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欧阳小戎:我的朋友曾金燕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31日 转载)
    欧阳小戎更多文章请看欧阳小戎专栏
    
     [日期:2007-12-31] 来源:《参与》 作者:欧阳小戎 (博讯 boxun.com)

    
    
    金燕瘦瘦的,胡佳也不见得比她结实多少。在当今中国的年轻一代中,他们可以算上最值得认可并受到尊敬的两位。他们所作出的选择,完全可以被同代人奉为楷模,而我,也因与他们为同代人,并得到他们的友谊而深感自豪。
    
    我于今年五月份,到过他们家里,那时围堵他们家将近一年的警察们刚刚撤走,因此我可以算得上幸运。那时候我刚从东北来到北京不久,旅途上得知金燕怀孕了,便想到他们家里去贺喜一下。到了通州,我给胡佳打电话,他告诉我自己在外,让我直接到家里去,金燕会给我开门。于是我兴冲冲跑去,不过我是个路痴,半天才找到他们家附近。看见有个类似于小区的地方,就往里进,一个穿制服的汉子拦住我叫道:“干嘛呢干嘛呢?”我疑心是堵他们家门的警察又上岗了,说找某栋某号,他说:“这是幼儿园,没头没脑,也不看清楚就瞎闯。”我马上转身跑,一边说:“走错啦!”他在后面高叫:“我把你当坏人怎么办?”我觉得很难过,难道我那么象坏人吗?旋又大乐,我本来就是个坏蛋嘛!于是一边跳过矮树篱笆,一边扭头对他大咧其嘴:“逮起来,扭送派出所!”要是他真以此威胁,我就学学地痞流氓们的架势,告诉他派出所我见多啦,别拿那粪桶来吓我。
    
    终于按响门铃,金燕打开门,她穿了身白底碎蓝花孕妇装,不过依旧很瘦,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谁能想得到,就是这位清瘦的女孩,在八个彪形大汉面前,毫不畏惧地“侮辱妇女,可耻”的牌子放到他们汽车鼻子上,隔着挡风玻璃向他们示威,车内的大汉们都低着头不敢和她对视。她赶忙将我让进家里,声音听起来要比她的身子骨更加柔弱,仿佛一只轻轻一捏就会受伤的蝴蝶儿。我问背包能否放在地板上,她说地上赃些,我笑:“没事,包更脏。”
    
    她好象有点不太适应我的言语风格,不过我更加马大哈,既然来道喜,当然应该准备好礼物,而我却空着手跑来。但来也来了,反正他们也不计较。她问我喝菊花茶还是芒果茶,我想告诉她,喝绞股蓝,那是我从老家山上采的,随身带着一大包。不过我搞忘了,那包绞股蓝已经送给了老头子任畹町,后来他老跟我说那包绞股蓝真是好,喝了以后心脏特舒服。我本想今年秋天再到山上采些送他,可他却跑国外去了,不知何年才回得来。见我犹豫,她轻轻一笑:“喝芒果茶吧,很香的,我很喜欢喝。”我看她心情似乎不错,若隐若现有些笑意,问她:“那帮人还在吗?”她说才刚撤离一个礼拜,不过还在附近转悠,前些天去超市买东西,还遇上他们。我问他们有什么反应?她抿嘴:“他们看见我,马上躲得远远的,不知跑哪去了。”她笑得很轻,但并不舒畅,我觉得她总是难以掩饰内心深处某种难表的隐隐忧伤。
    
    芒果茶的确很香,屋内虽然陈设简单,却洁净明亮。太阳从窗外照进来,我喝着那茶,仿佛一只吃惯了发霉瘪谷的老鼠,躺在撤火不久的灶台上抱着个香油瓶大过其瘾一样。屋里有两个布娃娃,与婴儿一般大小,轻轻一碰,他们就发出哭闹声。金燕告诉我,那是她母亲买给胡佳的,让他学习抱小孩,如果抱的姿势不对,那布娃娃就会哭。然后话头有点挡不住,说想不到自己也要生小孩了,感觉挺害怕,她妈妈怀她的时候一点都不害怕,现在自己也要当妈妈了……说几句便返呕一次。我有些担心,她拍着轻轻拍着胸口说没事。只是发出返呕的声音,并不会真吐出来。刚见到她时,我曾疑心她能否承受,觉得之所以频频返呕,是因为忧虑凝滞在腹中的缘故。但又觉得,返呕的那一瞬间,在她身上似乎一切都消散得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种将为人母的幸福。
    
    一会到了吃午饭功夫,胡佳中午回不来,她烧了饭我们两人开饭。西红柿汤、圆白菜和咖喱牛肉。她很喜欢印度口味,也许是因为印度人和客家人有什么相通的地方吧。“客家”是一个充满诗意的称谓,忧伤、敏感而又坚韧不屈。唐朝末年黄巢作乱,到处杀人。有一天黄巢在路上遇上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孩在逃难。他问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把大的那个背在身上,而牵着小的走路?这样不是很累吗?反过来不是更好?”女人回答:“听说黄巢到处杀人,凡会走路的男人,都要杀死。我丈夫和大伯都被他们杀了,这两个孩子,小的是我的,大的是大伯家的。所以我牵着小的走,如果遇上杀人,就让他们杀我自己的孩子吧。”黄巢闻言,百感交集,告诉女人:“我就是黄巢,你回去,在家门口挂一个风车,这样我的人马不会进你们家。”女人回到族中,把这事告诉族人,于是客家人每家每户的门上都挂着风车。
    
    风车不断轮回,一千年不知不觉流逝。吃过午饭,我们坐在窗口旁,他们家在四楼上,又是小区最边缘的一栋,所以窗外再没有别的建筑,只有一片稀疏的白桦林。是片人工种植的林地,当年种下它们,大概是为聊以抵御一番塞外的风沙。时代的变化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森林还没长成便被砍掉,用来开发房地产。人们喜欢以现在的变化规律和速度来预测未来,却想不到时代变化的速度是个加速变化的过程,而且往往是跳跃式的,难以捕捉到规律的。所以人们做出的种种规划,往往还进行不到一半便完全与时代脱节。在这个时代,对有些人而言,房地产带来的滚滚利润,超过了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因为环境若是被毁,受害的是纳税人;而房地产开发,受益者是他们自己。
    
    北京城的春夏之交,往往饱含一种特殊的辛酸味,却很少有人能够体味到。白桦林并不茂盛,林间零落着些小块草地。她指着窗外,刚想要说什么,又将手缩回来掩住嗓管下部,呕了一下并轻轻拍打着。阳光开始倾斜,照在她脸上,让那一瞬间的笑容显得更加独特。也许是她觉得腹中的胎儿太过于调皮,也许是因为觉得当着我的面频频发出返呕声有些难为情。拍完后换了一只手:“那块草地上原先有人放羊,胡佳经常跑出去和放羊人一起玩。他说,要是能放一辈子羊,该多好啊!但是他要是放羊的话,估计会把羊都弄丢的。”我说:“不会丢,不是还有你吗?”她似乎很高兴:“不过后来被堵在家里,一堵就快一年。今年放羊的不来了,他们要把前面这片林子也砍掉搞开发……有时候他抱怨被堵,我就说,堵就堵吧,堵在家里也好,没把你抓进去,毕竟还能在一块。”
    
    那些天我旅途劳顿,脸上气色应该不太好,她取出一瓶葡萄籽汁送我,希望我能补充些维生素。那是她的朋友从美国带给她的,我不知该怎么感谢,本应当是我带着礼物来贺喜,如今却变成了我来找她打秋风。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客随主便,既来之,则安之。时间不知不觉过去,当胡佳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靠着沙发睡了很久。那是我见过他唯一的一面,只是那时我还不知道,这竟是最后一面。如今他在看守所里,等待他的是“颠覆国家政权”的审判。如果罪名成立,他至少要坐十年。如今回想起来有些不堪回首,那对岳母买给他用来练习抱小孩的布娃娃,至今历历在目。穿着开裆裤,棕色头发和黑眼睛。他的女儿已经降生,仅仅过了一个月父亲的生活,便被捕入黑牢。
    
    在九年前,刘贤斌先生也是大概如此。专制者最擅长制造骨肉分离时割心刓肉的痛苦。
    
    之前有一天,我曾对金燕说,要带一些家乡的土制油纸伞到北京,送给朋友们,其中有她一把。她问为什么要送。我说:“给大家留个念想,等我进去了,人们看到这些东西就会想起我。”
    
    她问:“难道你真的这样想吗?为什么你们想的都一样?”我不答,她说,有一次她和胡家路过监狱墙外,胡佳告诉她,有一天,自己也会进到里面去。“那时我好象听见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我不知该如何做答。如今胡佳已经进去,我大概能够明白,那种心脏碎裂的声音,究竟何种滋味。她的丈夫走了,十年铁窗,而她才二十四岁,还有他们的女儿,才刚刚足月。
    
    那一天我给胡佳打电话,正值耿合大姐刚被殴打。我在电话里对胡佳说:“请你为金燕想想吧,如果你到了那一步,那耿大姐的今天很可能就是金燕的明天。”在电话那头,他开始颤抖,语无伦次,只是不停重复着:“是的……我知道……是的……我知道……”
    
    他明明知道,但是他还是进去了。他的命运早已不再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能听天由命。
    
    我已经很久没有金燕的消息,心脏碎裂的噩梦终于变成现实。不知道她现在究竟如何?关于他们家的消息已被彻底封锁。七个月前,我离开他们家,那时他们几乎算得上是团圆的。而从现在开始,那个家已经破裂,并且,不知何时才有团圆之日。一个人只有到了无能为力之时,才知道自己原来是可恨的。此时我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 曾金燕:欠债
  • 曾金燕:教育产业化
  • 曾金燕:Nick Young的述说
  • 曾金燕:草根--春风吹又生
  • 赞胡佳曾金燕夫妇/林泉
  • 曾金燕:"卖国贼"论——致一位人民教师
  • 曾金燕:我看大学之“小”
  • 曾金燕:死而后生
  • 曾金燕:从缅甸看中国(上)(下)
  • 曾金燕:更新-让宝宝能够有在北京出生和受教育的权利
  • 曾金燕:感受《窃听风暴》
  • 曾金燕:读《谎言帝国》
  • 曾金燕:民主•专政
  • 曾金燕: 爱情至上-人生只若如初见
  • 曾金燕:农民是糊涂蛋吗?
  • 曾金燕:待冬去春来,凤凰涅磐,土地必将更有生命力
  • 曾金燕:印度旅行小贴士
  • 曾金燕:印度的交通
  • 胡佳亲友与胡夫妇联络中断 关注曾金燕能否如约到公司
  • 我们就是民间 /胡佳、曾金燕、翟明磊
  • 胡佳曾金燕夫妻及新生女儿图片新闻(图)
  • 胡佳与曾金燕的女儿顺利出生
  • 曾金燕:外国领导人及友好政党发来贺电
  • 曾金燕:大国小民
  • 曾金燕:今天是Blog日(图)
  • 曾金燕:笑话一则-胡锦涛主席,生活是多么滋润啊
  • 曾金燕:犯傻--社会人向原始人转变之第二步
  • 曾金燕姚立法被截 无法赴欧洲参加联合国人权会议
  • 曾金燕:"胡佳夫妇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禁止离开中国"
  • 曾金燕:与《时代》100人相关的问与答(组图)(图)
  • 曾金燕:谄媚的手机和硬气的移动电话运营商
  • 蔡楚: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 曾金燕:清明节,警察把软禁的事情干得更隐秘
  • 曾金燕:鞭炮噼里啪啦,楼下的警察也回家过年了
  • 曾金燕:高耀洁医生来电话表明立场,敬请关注!(图)
  • 曾金燕:家园里的流亡者 (图)
  • 曾金燕: 暖冬有寒流-软禁的班已经排过大年三十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