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香港泛民派要洞悉北京設下的陷阱/陳民彬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4日 转载)
    
    人大常委會在2008年來臨之前,對於香港特首曾蔭權的政改綠皮書作出了決議。乍看之下,雖然否決了2012年的雙普選,但北京方面似乎允許在2017年選舉行政長官,2020年普選立法會。單看表面字眼,兩者的普選分別在2017以及2020年實現,換言之就是實現雙普選了。可是,人大常委會的決議極可能是一個陷阱,泛民及香港市民如不冷靜思考,不僅會掉進這個騙局,嚴重的更會使民主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博讯 boxun.com)

    北京官員不懂民主觀念
    
    總括來說,人大常委會的決議,在我看來,比較像以「聖旨」的方式下達。「聖旨」白紙黑字的寫,在2017年「可以」普選行政長官,之後的2020年「可以」普選立法會。換言之,在北京看來,港澳的民主是「皇恩浩蕩」賜予的,基本上是沒有「天賦權利」、「主權在民」的最基本民主觀念。「可以」這兩個字,如果北京方面見勢色不對,形勢不妙,確保不了選舉的結果(例如泛民的勢力仍在),又可以製造各種理由,以「聖旨」下達的方式將普選的日期拖延到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了。
    就算真的是在2017年普選特首,但問題是,普選特首要經過一個所謂「提名委員會」,「提名委員會」又是怎樣產生?如果「提名委員會」的產生辦法是繼承現在的「選舉委員會」,無論「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怎樣再增加,也是極不民主的,也是一個「小圈子」。由一個不民主以及由中共控制所產生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候選人,持異見的候選人永遠不會獲得足夠的提名而成為候選人。而「提名委員會」「批准」的特首候選人去參加普選,只是以普選之名,去進行欽定的篩選,並不是真正的普選。
    
    當中還有兩個陷阱,就是候選人的門檻問題。例如如果提名委員會由1,600人所組成,而候選人有4個,每個人最少有400個提名人才有望成為候選人,由於「提名委員會」以不民主方式產生,而大多數成員已由北京所控制,非欽點者無法得到提名人,造成門檻太高;而門檻太低,候選人所需要的提名人不多,候選人的數目超過名額時,「提名委員會」會篩選出所定的名額。這樣,也是只有欽定者,才能成為正式的候選人。
    立法會真正的普選,當然是以一人一票以及分區直選所產生。但是隨同喬曉陽的兩位大將李飛及張曉明卻說普選不一定是分區直選、功能組別也符合普選的原則等等。功能組別是為親北京的工商界等提供一個特權的政治免費午餐,把不同的市民、不同職業分層分級的選舉,當然不是普選了。何謂普選,普選是普及而平等的選舉,不論學歷、職業、收入,都有同等的選舉權利,是源於古典自由主義的天賦人權、主權在民的最基本觀念。北京的官員說普選不一定是分區直選、功能組別也符合普選的原則,反映了他們連最基本的民主觀念也不懂。本人曾提出過,其實是可以考慮改採單一選區兩票制這種選舉制度。
    
    
    
    利用這12年重創民主派
    泛民其實要面對一個不可忽視的困境,就是如果真的在2020年普選立法會,中共會利用這12年的時間,在2012年2016年的立法會,組織人力、物力,重創民主派,並把民主派打得潰不成軍,這樣中共在香港的外圍政黨民建聯及自由黨等便能夠確保取得絕大部份的議席。如果在2020或以前也不能大幅削弱民主派的勢力,上面已提及過了,可以以各種理由,以「聖旨」下達的方式將普選日期拖延,等到民建聯及自由黨等能夠在立法會取得絕大部份的議席才進行立法會普選。泛民實在不能等閒視之。
    雖然2012雙普選被人大常委會否決,但是仍然要堅持2012年雙普選,因為訴求雖然被否決,但信念是不能被摧毀的,堅持這個未能實現的信念,才能贏得愛好民主、自由的人士尊敬。去年12月24日,我在《蘋果日報》上的一篇名為〈澳門爭取民主刻不容緩!〉的文章也提及了,港澳的民主派應互相支援及支持,藉此擴大民主的力量,以此抗衡北京及有北京幕後支持的港澳政治團體的強大壓力。
    
    陳民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