党之内的存在情况和存在于社会的状况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在1966年 的中国,“党内民主”被完全“破坏”了,才产生了社会上的民主, 在1989年也是一样,“党内民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中国社会 上广泛形成的民主风波是发生在同一个时间里的事件。因此,在这个 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党内民主派”是一个形容词,它所表达的意思 不是这些人在“党内获得”了“多数”(联共布的“布尔什维克”就 是此意),而是指这些人愿意服从党外已经生长着的“民主”愿望, 想在中国搞民主,而这样的行为在一个专制党内,往往是不能够用人 数的多与少衡量的。如果说这个意思和人民要求民主的事情并不冲 突,那么,人民要求民主的行为可以迫使共产党内站出更多一些愿意 搞民主的人的话,民主希望之寄托点就排除了共产党,而不得不“落 实”到人民中去。于是,“民主要小步走,”“慢慢走”的糊涂观念 就有可能在人民中间得到澄清!

    由韩国的选举说到上述的中国事情,我以为对比地看,中国民主应该 一步到位的道理就很清楚的了。在中国──这个具有民主革命历史的 国家中──实现民主就得从人民直接选举国家主席开始,进行“从上 而下”的选举,而不是目前这样的“从下而上”,从选举村长、镇 长、县长……到选举国家主席这样的“颠倒顺序”的行事。前一种选 举,就“条件”而言,“今天”已经成熟了(撇开“全球标准”不 谈,单就“亚洲标准”讲,韩国、尼泊尔、柬埔寨、菲律宾、日本、 印度,孟加拉、泰国等都搞了普选,中国为什么不能呢?难道条件真 的就没有“成熟”吗?),而后一种选举要“成熟”,至少得等100 年啊!

    由人民选举出来的政府,事实上是人民认可或同意的政府,这样的政 府冠以在选举中胜出的人之姓名,不止是对于胜出的人的“奖赏”, 而是对于在选举中经人民认可的政府的一种政治“承认”。庶几,享 有荣誉的人承担相应的政治“责任”就是名副其实的责任政府。

    今天:我们中国人是要一个责任的民主政府?还是继续要非责任的共 产党政府或似是而非的“党内民主”,问题不是很清楚了吗?

    (2008-01-03)

    民主论坛 上载:[2008-01-04] 修订:[2008-01-04]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论胡锦涛为什么要排毛?/武振荣
  • “文革二次发动论”之我见/武振荣
  • 富总裁的“穷小子”包装/武振荣
  • 论在民主秩序之中人的“自吹自擂”/武振荣
  • “天命”、“使命”与“过家家”/武振荣
  • “文革”三帖/武振荣
  • 1966年的革命:毛泽东的“迷路”/武振荣
  • 晒晒网络新成语:“正龙拍虎”/武振荣
  • “接班人”与“雇工”/武振荣
  • 对宋彬彬为代表的“老红卫兵”的评说/武振荣
  • 武则天的“无字碑”与毛泽东的“无字遗嘱”/武振荣
  • 答剑眉/武振荣
  • 错把真情当奴性/武振荣
  • 剑眉与武振荣先生商榷
  • 剑眉,请别说汪兆均的局限性!/武振荣
  • 论民主的“迷走”/武振荣
  • “瞌睡不睡,总要从眼里过”/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否定论”问题之分析/武振荣
  • 关于革命的“半截子论” /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