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新疆昌吉地区法院刑事案件民事化的犯罪本质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富丽堂皇的昌吉中院办公大厅里有一幅金色的凸体字对联:肩正义止赏罚浩乾坤正气 ,两袖清风纷争缔盛世太平。 横批是公正司法,一心为民。招牌掩盖不了他们的一些犯罪事实。当前这家法院最为混淆视听的是对伤害案件简单的根据伤情定罪,而完全忽视了动机和案情。并一事分成多案,刑事案件里面可以按照伤情分化出民事案件,先刑事,后民事的现象屡见不鲜。法院捞取了钱财,民众受尽了不当程序折磨。
    
     同一案件轻微伤轻伤不是一案?这是违背中国社会主义一事一案原则的,是对便宜主义经济原则的违背.其目的就是尽量将同一事实分成多起案子,尽量将刑事案件作为民事案件,多次的收取当事人的费用,捞取钱财,结果将当事人陷入累诉之中.因为民事案件可以收取诉讼费用,而刑事案件则不然。 (博讯 boxun.com)

    
    现代刑法理论与实践均证明,刑事犯罪决不能简单的以造成的结果定罪,可是对于伤害案件法院按照伤害结果定罪,把犯罪简单化了,是一种民事思想。这也是法院滥用法律,私自解释法律,一个案件分成多个案件的思想基础,被广泛用于以权谋私。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包括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只造成轻微伤害后果或者未造成伤害后果两种情形。现今司法实践中,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似乎已成定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一是其缺乏充分合理的法律依据而与法律规定不相符合,二是显现出司法实践中的执法不当及偏差和弊端。根据罪刑法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对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害的行为可以酌情定罪,而且能够依法量刑并实现罚当其罪。
    
    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的诸多原由。
    
    司法实践中的倾向性观点。司法实践中确有较大数量的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的案件,因其伤害行为和伤害后果情节显著轻微,社会危害不大,应当依照刑法第13条的规定,不以罪论处。由于此类故意伤害案件在司法实践中被经常性地确认为无罪,并且可以让法院作为民事案件受理收取诉讼费用,久而久之,就会使司法人员的法律意识甲习惯性地形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的倾向性司法观点,此类案件一律不为罪,似乎已形成根深蒂固的不容置辩的司法定论。大多数的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不为罪,并非等同于全部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以多数推定全体属归纳,而归纳仍有其以偏概全的缺憾。
    
    司法者草率办案,不分析具体案情,图立案操作的简便易行。故意伤害案件中,故意伤害行为造成的轻伤后果,重伤后果,致人死亡后果,比较容易为司法审判提供判定伤害行为情节及危害程度轻重以及量刑幅度的较为恒定的且易于操作的度量标准,而故意伤害中造成的轻微伤或未造成伤害后果,因其后果程度的轻微性和不确定性以及难量度性,使司法工作人员对故意犯罪未造成轻伤的案件在确定罪与非罪及量刑幅度时产生一定的司法操作困难。而对此类案件一律确定为无罪,则可以避免此司法审判的操作困难。伤害后果固然是判定伤害案件罪与非罪及量刑轻重的重要条件,但其不是唯一条件,伤害行为情节及其社会危害程度的轻重也应是犯罪构成不容忽视的条件之一。且故意伤害罪的法条规定的刑种和量刑幅度较为宽泛,完全可以为司法审判提供酌情量刑的幅度。只要认真斟酌,必能做到罪刑相适应。
    
    理论典籍一般只做简单情况下的分析,使执法者趁机钻了空子,亵渎了法律,为以权谋私服务。
    
    二,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的法律问题。
    
    不论是法学理论还是司法实践中,通行的观点认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未造成轻伤一律不为罪的主要根据之一是伤害行为没有造成能够定罪的轻伤以上的伤害后果,显然此根据的言外之意是,轻伤以上的伤害后果是故意伤害犯罪且必不可少的犯罪构成条件。而刑法第234条第一款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该法条的表述中,并没有必须造成轻伤后果的规定。也许有些人会认为,这是法条中对此不言自明的表述省略。刑法涉及人身重大权益,其律令严谨,绝不应有不当或易于引起歧义之省略。此外该法条未列明轻伤为犯罪构成条件,也不属立法疏忽,因为刑法条文对犯罪构成的规定中,犯罪结果对犯,构成的作用基本上有两种法定情形,
    
    一是刑法条文中明确规定犯罪结果是犯罪构成的法定必备条件,无此犯罪结果不构成犯罪,这种在犯罪构成中必不可少的犯罪结果,在刑法条文表述中有以下几种:
    
    直接叙明性质状态的犯罪结果,如刑法133条交通肇事罪中法定的“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必备犯罪结果。直接叙明数量状态的犯罪结果,如刑法264条盗窃罪中法定的“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必备犯罪结果。直接叙明情节状态的犯罪结果,如刑法336条非法行医罪中法定的“情节严重的”必备犯罪结果;
    
    二是刑法条文中未明确规定犯罪结果是犯罪构成必备条件,此类法条中只叙明犯罪行为,而无叙明有犯罪结果,如刑法第120条规定的组织领导和积极参加恐怖活动罪:第232条规定的故意杀人罪等。此类犯罪,在其法条表述中并未把犯罪结果做为犯罪构成必备的条件。也就是说刑法规定中的某些种类的犯罪,只要有犯罪行为,即使犯罪结果轻微甚至没有造成实际犯罪结果,也可以构成犯罪。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法条中未明文规定有犯罪结果的此类犯罪,没有造成实际的犯罪结果就应当一以罪处罚,对此类犯罪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限制。根据刑法中犯罪结果能否成为犯罪构成中法定必备条件的不同法律规定,显然刑法第23人,条第一款规定的故意伤害犯罪构成不属于刑法中必须以犯罪结果作为犯罪构成必不可少的法定必备条件的犯罪种类,因此,现行司法实践中认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必须造成轻伤以上伤害后果才能构成犯罪的司法观点,实质上是对刑法第234条第一款规定的故意伤害犯罪构成条件的错误修正,其有悖于罪刑法定原则。
    
    三、与司法实践中的情理不相符合的问题。
    
    根据刑法明文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即使未造成轻伤也可以构成犯罪,因为轻伤结果并不是构成故意伤害罪的法定条件。而现今司法实践中。
    
    对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凡未造成轻伤结果的一律不为罪的确认,只能是依照刑法第13条中“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法律规定。而司法实践中是否所有的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结果的一律都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情形呢?笔者认为,对此不一概而论,否则必然会出现司法实践中与情理不相符合的困惑或偏差。譬如,经预谋策划,并准备凶器,企图致人重伤,但因被害人防卫而未造成轻伤,为报复泄愤,预谋花钱雇人致人伤残,因走漏风声被害人防范而未得逞,欲用硫酸毁人容貌,因被害人机敏躲避,只轻微酌伤等诸如此类的伤害行为,即使未造成轻伤,都不能认为其行为属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犯罪行为。如仅仅因为类似这些情节较重的伤害行为未造成轻伤结果就判定其行为无罪,显属不当。
    
    刑法第234条第一款对故意伤害罪规定了较宽泛的刑种和刑期。其可判刑种有有期徒刑、拘役和管制,有期徒刑为三年以下、拘役为一个月至六个月,管制为三个月至两年。如此宽泛的刑种和刑期,完全可以对轻伤以下的故意伤害犯罪依其不同的情节及后果,做出罪刑桕适应的判决,但如果把轻伤作为罪与非罪的唯一区分标准,仅对故意伤害造成轻伤的才能处以刑罚,因轻伤标准的恒定性,以此为量刑标准,势必导致判决结果的刑种和刑期与法定刑种和刑期出现较大差异。轻伤才能定罪及轻伤量刑标准的恒定和单一,不可能使判决结果呈现出与伤害罪法定刑种和刑期相对应的多样性、层次性,应该说是个中原因。
    
    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的行为的法律性质的判定问题。认为故意伤害他人未造成轻伤的行为不应定罪的理由之二是,不同性质的法律行为由不同的法律予以规范处理,故意伤害造成轻伤以上程度的是刑事犯罪行为,只能由刑法予以制裁,而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的是民事侵权行为,只能由民法或治安管理条例予以处罚,而不应由刑法予以制裁。不能否认此类案件中的大部分应当属一般民事侵权性质。
    
    只能由民法或治安管理条例予以处罚。但是否所有此类案件一律只能由民法和治安管理条例处罚。对此不能绝对化,而应依照法律规定酌情而定。民法不仅只对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可以处罚,而且对故意或过失行为造成重伤死亡的刑事犯罪在受到刑事制裁的同时也同样可以处罚。受民法处罚并不是判定被处罚行为的性质的依据。因此,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只能由民法处罚而不受刑事制裁的理由不能成立。治安管理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殴打他人,造成轻微伤害的”、“尚不够刑事处罚的”,可以按治安管理条例予以处罚,显然,此法条中规定只是对“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的殴打他人造成轻微伤害行为予以行政处罚,按此法律规定,故意伤害他人未造成轻伤但若够刑事处罚的,就不能进行治安行政处罚。因此,认为凡故意伤害他人未造成轻伤只能一律由治安管理条例处罚与法律规定不符。
    
    四、对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定罪时应注意的问题:
    
    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在司法实践中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形:故意伤害行为人,其主观上不希望造成轻伤以上程度的后果,且伤害行为情节轻微。故意伤害行为人,其主观上有希望造成他人轻伤的后果,但伤害行为情节较轻,且未造成轻伤。故意伤害行为人,其主观上有造成他人重伤的后果,且伤害情节较重,但因其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造成轻伤以上程度的伤害后果。对以上前两种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的,只能依照民法或治安管理条例予以处罚,而对于第三种故意伤害未造成轻伤的,则不应一律不定罪,而应酌情判定。对其情节确实不屑刑法第十三条规定的“情节显著轻微”的,应定罪处罚。对第四种情形中的从犯,则不应,或一律按主犯行为性质程度定性,或一律不以罪论处,而应对主从犯各按照罪刑法定和罪刑相适应的原则罚当其罪。
    
    以上主要根据法律分析刑事民事案件不分的情况,用法理分析就更清楚它的不合理本质。我们要充分认识这种作法的危害性,作为法院法官应该清楚这是一种犯罪。
    
    其目的就是民事案件可以收取诉讼费用,为法院掠取民财。这就是他们刑民模糊、刑事案件民事化的本质。
    
    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就是这样乱收费、多收费。如,收取申诉费、阅卷费二十元、上诉费不按实际数额比例收取,每件上诉案件都要开庭,不管案件事实是否已经清楚,原审程序是否正当。申诉违法收费,且上诉收多少申诉收多少。下级法院一案多办,刑案作为民案办理,严重扰乱了司法秩序,损害了公民合法权益,放纵了犯罪。
    
    昌吉地区公检法将许多罪犯拒不认罪的刑事案件也作为自诉案件,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一律作为自诉案件,放纵了罪犯,冤枉了好人。在一些公安机关包庇罪犯的的刑事案件,应由公安机关侦察的案件,法院不移送有关部门。可见他们在某些将民事行为与刑事行为严重不分,或乘机枉法。
    
    在一些具体的案件中不执行中止、移送、合并者屡见不鲜,任由渎职者达到纵横捭阖的目的。结果,法律的公正性被曲解了,强者通吃、维持现状才是硬道理。
    
    昌吉各级法院还强行收取高额送达费,某些交通费用开庭时不公开,重复鉴定收费费且重复鉴定。本来只有十元钱的执行交通费用,他们竟然强制收取高达几百元的数额。
    
    钱是硬道理,在刑事辩护中,排挤非律师人士,就是提供律师为他们行贿的方便。当地法官受贿办案有口皆碑。
    
    总之,国法要服从当地党政者利益。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昌吉州党政领导感谢新疆高级法院多年来的包庇和袒护
  • 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是个黑社会
  • 抢劫有理做民案,损坏不赔执行难,昌吉地区司法暗,八十年代就胡判(图)
  • 昌吉州党政领导感谢新疆高级法院多年来的包庇
  • 新疆昌吉马风祥的犯上作乱式枉法鉴定裁判案(图)
  • 呼图壁县马兴龙冤案之昌吉中级法院包庇下级法院(图)
  • 其实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是个黑社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