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31日 转载)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笔者的《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一文自从在《议报》刊登后,出乎意料地引起了国内外人士的高度关注,不仅仅有多家海外媒体转载,而且还出口转内销,在国内论坛引起轩然大波。迄今为止,仅在天涯社区就有数百条回帖和近万点击量。回帖中对该文观点表示赞同的人不在少数,有的网友甚至根据自己或者自己子女读书时的情况现身说法来证明当代中国教师的堕落。非常可喜的是,现在的教师在清闲的工作之余也喜欢和我们这些人一样遨游网络世界。一些教师发现有人撰文对他们进行批判后,便一窝蜂回帖对该文进行反驳,有很多素质低下的教师甚至露出了自己龌龊的面目,用极不文明的字眼对笔者进行破口大骂。总而言之,所有反驳的回帖既缺乏水准又缺乏风度,为了不和他们一般见识,笔者只好不予置评。
     (博讯 boxun.com)

    不管谩骂的声音多么强大,笔者始终认为现在的中国教师群体是堕落的,有些教师仅仅只是看了个题目就开始回帖,认为笔者是在以偏概全,实际上我在自己的文章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不合格的教师虽然占了大多数,但仍然有一些教师是值得尊敬的。就笔者自己而言,我至今还对几位教过自己的老师满怀感激。我在撰写批评教师的文章时完全是凭借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自己所得到的确切消息来对教师群体进行客观评价的,非常可笑的是,一些教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证明笔者观点的错误,竟然称该文是“哗众取宠”之作,有的则认为笔者只敢向教师群体开刀,非常遗憾,这些人不知道笔者写过多少批评中国官员和中国现行制度的文章。更为可怜的是,有的教师或者教师支持者竟然以“哪个群体没有堕落的人?”这样的理由来反驳我。我要告诉这些人的是,如果这样的论据能够说明笔者观点是错误的话,那任何人和任何群体、任何社会都不应该被批评了,因为任何事物都有其两面性,是好是坏都很正常。
    
    教师不直接进行农业和工业生产,但对社会的影响力却不可小觑,因为教师的一言一行都可能对学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笔者在读小学的时候,感觉那时候的教师一般都还比较纯洁,自己每年的学费不多,平时的乱收费也很少,即使有,也是上面统一要交的,和我所在的学校没多大关系,学校的老师也只是被动的执行者,因此,学生和家长一般都还比较理解。但到了中学则不同,每学期除了要交纳高额的学费外,还得隔三差五地向在农村种田的父母要钱,无数次的乱收费竟然没有一个老师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直到读初三的时候,才有一位老师敢于对几项明显的乱收费提出反对意见,而且取得了效果。在读中学时学校经常要面对上级部门的检查,每次检查都会提前向学校通知,所以学校领导就会安排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一起弄虚作假。“文山会海”的怪现象不仅仅是中国官场上痼疾,而且连学校也争相效仿,学校的领导非常热衷在课间操或者其它时间在全校学生面前颐指气使、耀武扬威,在炎炎夏日或者是冷冷寒冬,学生们对这种现象尤其厌恶。在学校领导的眼中,学生就是满足他们权力欲望和金钱欲望的工具,做学生的毫无尊严。
    
    在笔者读初中的时候,因为政府一度拖欠教师的工资,学生们都和老师一样感到十分愤怒,后来就罢课了,虽然学生是交了钱才进学校的,但仍然非常支持这种行为。随着社会各个群体对教师待遇提高的呼声越来越大,教师的工资不仅在后来有了保障,而且还很高。一些农家子女纷纷想方设法地找关系进师范学校或者体育学校读书,希望毕业后能从事教育事业。在中央政府没有真正面对“三农”问题之前,农民的日子可谓是水深火热,但教师却可以悠哉游哉,一个月的工资足够买几千斤粮食,教师职业当时不知道令多少人羡慕。
    
    媒体在宣传教师时不仅给与教师极高的荣誉,而且把教师说得多么的勤劳,在笔者看来,现在的教师不仅工作轻松,而且很多都很懒惰。记得我读中学的时候,主课老师一天最多两节课,上自习只是去随便晃晃就算完事,每个星期还两天休息,节假日工资照拿不误。有一位教过笔者的老师有一次竟然在放学前让我和一个同学去帮他把饭做好。还有很多年轻教师都喜欢让漂亮的女学生去帮他们阅卷或者改作业。非常让人反感的是,虽然有关部门三令五申不允许学校在节假日补课,但学校的老师却对此十分热衷,因为要向学生收取高额的补课费,可以得到额外的收入。不过,让人更觉得恶心的是,这样的非法行为竟然往往被戴上“为了提高学生成绩”的假面具。还有很多老师主动和外面的书商联系,强制要求学生购买各种学习资料,通过拿回扣的方式从中牟利。作为教师,理应遵守国家的法律法规,很明显,教师所做的很多事情都与相关政策是背道而驰的,但时至今日,这些恶劣现象依然普遍存在,有这样敢于不遵纪守法的教师群体在学校授课,也难怪中国社会的犯罪率会与时俱进。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按说应该告别暴力,然而,现在被誉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教师却很多都喜欢对学生施暴。不仅仅是因为班级的成绩没考好会这样,有的甚至在自己的感情生活或者打牌不如意的时候也会找学生出气,那些身材矮小的学生往往就成了他们的出气筒。笔者在读小学时也挨过几位老师的体罚,但我从来不会觉得那些体罚含有歧视的成分,但到了中学则不同,很多老师点你起来回答问题往往不是因为关心你,而是想找一个体罚你的理由。很多家长还和以前一样,认为老师打学生是一种爱,一旦有学生向家长汇报此类事件,家长都会感动很高兴,认为这样的“严师”才能出高徒。笔者曾经被一位年轻的老师拳打脚踢,挨骂更是家常便饭,不光自己挨骂,自己的父母和祖宗也都要跟着遭殃。总而言之,现在很多教师可以说是毫无师德和爱心。
    
    有一位回帖者曾就那篇批评教师的文章质问笔者:“如果没有教师的教育,你怎么会写文章的?”这样的问题问得实在太幼稚,我很想反问他:那些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也曾读过书,你们为什么不主动承认那是你们的“功劳”呢?还有的人问我:“你觉得教师这么堕落,为什么还要让他们教你呢?”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允许私人办学校的话,我们读书的时候每个学期所交那么多的学费可以说换来的教育质量绝对不会低于公立学校,很多人之所以要进这样的学校读书都是别无选择的结果。再则,没有农民和工人的努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教师不知道能不能生活下去,每个社会群体都在对社会的发展产生作用,过分地夸大教师群体的作用是一种不尊重事实和愚昧的表现。
    
    从那么多教师对笔者破口大骂的情况看,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并不是危言耸听,中国社会道德的败坏可以说和这些不称职的教师有着很大的关系。“我笔写我心”,自由写作是一个文人应该遵循的原则,不管有多少教师不顾及自己的身份对笔者恶语相向,我都不会畏惧。在此,我奉劝这些道德败坏的教师不要在背离师德和社会道德的道路上走得太远!
    
    2007年12月29日
    --------------------------
    原载《议报》第33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 我申请将《接访》载入吉尼斯/退休教师陈寿田
  • 曾金燕:"卖国贼"论——致一位人民教师
  • 上海教师常雄发被严刑拷打,牢狱煎熬
  • 教师“三陪”
  • 提高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共同呛声?
  • 四川艺术学校部分教师的公开信/杨远宏
  • 英女教师疑惨死日本色狼手下 尸体屈膝埋入浴缸(图)
  • 2006中国人文关键词之“上海重写历史教科书”、“教师节改期”/冼岩
  • 五河县两教师发短信被定罪:公民权利受侵害 人人有责
  • 一个大学教师王培荣流血又流泪的艰险举报经历(图)
  • 白老师之死——谁来关注教师
  • 当代中国普通教师生活现状的真实写照/张建
  • 教师维权:要求确认“人民”法院违法/吕耿松
  • 定期对教师资格进行认证,教育部借改革之名敛财?/张建
  • 地方政府因何不约而同把乱收费的目标盯住了教师?/郭庆海
  • 中学政治教师叹八荣八耻难以自圆其说
  • 某市教师,因遵纪守法却被迫害至开除
  • 岂曰无衣:为山东青年教师任自元家属募捐的呼吁书!
  • 重庆巴南区逾2000教师发起罢课停工
  • 广西合浦将解聘全县1千名代课教师
  • 对湖北省随州市部分教师罢课的几点呼吁
  • 广西合浦本月底将解聘千名代课教师
  • 湖北教师反歧视欲集体罢课 抗议年均万元补贴遭拒发
  • 民生观察:湖北再次抓捕上访民办教师代表
  • 最狂妄县委书记:教师无法发工资 却要投4000万拍电影/桐柏县(图)
  • 湖南女教师黄静裸死案终审 被告获判无罪(图)
  • 民生观察:湖南省邵阳市三百名教师上访请愿
  • 吉林教师罢考罢课 要求发还拖欠薪金和补贴
  • 云南省国有企业办幼儿园退休教师的奥林匹克梦
  • 湖北省随州市优转民办教师上访请愿
  • 湖南教师天安门下跪 代表坐“黑牢”已近三月(图)
  • 随着“孔子学院”的扩张 海外华文教师“奇缺”
  • 民生观察:湖北黄石强拆房主被逼跳楼 大学教师被打(图)
  • 美国英语教师广州死亡 亲属有疑惑
  • 和谐社会难和谐--湖南新宁县教师冤案追踪
  • 吴祚来:为什么把2000多年前的小学民办教师搞成圣人
  • 广东教师反对补课下岗告学校续:目前生活困难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大连之夜”苟同艺校教师,逼迫学生色情演出
  • 特级教师任绪富:反腐反进监狱 编书编成罪犯
  • 教师要生存--重庆市渝北区全体教师的呼吁
  • 辽宁师范大学法学院教师对江必新等19位人大代表的质询
  • 山东费县的乡村教师正在罢课/武宜三
  • 各位教师的牢骚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谁冒领了老教师的退休金?
  • 政文:南京优秀高级教师漫漫七年申诉信访路
  • 南京市优高级教师的“申诉状” /政文
  • 南京一优高教师告了七年“民告官”的《控诉书》(图)
  • 湖北省仙桃市杨林尾镇书记强行克扣教师工资
  • 30多双眼睛看小偷暴打女教师看出了什么
  • 湖南一年轻教师 遭官员买凶枪杀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天理何在!? --警察和黑社会一起对大学教师施暴令人发指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张明: 可怕的现实--在中国,狭隘民族情绪正由教师灌输给少年儿童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博讯特稿】在中国农村教师,目前的悲惨经济状况
  • 青春播文明无悔,年老无依落有怨―宁德市四百多名“代课教师”的遭遇
  • 大学教师的悲惨命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