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铁流:从宋彬彬的再次爆光,想到毛泽东对中国历史文明的破坏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31日 来稿)
    
    
     前不久,中共发出通知:要在全国进行第三次历史文物的普查和清理。此后几天,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90年校庆中突将涉嫌杀害校长卞仲耘的凶手宋彬彬“评选”为“知名校友”。于是,中国再次出现一个“剪不断,理还乱”说不清,道不明的现状。语云:基润而雨,知微见著,中国会不会有“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到不是我神经虚弱,杞人忧天,中国的事就这么怪。“文革”研究学者刘自立先生在回荅《中国覌察》网站记者采访回答中说:“校方把中共已经否定的文革,重现在他们的纪念册上,尤其是刊登66年八一八毛接见宋彬彬,宋给毛戴上红卫兵袖章的文革旧照——这件事情说明,中共高层起码是纵容了校方的文革复旧风;说明,文革阴魂不散,正在大面积影响现在在校的中学生以及他们的学长辈学生,乃至整个轻年一代……从这个学校纪念仪式上散发出来的文革气味,和现在中国的崇毛热,复毛狂,形成文革血腥气味的回潮,说明中共的所谓"以史为鉴",正好是忘史为宗,企图造成一个全民遗忘历史和扭曲历史的政治虚无主义和文化空白主义氛围,且在完全丧失任何价值判断和道义判断的社会钳制中,使得文革中,被喂狼奶的一群人,可以不担心后继乏人。现在的青年人,正在沿着这条枉顾历史和文化,价值和良知的邪道,滑到文革复辟的险途。”我想这不是危言耸听,确是值得一个注意的问题。 (博讯 boxun.com)

    自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推翻满清,光复中华建立民国,自有了新式学校就有了学生运动。从北洋时代到蒋委员长时代,学生运动都是以爱国的、进步的、革命的姿态出现在历史舞台上,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先锋。还没有哪一位统治者能利用学生干坏事。只有毛泽东做到了这一点,他利用青年学生去搞乱整个社会,把个好端端的国家搞得兵戎相见,人人自危,打、砸、抡、抄,无所不用其极。他不仅用学生打倒了他政治对手,还假学生之手去彻底推毁了中国文物,这也是他[高]於段祺瑞、吴佩孚、蒋介石的一个方面。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的呢?
    一九六六年五月初,清华附中学生写了三论《无产阶级革命造把精神万岁》的大字报,通过江青将这三张大字报的底稿和一封信转给毛泽东。毛泽东敏锐地感到,青年学生可以利用,[红卫兵]可以利用,他终於找到了捣毁刘少奇经营了多年的盘根错节的党政系统的天兵天将,乃於八月一日回信,对他们的革命造反精神给予了三个[热烈地支持]。三日,文革小组副组长王任重把清华附中红卫兵的代表召到钓鱼台,给他们看了毛主席的亲笔信。很快,红卫兵在北京、在全国就成了气候。
    八月十八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了有百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毛泽东建国后第一次穿军装登上了天安门城楼,检阅包括从全国各地来京串联的几十万红卫兵。北京师范大学附中女生宋彬彬(宋任穷的女儿)向毛敬献红卫兵袖章,并给他佩带在左臂上。毛问她的姓名,宋答:[宋彬彬,文质彬彬的彬。]毛说:[要武嘛!]
    按照封建时代的礼数,皇上赐名,宋彬彬改名宋要武,红卫兵运动立即向武的方面发展,毛泽东成了红了一兵的[红司令]。从八月十八日至十一月二十六日,毛泽东先后八次在北京接见了全国来京串联的红卫兵一千三百万人,对毛的个人崇拜的狂热达于沸点,毛作为[风眼],使造反的红色风暴成了气候,席卷六忆神州。红卫兵按自己的理解,破四旧(即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立四新。一队杀向王府井的红卫兵砸了百货大楼的化妆品柜台,理由是它们传播资产阶级生活方式。一位女士从四联理发馆烫发出来,几名女红卫兵手持剪刀按住她给剪了个鸳鸯头。行进清华园浴池的小将用皮带将一个搓澡的老头打出来,并要搓澡工起来[革命]打他的顾客。笔者那天就在王府井,我的任务是[观察社会动态]。接下来就是改名热,把王府井改名为[反修路]。把东安市场改名为[东风市场],把协和医院改名为[反帝医院]……
    八月二十三日,北京体育学院红卫兵登上颐和园佛香阁,砸了释迦牟尼佛像。以此为开端,北京市一九五八年第一次普查时政府明令保护的六千八百四十三处古迹,有四千九百二十二处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一队一队的红卫兵杀向了社会。北京地区的红卫兵带头,全国各地响应,发起了[南下、北上、西进、东征]的大串联。
    红卫兵大串联最大的劣迹是抄家。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总共约有一千万户人家被抄。北京市有十一万四千多户被抄。上海抄了十万户。上海郊区川沙是个五十多万人口的小县,有七千八百多户人家被抄。浙江嵊县,八千余户被抄。连僻远的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也有五百六十五户被抄。山东威海市仅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就有二百七十五户被抄家。
    曾与毛泽东面折廷争的梁漱溟,回忆红卫兵抄家的情景说:[他们撕字书,砸古玩,还一面撕一面唾骂是[封建主义的玩艺儿]。最后一声号令,把我曾祖父、祖父和我父亲在清朝三代为官购置的书籍和字书,还有我自己保存的,统统堆到院里付之一炬。……红卫兵自搬自烧,还围着火堆呼口号。当红卫兵抱出两本大部头洋装书《词源》和《辞海》时,我出来阻止了。我说,这是两部谁都用得着的工具书,而且是一位外地学生借给我的,如烧了就无法物归原主了。红卫兵不理我,还是把这两部书扔进了火海,还一边说:[我们革命的红卫兵小将,有《新华字典》就够了。]
    红学家俞平伯五十年代被毛泽东钦定为[资产阶级反动学者]。自是红卫兵的重点攻击对象。抄家时用麻袋劫走了俞家几代仅存的藏书,一把火烧掉了俞氏收藏的有关《红楼梦》研究资料。
    前交通部长章伯钧是著名的[大右派],藏书逾万册。他的住所被附近一所中学的红卫兵占用作为[红卫兵总部]。冬天到来时,章氏藏书成了红卫兵头头们昼夜烤火取暖的燃料。后来,除少数善本被北京图书馆收藏外,其余全部被送往造纸厂打了纸浆。
    上海画家刘海粟珍藏的书被红衙兵抄出后,堆在街上烧了五个多小时,焚毁字书文物不计其数。中央文史馆副馆长沈尹默是名满天下的书法大家。年届八十四岁的沈老怕自己的[反动书画]殃及家人,又担心焚烧时让外人看见告发,罪加一等,将毕生积累的自己的作品和一批明清大书法家的真迹一件一件地撕成碎片,在水盆里泡成纸浆,再手攥成纸团,让家人夜深人静时拎出家门,倒进苏州河。
    字画裱褙家洪秋声老人,人称古字画的[神医],装裱过无数国宝级文物,如宋徽宗的山水画,苏东坡的墨竹,文徵明和唐伯虎的作品。他耗尽家财、费尽心血收藏的名人字画,被红卫兵付之一炬。他含着眼泪对人说:[一百多斤的字画,烧了好长时间啊!
    苏州桃花坞木刻年画社的画家凌虚,五十年代曾手绘一幅长达五十尺的《鱼乐画册》,被政府拿去,作为国宝送给印尼总统苏加诺。他用了几十年工夫,收集到的上千张中国各地的古版画,连同他的国宝级佳作,通通被红卫兵烧毁。
    [破四旧]造孽最为深重的是北京师范大学的谭厚兰,她带领二百余名红卫兵到山东曲阜孔庙造反,召开了捣毁孔庙的万人大会。还给毛泽东发来电报说:
    [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造反了!我们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被我们拉出来了,‘万世师表’的大匾被我们摘下来了,孔老二的坟墓被我们铲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庙碑被我们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偶像被我们捣毁了……]
    从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九日到十二月七日,仅谭厚兰率领的这一支红卫兵,共毁坏文物六千余件,烧毁古书二千七百余册,古字画九百多轴,历代石碑一千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七十余件,珍版书籍一千多册,给国家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
    其他名人陵墓,如炎帝陵、成吉思汗墓、朱元璋墓、项羽墓、霍去病墓、张仲景墓、诸葛亮墓、岳飞墓、袁崇焕墓、王羲之墓、吴承恩墓、吴敬梓墓、蒲松龄墓、张之洞墓、康有为墓、徐志摩墓、傅抱石墓、徐悲鸿墓、张自忠墓、瞿秋白墓等,都被破坏。
    洛阳城东的白马寺,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公元六十八年),明嘉靖年间(一五五六年)重修。这座中国第一个佛教寺院被红卫兵发动附近农民捣毁。十八罗汉堂被彻底破坏。两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被焚。稀世之宝白玉马被砸烂。几年后,流亡中国的东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要来朝拜白马寺。周恩来总理只好将北京香山碧云寺的十八罗汉和故宫收藏的贝叶经运到洛阳白马寺,掩饰文化大革命的野蛮和罪恶。
    四川乐山背靠鸟龙山面对青衣江的大佛,高达七十米,红卫兵砸不了,就将背后鸟龙寺的五百罗汉挨个斩首。
    山西大学红卫兵到佛教圣地五台山破四旧。砸烂庙宇佛像,开和尚、尼姑的门争会,然后强迫二百八十九名僧尼还俗,回原籍生产队当了社员。
    陕西周至县境内有存留两千五百年的道教圣地说经台,传说是《道德经》作者李耳讲学的地方。这座道观,以说经台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散布着五十多处古迹,包括唐太祖李渊修建的宗圣宫。文革中都遭破坏。红卫兵命令道土们剃头刮须,还俗成家。
    哈尔滨市尼古拉大教堂,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座东正教大教堂(另一座在俄国),教堂建筑连同经卷、器皿,全被红卫兵捣毁。
    ……
    那些破四旧的提倡者、鼓动红卫兵造反的文革新贵们对四旧却爱得如醉如狂,经常去文物管理处(保管红卫后兵抄家物品的地方)挑选四旧中的珍品。一九七○年秋,江青约上康生到文管处选[购]珍品,江青挑了一件十八K金的法国怀表,表上镶嵌着近百颗珍珠、宝石,并配有四条金链。但请注意,江青并没有白拿,他付了七元人民币。康生珍爱字画,他花十元买走汉朝蔡邕书写的诗经的宋代拓本,花五元买走宋代时人黄庭坚的真迹,还有汉朝大将军韩信的印章,《红楼梦》最早的刻本等等。据康生死后清点,被他掠入私囊的文物多至千件。
    当代著名画家叶浅予获平反后,许多珍贵字画和文物无法归还给他。文管会给了他一个清单,说明去向:陈伯达(九件),林彪(十一件),康生夫妇(八件),江青(三件),汪东兴(一件),李作鹏(一件) 。”
    当今中共要第三次在全国清理普查历史文物,我认为首先要清理普查毛泽东破坏与毁灭历史文物的罪恶,将其公布天下告知人民,不然历史文物何以能保护?无数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一个真理:只要是一党专政、权力高度集中,没有民主自由的暴力国家,历史文物是得不到保护的,那些“一言兴邦,一言丧邦”的独裁领袖们,只要心血来潮,一发颠疯,还有什么文物保护可言?现在“文革罪恶之花”的宋彬彬宋要武又登场了,中国的历史文物能得到保护吗?一指空文谁信!所以,当今中国必须批判毛泽东,必须揭露毛泽东的罪恶,逐步废除一党专政,尽快建立民主选举制度,让国家成为人民真正的国家,不再是暴君们手中的玩物。
    
    首发自由圣火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北大精神难归兮
  • 铁流:风雨残花,无泪哭凋零
  • 铁流:从山西矿难想起孟学农先生
  • 铁流:反右历史未了结,抗争绵绵无穷期—写在“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结束的日子
  • 铁流:毛泽东阴魂不散,人民警察又立“新功”
  • 铁流:到底是“法治社会”还是“黑治社会”?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一代明星许还山苦难的历程/铁流(北京)
  • 严家伟:映日荷花别样红-贺老友铁流有这么好的女儿
  • 铁流的女儿黄晓蘅给胡锦涛主席的信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铁流:一样蓝天两样情
  • 峨边沙坪劳教农场/铁流
  • 铁流:中国右派从未起义
  •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 黄河清:读铁流,道晓枫,泪血写史唱大风——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一
  • 铁流:中共十七大应把批判毛泽东罪恶列入大会议程
  • 铁流(北京):向十七大建言:共产党和解放军应更名
  • 任众、燕遯符、铁流、俞梅荪联名上书国家主席胡锦涛(图)
  • "老右派"铁流上书胡锦涛主席的第一封公开信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