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喜阁:痛苦 悲伤-胡佳没有错 他为含冤的人群说话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5日 转载)
    [日期:2008-01-05] 来源:《参与》 作者: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著名爱国民主人士胡佳在2007年12月底被北京市公安局代走了,让更多的公民非常惊叹,胡佳是一位善良的公民,又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公民,他说了老百姓想说的话,他把基层的冤苦说了出来。
     他说的最多的是河南的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人群当地法院不予立案的事,河南法院的理由是上级有口头文件因血液感染艾滋病问题不予立案。这就是中国的法律不独立。如果独立了,河南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案件早给立案了,河南在1993到1999年管理血液不严的卫生官员早判死刑了。就因为法律不独立,造成很多的卫生官员没有追究刑事责任。
    
     我是2004年8月份给长女孙迎晨看病时查出长女母婴垂直感染艾滋病,小女儿也有艾滋病,我是在1995年6月份生长女时,县妇幼保健院的医生孙文玲私自违规操做善子采血浆给我输了外地卖血人群的血液。大女儿检测2天后死亡,她才9岁零2个月。
     是2代的政府杀了我的女儿。
     1995的政府因管理血液混乱不严不该追究刑事责任吗?不该判刑吗?
     中国政府从1985年开始喊防治艾滋病一直喊到我的大女儿死亡,那么政府在预防艾滋病怎么预防的?怎么控制的?我的大女儿就死在不负责任的政府手里。当地的政府每天喊为人民服务,我不知道在为谁服务?当地的政府不该负法律责任吗?
     当地的法院还不给立案,我们一家4口人,3人感染艾滋病,一名死亡。
     那么河南有多少像我这样的家庭受到伤害,在2007年12月底河南感染艾滋病是3.5万人,死亡2700多人,有多少官员该枪毙。
    
     我们是最基层的老百姓,为什么不给我们在法律上一个交代,我们上访告当地的官员,当地的官员让当地的警察把我们关到监狱里,犯罪的卫生官员一个没有追究责任。
    
     我们当地政府在2004没有对输血人群及时排查输血人群,造成当地大量妇女死亡和我的大女儿孙迎晨死亡不该追究当地政府的责任吗?
     不但没有追究这些政府官员的责任,而且这些官员都调到上一级部门上班。2004年任河南宁陵县人民政府的县长刘玉杰现在任河南省商丘市审计局局长,2004年任河南省宁陵县县委书记刘德文现任河南省商丘市政协副主席。
     腐败不腐败。
     我们河南输血感染艾滋病大冤案没有人管,没有人问,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有一个部门问我们的案件。
     是胡佳在帮着我们在呼吁高层部门及时处理河南输血感染艾滋病妇女人群不给立案的问题。
     他没有错,错的是河南的法院不给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人群立案。
     胡佳他没有错 ,他在为含冤的人群说话。
     2008 .01 .04
    
    
     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人 李喜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喜阁:人之初 性本善
  • 孩子你在天堂还好吗?/ 李喜阁(HIV)
  • 李喜阁:我对万延海先生的看法
  • 李喜阁:胡佳你在那里
  • 中国艾联对李喜阁被软禁不能参加全国妇联会议的立场声明
  • 律师赶到培训现场保护李喜阁丈夫孙建峰权益
  • 李喜阁丈夫孙建峰在全国妇联培训现场受阻(附录音)
  • 强烈呼吁尽快恢复李喜阁女士人身自由
  • 李喜阁原定在全国妇联培训上的讲义初稿(附录音)
  • 宁陵县主管政法的副县长李萍拒绝承认对李喜阁事件负责(附录音)
  • 视频:艾滋病活动人士李喜阁
  • 李喜阁:关注农村感染艾滋病妇女人群 消除歧视
  • 李喜阁:我的取保候审已经结束
  • 河南政府伪造司法公函 非法阻挠李喜阁参加艾滋病培训(附录音)
  • 专访艾滋病人活动家李喜阁女士 (图)
  • 常坤:辛苦的感染者李喜阁,半夜网吧为艾滋病患者(图)
  • 李喜阁披露的一个艾滋病患者的死亡
  • 关于呼请解除李喜阁软禁,帮助她来北京参会的声明
  • 李喜阁委托常坤写公开信感谢贾平要求其电话投票
  • 关于立即恢复朱龙伟先生和李喜阁女士人身自由的呼吁
  • 李喜阁被软禁在家依然参与非政府和感染者类别竞选!
  • 胡佳:艾滋病维权女性李喜阁(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